《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二百零二章飛來的豔遇


  見姚澤色迷迷的望著自己胸部,米雪雙手護胸,嬌憤的道:“臭流氓,要不要臉啊,那有你這樣盯著別人……別人胸部看的,再這樣我對你不客氣了!”
  姚澤腆著臉,嘿嘿笑著道:“我怎麼呢?我看看自己女朋友胸部都不行麼?我不但要看,還要摸呢!”說著話,姚澤撇嘴一笑,一雙不老實的大手緩緩伸了過去,米雪嚇了一大跳,屁股趕緊離開沙發,拿起一個抱枕直接朝著姚澤身上砸去,嘴嚷嚷道:“別鬧了,待會被看見了多尷尬,我們這可是做戲,你別想歪了!”
  姚澤朝著米雪苗條的身子上看了一眼,翻著白眼道:“我當然知道是做戲,我可對你沒興趣!”嘴上說對米雪沒興趣,可姚澤的眼睛並沒閑著一雙賊眼,不停的朝著米雪身上掃來掃去,米雪見了無奈的搖頭,歎氣的嬌聲道:“真是拿你這流氓沒辦法,再到這呆一會等會指不定被你沾了便宜,你一個人在這呆著吧,我去廚房幫我老媽做飯。”
  “喂,米雪,你說什麼呢,我就這麼不值得信任,你別走,把話說清楚!”姚澤故作一臉憤怒對米雪說道。
  米雪走到廚房門口,扭頭對著姚澤翻了個嫵媚的白眼,笑嘻嘻的道:“老實呆著吧,你的人品我還真不敢相信!”
  “……”姚澤氣憤不已,嘴惡狠狠的道:“死丫頭片子,不信任我還找我幫什麼忙,哼,看我下次有機會不收拾你,太囂張了!”
  沒過好大一會兒,菜做的差不多了,桌子上擺滿了豐盛的菜肴,三人剛坐下,大門被打開,一個帶著眼鏡的中年男人推門走了進來,手提著個所料帶,見到姚澤中年男人趕緊走了進去,笑眯眯的道:“喲,這位就是我家小雪的男朋友吧?!”
  姚澤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站起來點頭道:“伯父,你好,我叫姚澤!”
  米雪的父親點頭笑了笑,“好,好啊,小夥子長的一表人才,在幹什麼工作啊?”米雪的父親伸手遞給姚澤一根煙,笑眯眯的問道。
  姚澤趕緊接過煙,然後先幫米雪的父親點上煙後,自己才跟著點上,輕輕抽了一口後,姚澤回到的說道:“伯父,我在房……”
  “噢,他在房地產公司上班!”米雪急忙打斷姚澤的話,提姚澤回到道。
  姚澤有些不解的望了米雪一眼,見米雪對自己偷偷擠眉弄眼,姚澤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笑著對米雪的父親道:“對,對,伯父,我在房地產公司上班!”
  “噢,房地產公司!”米雪的父親笑著點了點頭,指著桌子道:“坐,坐,咱們邊吃邊聊!”
  米雪父母盯在姚澤身上打轉的目光,讓姚澤有些不適應起來,他拿手解開了領口處的一顆扣子,尷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輕聲道:“真熱!”
  “撲哧!”見姚澤一副局促的模樣,米雪一個沒忍住笑噴了出來,“很熱嗎?我怎麼感覺有些冷,剛剛下完雨,不應該熱才對啊!”
  姚澤嘿嘿笑了兩聲,沒有吭聲心卻是憤憤不平的暗自想,“死丫頭,經落井下石,走著瞧!”
  米雪的母親李芬蘭倒是善解人意,笑眯眯的打開米雪父親買回來的白酒,給姚澤和米雪父親倒是後,輕聲道:“小姚啊,你別緊張,咱都不是外人,不要那麼拘束的!”
  姚澤笑著點了點頭,端起杯子站了起來,出聲道:“伯父伯母,謝謝你們盛情款待,這杯酒我敬你們,你們隨意,我幹了!”
  “好,好,好!”李芬蘭笑眯眯的端起飲料,然後對著米雪父親道:“等會你們爺倆好好喝幾杯,今天一定要把小姚陪好了!”
  米雪父親笑著點頭,一口將杯中的白酒喝完,吧唧了一下嘴巴,感歎的道:“好久沒這麼喝酒了,真是舒服啊!”
  姚澤也是仰頭一口喝盡,見米雪父親一臉感歎,就疑惑的問道:“伯父為何如此感慨?”
  米雪笑眯眯的看了自己父親一眼,嬌聲道:“我父親有高血壓,我媽給他下了禁酒令,這都半年沒沾就了!”
  姚澤點了點頭,說道:“這高血壓的確不能喝太多酒,不過偶爾喝上一點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米雪父親聽了姚澤的話,頓時高興的附和道:“對,對,對,小姚說的對啊,這偶爾喝點酒不僅沒事,還有助於軟化血管,是好事啊,我都說好幾次了,你看,你伯母就是不信,哎!”
  李芬蘭沒好氣的朝著米雪父親翻了個白眼,出聲道:“我這不是為你好嗎,好心沒好報,得了,以後允許你兩天喝一兩酒,這是底線,知道嗎!”
  米雪父親笑眯眯的點頭,“成,這感情好,能喝一點總比饞的慌強!”
  說著話,他又給姚澤滿上,兩人碰杯喝了起來。
  ……
  飯後,姚澤和米雪的父親坐在客廳喝茶聊天,米雪和李芬蘭就在廚房收拾碗筷,將洗好的碗遞給米雪,李芬蘭眼神略含深意的朝米雪看了一眼,悄悄說道:“丫頭,你老實告訴你媽,那個姚澤到底是幹什麼的?”
  “啊?”米雪正在想心事,聽到李芬蘭的問話,她詫異一下,接著反應過來,悻悻笑著道:“不是說了嗎,在房地產上班呢!”
  “騙你老媽呢?我是看著你長大的,你有沒有說慌瞞的過我?!老實說吧,他到底是幹嘛的?”
  米雪是有自己想法的,她不肯將姚澤真實的身份告訴自己父母是因為,姚澤是房管局的副局長,身份特殊,假裝情侶這種事情當然不能暴露了姚澤的真實身份。
  再一個,米雪是在為自己打算,假如以後李芬蘭再叫自己姚澤回家吃飯,米雪可以推辭姚澤沒時間,萬一推辭不過去了,就可以直接說和姚澤分手了,這樣既不影響姚澤也可以減緩自己的壓力。
  “想什麼呢?又再想找什麼理由騙你老媽?!”見米雪愣愣的站在那,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李芬蘭沒好氣的道。
  米雪幹笑了一聲,握著李芬蘭的胳膊撒嬌般的道:“老媽,你說哪話呢,我怎麼可能找理由騙你,其實姚澤吧,姚澤他不是在房地產公司工作!”
  “那他在那工作?”李芬蘭疑惑的問道。
  米雪悻悻的笑著道:“他這不畢業沒多久嗎,還……還沒找到工作呢!”
  “不能吧?!我怎麼瞅見他和你年齡差不多大,怎麼也不想剛畢業的學生啊?!”李芬蘭將最後的碗筷洗完後,放進櫥櫃,扭頭對米雪問道。
  米雪眨巴了下眼睛,頓了片刻後,解釋的說道:“他啊,這不是剛拿到博士學位嗎,所以……”
  “喲,還是個博士啊?!”李芬蘭笑眯眯的道:“博士很好啊,那你騙我和你爸幹嗎!”
  米雪信手摸了摸散在肩頭的秀發,嬌聲道:“這不是怕你們嫌棄他沒工作嘛!”
  “你這孩子!”李芬蘭笑著瞪了米雪一眼,沒好氣的道:“你爸媽是那麼世俗的人嗎?就這事還需要瞞著,真不像話!”
  米雪笑嘻嘻的吐了吐點香小舌,伸手幫李芬蘭解開圍裙,兩人走出廚房後,幾人圍在一起又聊了會天,姚澤見天色不早就起身告辭。
  李芬蘭趕緊起身對米雪說:“你去送送小姚。”又看著姚澤道:“小姚啊,以後有時間常來玩啊,伯母給你做好吃的!”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趕緊稱好,然後和米雪父親握手後,在米雪的陪同下走出了家門。
  “籲!”走出米雪家門後,姚澤暗自噓了口氣,米雪就笑著道:“今天真謝謝你,表現的不錯!”
  姚澤沒好氣的道:“那是當然,在嶽父嶽母麵前,能不表現好點嗎!”
  米雪臉龐一紅,朝著姚澤胳膊上輕輕揪了一下,嗔怪的道:“你不貧能死啊?!”
  姚澤撇了撇嘴,一臉不滿的道:“本來就是嘛,哎,我可告訴你,你父母現在可真把我當成他們女婿了,以後看你怎麼收場,能騙他們一次兩次,難道還能騙一輩子不成!”
  米雪幽幽的歎了口氣,輕聲道:“能騙一時算一時吧,也許以後能找個靠譜的男人就嫁了!”
  “那可不行!你現在還是我女朋友身份呢,怎麼能想著嫁給被人,難不成想給我戴綠帽子?!”姚澤一臉憤憤的道。
  米雪見姚澤一臉認真的模樣,就覺得好笑,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半響才停下了大笑,嬌俏的道:“就給你戴綠帽子怎麼呢,哼,你這個流氓還沒嚐過綠帽子的滋味吧?!”
  “你敢!”姚澤瞪著眼睛,惡狠狠的道。
  米雪毫不退讓的挺了挺胸部,得意的道:“你看我敢不敢!”
  “死丫頭片子,欠收拾!”姚澤惡狠狠的說了一句,接著一把將米雪拽到自己身邊,摟住她纖細的腰身狠狠的朝著她俏挺的美.臀上狠狠拍了一記,感受到米雪翹臀上傳來的柔軟彈性,姚澤心火熱不已,下身不自覺的堅挺起來。
  米雪沒想到姚澤會突然襲擊自己的臀部,感受到臀部上火辣辣的疼痛,米雪嬌呼一聲後反應過來,張牙舞爪的就要和姚澤拚命,姚澤哈哈笑著放開米雪,一股溜的跑到停車的地方,將車子打開迅速坐了進去,在米雪沒追來之前,他啟動車子,然後打開窗子扭頭對著後方的米雪道:“這隻是利息,以後還得還本錢!”
  望著姚澤飛馳而去的車子,米雪氣呼呼的踱著高跟鞋,嬌聲罵道:“死流氓,臭不要臉的!”想到姚澤說還得還本錢,米雪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而後她捂著發燙的俏臉,小聲嘀咕道:“我這是在想什麼呢?!羞死了!”
  “死姚澤!”米雪又朝著姚澤離開的放向輕聲嬌罵了一句,才轉身朝著家走去。
  ……
  將車子中的音樂打開,姚澤心想著替胡靜整治郭濤的事情,想著以後怎麼解決與自己有瓜葛的幾個女人的事情,想著想著心竟然有些煩悶起來,那種感覺就如同頭發黏胡子的感覺,怎麼解都解不開,真是剪不斷理還亂!
  姚澤鬱悶的深深出了口氣,腳下的油門加大,車速迅速的提了起來,到街轉角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影躥了出來,姚澤嚇了一大跳,趕緊踩了個急車,那個黑影也被姚澤突然飛奔而來的車子嚇的摔倒在地發出一聲痛呼聲。
  假如再晚一點踩車,恐怕那人就被撞的飛出去了,幸好車子在離那人影幾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姚澤趕緊下車朝著人影走去。
  “你沒事吧?!”見那人摔倒在‘地哎喲哎喲’的輕聲呻.吟,姚澤急忙上前將她扶了起來,在路燈的照射下,姚澤看去了那人的臉龐,頓時就愣了一下。
  這是一張極其嫵媚動人的成熟臉蛋,她有一張極其標準的鵝蛋臉,額前薄而長的劉海整齊嚴謹。她用碳黑色描上了柳葉眉,彎彎如月,更襯出皮膚白皙細膩,那嫵媚迷人的丹鳳眼在眼波流轉之間光華顯盡,施以粉色的粉底讓她皮膚顯得白透紅,而那性感的嘴唇上單單的抹上淺紅色的唇紅,使得兩片嘴唇顯得嬌豔欲滴,她那微微蹙起的柳眉和嘴的微微嬌呼聲,更讓姚澤心跳加怦然心動。
  “你怎麼開車的,嚇死人了!”女子帶著責怪的優柔聲音在姚澤耳畔響起,感受到她充滿誘惑力的聲音以及嘴出的淡淡酒味的芳香,姚澤竟然有些心生旖旎起來。
  “喂,你怎麼不吭聲呢!”見姚澤傻愣在一旁,那嫵媚女人一臉不高興的說道。
  姚澤回過神,又偷偷朝著女子嫵媚的臉蛋上瞅了一眼後,趕緊滿含歉意的道:“真是對不起,剛才是我不小心,差點就……”
  “你沒事吧?要不要去醫院?”姚澤關心的問道。
  女子被姚澤扶了起來,拍了拍黑色緊身裙上的灰塵後,擺手道:“沒事,大晚上開車注意點,剛才差點嚇死我!”
  姚澤趕緊點頭稱是,然後擔憂的道:“你真沒事,要不咱還是上醫院瞧瞧?”
  那女子忍不住看了姚澤一眼,而後眯著眼眸,道:“別人遇到這種事情躲都來不及,你倒好,反而朝上麵撲!”她嫵媚的嬌笑一聲,伸出蔥鬱的食指,嬌聲問道:“說,你有什麼目的?!”
  姚澤心虛的笑了笑,趕緊擺手道:“小姐,你真是誤會了,我……我隻是……”
  “切,說話結結巴巴的,一看就是心虛了,得了,你走吧,我不讓你承擔什麼責任!”女子撥弄了一下被風吹動的劉海,然後沒好氣的白了姚澤一眼,便踏著黑色的高跟鞋,走到街旁邊,俏生生的站在一旁準備攔出租車。
  此時天色已晚,而且這條街道也不是主街道,很少有出租車經過,姚澤坐在車猶豫了一會兒,就將車子開到女子身邊,搖下車窗,輕聲道:“要不我送送你吧,這邊不好攔車,而且大晚上的你一個女孩子打車回家也不安全!”
  那嫵媚的女人似笑非笑的看了姚澤一眼,輕聲道:“我怎麼知道上了你的車安不安全?!”
  姚澤無聲的笑了起來,然後無奈的道:“我很像壞人嗎?”
  女子抿著笑了笑,輕輕搖頭道:“不像壞人!”姚澤剛高興的準備接話,女子馬上又抿著笑著說了一句,“但是你像色狼!”
  “……”姚澤頓時無語。
  “算了,給你一個機會吧!”女子俏生生的走到車旁,將副駕駛的車門打開,輕巧的坐了進去,然後整理了一下裙擺,穿著肉身絲襪的雙腿微微並攏。
  姚澤朝著女子身上打量幾眼後,出聲問道:“去什麼地方?”
  女子目光望向窗外,輕聲道:“先朝前開吧?”
  姚澤愣了一下,“朝前開?”
  見女子微微點頭,姚澤隻好啟動車子,緩緩向著街道前方開去。
  “這麼晚了,怎麼一個人在外麵喝酒?”兩人沉默一會兒後,姚澤率先打破沉悶,出聲問道。
  女子目光從窗外移了回來,輕輕瞥了姚澤一眼,沒好氣的道:“你怎麼知道我一個人在外麵喝酒!”
  姚澤將音樂聲音放大了有些,而後笑眯眯的道:“這麼晚了你一個人走在街上,又一身的酒氣,但凡有個男人陪你喝酒,都不會願意讓你這麼漂亮的女人獨自回家,那多危險啊!”
  女子抿著優雅的笑了笑,而後一臉媚意的望著姚澤帶著誘惑般的問道:“我真的很漂亮嗎?”
  姚澤朝著女人如有靈性的眼眸和嬌豔欲滴的嘴唇看了一眼,肯定的點頭道:“就你這長相,絕對是最頂級的美女!”
  女子聽了姚澤的讚美,捂嘴嬌笑了起來,半響後才停下笑容,幽幽歎了口氣,帶著抱怨的道:“你說我是美女,但是我老公為什麼對我卻冷冷淡淡的,我有時候真懷疑我是真的沒有魅力嗎?!”女子伸出白皙的手朝著她漂亮的臉蛋上摸了摸,一臉的愁苦。
  姚澤偷偷瞥了一眼女子妙曼的身姿和嫵媚的臉蛋,心暗自感歎那個男人如此傻x,放著這麼一個嬌滴滴的美人不去疼愛,反倒去冷落,真是瞎了狗眼。
  “我是不是真的沒有魅力了?”見姚澤不吭聲,女子扭頭望著姚澤,輕聲問道。
  “怎麼可能,你是我見過的為數不多的漂亮女人之一呢!”姚澤誇張的道。
  聽了姚澤的話,女子喃喃道:“那麼我還是很漂亮咯?”旋即她一臉媚意的望著姚澤,眼中帶著柔波的媚聲道:“如果我誘惑你,你會願意和我上床嗎?”
  “啊?”姚澤以為自己聽錯了,詫異的瞪大了眼睛,望著女子嫵媚的臉蛋,驚訝的道:“我沒聽錯吧?!”
  女子輕輕點頭,語氣平淡的嬌聲道:“你沒聽錯,我要報複我老公,是他毀了我美好的青春和激情!”
  

Snap Time:2018-11-15 20:43:02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