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作者:官場痞子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  官場之財色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官場之財色誘人最新章節第八百五十五章婚前(14-04-12)      第八百五十四章安靜的等待(14-04-11)      第八百五十三章及時出現(14-04-09)     

第一百六十八章 心猿意馬


  在閆俊傑的帶領下,眾人進了早已定好的包廂,將菜點齊後,姚澤和閆俊傑、何祥坐在沙發上聊天,王氏幾人便搬著靠椅坐在一旁,不隨便插嘴。
  閆俊傑將茶杯端起來抿了口茶水,然後輕輕將杯子握在手,望著姚澤,羨慕的問道:“老弟今年還不到二十五歲吧?”
  姚澤笑著將有些拘束的站在一旁的林蕊馨拉到身邊坐下後,才轉身對閆俊傑說道:“嗯,沒多久前過的二十四歲,算起來也二十五歲了!”
  “年輕真好啊,還有大把的時間去拚搏!”閆俊傑感歎了一句,接著就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眯著眼睛道:“以姚澤老弟現在的年紀,以後混進市委是遲早的事情,一點都不誇張的說,以後路子走順了,老弟你進駐省委都不成問題!”
  姚澤笑著搖了搖頭,不以為然的說道:“閆局長,這話說的有些浮誇了,省委可不是誰都能進的,我現在可沒想的那麼長遠,把當前的工作做好才是重點!”
  “,你一定行的!”閆俊傑滿含深意的望了姚澤一眼,接著拿起茶幾上的水果刀仔細的削起梨來,將手的梨子削好後,閆俊傑笑眯眯的遞給林蕊馨,語氣柔和的問道:“還不知道姑娘貴姓呢?”
  林蕊馨感激的伸出小手接過蘋果,然後表情扭捏的輕聲說道:“閆局長,我叫林蕊馨!”
  “哦,林蕊馨!這名字取的好聽啊!”閆俊傑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見林蕊馨有些拘束,便溫和的說,不要太過拘束,你就把我和老何,他指了指何祥繼續說道,“把我們兩個當你叔叔就成了,以後誰要是再敢欺負你,你就告訴我們,我們替你收拾他!”
  閆俊傑所說的話落入王學有三人的耳朵,頓時三人都是羞紅了臉,一臉的尷尬。
  “嗯。”林蕊馨抿嘴笑了笑,沒有接話。
  姚澤就笑著打趣的說:“她啊,拘束什麼的都是裝出來得,平時驕橫的厲害!現在這人都不太熟絡,所以表現的淑女點,閆局長千萬別被她現在的表現給迷惑了。”
  聽了姚澤的話,閆俊傑在一旁哈哈大笑起來,林蕊馨倒是羞紅了臉,美眸瞪著姚澤,悄悄伸出小手在姚澤腰間輕輕掐了一把,嘴低聲嬌罵道:“死混蛋!”
  林蕊馨這親密的小動作被坐在一旁的王曉楓瞧見,心很是不痛快,但是即便不痛快他也沒什麼辦法,誰讓人家地位比自己高出太多,連自己爺爺和大伯都得低著身段道歉,更別說自己,想想今天自己的表現,王曉楓後悔的想跳樓自殺。
  見自己孫子直勾勾的望著姚澤和林蕊馨,他輕輕拍了拍王曉楓的肩膀,暗自搖了搖頭,王曉楓知道自己爺爺的意思,於是輕輕點頭,將目光看向別處,暗自鬱悶。
  酒菜上齊後,眾人圍坐在座子上,相互敬酒,其間幾次王學有和王世明含蓄的想敬姚澤酒,都被姚澤給無形的推脫去,對他們王氏一家,姚澤除了嗤之以鼻以外,無話可說,為人太過勢利眼是姚澤最為厭惡的。
  一頓飯吃下來,姚澤沒有和王氏一家喝過一杯酒,隻是照顧著幫林蕊馨夾夾菜,倒倒飲料什麼的。
  飯後本來閆俊傑還想組織著去ktv唱歌,但是林蕊馨晚上還得回學校,所以姚澤委婉的拒絕掉,和閆俊傑、何祥握手話別後,姚澤沒理一旁的王學友三人,拽著林蕊馨的胳膊就走,向成東跟在姚澤身後,微微回頭朝著王學友三人輕視一笑,眼中竟是鄙視之色。
  走出大門口,姚澤讓向成東自己打車回去,他就開著車子送林蕊馨回學校。
  路上見林蕊馨一直悶悶不樂的坐在副駕駛位置上不吭聲,姚澤就將音樂打開,放了一聲輕緩的音樂,然後笑眯眯的問道:“怎麼還不開心?”
  “沒有!”林蕊馨輕哼一聲,將臉扭向一旁。
  姚澤就笑著說:“瞧你那嘴巴撅的跟衣鉤似的,還說沒有!”
  林蕊馨扭過來,驕橫橫的瞪著明亮的眸子說道:“你不就是想看我的笑話嘛!看吧看吧,小人之心!”
  “小人之心?”姚澤瞪大了眼睛哭笑不得的說道:“我什麼時候變成小人了?今天我還幫你來著,對了,我還替你省了一頓飯錢呢!”
  一提到吃飯的事情林蕊馨就來氣,伸手朝著姚澤腰間掐了一把,憤憤不平的說道:“都怪你!如果不是你非要去江平酒店吃飯,能出這些事情嗎?你就是個害人精!哼!”
  姚澤齜牙咧嘴的摸了摸被掐疼的腰身,接著沒好氣的說道:“出這些事情不好嗎?至少看清了王曉楓的為人不是?如果以後再發現的話,你哭到不知道去哪哭!”
  聽姚澤說的也有些道理,林蕊馨就輕輕哼了一聲,不再還嘴。
  姚澤望著林蕊馨俏麗的臉龐,臉上出現一絲狡黠的問道:“對了,你們相處多久了?”
  “一年!”林蕊馨將目光看向窗外,低聲答道。
  姚澤輕輕點頭,再次問道:“哦!那他有沒有沾到你便宜?”
  “你說呢?!”林蕊馨轉過身子,沒好氣的瞪了姚澤一眼,接著就揚著腦袋說:“本小姐是那麼蠢的人?隻有和本小姐一起拿了結婚證的男人才有資格上本小姐的床!”
  “……”姚澤一臉無語的瞥了林蕊馨一眼,沒好氣的道:“你這話如果被李經理聽見,她非撕了你的嘴不可!”
  “可惜她聽不見!”林蕊馨嬌笑一聲,接著伸出小拳頭,目光閃爍的盯著姚澤,一臉威脅的說道:“你要是敢把這話告訴我老媽,看我不揍死你!”
  姚澤悠閑的點了支煙輕輕抽了一口,然後朝著林蕊馨的白皙的小拳頭看了一眼,笑著道:“你再敢威脅我,我馬上就給你老媽打電話,把你今天的事情都抖露出來!”
  “你敢!”
  “看我敢不敢!”見林蕊馨瞪著美目,姚澤便從身上掏出手機,故意瞎按了個號碼一副打電話的模樣。
  林蕊馨見了嚇了一大跳,趕緊撲過去搶手機,姚澤將手機換了個方向不讓林蕊馨得逞,見林蕊馨臉上出現焦急,姚澤笑眯眯的道:“還敢不敢威脅我?”
  “你趕緊掛了!”林蕊馨苦著小臉道。
  “先說,還威不威脅我?”
  林蕊馨狠狠得瞪了姚澤一眼,然後又垂頭喪氣的說:“你贏了,我不威脅了還不行,趕緊掛了電話,要是讓我老媽知道了今天的事情,往後一個月飛嘮叨死我。”
  “嘿嘿!”姚澤笑著將手機拿到林蕊馨麵前得意的晃了晃,說道:“我根本沒有打給你媽,嚇你玩呢!”
  “姚澤,你…….”林蕊馨氣結,張開櫻桃小嘴朝著姚澤要去。
  “哎喲,輕點你個死丫頭片子,我正開車了,不想活了!”
  “對,氣都被你氣死了,還活什麼活,咱們同歸已經吧!”
  …...
  將車子停在江平大學門口,見林蕊馨坐在車子不動,姚澤一輕聲問道:“怎麼呢?心情還不好?”
  林蕊馨點了點頭,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道:“姚澤,我以後心情不好可以喊你出來陪我嘛?”怕姚澤誤會,林蕊馨趕緊又加了一句,“我在學校沒有什麼好朋友!”
  見林蕊馨嬌俏可愛的模樣,姚澤心情極其舒暢,笑著伸手拍了拍林蕊馨的腦袋,笑眯眯的道:“如果是別人我肯定是沒時間,你知道我每天都很忙的,但是如果是林大美人邀請那就另當別論了,沒事看看美女心情都舒暢不少,活的歲數也大嘛!”
  “無聊!”林蕊馨羞紅了臉,瞪了姚澤一眼,接著就笑嘻嘻的推開車門,走了出去,剛走出幾步,她又俏生生的轉過身子,躬腰低頭看著姚澤,輕聲道:“其實你這人還不錯!”
  說完,不待姚澤反應過來,就紅著臉朝著學校麵走去。
  “這丫頭不會是愛情轉移了吧?”姚澤望著那一抹漸漸遠去的倩影,失聲的笑了出來,直到看不見她的身影後,姚澤才駕著車子回家。
  半路上姚澤準備去江一燕那看看江一燕和胡靜,抬起腕表看了看時間,已經接近轉鍾,於是打消了念頭,直接駕著車子回錦繡別墅區。
  到了家門口,姚澤摸了半天口袋都沒找到鑰匙,這才想起來早上走的太急,將鑰匙落在臥室了,無奈隻好掏出手機找出王素雅的號碼撥了過去。
  電話那頭,大概響了五六下才接通,麵傳來王素雅軟軟糯糯的聲音,聲音非常輕柔好像還沒從夢中完全清醒的輕聲喂了一下,姚澤聽了王素雅嬌柔的聲音,心頭一動,半響才恍惚的回過神,語氣柔和的道:“素雅姐,是我!”
  電話那頭,王素雅似乎還沒完全清醒過來,輕聲問道:“小澤,怎麼呢?”
  姚澤哭笑不得的道:“我被鎖在門外了!”
  “啊?”王素雅音調稍微高了些,輕輕掙開半眯著的眼眸,從床上坐了起來,輕聲道:“你等等,我這就下來!”說完掛了電話,起床朝著一樓走去。
  姚澤在門外等了一會,沒過多久隻聽見大門啪的一聲被打開,王素雅披散著秀發,伸手打了個哈欠,一臉睡眼朦朧的望著姚澤,輕聲問道:“小澤,沒帶鑰匙嗎?”
  “嗯!”姚澤點了點頭,歉意的說道:“素雅姐,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
  王素雅輕輕一笑,搖頭道:“沒事,進來吧!”說完,她別開身子讓姚澤進去。
  姚澤點頭笑著走了進去,從王素雅身旁過去時,聞著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處子幽香,看著她妙曼的身姿上一襲輕紗短裙睡衣,姚澤頓時變的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Snap Time:2018-10-21 09:12:56  ExecTime:0.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