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墳》全文閱讀

作者:蛋蛋1113  心墳最新章節  心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心墳最新章節番外(二)習以為常(13-01-10)      番外(一)五年之期(13-01-10)      結局章(13-01-10)     

番外(二)習以為常


    五年後的予問,已有一頭披肩的長發,讓她平添了很多柔和感,

    對著那頭烏黑的長發,賀毅心癢難耐,賊手一點一點觸過去,他的十指穿過她的發,把那抹黑握在手心,久久的,

    在往常,她早就發現了,隻是今天,她一直盯著一則新聞發呆:犯案累累的惡匪終於被警方抓獲,因為凶徒涉及溫城多贓搶劫、殺人案,情節惡劣,判處槍決,

    也許杜曉雯不清楚,但是,她認得電視上那四張臉,

    五年了,她很認真的生活,五年了,她什麼都放下了,但是,那四張臉孔,依然是她的顧忌和惡夢,

    “喂,賀太太,看什麼這麼入迷,”位置上旁邊的人,賊手摸夠了,怕被她發現,及時收回,喚了一聲,把她嚇了一跳,居然還驚出一額的薄汗,

    她定定的看著眼前那張俊臉,有那麼一那間,神情有點恍惚,

    十秒後,

    “我早就不是賀太太了,”她平靜地指出他的錯誤,

    “嘿嘿,我也是一時習以為常喊習慣了,”賀毅很隨性的笑笑,一副你也太計較了的樣子,

    他的這個習以為常改不了了,

    她不語,思緒還在遊移,見她反常的行為,賀毅也疑惑地看向辦公室牆上的液晶電視,幾秒後,一道領悟劈入腦袋,聰明的他馬上問,“是他們,”屏著呼吸小心翼翼地求證,

    “恩,”她點了頭,

    這是他們多年的默契,不用說太多,就能明白對方想說什麼,

    “太好了,我們不用再擔驚受怕了,”賀毅情緒控製不住,興奮地拍桌子,

    我們,

    予問疑惑地看向他,

    關他什麼事,

    賀毅眨眨眼睛,“賀太太,我這不是緊張你嗎,”關於他為她做過的事情,他已經讓趙士誠遵守承諾,一字不透,

    他的“肉麻”,她也習以為常,低頭,予問繼續看報表,隨口問問,“對了,你最近怎麼瘦了那麼多,工作很辛苦,”問毅要拿出這樣的成績,想不辛苦也難,

    這五年來,每見他一次就消瘦上一分,到現在,她都懷疑他皮包骨頭到能被風吹跑了,

    相較於賀毅,這幾年她在趙士誠的照顧下,身體越來越健康,

    “你不知道現在流行男人越瘦越可愛嗎,”他嘻皮笑臉,

    37歲的男人了,他和她說可愛兩字,予問被雷的全身起毛,完全無語了,

    “老實說,你有沒有發現,瘦了以後,我的電眼更大更迷人了,”他貼近她,似笑非笑的傾低身子,吐出的氣息輕灑在她唇畔,仿佛隔著空氣想與她接吻,

    她屏住氣息,很鎮定的拉開距離,

    但是,她退一分,他就進一寸,

    “你再這樣,我下次不會再來了,”她冷冷道,

    每季一次的調戲,也成了他的習以為常,

    “賀太太,你太嚴肅了吧,”他挑眉,

    “別再喊我賀太太,叫我名字,”予問磨牙,

    雖然見麵很少,但是他們現在的關係,返老還童到有點象大學時代的朋友關係,

    她經常會被他氣到,氣到下一次都不想出現了,又被他纏得受不了,

    “你怎麼能不來,人生苦短,我們可是見一次少一次呀,”短暫滿足了逗弄她的樂趣,他聳聳肩膀,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我覺得,人生苦短,我們現在完全是在浪費時間,”她合上文件夾,不願意再和他侃下去,

    報表沒什麼問題,她沒有必要待下去了,

    “一起吃晚飯吧,”他提出邀請,

    “不了,我很忙,”她頭也不回的就想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宋予問,”他喊住了她,

    “說,”她沒有回頭,

    “聽說,很多人排隊追你,XX企業的老總也在其中,”他的消息很靈通,

    予問皺皺眉頭,她不喜歡私生活曝光,

    “我勸你,挑男人還是選個忠厚老實的,XX企業的老總看起來一本正經,其實比我還愛玩,”他涼涼道,

    這五年來,他一直暗暗有評估圍繞在她身邊的男人,得出一個結論,優秀的男人很多,但是,能真心對她的人不多,

    “宋予問,你說我如果去排隊的話,你會不會優先照顧,”他似真似假調戲她,

    予問回過頭來,一本正經回答:“不會,”她的答案,和五年前一樣,不變,

    他徉裝露出一臉失望,

    她又轉身,

    “宋予問,如果、我是指如果……瑞瑞還在,我也學趙呆子一樣等你個五年,我有排隊的資格嗎,”他的口吻聽不出是不是開玩笑,

    予問的腳步頓了頓,一句話都沒說,她推門而出,

    “真是冷漠啊,開不起玩笑,一分鍾都不肯多待,”他摸摸鼻子,聳聳肩膀,“本來還想替趙呆子多說幾句好話……”

    摸摸肚子,餓得有點咕咕叫:

    “忙呀,再忙也得吃飯啊……”喃語,他歎了口氣,

    想約她吃頓飯,真的好難,

    但是,不能勉強她,勉強的話,下次也許她真的不來了,

    他又歎口氣,提醒自己,下一次再見麵,他要克製點自己的嘴巴不要亂說話,

    還有,少調戲一下,

    ……

    予問決定和趙士誠結婚,其實,過**的很簡單,

    那天,

    糟糕、糟糕、糟糕,

    “麻煩您,能再開一點嗎,”已經十一點了,她打斷駕駛座上還在唾沫橫飛、侃侃而談的某公司經理,

    “宋小姐,你趕時間,”對方是情場老手,故意把車開得很慢,爭取與她多相處的時間,以博得她的好感,

    “麻煩您,真的很趕,”如果不趕時間的話,她會繼續站在機場,等願意載去市區的出租車,而不是坐上這位對她一直有居心的男人的車,

    這幾年,他不是第一個追她的男人,也不是第一個對她充滿目的的男人,她清楚,這些男人腦袋都想著什麼,不過都是想著娶了她,等於擁有了個能生財的工具,可以少奮鬥二三十年,

    從商的男人們,都現實的可怕,

    “宋小姐,我覺得這次飛機誤點,就是月老給我們牽的一條紅線,”男人的臉皮比城牆還厚,“其實我真的很想約你吃個飯,擇日不如撞日,我們一起一邊去吃宵夜,一邊繼續談談這次的合作案,”

    狐狸露出尾巴了,

    從這次合作案到現在,對方追求的攻勢很猛烈,

    “對不起,趙經理,我有男朋友了,”她平靜拿出擋箭牌,

    “你有男朋友了,”對方一愣,

    “是啊,他也姓趙,是名醫生,今天他約好替我過生日,”她淡淡一笑,從容道,

    車廂內的空氣,一陣窒悶,車速倒了很多,

    臨下車前,趙經理還是擺出了姿態,“沒關係,宋小姐這麼有魅力,有男朋友自然也是正常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不會放棄的,”

    她沒給麵子,轉身就走,

    在電梯,她急忙翻皮包,開機查看關機狀態的手機,

    隻有一條信息,八點的時候,他發過信息問她下飛機了沒有,如果沒有忘記的話,讓她12點前回家,

    飛機誤點了五個小時,正常一點的男人都會以為她另外約人了吧,

    但是,她清楚,趙士誠不是“正常”的人,

    電梯門一開,她果然馬上就見到站在她家門口的那道高大身影,

    每次看見那道身影,總是覺得很溫暖,

    這幾年,她遇見很多難關,不順心的時候,每一次回頭,他都在這,

    讓她安心的存在,

    她匆匆奔近,手上拉著行李箱,“你下午手機怎麼沒開,我都聯係不上你,”

    終於等到了她,他溫和道,“下午看診的時候,手機沒電了,後來打給你,你應該已經上飛機關機了,”

    “怎麼不進屋,不是有鑰匙嗎,”她急忙拿鑰匙開鎖,她有注意到,他的手還提著一個蛋糕和一些菜,

    趙士誠有她家的鑰匙,那是因為她出差的時間實在太多,沒辦法和鍾點工喬時間,於是,她直接就把鑰匙給了趙士誠,

    他淡淡一笑,沒有回答,

    但是,予問心知肚明,因為,他們隻是朋友,不是那種親密的關係,所以,沒有她這主人的允許,他幾乎從來不會主動邁入她家一步,

    其實,她從來不過生日的,但是,她卻一連過了五個生日,

    現在,每年生日無論多忙都趕回來和他一起過,她有點習慣了,

    “吃過沒有,”他問她,

    “吃了,飛機餐,”國際航空的飛機餐很不錯,

    “你呢,”她反問他,

    “不餓,”

    和往年一樣,他步到廚房,用最的速度,給她做了幾個菜,

    近夏天,廚房的熱氣已經滾滾,他卻讓她站在廚房的玻璃門外,因為,那能吹到冷氣,

    即使很累,但是予問沒有坐著休息,她站在玻璃窗門外,定定地凝著被熱氣熏得滿頭大汗的男人,

    五年,真的如一日,他一直沒有變,變得人,反而是她,比如,她開始願意留長發,比如,他的存在,對她來說,已經是一種習以為常,如果太久見不到他,反而會覺得全身不自在,

    近12點,他看了一下表,“沒時間了,少炒幾樣菜,我們先切蛋糕吧,”

    兩個人坐在餐桌前,沒有玩小女孩點蠟燭那套,因為,她沒有可許的心願,

    但是,一個蛋糕,四樣平常不過的家常菜,已經暖了她的心,

    吃了飯,切了蛋糕,和往年一樣,兩個人喝了點酒,

    他發現,她扔在一旁的手提袋是首飾,

    “朋友的生日禮物,”他沉聲問,

    “趙經理的,”她和他曾提過這號人物,

    她取出禮物,是個發飾,很流行的款式,

    她隨手丟在一邊,她老了,小女孩的東西,她不愛,

    但是,他凝著那個禮物,凝了很久,

    “對不起……我沒帶禮物……”他道歉,

    平時她想要什麼,他就會去買,到了關鍵時刻,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買什麼,

    他想給的禮物,是能不會被她隨手丟在一旁的東西,

    “我啊,年齡很大了,禮物已經激不起我的驚喜,正如我不想談戀愛,談戀愛太累人了,”她笑了笑,

    不想談戀愛,他的眸閃了閃,最終沒有多說一句話,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這幾年,心痛的次數越來越少了,我喜歡這種平靜的生活,但是,心底深處還是想生個孩子,總覺得這輩子沒有個孩子,是個遺憾,”她喝了點酒,就胡說八道,這幾年,她對著他什麼都說,能說的,不能說的,

    “你瘋了,生什麼孩子,身體不適合又是高齡產婦,”他很“直”的潑她冷水,

    予問的唇,一抽,

    高齡,

    “你嫌棄我高齡產婦,”予問危險的眯眸,

    “不是嫌棄,隻是覺得不必冒險,”他們隻是好朋友,不適合討論這些話題,

    “趙士誠,老實說,就算等到了我,你是不是不打算生孩子,”她突然開始懷疑,

    “高齡產婦本就很危險,你的身體又這樣,一直還有貧血,就算那個人不是我,我勸你別冒險,”他純粹以醫生的角度出發,

    一口一聲一個高齡產婦,予問眸底冒火,

    都說了,找男人要找個能說會道的,才不會氣死自己,

    “我今年才34歲,如果現在懷孕,年前剛好能生出孩子,就是趕在35歲之前了,就不是高齡產婦,”喝了酒的她,聲音揚高,

    “你覺得這可能嗎,”他一本正經反問她,

    被堵的,予問突然深思起來,

    她不想談戀愛,但是,也許,她真的該結婚了,找一個男人,可以將這種平靜的生活,習以為常的進行到底,/AUT

Snap Time:2017-08-24 09:19:13  ExecTime: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