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禁書》全文閱讀

作者:獨孤無言  絕對禁書最新章節  絕對禁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絕對禁書最新章節小說庫(14-12-30)      第六百一十三章節大結局(11-08-03)      第六百一十二章節大戰黃海(11-08-03)     

第二十四章節 炎之杖


  第二十四章節炎之杖
  這個大火球被對方敵人用強大的的魔力控製它反駁,速度十分快,路易絲小姐還沒有來得及施放魔法反擊,隻好把她空間戒拿出那一把魔法杖出來,這把魔法杖不是很長,不過也有一米多,十分精致,特別是上麵那一顆紅色像燃燒中的魔核。
  “轟!”被敵人反駁回來的大火球在路易絲小姐身邊爆炸。
  “炎之杖?”這個披著肥大的魔法袍長者見一層淡淡炎紅的結界罩住她的身子說道。
  “不錯,就是炎之杖!”路易絲小路不怕老實對他說道。
  炎之杖,這一把魔法杖也蠻有點名氣,在魔法道具書上記載上算得上一把極品魔法杖。主要采用火鳥棲息的百年紅樹製造成而的,紅樹本身就是長在火山附近的樹木,自身存在吸收一些火精元素,加上火鳥在樹上棲息會吸來更多火元素,久之紅樹含有大量的火係元素,是人們做火係魔法道具最好材料。
  不過火鳥可是一些高階的魔獸,十階以上,大如牛,攻擊力不差於一個魔導師,所以想在它巢穴底拿到那一根紅樹是十分困難的。炎之杖是魔法具書上記載是近年打造出最出色的一把魔法杖,上麵魔核是采用九階火鳥的魔核打造的,不用咒語成功放出炎之盾,可以擋下八階魔法攻擊。
  注:在這個森爾達斯大陸上,人們不但習練魔法和鬥氣,更會借用自然界的力量,就是打造出一些魔法造具。有攻擊性的,有防衛性的,有輔助性等。每一件成功極品作品都會由著學院記載在書上,讓在校的學生學習和認識。
  路易絲小姐成功開啟手上的炎之盾,但還是被大火球的衝擊力擊倒在地上三米遠,摔得身上衣服不禁有些走*光,特別修長的長腿張開,在沒有穿內衣的情況下機乎可以看到那些神秘的地帶。不過這個老者不在於這些東西上,嘴上隻是不斷念著咒語。
  而路易絲帶滿天星的昏腦用手上炎之杖支撐起身子,不顧胸前的山峰暴露在衣襟外麵,也不理山峰上麵那一點粉色的葡萄在夜色中,隻是高高地舉起手上炎之杖試圖召喚麵的火鳥。在路易絲小姐的咒語下,夜黑中肉眼可見到一縷紅色煙霧盤旋在身上,並慢慢地向雪白如玉小手炎之杖上麵的魔核中流去,注入魔核。
  “哼!想召喚火鳥,想得美!”披著黑色魔法袍的老者冷冷地哼著一聲道。
  這個老伸出一隻右手對著路易絲小姐做一個爪抓的動作,好像要把路易絲小姐抓在手似的。不,應該是說已把路易絲小姐抓在‘手’了,隻見一隻黑色巨爪憑空出現在路易絲小姐身邊,緊緊地把她身子抓住,並高高地把她提起來。
  “叮!”路易絲小姐手上魔法杖掉落到地上,雙盡露在空氣中修長雙腳不斷半空中踢著,掙紮地。
  “你這個贖神者,快把我放下來!你知道我是誰嗎?”路易絲小姐望著地麵這個老者對她做一個抓的動作罵道。
  “路易絲小姐,我來救你!”布蘭特看到他身後路易絲小姐被一個黑色巨爪抓住說道。
  “想救人?給我把他殺了!”披著黑魔法袍的老者回過頭望著布蘭特這個黃金劍士說道。
  剛衝上前小許的布蘭特馬上被這些與他不相上下的劍士壓製下來,如果不是他習了七十二路劍法想必早就死在這些人劍氣和暗箭中。但身上留下幾道劍傷也不輕,不過隻是未能將他斬於劍下而已。說到這七十二路劍法也不是吹的,死在布蘭特這把刺客長劍上已有好幾個人,個個都是白銀和黃金階的敵人。
  被困在車輪戰陣的布蘭特此時心想的就是他的老大:李磐,如果李磐醒過來那一切就不會有事了。為了大家的安全,布蘭特一邊使著劍法一邊不斷呼叫老大,老大,希望能把李磐從入靜中呼醒過來。
  “我知道你是誰,不就是森奧帝國一等大公爵路易家族的大千金嘛,不過你想一下。如果在這個黑夜把你先奸後殺了,你說會有誰知道?如果不想死的話,就乖乖給我們搜身,不然別怪我們!”披著黑魔法袍的老者冷冷地對路易絲小姐說道。
  “你這個黑魔法的贖神者,如果你碰到我一根毛,我要求父親把你的國家滅了。”路易絲小姐憤怒中地對他說道。
  黑魔法在森爾達斯大陸的人們認為是一件十分邪惡魔法,凡是修煉此魔法的人們都得把肉身賣給黑暗之王。通常擁有強大的黑魔法的人類,幾乎他的肉身都隻是剩下白骨,但體內的內髒和大腦卻是完整存在的。
  “怎麼辦,怎麼辦是好?”路易絲小姐的仆^H小說人看在李磐帳篷門前走來走去,十分擔心和害怕地說道。
  如果不是路易絲吩咐她好好地照顧李磐的話,也許她會衝殺上前去救她的主人去,不過她隻是一個十初級魔法師,出去也是無補於事。
  這個老者聽到路易絲小姐所說的黑魔法後,斜嘴一笑,把罩在頭上的鬥篷帽子慢慢地拉下,借著火把的光十分清楚地看到他半邊臉頰是陰森的白骨。更恐怖的是他把披在身上的魔法袍解下來後,那白深深的肋骨包圍著不斷跳動的心髒,讓人看了有點想吞的感覺。
  不過路易絲小姐不是想吞,而是害怕,聽說黑魔法可以吞噬對方的靈魂,用對方的靈魂修煉提高自己的魔力。就算一個普通三階的黑魔法都比普通三階魔法強幾倍,不過有些人為了得到力量,他們是不會介意付出自己肉身給黑暗之王。
  “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路易絲小姐望著他那令人反感的身子走過來,十分害怕地掙紮道。
  “不錯,皮膚很光滑,很嫩!不知做了我的性奴隸會怎麼樣?”半人半屍的怪物伸出皮包骨的手指在她小腿上麵輕輕地撫摸道。
  “啊!不要!磐救救我,磐!!”被撫摸的路易絲小姐十分害怕和惡心叫喊。
  入靜中的李磐隱隱約約地聽到有人在呼叫他的名字,於是匆匆地把體內的神識向外麵放去。馬上感到不到百米遠情景,一清二楚景物印在李磐的腦海,包插布蘭特被眾人包攻,還有那個半屍半人的怪物在調戲他的女人。
  李磐馬上用神識打開他手上的空間戒,把那一把複仇之刃放出來,在李磐的神識控製下浮在麵前。然後李磐引動體內的任督二脈的真氣聚集在手掌上,狠狠地複仇之刃刀柄上一拍。
  複仇之刃在李磐神功下化為一縷銀光從帳篷飛出去,快速無比地向那個半人半屍的老者射去。複仇之刃在空氣發如雷如音的響聲,感受到生命到到威脅的老者馬上回過頭來,快速地用雙掌夾住這縷致命的銀光,帶著冷汗的他緊緊地夾住銀光中的兵刃在地上拖出二道長長的痕跡。
  寒?冰冷?隻知道手上傳來寒流讓他在這短短的時間沒有知覺,望著這把兵器上麵冒出一絲絲一縷縷的寒煙。直到最後在一百米遠的地方住雙腳停下來,但是身上已結上薄薄的冰霜和雙手那厚厚的冰塊。
  守在帳篷旁邊的女仆人看到欺負她主人的老者,被帳篷飛出來的物體擊飛到遠處去,不禁地回過頭來看身後的帳篷,隻見帳篷上麵開了一個大洞,一隻影子從麵飛出來向打鬥上地方落去!
  “你們都是在尋找這個東西是嗎?”李磐從空間戒拿出那傍晚得到那個水晶球在手上對著麵前這一批人馬說道。
  “你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不過你們今晚一個都不能走!”李磐用冰冷的眼神望著下麵眾人說道。
  沒有被殺死的老者望著這個少年,隻見黃色的皮膚,黑色的長發,一雙如星辰又似寶石的雙眼,雙眼上像用畫筆黑墨勾出濃濃劍眉,他的雙唇倒有魅力,不過多少有點紅腫,想必是剛才進路易絲小姐接吻留下的。借著淡淡的星光和月色還有地上的火光,十分清楚地看到那些稚氣的帥臉,又似看透世間凡塵的驕氣。讓人無法相信這一道攻擊出於他手上,剛才那激烈的戰鬥也停止下來。
  “路易絲我來遲了,你沒事吧!”李磐不理他們,輕輕地上前把剛剛掉在地上的路易絲小姐扶起來說道。
  “嗯,我沒事,隻是雙臂有點痛而已!”路易絲站起來不斷用小手揉著剛才被那個巨爪捏住的雙臂說道。
  “為了我,讓你受苦了。你在這等一下,我去去就回來!”李磐望著她手臂上的青腫內心有點內疚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5 20:12:45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