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夫三國》全文閱讀

作者:蒼山虎  農夫三國最新章節  農夫三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農夫三國最新章節407接觸(18-09-29)      406茶樓(18-09-29)      405當選(18-09-29)     

407接觸


  readx();茶樓中客人大多都在閑聊,一會有人起身離開,又有新的客人進來,也有順著旁邊木樓上下的。請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
  既然是百姓閑聊,本應以家長短為主,然而能到這茶樓飲茶的,似乎又與尋常百姓不盡相同。李吉聽去聽來,近日天氣如何今年收成預判誰家孩兒調皮等市井鄉農之事眾客人固然是提得最多的,城中異聞趣事朝廷大事動向宮中瑣事秘聞鄉老進京周邊諸侯動向等與民無關的卻也夾雜不少。
  很多內容雖一時難辨真偽,卻也讓他有不虛此行之感。一些密事甚至是連細作也難打探到的,如果能核實後回報給曹公,就算此次刺殺失敗,也當算有功。
  因此,李吉耐心地混在人群中,細品著茶味,偶爾插上幾句話,有技巧地引導話題往他感興趣的地方去。
  愛來茶樓大廳的這些賓客,都不是那種典型的悶不吭聲的老農性格,不少人還自命不凡。眾人談語中,天文地理軍事,幾乎都能說上一些,還各都有一番道理,爭論起來更是麵紅耳赤唾沫飛濺。
  偶爾有衣袍冠帶明顯比廳中人都要顯赫的進來,順著樓梯上去,不管是誰,廳中多半有人認得,有人起身招呼,有些還不顧身份的差距,將之前談論的話題說出求問解答。
  麵對求問,寬袍高冠者或有不答,也有人隨口告之。但不管是誰,隻要廳中有人出聲招呼,最少也要停下點頭回禮,絕無自持身份高人一等,不管不顧抽身便走的。
  聽廳中茶客談論這些上樓者的身份,有幾位甚至是能直接接觸到皇帝的元國新貴。
  李吉望著樓梯,這茶樓的樓層並不是區分庶民與新貴的界線,價格才是。
  也就是說,隻要出得起二樓茶錢,他李吉也能上樓去。
  潛入洛陽這些天,就以今日收獲最足,李吉心花怒放,隻是不知不覺間,茶樓夥計已來換過兩次茶葉,原來已漸到日中,飲下一肚子茶水,半分不管飽,隻更感饑餓,又怕夏侯錦龔成久等以為出事,便以覓食為由,出門去尋同夥。
  之前議定,夏侯錦龔成就一直遊走在茶樓外售賣貨物,等候消息。李吉在麵呆得太久,本以為他二人定會疑神疑鬼,誰知找到二人時,龔成正於洛水岸邊樹蔭下向一名婦人不斷賠笑,夏侯錦則席坐在地逗弄婦人的孩兒,都沒有半分焦慮模樣。
  李吉在遠處稍等一會,待婦人攜孩兒離去,方上前問龔成:“某等為主家成就大事,拋家舍命至此,此次不同往時,汝尚有心私通婦人?”
  一行人中,龔成相貌最是俊美,年紀又不大,以前做細作時就常去勾搭婦人,也能從勾搭的婦人處套到不少情報,便無人怪罪。
  李吉有此問。龔成翻白眼不理會他,倒是夏侯錦解釋一句:“今日不知何故,購物者甚眾,我二人所攜貨物,不過半時辰便售盡,尚不時有人來問,此婦人亦為求購物者。”
  李吉也知先前情景不是男女勾搭,隻是十二死士中,他之前隻與龔成相熟,兩人關係最好,之前的問話半為調侃,半為開場白罷了。
  夏侯錦解釋過後,又問茶樓中事,李吉一一說了。
  接任務之初,夏侯錦就知刺殺元皇一事艱難無比,所以耐心要比那一心為新晉家族搏更大名望的盧匡足很多,隻是耐心再足,也愁苦眼前尋不到半點眉目的局麵,聽聞茶樓中可以接觸到元國新貴,總算是有個希望,比街上無頭蒼蠅似的打探強百倍不說,還能借此安撫下漸失耐心的盧匡,頓時展眉道:“此或為轉機!我三人可同往,多方打探,得機便結交元國要人!”
  夏侯錦是首領,語出為令。李吉從龔成貨囊中急取兩塊麥餅嚼下,墊墊肚子,又返身走回茶樓,進門笑對先前混得麵熟的幾位老茶客道:“諸公且慢飲,某便往二樓一試。”
  一名先前與他聊得歡的老者點頭回道:“爾欲販茶,正當盡知其良劣,自不同我等無事隻顧閑坐,速去!”
  李吉再向眾人告罪畢,就順著樓梯走上去。
  略過一刻,夏侯錦龔成二人也相繼步入茶樓,分別尋位置坐下飲茶,與人攀談。
  與一樓的粗陋不同,茶樓二層廳中擺著二十幾張**的案幾草席,李吉上去,便有夥計過來招呼,問明是要品茶,請他在一張空閑的案幾後就坐。
  裝成起意行販茶事的行商,李吉先將茶樓所有的不同價格的茶都點上一盞,才放眼打量起其他客人。
  比起樓下,這廳中所坐雖有十幾人,卻顯得有些冷清。這些茶客盡頂冠著袍,每一個人的腰牌,但想想也知道多是元國功良之民,幾個頂進賢冠的大概還是官吏身份,這些人身份高些,彼此交談都輕聲細語,有兩人在窗前對弈,落子隻是輕響,也無人去旁觀他們,遠不如下麵一樓熱鬧。
  夥計端來幾盞熱茶,全用精致許多的白瓷杯裝盛,這次茶杯麵也終於有了茶葉的存在,李吉簡單分辨下來,似乎低價的茶葉都是用老梗大葉所製,價高的則含嫩芽多些。
  這茶樓共有三層,二層之上還有樓梯,偶爾也有人上下,李吉將茶盡飲完,招夥計來問:“某或來歲便販此茶來售,欲盡識茶等,樓上尚有佳茶否?”
  夥計搖頭,笑道:“尊客不知,三樓為店主人聚友之所,並未售賣何物,我樓中之茶,尊客已是盡嚐。”
  李吉隻要探聽元皇帝行止,並非對元國新出的茶樓本身有興趣,聽了夥計的話,點頭息了再向上探查的心,誰知樓梯上正有一名瘸腿少年杵著拐杖一步一步下來,聽到對話,大聲笑插話道:“足下若真販運茶來,可盡售我家!”
  二樓上本安靜,少年這一聲,自然驚動各人,連那兩對弈的都皺眉回頭眼。
  元國行事大異漢家天下,本地殘疾者大半為監察,細作各當遠離。年的瘸腿,李吉心中先是一緊,好在再仔細他腰上掛著的是塊紫牌,不管是官吏夫子還是工匠,都比紅牌的監察要好應付。
  李吉起身施禮,少年已走下樓梯,回禮,笑道:“某身殘,禮儀不全,尊客勿罪!”
  旁邊亦有飲茶的客人與少年相熟,招呼道:“子全,今日未上工?”
  少年扭頭笑答:“正輪沐休,故有暇!”
  應付過熟人,瘸腿少年又衝李吉自我介紹:“我姓劉名玄,因殘軀,長者賜字子全。今歲方滿十八,以匠民身隻得良民戶籍,本不敢言商事,幸賴父有軍功,為一等功民,可代父行商事,方敢與客議事。”
  “北海李某,不過微末行商,得識洛陽貴戶,生平之幸也!請入席!”
  李吉隻是一聲客氣招呼,少年卻不客氣,將拐杖置於案幾旁邊,便跪坐下來,一副準備與他長談的模樣。
  李吉也隻好入席,他本就是要結交人刺探元皇行止的,隻是少年不請自來,讓他有些警惕。
  對著李吉,劉玄開口先預判了一番茶葉將來在元國的銷量,極力邀請李吉參與此事,李吉表示考慮數日再給答複之後,茶葉之事就此停下,二人再扯著各種話題交談開去。
  雖然身殘,這少年倒是個開朗的,十語九含笑,偶失禮儀也極有分寸,不會讓人覺得反感。
  上下進出的客人認識他的也多,不時有人來招呼,多提及工匠事,應該確實是河南的工匠,仰仗父輩功勳行商賈事賺取財物的,沒多久,李吉便疑心盡去。
  有意引導著話題走向,小半日後,李吉驚喜地發現,這位少年劉玄對元國上下事知之甚詳,聽他話語中,還與鄧仲兄弟謝允熟識,隨時可以進出皇宮的。
  隻是洛陽民間自稱熟識元皇帝的極多,不知道眼前少年是不是在吹牛。
  反過來,聽李吉山南海北吹噓半天,劉玄倒羨慕得緊,抱著殘腿自歎不能得自由,難遍行天下路見天下事。
  至少表麵上,二人這一番相談算得皆歡喜甚相得,臨別前劉玄還留下自家住址,也問了李吉所居的客舍,又再邀請李吉販茶來元國獲利。
  這茶樓與別家營生不同,至天盡墨仍不打烊仍不斷有客來客往,隻是三位死士刺客怕太醒目,不好待得太久,天黑後逐一離開。
  這一日到最後仍然是徒勞無功,不過總算是有了頭緒和方向,夏侯錦李吉龔成都很振奮。
  夏侯錦先去另一家客舍內告知盧匡此事,總算穩定住眾死士人心,回自家客舍時,他與李吉等居住的客舍又新入住了幾名遊俠,聽口音應該來自並州之地。
  第二日,李吉龔成兩人再往茶樓去,又得不少秘聞。
  晚間,盧匡過來,五人在夏侯錦房中計議時,忽有人來敲門。
  長器械不易攜帶,今日盧匡隻懷中藏短刃過來,聽到敲門聲,吃了一驚,急取短刃出來,暗扣肘後。
  夏侯錦一把按住,瞪眼小聲斥:“勿急!”
  盧氏新投曹操,盧匡就是個效命的投名狀,他家隻得評八品世家,正急於立功受賞而已,倒不敢違拗出自一品夏侯氏的這位首領。
  待盧匡收回短刃,曹乘已從窗邊縮回頭,向夏侯錦示意外間無事。
  夏侯錦方揚聲問:“門外何者?”
  店主人的聲音響起:“有人來訪李客商,李客商可在足下室中?”
  夏侯錦點頭讓李吉拉開門閂,門外店主人身邊嬉笑著的正是李吉昨日在茶樓中結識的少年劉玄。
  (不知什麼原因,老虎在起點丟失了春節期間三個月的稿酬,就是錢沒能上賬。聯係編輯也總得不到一個準確說法,錢雖然不多,卻太打擊積極性,本有罷手停寫之意,閑置幾個月下來,終又手癢,今且更一章。)(未完待續。)
  本書來自/book/html/6/6660/index.html
  

Snap Time:2018-12-15 01:53:11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