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花果山》全文閱讀

作者:咆哮的蘋果  重生花果山最新章節  重生花果山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花果山最新章節新書至尊皇權介紹與老書總結(12-02-18)      第七百四十五章全書完真理之門(12-02-17)      第七百四十四章一招滅名聲震蒼穹(12-02-16)     

第四百八十六章 孫袁悟前路,金烏遇說客


  
  第四百八十六章孫袁悟前路,金烏遇說客
  現在的許多人,貌似長生不老了,可是這隻是以一個凡人的時間尺度來衡量罷了,如若拿到另一個尺度上,才會發現這根本就剛剛開始。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就是不知,我又能在這條永無止境的大道上,走上多遠的距離?”
  “等到我登臨絕頂,一覽眾山小之時,那時的景象是不是又是如此呢?絕頂之上還有絕頂,事情永無窮盡,唯物辯證法才是這世界上的大道啊!”
  感歎片刻,孫袁心中陡然升起一種古怪之意。
  現如今,仔細想來,他方才發現,整個修煉世界,卻是一部矛盾的演化史,生死之間的矛盾永遠不會消失。
  因此,生靈的前進路線也永遠不會消失,所謂的絕頂,也隻是一種適合當前戰力的存在關係罷了,就仿佛生產力與生產關係一般,二者都不是絕對的。
  感慨片刻,順手接過睜開眼看世界的沉香,孫袁心中頓時產生一股明悟之意,喃喃道“有生就有死,誰都不能例外。”
  “唯一不同的是,不同的經曆,注定了我們不同的旅程,似乎我們的區別,隻是我們能夠在這條對抗死亡的道路上走多遠罷了!”
  “沉香啊沉香,你這一世,注定多災多難,依我看,還不如做個凡人算了。”
  “說起來,凡人短暫百年人生,方才是一個完美的輪回,我們的人生,卻是已經畸形了,修煉開始,便踏入了逆轉大道之路。”
  “這條路永遠沒有盡頭,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天大的心力,但是卻仿若飲鴆止渴一般,明知前方無路,它依舊會牽引著你,越走越遠。”
  感歎一聲,伸出手指,微微逗弄這個初生的嬰孩,孫袁卻是徹底的看清了前路。
  隨著一抹陽光射入,整個大廳頓時亮堂起來,充滿了一種金黃色的希望之意,孫袁抖手將沉香交給了劉彥昌。
  眼中射出一抹精光,孫袁心中微動,暗道“雖然道路是無盡的,但是自從有了修煉意識之後,生靈就前仆後繼的衝上這條路!我也正是如此!”
  “隻要有一口氣在,我的腳步就永遠不會停頓,生命不息、奮鬥不止!”
  “盡管這條道路乃是逆天之路,不過為了探索前路的風光,我將明火執仗,勇往直前!直到走到我自己的極限,徹底消散在這天地間。”
  一絲明悟閃過,孫袁眼中射出一抹堅定之意,喃喃道“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修士的命運,什麼長生不死、什麼天下無敵、什麼永生不滅,完全就是虛妄,隻要存在生存的概念,就必定得消亡,一切,就看最終能夠走到那一步了。”
  望著屋外的霞光,感受著此地熱鬧的氛圍,孫袁嘴角微微一翹,心思一轉,念道“如今沉香出生,想必,天庭也該出手了吧?”
  天庭之上,靈霄寶殿之上,玉帝看著王母傳遞過來的訊息,臉上現出一抹笑容來,喃喃道“三聖母產子,所謂世紀之子出世,這天條也該動一動了。”
  感受著被死死束縛在丹田中的天地功德,玉帝思索半晌,心念一動,暗道“這些功德說什麼也不能讓出去讓眾仙平分,是我的就是我的,我絕對不能退讓。”
  “如若真的將這些功德獨霸,說不定我可以進階大羅真仙巔峰實力,到時候如若能夠凝成小五行循環,我就可以踏足大羅金仙,那時,天空將再不一樣。”
  立起身來,玉帝下了寶座,在大殿中走了兩步,即召集來四大天師,將手中的信件交給了他們,凝聲道“據可靠消息,三聖母竟然私自下凡,與凡人私自婚配,這且不算,她竟然產下一子,如若任其逍遙,卻是對我天規的重大違背。”
  “因此,宣朕諭令,將此事交予王母娘娘全盤掌控,並將事情告知司法天神府,讓他們速速拿出主意來,不得怠慢了。”
  當著四大天師的麵,玉帝即明言,將這個任務交給了王母娘娘。
  “是,臣等遵命!”四大天師當即領命下去,迅速出了靈霄寶殿,前往瑤池宣旨去了。
  “,瑤池,你可千萬莫要令我失望啊!”
  看著四大天師消失的方向,玉帝眼中光芒閃爍,良久微微歎了口氣,便抖身消失在大殿之中,卻是閉關消化堅如磐石的功德氣運,祭練體內勢世界去了。
  瑤池大殿,王母微微沉吟,眼光不斷在手中諭令上掃來掃去,良久,其眼光一閃,沉聲道“我知道了,你等且向玉帝回旨便是,此事讓玉帝放心,我一定會秉公執法,不讓三聖母逃脫天規。”
  得令,四大天師即拱手離開,獨留下王母一人在瑤池之中。
  隨手將手中的諭令化為了灰燼,王母眼中寒光閃爍,喃喃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瑤池附近的禁製完全被大能修改了?”
  “難道寶蓮燈之事還有人知道?不行,此事必須從長計議,實在不行,也隻能待此劫完成之後,利用大劫之力收回寶蓮燈,否則如若被他們劫走,可就得不償失了。”
  思量半晌,王母抖手打出一道法訣,法訣閃現著水色光華,瞬息竄入空間之中不見了蹤影,很快,便在司法天神府現。
  大殿之上,二郎神眉頭緊皺,在原地轉悠半晌,良久,其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之色,喃喃道“罷罷罷,天地大變,天機無存,這世道也該改上一改了,隻是不知道那嫦娥仙子現在又在何方?傳聞中她愛上通天大聖之事是否屬實?”
  凝神思索片刻,二郎神緩緩吐出一口氣來,望著遠處的霞光,暗下決心,道“且無需考慮許多,這天條卻是該換換了。”
  “當初我父母為之受了多少苦?現在又輪到妹妹,且先敷衍著,尋找時機,更改這天條,且看我那外甥是不是這塊料了!”
  沉吟半晌,二郎神方才拿定主意,當即叫來司法天神府上眾神,讓他們準備完畢,這時方才閃身化為一道黃色遁光,出了司法天神府,直奔瑤池王母所在而去。
  地府之中,刀山地獄中心城市內,一個金袍老者皺眉看著來到對麵就坐的邪異黑袍年輕人,眉頭輕挑,道“這麼多年沒見,沒想到你還活著?嘖嘖,還真是命大啊!”
  “嘿嘿,太子如此說,倒是讓在下受寵若驚了,如若說令人驚訝,太子能夠從大雄寶殿之中逃出了,沒有被度化入佛門,卻是真的讓我驚詫了。”
  俊逸年輕人微微一笑,拿起眼前的筷子,夾了一份不知名獸肉,歎了口氣,道“太子好享受啊,真是令人羨慕。”
  “你來此所謂何事?我觀你的氣息,恐怕還沒有恢複大羅金仙巔峰的戰力吧?你如此在我麵前出現,就不怕被我一刀砍了?”
  金袍老者,也就是陸鴉,聞言臉色一變,抖手扔掉手中的碗筷,眉毛抖動間,即倒豎而起。
  “太子好眼力,不過以太子的斬仙飛刀之力,想要殺我,嘿嘿,不是我蚊道人吹牛,以我蚊行天下的神通,這斬仙飛刀還真奈何不得我。”
  “當然,我沒有挑釁太子的意思,太子也是見到了,我此刻傷勢未複,就是傷勢複原了,麵對手持斬仙飛刀的太子,也是無能為力,況且我與太子本就無冤無仇。”
  聳聳肩,將筷子扔到桌子上,俊逸年輕人,也就是蚊道人,笑了笑,直言道。
  “那你此來所為何事?直說吧。”沉默片刻,陸鴉看著眼前臉上笑容滿麵的蚊道人,良久,哼出一聲來。
  “不知太子對如今的世界怎麼看?”蚊道人不言其他,卻是話題一轉,問出了這樣一番話。
  “天機渙散,天下大亂而已,不知有何見教?”陸鴉神情一肅,沉聲道。
  “如此就對了,先前太子得罪了佛門,又失去了湯穀扶桑樹之助,現在大劫將至,當世,可是有不少人將妖皇血脈視為眼中釘啊!”眼睛轉了轉,蚊道人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
  不等陸鴉回答,蚊道人又是一笑,道“太子先不要反駁我,我先說下現在的形式吧,現如今天機渙散,命運長河破碎,眾聖隱居紫霄宮不得而出,天底下眾勢力紛紛現行。”
  “要說天底下的各大勢力,首推以人族為主力的混沌勢力,其首領東華大帝君乃是洪荒時代的隱居人物,雖然在各種大戰中沒有什麼名聲,可是真正知道其實力的,沒有一個敢輕侮於他。”
  “東華大帝的修為在當世混元大羅金仙之中,是出於巔峰狀態,當世之中,隻有血海冥河,佛教孔雀大輪明王,地府六道後土,北俱蘆洲鯤鵬妖師可以和他抗衡,餘者皆不足慮。”
  頓了頓,眼見陸鴉露出一副思索的神色,蚊道人知道自己所言起了作用,繼續趁熱打鐵,道“混沌勢力有東華大帝君領頭,他的麾下有三皇。”
  “正所謂大羅金仙巔峰的人皇軒轅,地皇炎帝,天皇神農,這三者雖然修為乃是大羅金仙巔峰,但是如若全力發揮,當可戰混元大羅金仙初期人物。”
  “三皇之下有五行王,五行王戰力無匹,其中最強悍的水王大禹,論真正的實力已經不在三皇中最弱的地皇炎帝之下。”
  “就是五行王中最弱的木行王夏啟,其戰力也是大羅金仙境界,因此如若論勢力,這混沌勢力當首屈一指。”
  “當然,這個混沌勢力雖然厲害,但是卻不適合我妖族加入。”
  眼見陸鴉開始沉默,蚊道人繼續言道“除了混沌組織之外,當世之上有北俱蘆洲鯤鵬妖師勢力,血海冥河修羅界勢力,六道輪回後土巫族勢力,闡教勢力,截教勢力,佛教勢力。”
  “以女媧為首的妖族勢力,以太上老君為首的道德真仙勢力,以玉帝為首的昊天勢力,以王母為首的瑤池勢力,當然還有以飛熊一族為首的飛熊勢力。”
  “這些勢力當中,玉帝和王母的勢力依附於天庭,占了大義的名分,雖然戰力不足,可是卻可以立得住腳,隻是究竟太弱,不入真流,剩下的不是厲害無匹,就是勢力中有聖人坐鎮,因此在這片的天下,可謂是縱橫無匹。”
  “現在,隨著大劫來臨,飛熊一族徹底走出了幕後,開始在北俱蘆洲嶄露頭角,這個時候,世道本已紛亂,奈何,世間竟然又湧出了通天山勢力。”
  “通天山老怪物發放的通天山令牌,太子應該也是看過了,能夠發出這等令牌之人,其修為比之東華大帝、孔宣、血海冥河、地府後土也是不遑多讓,如此,卻是令人恐怖。”
  “現如今,這天下眾人莫不有著一絲半毫的後盾,方才能夠在這世界上活動,不知太子又有何自保之力?僅憑那斬仙飛刀嗎?天地大亂,恐怕有人會生出斬妖皇血脈的心思啊,以太子之力,雖然不怕,可是卻也麻煩。”
  “我此次來,就是想與太子商量,二人一同投奔北俱蘆洲妖師鯤鵬,一來鯤鵬勢力強大,戰力雄厚,二來妖師鯤鵬是我妖族前輩,我等投靠也不丟人。”
  “三來妖師曾經蒙受妖皇恩典,這份情誼雖說不多,可是卻也不少,如若太子前去,定當不會受到委屈,如此,還請太子三思!”
  麵對沉默不語的陸鴉,蚊道人將心中的一席話一股腦的拋了出去。
  想想越來越詭譎的情勢,想想自己與佛門的仇怨,想想天下眾人覬覦的斬仙飛刀,想想最近發生的一切指向自己的事情,陸鴉忍不住額頭冒出一陣冷汗。
  說起來,他之所以至此,就是想要暫時躲避一番風頭,隻是令他驚訝的是,值此時期,連地府中竟然也破不平靜。
  正當他猶疑之時,蚊道人卻是映入了他的眼簾,竟然說出了這樣一番話。
  還別說,這番話真的說到了陸鴉的心坎中,此時此刻,說別的都是假的,隻有先安穩下來才是真的,不由的,陸鴉有些意動了!ro!~!
  

Snap Time:2018-10-21 22:07:30  ExecTime: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