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花果山》全文閱讀

作者:咆哮的蘋果  重生花果山最新章節  重生花果山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花果山最新章節新書至尊皇權介紹與老書總結(12-02-18)      第七百四十五章全書完真理之門(12-02-17)      第七百四十四章一招滅名聲震蒼穹(12-02-16)     

第三百五十章 雙叉嶺血神子現身,山莊地府鬼差演戲



第三百五十章雙叉嶺血神子現身,山莊地府鬼差演戲
“哦!”孫袁此言一出,唐僧即心中一驚,急忙回轉過身來,有些後怕的看了看他們的來路,點點頭道“你這話不錯,趁著天色還未亮,你我還是速速趕路、離開此地的為好,省的那妖王醒轉過來,派人追趕。”
話畢,被妖怪嚇壞了,得了妖怪恐懼症的唐僧,沒等孫袁催促,即邁開步伐,閃動著略微fi胖的身體,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行進。
“嘖嘖,這個胖和尚關鍵時刻倒也是不慢啊!”孫袁搖搖頭,低聲嘀咕一句,即牽了白馬,緊緊的跟了上去。
不一會工夫,二人即上了大道,離開了熊山君統轄的地盤,趕過了雙叉嶺山崗,等到太陽初生之際,孫袁二人已經徹底的漫過了雙叉嶺的第一道山嶺,將熊山君的dng府遠遠的拋在身後,來到了一處充滿翠綠之色的山穀之中。
總算是將那妖王dng府甩了出去。“唐僧轉頭朝來時的方向看了看,眼見再也看不到來時的頓時舒了口氣,找了棵歪脖子樹,一屁股坐了上去,衝孫袁擺擺手,眼睛直翻白眼,喘息道“孫護衛,咱們歇歇腳再走吧,貧僧腳底疼痛,實在是走不動了。”
看了看天色,眼見太陽已經升的老高,再看看周圍的環境,孫袁眼中閃過一絲喜色,暗道“是了,鎮山太保劉伯欽就是在這塊地帶被我煉化的,唐僧應該就是在這被劉伯欽所救。”
孫袁神色一動,感受了下劉伯欽的方向,頓時朝左近林中看了一眼,喃喃道“果然是天意如此,這劉伯欽沒有經過我的調動,竟然恰巧在今日路過此地,咦,竟然真有一隻大蟲出現,這可是真巧了!“
孫袁朝不遠處的一處灌木叢中瞥了眼,卻是感受到了一隻斑斕猛虎的氣息,心中一動,衝掛在歪脖子樹上的唐僧點點頭,道“師父說的是,你我已經趕了許久的路,如今已經遠離那妖怪且休息一番,等到養足了力氣再走不遲。”
隨即,孫袁便找了棵將白馬用韁繩拴住,打開隨身的行李,將麵的水壺拿了出來,先是自己喝了一口,即拿著水壺緊走幾步,來到頭頂直冒白煙,渴的喉嚨生煙的唐三藏麵前,將水壺遞給他,道“師父,走路辛苦,你且喝一口解解渴吧!”
“多謝、多謝!”唐僧臉上湧現出感j伸手接過水壺,剛想喝上一口,沒曾想忽然一陣惡風刮來,將二人的衣衫吹的獵獵作響,緊接著隨著一聲虎嘯炸響,一個斑斕猛虎猛然間由灌木叢中躍了出來,直愣愣的看著唐僧和孫袁,不斷的齜牙咧嘴。
這老虎威風的緊,他一出來,那拴在樹上的白馬登時兩tu發軟,哀鳴一聲之後,撲通一聲便跪倒在地,低垂著腦袋,渾身瑟瑟發抖,一動不敢動,在那等待著老虎的判決,卻是做出閉目等死之態。
老虎又是一聲咆哮,有些得意的看了眼將腦袋抱住的白馬,或許是認為這白馬已是口中之時,便不再理會,隻是將目光對準孫袁和唐僧,緩緩的聳動著身上的肌ru,斑斕的身體之上,閃過道道肌ru迸發的光澤。
老虎踏著輕快的步伐,緩慢朝唐僧和孫袁移動過來,見此一幕,剛剛從妖怪dng府中脫身、驚魂甫定的唐三藏頓時腳底一轉,渾身毫無力氣,再也把持不住身體的平衡,撲通一聲即從歪脖子樹上栽了下來,直摔在草叢之中。
不過此時此刻,唐僧也是顧不得這許多,掉到地上之後,他迅速的爬將起來,閃身來到孫袁身後,緊緊抓住孫袁的衣角戰栗,牙齒不斷碰撞,發出得得的聲響,整個人都開始發抖起來,抖得和篩糠一般。
“這個業畜倒是開啟了靈智,倒是好造化,不過這唐僧也太丟份了吧?不就是一隻老虎嗎,至於這麼害怕嗎?看樣子和那匹白馬沒什麼兩樣!”孫袁眼睛轉了轉,感受著身後唐僧的神情,瞥了眼一臉戲謔之意的老虎,心頭一動,不禁心念電轉。
下一刻,老虎好像是看出了兩個人沒什麼本事,即原地一聲虎嘯,運轉渾身肌ru,準備來個淩空撲擊,可是他剛一動換,一個手執鋼叉的大漢即從山林中跳了出來,大喝一聲道“兀那業畜,修要傷人!”正是劉伯欽在關鍵時刻趕到。
猛虎眼見一人憑空阻路,定睛一看,忍不住眼睛一縮,在這片地界hn,他如何不認識眼前之人,眼前之人可以說是這塊地方的霸主,以前他的大哥是二霸主,隻不過先前遭遇了劉伯欽,被砍為了兩半。
怒吼一聲,猛虎眼睛提溜即前爪微微往後縮,就要先撤退再說,他自認為比不上他的大哥,因此對戰勝這劉伯欽毫無信心,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隻要躲過這劫,等到以後他修為高深了,再來找回場子即是。
“好業畜,哪走!”眼見老虎l出退卻之意,劉伯欽卻是不肯放過他,即鋼叉一般,ru身而上,劉伯欽的武藝非凡,此時又加上被孫袁祭練成了血神子,無形之中沾染上了一絲法力的氣息,因此力量大增,此時卻是比之前要強悍不少,因此一下子就攔在了猛虎身前。
猛虎眼見逃竄不了,也是被j發了獸將一切都忘之腦後,隻想要擊殺眼前令人痛恨之人,頓時立起虎爪,就是猛然撲擊過去,劉伯欽自然也不含糊,橫擺鐵叉,迎了上去。
這一人一虎大戰十幾個回合,最後劉伯欽勝在力大技趁著老虎一個不留神,鋼叉從老虎的肚皮橫穿而過,直接將猛虎釘在了地上,然後迅速竄到近前,抬起醋壇大小的拳頭,揪著老虎的頂瓜皮,就是一通狠揍。
片刻之後,眼見著老虎的腦漿都被打了出來,整個身子也是不再掙紮,失去了反抗之力,隻是微微chu動著,四隻爪子不斷的痙攣著,體內的血液順著傷口流出,將它身下的一塊土地俱皆染成黑色,到了這時,劉伯欽方才輕出一口氣,站起身來,呼哨一聲。
隨即,樹林中即一陣湧動,響起樹葉滑落的紛雜之聲,轉眼間,兩個凶神惡煞之輩從樹林中跳了出來,衝劉伯欽拱拱手,見禮完畢,即來到老虎近前觀瞧。
“你們速速將這大蟲挑了,返回莊子去。”劉伯欽衝二人一揮手,指了指地上的猛虎,道“將這大蟲清洗幹淨,不要動手剝皮,等我回去之後,我親自來這大蟲,以免損壞了賣不出好價錢。”
“是,老爺!”二人領命,即跨前一步,一前一後挑了老虎,衝左近的一條小道走去,很快便消失在此地。
這時,劉伯欽方才走到唐僧和孫袁近前,打量一番,即收起鋼叉,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何在這雙叉嶺中徘徊?如若不是我趕巧了,你們豈不是做了那大蟲口中之食?”
眼見老虎被眼前的壯漢擊殺,唐僧這時也不怕了,聽見漢子發問,即從孫袁身後閃出,雙掌合十施禮道“多謝壯士搭救之恩,貧僧乃是受唐王差遣,去往西天拜佛求經的和尚,因為要西行,所以路過此地,不想撞到了那老虎,多虧壯士神威。”
“哦!”劉伯欽打量了一番唐僧,即合手回禮道“原來是大唐高僧啊,失敬失敬,這雖是荒蕪地帶,可是卻也屬於唐朝國土,說起來小可也是大唐國中人士,隻因祖先不慣鬧事生活,因此避到此地,此間山上多有狼蟲虎豹,我觀大師旅途勞頓,不如到我山莊歇息一番,讓我略略盡盡地主之誼?”
“這個?”唐僧轉頭看了眼一言不發的孫袁,不禁有些遲疑,眼前的漢子雖說救了他們一命,可是此時卻是渾身染血,散發出濃鬱的生猩之氣,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在這個荒郊野外,唐僧又一而再再而三的意外嚇破了膽,因此不敢立即答應,隻是望著孫袁。
“師父,既然這位壯士有請,你我何不就此歇歇腳?您乃是大德高僧,到了莊子之中,也好為這位壯士祈福。”孫袁眼睛一轉,即點頭應道。
“那好吧!”眼見孫袁點頭,唐僧方才答應下來,有了孫袁這個高手做護衛,他心中也可以放心一些。
知道自己的形貌嚇著這個白麵和尚了,因此眼見對方遲疑,劉伯欽也是毫不動怒,此時眼見對方同意,即臉上做出一副欣喜之態,道“大師能夠應允,實在是令人高興,實不相瞞,家母乃是一個誠心禮佛之人,如若得知大師前去,定當會歡欣異常,大師這邊請。”說著,劉伯欽便在前方引路,伸手邀請道。
“哦!原來也是一方善士之家!如此有勞了。”聽聞大漢家中老母是個禮佛之人,唐僧頓時心中一定,此時再看大漢,如果將其身上的血跡撇去不提,倒也是一個相貌忠厚之輩,因此唐僧終於放下了心,這才隨著大漢的步伐,朝前走去。
孫袁自然是牽了白馬,緊隨二人之後,這一趟他是不可離開唐僧的,蓋因為他不知道離開了唐僧,這功德是不是還算在他頭上,盡管到此為止,孫袁還一分功德都沒感受到,甚至於他連功德是一副什麼模樣都還沒見過,但是想想出說中功德的作用,孫袁心中可是一片癢癢。
之後,一切和西遊記中記載的沒有什麼不同,劉伯欽的老母果然是一個信佛之人,得悉唐三藏駕到,很是興奮,一家人將唐三藏當做上賓來款待,又是整備素食,又是請他品茶,又是請他歇息,總之凡是能夠用來待客的,都拿了出來。
這個時候,唐三藏方才再次感受到了身為一名高僧的優越感,話說出了大唐雖然隻有一兩天的時間,可在這一兩天中唐三藏再一次用血淋淋的教訓,詮釋了一個諺語‘百無一用是書生!’,雖然他是個和尚,可是在戰鬥力這一點上,卻是同樣手無縛j之力,和書生一個情況。
這兩天唐三藏可謂是度過人生中從未經受過的疾苦,受過了人生中從未經受過的冷遇,在這兩天仿佛每時每刻,他都是一個累贅,這在以前卻是根本不可能的,自從他懂事開始,他便一直是眾人的中心,是眾人需要仰視的存在,可是這兩天,他卻是隨時隨地都受人施舍,雖然不至於受人白眼,可是心中的優越感卻是檔然無存。
所以說,這幾天的時間對唐三藏來講卻是度日如年,他曾經一度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自己高深jng湛的佛理,直到來到這個山莊,將西遊世界的野蠻通通隔離開去,重新恢複了人類世界的文明規範之後,唐三藏方才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存在意義。
就這樣,唐三藏在這山莊中一陣鬼扯,又是念佛、又是超度間的閻王也很是配合,當天晚上,就著鬼差扮作劉伯欽父親的模樣,降臨山莊之中,裝神托夢給眾人,讓他們好好對待所謂的聖僧,切莫怠慢了一圈之後,即離開了。
這一幕自然全部落入孫袁的眼中,至此他方才明白為何死了這麼多年的人,竟然能夠因為一段經文,就轉世投胎,直到此時他才恍然大悟,道“我說呢,進了十八層地獄不退層皮,哪有出來的道理?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估計那老頭的魂魄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感受著滿山莊的凶戾之氣,孫袁搖搖頭,喃喃道“按照十八層地獄的規矩,在陽間殺生這麼多,可是要進好幾個地獄的,嘖嘖,十八層地獄啊,估計夠那老頭受的了,此時他早已魂飛魄散了也說不定,這些人還真是能夠鬼扯了個托夢,我呸!一群神棍,什麼東西!”
雖然僅僅是在困仙十八步中進入過虛幻的十八層地獄,但是孫袁可是領教過其中的滋味,僅僅是第一層拔舌地獄,就能如此艱辛,孫袁很難想象這些鬼魂究竟有幾個能夠活著出去。
雖然困仙十八步中的十八層地獄乃是虛數空間一般的存在,但是卻也是依照現實空間而形成的,現實中的十八層地獄,隻會比困仙十八步中的更加艱難,而不會簡單,畢竟現實中的十八層地獄可不比幻境中的那般單純,現實中的可是牽扯到各方各麵,因此其規則也更為的嚴苛。
“不過這唐僧一番經書念完,倒是將此地的戾氣化去不少,也不是一無是處。”看著門外院落中紅紅的煞氣逐漸消散,轉而被一抹金光取代,孫袁臉上的冷嘲之意即消失不見,l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來,之後,待鬼差離去,孫袁便不再理會這些,即翻身上閉目靜修起來。
第二日,劉伯欽一家起來之後自然是心中驚疑非常,這麼一核對,才發現他們竟然都做了同樣一個夢,如此一來,事情就被坐實下去,很快,他們便知道家中來的這個和尚不是往常坑門g拐騙的和尚,而是確有真本事,頓時愈發的恭敬了。
眼見自己的佛法起了作用,唐僧也是心中十分高興,隻是他高興之餘也忍不住有些許疑hu,蓋因為以前他也是隨本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寺法明長老外出做過法事,可是雖然也有效果,但是卻從未有這般靈驗過。
思索良久而無所得,唐僧心中一動,就將這事情歸結到佛祖身上,他認為定時他西天取經之舉感動了佛祖,因此佛祖方才顯靈,使那yn魂得以超脫,不墜輪回,由此唐僧心中西行之意愈發的堅定了,其禮佛之心也是更加的重了。
唐僧自然不知道他心目中無事不通、無事不曉,隨時俱皆勘探三界,掌控萬千輪回的佛界教主如來佛祖,此時正一腦袋疙瘩的祭練他的黑蓮化身,為純化五行勢世界撓頭呢!哪有那個美國時間來關注他?這一切隻不過是西遊的一個流程罷了,隻是實施對象換了一個而已,原來一直是天庭,眼下換成了由地府來實施罷了。
待查明真相之後,得知老父已經投轉人身,劉伯欽一家人自是對唐僧千恩萬謝,出入即執弟子之禮,生恐怠慢了唐僧,唐僧在這也是過的舒心,不過眼見著太陽爬得老高,響起西去取經一事,唐僧不得不下定決心,請辭離開。
這家人也知道這個長老有重任在身,因此不敢多留,老太太即遣劉伯欽送唐僧一程,這個卻是正中唐僧下懷,說起來,離了這個山莊,西遊世界中特有的蠻荒氣氛即襲上唐僧心頭,他的一顆心重新咄咄起來,卻是想起了之前的遭遇。
雖然有著孫袁這個護衛保護,可是之前的幾場危機之中,孫袁這個武林高手貌似什麼作用都沒起到,因此唐僧對他也是不敢抱太大的期望,再者說,從孫袁的眼神中,唐僧能夠看的出,孫袁此人對他的態度僅僅是護送而已,談不上敬佩,更談不上恭敬,在遇上危險的時候,很難說孫袁究竟會不會拋下他一人,獨自逃走。

..

Snap Time:2018-07-16 22:14:45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