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登錄禮包係統》全文閱讀

作者:蟬說者  無敵登錄禮包係統最新章節  無敵登錄禮包係統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敵登錄禮包係統最新章節第五百四十六章驚天密事(13-07-02)      第五百四十五章天地棋盤的秘密(13-07-02)      第五百四十三章酒(13-07-02)     

第五百三十七章棋子力量


  【五千字合章。】
  天地仿佛除了金色就是紅色,再無其他。
  許久之後,那震耳欲聾的聲音消失,這兩重光耀也漸漸退去。
  眾人睜開雙眸,凝視著丘嶽峰山巔,想要一探究竟,可由於金紅光耀交替,一時半會視力還未恢複。
  那臉上披著輕紗的雙生花,突覺身邊一人離去,想要去看是誰,隻覺一陣刺眼,趕緊再次閉上雙目。
  步青雲與夏黎眾彼此的一擊,所製造出來的動靜似乎已經平靜下來,再無那轟隆之聲,但天地還未恢複顏色。
  “啊!”
  這時,一道尖銳的慘叫聲響起。
  “姐夫!步青雲你太狠了!竟然將我姐夫的心給挖了出來!”
  遠處眾人聽到這聲音,個個都驚呆了。
  此時,光耀已經散去,眾人恢複視力,得以看清狀況。
  隻見,一名赤著膀子的張狂男子,頭發蓬亂,褲子破爛不堪,手持幻雲刀,傲立站在虛空上,一時間令人感覺其身影很是高大。
  另外一名男子,全身鮮血淋淋,手中的一把長槍已經斷折,披頭散發,此時正癱軟在一名貌美女子手中。
  “步青雲贏了?”
  眾人驚訝不已,望著那步青雲的身影隻覺頂天立地一般,此時還持著長刀斜指那已經瞪大眼珠,性命岌岌可危的夏黎眾。
  夏黎眾瞪大著眼珠,他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你...你...為什麼...”
  這句話眾人聽來是對步青雲所說,可那拖著夏黎眾的唐秀琳聞言,臉色卻接連變色,她對著這將死之人,滋牙咧嘴的恨聲道:“隻因我姐姐嫁給你並不快樂!”
  夏黎眾聞言,突然笑了起來,他的胸膛已經被破開,能望見森然白骨。
  笑聲十分淒涼。讓人有種聞聲落淚的感覺。
  步青雲依舊保持著這威風凜凜的動作,可卻輕輕搖了搖頭,《狂瀾刀法》的每一招,施展之後自身將無法動彈,乃是損人一千自損八百的狠招。而那夏黎眾破開的胸膛卻並非他所傷。
  而是...
  唐秀琳似乎哭了起來。眾人隻覺她是為夏黎眾而哭,可殊不知,她是為其姐姐而哭。
  “姐姐...妹妹不孝,要讓你守活寡了...”唐秀琳低聲說著。“但我知道,你就算是守活寡也不願意與此人在一起!”言罷,她又笑了起來,笑聲十分古怪。
  遠處眾人一陣唏噓,這種生死離別。讓人不忍相看。
  “我...我不怪你...”夏黎眾嘴不時的吐著鮮血,還一邊說著,他似乎並不怪唐秀琳,“我...我知道...你姐姐已有意中人...是逼不得已才嫁給我...”
  “我臨死之際,隻想知道...她的意中人...是誰...”
  唐秀琳依舊拖著他,臉色卻已經冷若冰霜,“你真的想知道?不怕後悔?”
  “我...我若不知道...才後悔...”夏黎眾說著又是吐出一口鮮血,臉色煞白無比,已經奄奄一息。
  唐秀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爾後抬頭望向那保持著出手招式的步青雲,一切,已經盡在不言中!
  夏黎眾原本以為他不會後悔知道,可此時他卻後悔了!
  “是...是你?!竟然是你!”夏黎眾瞪大著眼珠,仿佛就要奪眶而出了一般。他虛弱的看著那不可一世的步青雲,眼淚都欲流下來了,“竟然是你!為什麼會是你!”
  “為什麼?”
  夏黎眾覺得自己從未敗得如此徹底,自己的妻子心中意中人。正是打敗自己的人!
  這是多麼的諷刺?
  夏黎眾突然哭了,轉而又笑。哭哭笑笑起來,最後隻聽他回光普照的大吼道:“步青雲!我若能投胎轉世,下一世你就是我的敵人!生生世世都是我的敵人!”
  說完最後一句話,他整個身子突然閃閃發亮起來。
  唐秀琳看得出來夏黎眾是真的愛其姐姐,若不是如此,也不會在臨死之際還想知道姐姐中意的人是誰。
  眾人以為夏黎眾是要爆體,可誰知,他的身子閃爍之後,變成了一道神聖的白光!
  “棋子力量!”
  那對雙生花望見夏黎眾身子變成的白光,如此驚呼道。
  步青雲眉頭一掀,驚疑不定,“這就是那棋子力量?”
  這力量讓人感覺浩海無邊,若夏黎眾真的將其煉化,哪怕在煉化一絲,就不是步青雲所能抵擋!
  這棋子力量太恐怖了!
  白光顯現之後,欲要衝天而起。
  唐秀琳眉頭一掀,想要靠近,卻被那強大無匹的力量給掀翻,令其重創。
  所有修士以及雙生花都露出貪婪的目光,可他們都知道這力量的強大無匹,不是他們所能靠近。
  就連已經得到部分棋子力量的雙生花,也無法靠近!
  步青雲此時已經恢複了動彈,體內的真氣消耗一空後,隨著這短暫的時間,已經恢複了些許。
  步青雲看著那白光欲要衝天而起,回到天地棋局中,不由得心中一動。
  “如果我將這力量華為已有呢?”
  這個想法一旦滋生,步青雲就蠢蠢欲動起來。
  最終,他一咬牙,不管這棋子力量有多強悍,化作一道流光而去。
  雙生花看到此景,揭露出鄙夷的眼神,說道:“棋子力量,豈會被不是被選為棋子的人多能吸收?且這棋子力量已經有了歸屬,是無法...”
  二人話還未說完,那邊已經發生了令她們目瞪口呆的事情。
  其他人亦是如此,驚呼連連。
  就連唐秀琳也是美目怒瞪,露出羨慕嫉妒的神情。
  “他...他竟然...”
  眾人驚呼著,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隻見,步青雲飛至棋子力量之上,爾後用他的手段將這力量給禁錮住,使其不往天地棋局而去。
  “轟隆隆!”
  白光似乎正做著反抗,可它無論怎麼掙紮,始終是無法逃脫開步青雲的雙掌。
  步青雲神色輕鬆。他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他能清楚的體會到這白光的力量之恐怖,可似乎對自身卻毫無傷害,即便白光怎麼掙紮,都被自己死死的給困住。
  “他...他竟然將棋子力量玩弄於鼓掌之中?”雙生花膛目結舌。忍不住的倒吸一口涼氣。
  雙生花身邊的三名老者也是如此。那隻犬類妖獸更是已經在空中做出匍匐的動作,壯如牛的身軀劇烈的顫抖著,大氣都不敢喘。
  唐秀琳的目光仿佛恨不得將那白光生吞了,可奈何自己無法靠近。還落得了重創。
  “你能將它困住?”唐秀琳擦掉嘴角的鮮血後,禦空而起,對步青雲詢問道。
  步青雲隻是看了她一眼,並未回答,爾後準備就此盤坐在這空中。將這棋子力量化為已用!
  “你要在這修煉棋子力量?”唐秀琳又說了一句,“難道你不怕我等偷襲你?”
  步青雲寧願跟夏黎眾在廝殺個數百回合,也不願意對付唐秀琳這種女人,因為你可能會被其外表所欺騙,到時候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步青雲依舊是隻看她一眼,不作回答,將手中幻雲刀往空中一拋,爾後對著四周喊道:“你們什麼心思我知道,想要動我那就先嚐嚐我這把刀的厲害!”
  言罷。他就此盤坐下來。
  一句話令那些蠢蠢欲動的修士不敢上前,之前那聲勢之威,他們曆曆在目,且有夏黎眾作為例子,他們想想更加不敢靠近前去。
  唐秀琳見步青雲如此對她。氣的直跺腳,緊咬著下嘴唇,靈機一動,便說道:“步青雲。你未免太狂妄了!每個修士修煉的時候都不敢讓人打擾,深怕走火入魔。而你倒好,竟然敢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哼!今天我就要殺了你,替我姐夫報仇!”
  說著,唐秀琳已經動手,拍出數記掌印。
  掌印毫無阻攔,眼看著就要擊中步青雲!
  唐秀琳當即大叫道:“哈哈哈...步青雲原來你是在虛張聲勢,你與我姐夫廝殺也落得了重創,此時不過是借此來恢複傷勢而已!還想吸收棋子力量,簡直是癡人做夢!”
  此話一出,頓時有數名禦空修士按捺不住,化作流光而去,都想著奪過棋子力量,從此成為人上人。
  唐秀琳所拍出的掌印,霎時間消失得無影無蹤,這隻是她的虛招而已,目的正是引那些人上當。
  “砰!”
  一名男子衝上去,可還未靠近步青雲,就莫名的全身著火起來,爾後燒成了灰燼!
  瞬息間,令人難以置信。
  另外幾人沒有及時止住身形,可一一落得如此下場。
  這會,無人再敢出動,那些本欲飛到一般的禦空修士,都瞪向唐秀琳,若不是她的幾句話,自身也不會這般衝動,好在是慢了一步。
  唐秀琳看到幾名禦空修士連抵擋的能力都無就以身隕,臉色微微一變,也不理會那些人的怒視,飛向雙生花那邊。
  “我們六人一獸一齊出手,定能破開他修煉結界。”唐秀琳到了這邊,便開口說道。
  雙生花也是女子,要說世上誰最了解女人,那就是她們自己。
  二人皆知曉唐秀琳不是這般好對付的人,其中一人皺著眉頭道:“一齊出手?然後瓜分那棋子力量?”
  唐秀琳當即搖頭道:“不!我不要那棋子力量,隻要步青雲的性命!”
  “哦?就這麼簡單?”雙生花自然是不信,沒有人會放棄這麼好的利益。
  唐秀琳目露寒光,齜牙咧嘴的道:“對!就這麼簡單!我隻要步青雲的性命以及他的屍體!”
  雙生花看著那眼神與表情,微微一愣,其中一名身材略高的女子道:“你跟他有深仇大恨?”
  “他殺了我姐夫,你說呢?”唐秀琳道。
  “恐怕沒這麼簡單吧?”雙生花的另外一名道,其略矮些,但身材更加婀娜,前凸後翹,豐滿圓潤。
  “殺我姐夫之仇,還不夠嗎?”唐秀琳說這話的時候,似乎真的是步青雲殺死了夏黎眾。看她的表情,似乎恨不得將步青雲生撕了一般。
  雙生花二人相視一人,許久之後,她們做出了決定。
  “好!我們六人一獸一齊出手,得到的棋子力量。絕不會少了你一份。”
  言罷。這三男三女以及那隻獵犬類妖獸,慢慢地向步青雲那邊飛去,直到距離他約有百丈。
  六人一獸依次排開,以圍剿的七個方向困住正在煉化棋子力量的步青雲。
  他們相視點頭。爾後雙手劃動結印起來。
  那隻犬類妖獸,則嗷嗚嗷嗚的大叫,身子驟然變大,如小山般,長大著血盆大嘴。麵精光閃閃,在凝聚著它的最強一擊。
  六人一獸沒有絲毫保留,將他們自身的力量全部湧動而去,欲要將這結界給破開!
  “嘩啦啦!”
  “!”
  “嗤嗤嗤!”
  他們的手段各不相同,施展的最強一招所發出的聲音也有所不同,一時間,光芒四耀,婉如七彩煙花在綻放一般。
  那些禦空修士,露出驚容。再次後退開去,不敢靠近,深怕成為殃及魚池。
  六人一獸正在蓄力著,約莫需要盞茶的功法。
  而此時,當事人步青雲卻正在轉化棋子力量。渾然不知外麵的情況。
  那結界之威,並非他施展,而是其利用一絲棋子力量形成,步青雲堅信。哪怕是這一絲,他們也是無法攻破。
  步青雲閉著雙眼。催動著《狂瀾玄功》,將那白光一絲一絲的吸收進體內,爾後循著自身經脈流淌而過,最終沉靜在丹田之中。
  修煉狂瀾玄功的丹田,很是怪異,乃是一鼎丹爐,從煉體境界開始,到如今涅槃境界,就一直是這個丹爐形狀,從未改變。
  “人為丹爐,以天地為藥材,萬物為烈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天地不仁,則以萬物熔煉之!”
  這句話乃是《狂瀾玄功》的總結,可以想象傲世狂歌當日寫下這句話時的豪情壯誌。
  狂瀾宗的功法,都以能煉化天地為最高目標,這區區棋子力量,又豈在話下?
  如此霸道的絕學,白光縱然如何掙紮,都隻能認命,被步青雲吸收轉化,最終化為他的力量,而不再是棋子力量!
  “轟隆隆!”
  不知何時,天地已經變色,步青雲頭頂上方烏雲密布。
  唐秀琳以及雙生花她們看見此景,露出了驚容,以為是步青雲修煉引來了天地動蕩,可箭在弦上,已經到了不得不發的地步。
  六人一獸蓄力完成,最強一擊已經齊備,隻欠一聲令下。
  他們相望一眼,爾後紛紛點頭,同時大吼一聲,將他們手中最強的殺招襲去。
  唐秀琳施展的乃是一隻虛影九尾狐,隻見其遮蔽了半邊天地一般,撕咬而去。
  犬類妖獸則嘴吐出一道光球,這光球蘊涵著恐怖力量,呈現出暗金色,乃是暗金紫焰!
  雙生花各持長劍,配合出一招天衣無縫的“水滴石穿”,兩劍化作一劍,看似精細,可其中蘊含的力量更加恐怖,絕非一加一等於二那般簡單。
  其餘的三名老者各有他們的手段殺招,皆不相同。
  六人一獸一齊出手,總共是六道攻擊,紛紛襲去。
  遠處那些觀看的禦空修士,此刻瞪大眼珠,似乎不願放過如此壯烈的畫麵,各個神情激動,他們何嚐不期許自身也能有如此力量。
  “轟!”
  當六道攻擊打向結界的時候,天雷也已炸響,隻見一道道鋸齒般的雷電劈砍而下。
  正在轉化棋子力量的步青雲,心中一動,已經察覺到了外麵的情況,令他不得不醒過來,可當準備打斷轉化力量的時,他突然停手,嘴角還露出了一絲笑容。
  “轟隆隆!”
  “嘩啦啦!”
  “砰!”
  六道攻擊打向結界,而天雷也轟至結界,本來這天雷與六道攻擊都要打破結界,可這時卻被彼此給破壞掉!
  “什麼?”唐秀琳以及雙生花她們看見,紛紛大呼起來,個個露出了痛心的表情,這可是好不容易才蓄力完成的,本要打破結界,卻...卻幫步青雲抵擋了天雷!
  六人一獸都忍不住的想要破口大罵,他們陰沉著臉,已經退離了那片區域,此時想要再次凝聚最強一招,已經無法辦到。
  剛才一擊,已是用盡他們全部真氣!
  “我...”唐秀琳齜牙咧嘴,很想要破口大罵,如若可以,她真的很想指著那老天罵。
  雙生花也是如此表情,那三名老者更是氣的大臉通紅。
  那隻犬類妖獸則發出憤怒的聲音,“為何這天雷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要等本犬使出最強一擊後才劈砍下?”
  而正在轉化棋子力量的步青雲,心中卻一陣欣喜,什麼叫天助我也?這便是天助我也!
  此時,棋子力量已經被他吸收大半。
  那六道攻擊與天雷還在對抗著,雖然有餘力衝擊到結界,卻無法造成致命的破壞。
  這對抗也不知什麼時候會完,唐秀琳他們隻希望自身的攻擊早已被驚雷破掉,然後天雷才能轟砸結界。
  他們是這般希望的,可事實卻並不如此。
  “哈哈哈...”
  那盤坐著的赤膀張狂男子,大叫著睜開了雙目,綻放出妖異的白光,激射出去,婉如實質般的劍刃!
  

Snap Time:2018-10-16 18:26:51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