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絕寵:特種兵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安向葵  冥王絕寵:特種兵王妃最新章節  冥王絕寵:特種兵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冥王絕寵:特種兵王妃最新章節【琴棋書畫】玄幻女強係列文(14-01-10)      V69所謂西域4(14-01-10)      V68所謂西域3(14-01-10)     

【琴棋書畫】玄幻女強係列文


  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琴棋書畫係列文】預計五月開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我琴彈指天下無敵弦如刃毀城破軍
  我棋五行天下橫行撒豆成兵的創奇
  我書上知天下知地能預知未來過去
  我畫畫出天下尤物破蒼穹誰敢爭鋒
  【火爆狂妃;琴戰天下】作者:阿梅兒(代表作:《馭蛇狂妃》)
  她,是二十一世紀傭兵界最強傭兵,端木火琴,性格狂傲,脾氣火暴,殺伐果斷。
  以琴弦殺人於無形,琴音控製人的思維,彈指間便可以毀城破軍。
  因為一次任務失敗,穿越到一個正在被火刑的傻女身上。
  浴火重生,她掀手血染宮門,不止要君,還要國。
  他,白發紫瞳,冰冷無比,被人視為妖孽,受盡世人唾棄,無人敢接近兩米之內。
  當狂傲火暴的她,遇到冷漠無情的他,是冰火相容,還是冰火不容,又將掀開怎樣的震撼故事。
  當魔刀問世,萬魔亂世,她火鳳涅槃,他飛龍在天,龍鳳和鳴,手持神劍,誅妖伏魔,拯救天下。
  更多內容,且看琴棋書畫係列文,琴之《火暴凰妃:琴戰天下》(男主強大,女主強大,強強聯手,拯救天下。)
  【廢材邪妃;棋控九霄】作者:木家二爺(代表作:《天才寶寶迷糊媽》)
  相傳,諸國的國後娘娘心狠手辣,毒如蛇蠍,十歲姐,十三歲父,十五歲將皇上的命根子徹底斷送,更恐怖的是,她可以以一枚棋子,決定一國命運,人皆懼之。
  聽著丫鬟匯報著自己的斑斑劣跡,某女抬頭:“咦?我這麼有名?”心中卻冷笑,還是不夠啊,殺君吞國,拆家滅門,魔鬼,這才是她想要的。
  她本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異能傭兵,卻成了一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廢人國後,一朝風雲突變,鳳凰涅槃,欠她的,必當十倍返還。
  可為什麼,那個男人卻總能輕易的看透她的內心,她大婚之時,他喂她吃下守宮丸,他大婚之時,她毅然將新娘子打暈,鑽進他的暖帳。
  “國後娘娘,深夜來訪,不知有何貴幹?”暖帳之中,他魅惑說道。
  “丞相大人,夜色已深,不若我們珍惜這大好光陰?”她攥緊手的棋子,敢出牆,我要你步他後塵。
  他卻握住她攥緊棋子的手:“娘子,小心!為夫的那不行了,受苦的可是娘子你啊。”
  【逆天冷妃;書撼江山】作者:木盞盞(代表作:《一品軍婚》)
  二十一世紀的異能傭兵,擁有預知未來,逆天改命的神力。
  一朝穿越,落入了一個烽火狼煙,群雄追逐的世界,清秀淡冷如她,對一切名利之爭漠然視之,絲毫不曾上心。然命運捉弄,一襲鋪天蓋地的傳言將她推向了風口浪尖。
  逆天改命,如此強大的能力讓她成為了眾矢之的!她逃不掉,躲不過,唯有極力反抗,隻求在這一世安存。
  他與她真心相對,極力護她周全,給她所有包容與寵愛。他與她屢次為敵,利用她的異能一步一步邁上權力的巔峰。他是她危難時的救命恩人。他是她躲不開的劫難。他是誰?他又是誰?
  一朝真相大白,她心神俱傷!她能預知所有人的未來,卻無法看穿自己的未來!她能算出所有人的結局,卻唯獨不知道自己的結局!
  烽火起,狼煙現,誰主天下,誰與爭鋒?
  【神筆刁妃;畫破蒼穹】作者:安向葵(代表作:《冥王絕寵:特種兵王妃》)
  她是二十一世紀的異能傭兵,畫物成真是她的強項。
  一次穿越成不受寵的百家嫡女,虐庶女,廢家族,她毫不心慈手軟。
  占了她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身就要為她負責?笑話!冷眸睥睨,她笑意冰冷:“我要是找條狗爆你後庭花,那是不是該讓那條狗對你負責呢?”某男暴戾的捏住她的下巴:“你敢拿我跟狗比?”“不敢!”淡然勾唇,她幽幽的道:“那太侮辱狗了。”
  “想要我做你王妃?”某女勾勾唇,毫不意外看到如小雞啄米般點頭的某王。“沒錢沒財沒勢還想娶我!”素手往門外一指,毫不留情的吐出一字:“滾!”
  烽火起,狼煙現,五國戰起,天下大亂。
  她一隻神筆擾亂天下,隻有她不想要的,沒有她畫不出來的!
  【琴棋書畫係列文;楔子】——【一朝穿越,各自為戰】
  夕陽如血,在天邊渲染開駭人的暈紅。就連那湛藍的海麵,都隻剩一片紅光四溢。岸邊,槍聲停歇,三名少女背靠背站在一塊,周圍是黑壓壓一片拿著重型機槍的士兵們。
  “王八蛋,那貨還真是沒小瞧我們,旭日第九隊,他真敢,竟然用來對付我們!”領頭的少女麵露怒意,一頭火紅的長發,在海風中張狂的揮舞,緊身的紅色皮衣勾勒出完美的身材,眸中火色的怒氣四起。手中琴弦冷光閃爍。
  “媽的,都第幾批了,有完沒完!”“等我們逃出去了,把那死老頭的窩給炸了。膽敢設計我們,哼……”左邊的一名衣少女手中拿筆,在半空中虛空勾畫,櫻唇緊咬,絕美的臉龐此時是說不出的猙獰。
  “這隻能怪我們有眼無珠,信錯人了。”綠衣女子手執一小巧的棋盤,黑棋無數,包圍著三枚白棋,她目光極冷的捏去一個個黑棋,就見士兵群中忽然有人爆體身亡,死狀慘烈至極。
  “能突圍不?”掃視了周圍一圈,紅衣少女火琴眉眼間一片殺氣,壓低聲音問道。
  白衣少女千畫與綠衣少女梓棋同時搖頭,千畫抿了下唇,嚴肅的道,“人多得連盡頭都看不到,貿然突圍,隻怕會讓我們陷入更艱難的困境之中!現在我就是把直升機畫出來,也沒地方擱置讓我們登機。”
  “這死老頭做的可真狠。”梓棋手中握著黑色棋子,怒及狠捏,細碎的棋沫從她指縫間落下。“還好輕書並沒有在這!”
  “火琴,梓棋,千畫。你們何必再反抗,做我的屬下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一名看似和藹的老人穿過人群,站在了她們的麵前,麵帶微笑的說道。
  “絕不可能!”火琴一臉冷怒,手腕一甩,那透明如絲線的琴弦見風就長,好似瞬間長了眼般,朝著那老頭簾卷而去。
  “死老頭,也不看看你自己這惡心樣,還想讓我們跟你,做夢!”畫筆收尾,千畫冷冽一笑後,抓起憑空掉落的衝鋒槍,二話不說就開火,衝那老頭轟去。
  “找死!”手夾五粒棋子,梓棋紅唇冷勾,五子同時射出,在半空分開五線,朝老頭身上五個不同的部位射去。
  眉色一冷,老頭轉身就走,很的沒入人海中,她們的攻擊也全落入了外圍士兵的身上。
  敬酒不喝喝罰酒!他已經浪費了上萬兵力在這,既然得不到,那就毀掉!這樣的人,絕對不能留下為他人所用。
  “炸掉!”冰冷的不帶任何情緒的聲音響起。
  輕書恰好在此時開著直升機來到,見到的,就是不遠處一枚洲際導彈對著姐妹們所在的小島,那枚導彈,足以將整個小島摧毀,就是她目前所在的距離,恐怕也會被波及。
  就算她現在趕過去也沒用了,還會搭上自己!她還是來晚了…
  輕書眼神驟冷,抓起她擱置在一旁的黑色本子,連筆也不用了,直接咬破手指,用血在上麵寫上幾個字。
  端木火琴,軒轅梓棋,諸葛輕書,百千畫,異界,生!
  上官紋,飛機爆炸,死。
  隨著這幾個字的落下,洲際導彈轟然發射,天
  

Snap Time:2018-10-21 04:30:52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