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羅大陸續寫之修羅傳說》全文閱讀

作者:  鬥羅大陸續寫之修羅傳說最新章節  鬥羅大陸續寫之修羅傳說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鬥羅大陸續寫之修羅傳說最新章節第三十六章重聚九怪(三)(12-07-06)      第三十五章重聚九怪(二)(12-07-06)      第三十四章重聚九怪(一)(12-07-06)     

第二十九章進發武魂城


    第二十九章 進發!武魂城!作者:林

    給各個戰隊調整的時間隻有三天,三天後,一共十五個戰隊,加上老師以及五百名皇家騎士團士兵的護送,一行上千人,出發前往總決賽舉辦地。武魂城。  本來總決賽的地點並不是設置在武魂城,但不知道為什麼,武魂殿突然做出了改變。將這一屆最後的決賽放在了武魂殿的主城之中。這座城市幾乎是完全屬於武魂殿的。位於兩大帝國交界之處,而兩大帝國對它都沒有所屬權。最為重要的是,象征著武魂殿最崇高的兩座大殿之一,教皇殿就坐落於武魂城之中。  這座全新修建的教皇殿,號稱是整個鬥羅大陸最為宏偉的建築。而武魂城也正是因為這座新建的教皇殿,而成為了所有魂師的聖地。也是武魂殿給自己設立的如同首都一樣的存在。  從天鬥城出發前往武魂城,差不多有二十天的路。總決賽的比賽時間並不算很長,因為完全是進行淘汰賽。一共三十三支隊伍,不到十天就能夠決出勝負。  武魂殿對這次的總決賽極為重視,在晉級賽舉行的過程中,武魂城就已經專門開辟出一個地方作為這一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總決賽的場地。.同時,武魂城宣布法令。在大賽開始期間,非魂師一律不得入內觀看比賽。哪怕是貴族也不行。這樣一來,就令這最後的總決賽更增tian了幾分神秘感。  平民並不會因為武魂殿這樣的法令而感到不滿。畢竟,魂師對於平民來說,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武魂殿更是他們心中地神殿、聖地。教皇大人親自頒布的法令,誰敢說什麼呢?  一行上千人,浩浩蕩蕩的出發了。雖然各個學院都是各自為政。但畢竟都是代表天鬥帝國。比起之前預選賽和晉級賽時,火藥味兒要淡化了許多。尤其是幾個關係比較好的學院,更是走在一起。  史萊克學院依舊是最受關注的,但那些勢力差些地學院並不願意接近他們。而四元素學院或許也因為在晉級賽上地敗北變得低調了許多。為了讓參賽隊員們更好的休息,天鬥帝國一共特質了十五輛豪華巨型馬車。專門給參賽隊員乘坐休息。  在這些馬車上甚至用到了一些基礎的魂導器科技,減震Xing能極好。坐在上麵非常平穩。當然,在整個鬥羅大陸上流傳下來的魂導器科技也隻有這些淺顯的了。  從出發那天起,史萊克學院中就少了一個人,一個很重要地人。大師。  連史萊克九怪也不知道大師去了什麼地方。大師連唐三都沒說,就在晉級賽結束的第二天悄悄的一個人走了。柳二龍也沒帶。令派人請他的雪夜大帝大失所望。  “小舞,這幾天你幹媽的脾氣似乎不怎麼好啊!怎麼回事?”坐在馬車上,寧榮榮趴在小舞耳邊悄聲問道。.  小舞無奈的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媽的脾氣本來就不好。大家最近還是小心一些吧。可千萬不要惹她生氣,否則就隻有自己倒黴了。”  一旁的馬紅俊道:“霸王龍誰敢惹啊。還是會噴火地。”  戴沐白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小點聲,你想害死我們麼?如果我猜地沒錯。二龍老師的脾氣最近之所以不太好。估計是和大師地離去有關。不過,看她還沒發飆。應該是知道大師地去處吧。真奇怪,小三,你怎麼也不知道大師去了什麼地方呢?”  唐三微微一笑,道:“老師要做什麼我怎麼會知道。戴老大,你還是好好養傷吧。不然,到了總決賽你上不了場,豈不是很痛苦麼?”  戴沐白哼了一聲,“雖然才三四天,但我身上的傷口都已經收口了。不論怎麼說,這次贏了玉天心地藍電霸王龍武魂,比什麼都重要。好了,大家都別浪費時間了。這馬車真不錯,在上麵修煉絕無問題。你們幾個的魂力都差不多要突破了。趕修煉吧。爭取在參加比賽之前提升一級。這樣我們也能更有把握些。”  修羅點了點頭,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對於我們來說,真正的威脅還是來自武魂殿選送的那支隊伍。隻有戰勝他們,我們才能獲得最後的冠軍。那將是我們史萊克九怪組成以後最大的考驗。”  一提到那支隊伍,眾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他們都已經從修羅口中得知了未來對手的強大。尤其是那兩個獲得武魂殿紫錄勳章,不到二十五歲就突破了80級的對手。雖然史萊克九怪在服用了修羅給的仙品藥草後都有這樣的潛力,但現在他們畢竟還沒有達到那樣的層次。  比賽中要麵對那樣的對手,以他們現在的實力無疑非常困難。但對手已經存在,他們又絕不能逃避。  如何戰勝對手,已經成為了這幾天他們一直思考的事。可大師又不在,沒人給他們安排戰術,就隻有以修羅為中心進行演練了。  奧斯卡道:“小三,你之前不是說過麼,武魂殿這次拿出的冠軍獎品是三塊魂骨。既然獎品是魂骨,應該就是為了激勵那些參賽的武魂殿學院隊員。這樣看來,他們擁有魂骨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畢竟,魂骨這東西可不是隨處都能看到的。武魂殿能拿出三塊兒來已經是很大的手筆了。”  唐三頷首道:“你說的對。所以,我們現在需要注意的,就是他們有可能會施展的武魂融合技。在我們的戰術體係中,一定要注意對這方麵的控製。”  淡淡的光芒閃爍,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冰冷的神光,雙手在胸前合攏,眼中光芒每一次波動,空氣都會輕微的扭曲一下。淡淡的紫金色澤令史萊克七怪中的其他六人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但誰也沒有打斷他。眾人知道,唐三肯定是想到了什麼。  “熾火學院的兄弟們,我能進來嗎?”風笑天跟在熾火學院的馬車旁邊,向麵喊道。  那天和唐三比賽後,他雖然受到了重創,但唐三的話無疑也帶給了他幾分希望。這不,身體剛養好了一點,就跑過來找他心中的人兒了。  “風兄,你有什麼事?”馬車窗簾挑起,露出了火無雙的麵龐。  風笑天有些尷尬的一笑,“到沒什麼事,火舞妹妹在麼?我是來向她道歉的。”  火舞嬌豔的麵龐從火無雙旁邊露出,“你有什麼可向我道歉的。你又沒做什麼錯事。”  看到火舞,風笑天先是雙眼一亮,緊接著臉上立刻流露出痛悔的神色,“火舞妹妹,我對不起你啊!沒能完成你的囑托。我還是輸給了唐三。我……”  “不用說了,你並沒有錯。”火舞打斷風笑天的話頭,“沒想到,那唐三還是隱藏了實力。他實在太強了。不過,他既然是昊天宗的傳人,這一切也好解釋了許多。輸了就輸了吧。現在我隻想看看,他在總決賽中,是否能擊潰其他對手,獲得怎樣的名次。”  提到唐三,火舞眼中流露出幾分特殊的光彩,她對追求實力的執著,絕不遜色於一些有天賦的男魂師。唐三的強大無疑對她產生出很大的吸引力。當然,並不是那種異Xing的吸引。在火舞心中想的,隻有怎麼超越唐三,擊敗唐三。哪怕那天唐三救了她的命,這樣的想法也無法從她腦海中完全淡化。  風笑天試探著問道:“火舞妹妹,那我們之間的事……”  火舞眉頭微皺,反問道:“我們之間有什麼事?”  “呃……,這個。我是說,我們之間交往的事。”  突然,火舞眼睛一亮,看著風笑天的目光變化了幾分,“你上車。”  “啊?”風笑天本來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可火舞情緒上突然的變化卻令他大喜過望。趕忙跳上馬車。  當他看到馬車中俏生生的坐在最麵的火舞時,心跳不可遏止的加速跳動起來。  火舞向火無雙道:“哥,你和大家先下車吧。我有話要和風笑天說。”  火無雙看著妹妹,眼中露出詢問的光芒。  火舞卻向他使了個眼色。  當風笑天聽火舞說要和他單獨談談的時候,他的心跳就在不斷的加。一向詼諧的他,當真的在這個密閉空間中和火舞單獨相對時,反而變得局促起來。雙手互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風大哥,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喜歡我,也對我很好。”先開口的還是火舞。  風笑天傻乎乎的看著她,喃喃的道:“你下一句不會是要說,風大哥,你是個好人,但我們不合適吧,如果真是要發好人卡。那你就不用說了。我怕我受不了這個刺激。”  看著風笑天那傻乎乎的樣子,火舞不禁噗哧一笑,“好了你。給你三分顏色,你還要開染坊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風笑天驚喜道:“那這麼說,你是同意和我交往了?”  “呸。你想得美。我叫你進來是要和你商量件事。”火舞沒好氣的說道。  風笑天嘿嘿一笑。以往的樣子又露了出來,“好說啊!什麼都行。你說吧。”  火舞沉吟道:“風大哥,你覺得,總決賽對我們來說還有意義麼?”  風笑天愣了一下,“你什麼意思?”  火舞道:“你認為。我們能夠戰勝史萊克學院麼?或者是兩大帝國保送的兩所學院以及武魂殿學院那些變態。”  風笑天苦笑一聲,“讓我說實話麼?恐怕很難。”  火舞哼了一聲,“不是很難?而是根本就不可能。史萊克學院隱藏的很深。我想你也注意到了。在之前地預選賽中,他們根本就不是完整陣容出戰。而且那個胖子實力相當強悍。火鳳凰武魂,那可是最頂級的武魂之一。  風笑天歎息一聲,“在輸給唐三之後,我就已經不考慮這些問題了。就算團戰。我們也不太可能戰勝史萊克學院。他們的整體實力太強了。而且唐三在晉級賽中表現出地控製能力以及他們默契地配合,根本不會給我們什麼機會。總決賽對我來說。或許隻是一種曆練吧。”  火舞猛的搖了搖頭,“不。.這可不一定。我們還是有機會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叫你商量的原因。我想。讓熾火學院放棄總決賽的資格。”  “啊?為什麼?”風笑天大吃一驚,“你們能夠進入總決賽。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就這麼放棄了?”  火舞淡然道:“當然不是隨便放棄。我想讓熾火學院與你們神風學院結成聯盟。我們共同組成一支戰隊參加後麵地總決賽。”  聽了火舞的話,風笑天此時心中一絲綺念完全消失,眉頭緊皺,“這似乎不合適吧。我們分別代表一種元素。先不說合為一體後代表那所學院參賽。但是大賽組委會那關,恐怕就很難過。”  火舞淡然一笑,道:“這不是你需要擔心的問題。我隻是問你,你願不願意?”  風笑天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當然願意。如果我們兩個戰隊真的能夠融為一體的話,那麼,我們就能做到所有參賽隊員全部超過四十級,而且,可選擇的組合也會增加許多。絕對可以和那些強隊一拚了。”  火舞點點頭,道:“既然如此,剩餘的事就交給我辦吧。麻煩你回去說服你地同伴和老師。我們熾火學院可以放棄這次的榮耀,以你們神風學院名義出戰。至於如何加入,也很簡單。我們暫時轉學到你們神風學院就是了。熾火學院這邊我可以作主。院長是我父親。”  火舞地話雖然說的很平淡,但風笑天卻能夠清晰地從她地話語中聽出那份KuangYe。是多麼渴望勝利的心才能做出如此決定?  火舞看著風笑天,道:“我們演練地時間不多。隻有路上這剩餘十幾天的工夫。這件事你盡和你們學院的人商量。如果沒問題的話,我們就要開始練習配合了。你既然能夠創造出第一個魂技,那麼,或許我們就能創造出第二個。”風笑天眼睛一亮,“像你們之前在比賽中所使用的那種?團隊配合融合技?”  火舞點了點頭,“雖然並不是真正的武魂融合技,但隻要配合的好,我們的實力就能令所有人震驚。”  風笑天苦笑道:“我隻是擔心,大賽組委會會找麻煩。”  火舞不屑的哼了一聲,“我們轉學他們也管得著麼?至於名額問題,我會解決的。說服武魂殿並不困難。隻要我們向那位白金主教表示,在這次大賽結束就加入武魂殿,他們還能有什麼阻攔?”  風笑天突然靜了下來,凝視著火舞的雙眼。  “你看我幹什麼?”火舞有些不滿的說道。  風笑天歎息一聲,“火舞,你真的就那麼渴望勝利麼?為了勝利,你知道自己要付出多少麼?”  火舞淡然道:“我不但渴望勝利,也渴望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如果連一點機會都沒有,我失去了信心,以後還如何修煉?我隻是問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走這條路。”  風笑天用力的點下了頭,“我願意。不論你做怎樣的決定,我都願意陪伴在你身邊。但是,有一點我要聲明。我隻能代表自己。在大賽結束後,我可以和你一起加入武魂殿,但我卻不能左右我們夥伴們。”  火舞看著風笑天,眼中突然多了些什麼,她當然知道風笑天在神風學院其他隊員們心中的地位,以他的影響力,完全可以讓他的夥伴們一同加入武魂殿,但他卻並沒有這麼做。火舞突然發現,風笑天身上竟然有著這麼多以前自己沒有注意到的閃光點。雖然他的實力不如唐三,但相貌卻要比唐三英俊的多了。一時之間,她不禁有些癡了。  繼續趕路。神風學院和熾火學院在短時間內達成了合作的協議,當然,對於其他戰隊來說,這個消息是進行嚴格保密的。不到總決賽開始的時候,他們又怎麼會透露。  史萊克學院眾人這段時間過的倒是很愜意,每天史萊克九怪聚集在馬車上修煉。戴沐白因為剛升級不久,和弗蘭德他們一起處理外麵的事。對於他們來說,配合已經不需要過多的演練,更重要的還是魂力提升。  經過這麼多戰鬥,這些本就是天才的少年男女們除了實戰經驗以外,魂力也都有著長足的進步。幾天的工夫,已經達到了瓶頸的他們先後突破。除了小舞還處於三十九級的瓶頸之外,其他人都突破到了下一級。  目前,史萊克九怪的等級,分別是:邪眸白虎戴沐白四十五級,大香腸叔叔奧斯卡,四十二級,唐三四十SanJi,修羅八十九級,冰瑩雪八十五級,馬紅俊四十二級,小舞三十九級,寧榮榮四十二級,朱竹清四十二級。  隻看等級,或許並不會給人太多的驚訝,但如果結合他們現在的年紀,卻足以震撼任何魂師界的強者。  年紀最小的冰瑩雪和第二小的朱竹清才十四歲,最大的戴沐白也不過才十七歲。奧斯卡十六歲。、修羅和唐三這些天才也還不到十五歲。  這是一個怎樣年輕的隊伍啊!他們完全有能力參加下一屆的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五年之後,他們又會達到怎樣變態的程度呢?這連大師都無法判斷。因為這些孩子都是擅長創造奇跡的人。  一路上走的很平靜,十天的時間很就過去了。前往武魂城的路途也已經過去了一半。  五百名皇家騎士團這樣的護衛隊伍足以堪比皇親國戚,所到之處,任何城市無不以最佳形式進行接待。路上更是沒有遇到任何麻煩。  今天,是趕路的第十一天。史萊克九怪中依舊保持修煉狀態的就隻剩下一個小舞。小舞距離突破四十級已經很近了。其他人都不願意打擾她,將整輛馬車讓給了她一個人,當然了修羅和冰瑩雪單獨還有一輛馬車。  現在眾人都期望著小舞能夠在總決賽之前突破瓶頸,然後盡尋找一隻合適的魂獸獲取魂環。隻要小舞也進入四十級境界,史萊克九怪的實力又會產生整體提升效果。  “戴老大,你怎麼老看那些騎士。難道你想成為一名戰士麼?”馬紅俊好奇的向戴沐白問道。  由於在晉級賽中出色的表現,此時史萊克學院是被安排在了整個前往武魂城隊伍中的中央位置。  戴沐白道:“我們戰魂師本來就是最好的戰士。這有什麼好羨慕的。我隻是觀察觀察他們而已。皇家騎士團不愧是天鬥帝國的王牌。不但軍容齊整,而且紀律Xing極好。一點也沒有驕矜之氣,這太難得了。騎士雖然隻是最低等的貴族,但出身皇家騎士團,他們在天鬥帝國的地位是相當不凡的。這一路上能嚴於律己,完全是平時訓練的成果。”  馬紅俊道:“行了,你怎麼說的跟自己是個軍事家似的,我可不想聽這些。還有十天才到啊!戴老大,我們在隊伍轉轉怎麼樣?雖然參賽的女魂師數量不多,但大部分卻都是極品。尤其是天水學院那些,更是極品中的極品,別告訴我你沒興趣。”  戴沐白狠狠的瞪了馬紅俊一眼,“閉上你的烏鴉嘴。老子是正經人。從來不幹這種事。”  馬紅俊扭頭看了一眼距離他們不遠處的朱竹清,恍然道:“明白,我明白。你是正經人。下次我說地時候一定小聲點。”  “信不信我拍死你。”戴沐白已經清楚的感覺到兩道寒光爍爍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背上。  這些天他和朱竹清之間的關係已經有了天翻地覆般的改變。令戴沐白充滿了興奮。但他可還清晰地記得當初朱竹清在營地中對他說地話。他知道,朱竹清絕對是說得出做得到的人,背脊不禁一陣發涼。  正在戴沐白準備到朱竹清身邊去解釋幾句的時候。突然。一股Yin冷的氣息從不遠處傳來。  他們這支隊伍走的大都是官道。隻有在能夠抄近路地地方才會走一些偏僻小路。而此時,正是超近道的時候。身處於兩座不高的山丘之間,從這穿過去據說能節省幾十的路程。而且山間小路雖然窄了些,可也算得上平坦。馬車走過毫無問題。  Yin冷的氣息是從小路兩側的山上傳來的。感覺到的自然不隻是戴沐白一個人。皇家騎士團帶隊地大隊長大喝一聲,“所有人警戒。有情況。”  護衛在眾魂師身邊的皇家騎士團成員立刻舉起了自己手中地騎士長槍。而那些魂師學院的參賽隊員們卻是一臉地輕鬆寫意。這麼多天才魂師在這。他們需要擔心什麼?雖然在數量上來說,這些學員比皇家騎士團少了許多。可要真打起來,實力卻根本不成正比。更何況,各學院帶隊地老師中不乏強者,六、七十級的魂師至少有十幾位。這樣一支隊伍,足以麵對萬人以上地大軍團了。  就在這時,無數落石如雨點般從兩旁山丘滾落,這些落石不但出現的非常突兀。而且也非常整齊。飛的朝著下方而來。  眼前的地形對於整個團隊來說非常不利,皇家騎士團那位大隊長趕忙下達加速前進的命令。而那些落石。也交給了皇家騎士團五百成員。  在這個時候,就顯示出了皇家騎士團的整體素質。雖然他們並不都是魂師。但整體實力卻非常強悍。  兩旁的山丘並不算太高。這也就令落石的重力並非無法抗衡的程度。皇家騎士團的騎士們紛紛後退幾步。隻留下中央能夠過人的通道。手中的騎士槍高舉。麵對落石迎了上去。  槍動石落,他們就利用著自己手中的長槍不斷將一塊塊飛墜的石塊挑到一旁,五百戰士的長槍組成了一道鋼鐵防線,在如此不利的地形中,短時間內他們竟然沒有讓一塊石頭從自己身前通過。  看到這一幕,先前聽了戴沐白話還有些不以為然的馬紅俊也不禁震撼了。十五所魂師學院在帶隊老師的帶領下飛的朝著山丘外移動。為了速度更,他們拋棄了馬車。所有學員下地急行。隻要先離開眼前這不利的地形,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現在每個人都很想知道,這臉皇家騎士團都敢襲擊的究竟是什麼人,這可是天鬥帝國的地盤。難道真的是土匪麼?那他們沒長眼睛麼?  小舞的修煉不得不終止,史萊克八怪加上四名替補隊員,緊隨柳二龍和弗蘭德速前行。  柳二龍本想衝上山包去ShaLu一番,卻被弗蘭德攔住了。  “弗老大,你幹什麼攔我。這些不長眼睛的蟊賊,讓我弄死他們多好。”柳二龍不滿的說道。  弗蘭德正色道:“事情沒那麼簡單。難道你不覺得奇怪麼?天鬥帝國雖然也有一些大的盜賊團體,可他們的消息也靈通的很。我們這樣一支隊伍也有人敢襲擊,他們憑的什麼?看山上的落石,顯然是早有準備,並非無意而為。先不管他們想幹什麼,我們保護好孩子們才是最重要的。小剛不在,我們無法發揮出最佳戰鬥力,守護在孩子們身邊才是最重要的。”  聽了弗蘭德的話,柳二龍雖然心中有些不以為然,但也不好反駁。  皇家騎士團漸漸的開始抵擋不住了,一些特別巨大的石塊已經砸向隊伍之中。  在這種時候。就顯示出了魂師們的實力。這些天鬥帝國各大高級魂師學院的精英們根本沒有任何慌張,各自釋放出自己地武魂,將輔助係魂師護在麵,強攻係和防禦係頂在外麵。石塊飛來,立刻就會被擊碎。甚至沒能影響到隊伍前進撤離的速度。  眼看著。兩座山丘之間的這段路就要通過了。後麵的皇家騎士團也已經開始斷後撤退。  就在這時。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響起一聲呼哨,兩旁山包之上,突然出現了數以千計的黑衣人,以極其驚人地速度向著下麵衝了過來。此時,皇家騎士團還在撤退地過程中。十五所學院的魂師們隻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  各色炫麗的光芒開始在魂師們身上出現了,武魂釋放,魂環閃亮。他們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雖然各個學院之間並沒有任何配合可言,但每一所學院都形成了一個小團體,敵人地出現反而激發了他們的血Xing。不退反進,也不需要任何人組織,他們已經飛的朝著敵人衝了上去。  但是,令這些青年魂師們意外的情況發生了。當他們滿以為可以輕鬆擊潰對手的時候,卻被對手給了當頭一棒。  十五所學院的師生加起來一共有二百餘人。山上下來的盜匪數量大約在一千五百左右。當雙方接觸的一瞬間。這些盜匪竟然展現出了驚人地配合能力。往往都是三,四個人圍攻一個人。攻擊的手段簡潔有力。頓時打了魂師們一個措手不及。畢竟。他們地實戰經驗都是建立在少數人戰鬥之中的。像這樣大規模地戰鬥卻還是第一次。  炫麗地魂技開始出現了,但那些黑衣人卻極為狡猾。憑借著相當不錯的速度和配合,普通地一二級魂技竟然很難奈何的了他們。而且在這些黑衣人之中竟然也有魂師存在。至少有超過三十名五十級以上的強大魂師。一旦有強力魂技出現的時候,他們就會立刻頂上去。平均對付每一所學院是兩名魂師。這樣一來,盜匪們的群狼戰術就發揮出了相當大的作用。場麵完全陷入膠著之中。  對手魂師的出現,令弗蘭德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這是一次有組織的襲擊。三十名五十級以上的魂師。這可不是任何一個勢力都能擁有的強大實力。在這個世界上魂師才有多少?總數也不超過十萬。五十級以上的魂師更不會超過五千人。五千聽起來很多,但如果分配在整個大陸上就少的可憐了。一群盜匪能如此有組織的發動攻擊,而且還擁有這麼多高等級的魂師,這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五十級意味著什麼?不隻是稱號變成了魂王,也意味著可以獲得第一個萬年魂環。  “節省魂力,擊潰對手。”弗蘭德立刻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一千五百人圍攻十五所學院,每所學院分到的幾乎都是百名左右的敵人。戰鬥剛一開始,唐三就發現了問題。那些黑衣人的素質明顯要比普通人強得多。  至少也是專門經過訓練的戰士。速度、力量都相當不錯。否則也不會出現這麼少的傷亡數量了。  要知道,雖然他們數量優勢,但對付的卻是全魂師隊伍。  分到史萊克學院這邊的兩名魂師,都擁有五個魂環,而且都是最佳魂環搭配。一上來他們就化解了馬紅俊的一次攻擊。弗蘭德和柳二龍同時頂上,火力全開。  群戰?唐三笑了。作為一名控製係魂師,最不怕的就是群戰。  藍銀草沿著地麵四散分開,飛的撲向敵人。凡是接近的對手,都會立刻被藍銀草ChanRao而上。節省魂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卻是速戰速決。  第一次麵對這麼多對手,唐三心中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原本就極其驚人的實力徹底展現出來。ChanRao技能針對的隻是對手的腿,同時,他也開始擔任起了史萊克學院這邊的指揮任務。  “上弦。”低聲沉喝響起。遲滯了對手的行動之後,唐三並沒有急於攻擊。  黑黝黝的小匣書出現在史萊克八怪掌握之中,八個人極為默契的分別對準了不同的方向,飛的完成著機括上弦的動作。  被唐三ChanRao上的那些黑衣人似乎有些焦急。突然,其中的一個黑衣人大喝一聲,身上竟然產生出魂力的波動,三個魂環從他身上升起,竟然Ying生生的掙Tuo了ChanRao在腿上的藍銀草。  看到這一幕,唐三心中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猜測,但此時他也已經顧不得這些了,機括裝填完畢。唐三大喝一聲,“放。”  鏗鏘地金屬爆鳴聲中,八架諸葛神弩噴吐出了死神的氣息,每個人十六根,一共百餘弩箭噴灑而出。交織成了一張充滿死亡氣息的大網。  慘叫聲不絕於耳,在諸葛神弩強橫的穿刺能力麵前,黑衣盜匪終於開始出現了大範圍的殺傷。  諸葛神弩的穿透力實在太強了,足以同時射穿幾個人重疊在一起的身體,隻是一輪齊射,周圍圍攻他們的敵人就少了大半。  唐三冷笑一聲。“大家別動,做好防禦。”說完這句話,他的身體已經衝了出去。  這時候其他學院都在被圍攻之中,誰也不會注意到他這邊,隻見唐三雙臂虛幻般律動之中,無數晶瑩的光芒從指尖揮灑而出,在那一瞬間,從他身上仿佛看到了八條手臂一般。  暗器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了。但並不意味著唐三會變地生疏。他就像專為暗器應運而生的千手修羅一般,不斷將死亡的氣息帶給敵人。  一旦確定對手為敵人,就絕不留手。這是唐門總綱中的規矩,唐三又怎麼會忘記呢?不論這些蒙麵的是什麼人,他們顯然不是懷著好目的而來。  唐三用的暗器大多數都是各種飛針,因為飛針的體積小,對手更難抵擋,也更便於攜帶。  從最普通地精鐵針,到穿骨針、破甲針、霸王針,各種大小不同卻都威力驚人的飛針不斷從他手中揮灑而出。  紫金色的光芒從他眼中噴吐著。周圍的一切盡在六感掌握之中,幾乎每一次出手,都立刻回有人隨之倒下。唐三射的並不都是對手的要害部位,但是,不要忘記。唐門不止有暗器,還有毒藥。  在唐三的二十四橋明月夜之中,既有令人麻痹的毒藥。也有見血封喉的毒藥。麵對敵人,他會手下留情麼?不,當然不。  史萊克九怪也是第一次看到唐三全麵發威的樣書,盡管是熟悉他們地唐三,也隻能看到不斷有亮晶晶的光芒從唐三身上揮灑而出,而在唐三三十米範圍內的敵人就像割麥書一般倒下。凡是倒下的,就再沒有人能站起來。  隻是一會兒的工夫,不隻是史萊克學院這邊地低等盜匪被肅清,甚至連周圍的一些黑衣盜匪都被殃及。  唐三的暗器實在太恐怖了。無孔不入、悄無聲息。等到對手反應過來地時候,往往已經被毒針刺中。他的暗器可以說比任何魂技都要霸道。  使用暗器的唐三。變得格外自信,此時此刻,對他來說藍銀草所擁有的魂技已經完全變成了輔助作用。那些黑衣盜匪就根本沒有能夠近身的。  正在唐三準備擴大戰果的時候,黑衣盜匪似乎也已經意識到了這邊的不對。各學院的高等級魂師也都被高等級的黑衣盜匪纏住,學員們雖然也開始發揮出殺傷力。  但像唐三這邊一會兒工夫就倒下上百人地情況卻也隻有一個。  一共三道身影朝著唐三同時撲了過來,這三個人一出現,唐三立刻感覺到自己先前那種行雲流水地感覺消失了。雖然這三個人在撲過來的過程中都沒有釋放武魂。但他們帶給唐三地壓力卻相當大。  麵對危機,唐三的第六感格外敏銳。沒有任何吝惜的,六顆子母追魂奪命膽已經從他手中飛了出去。  亮晶晶的鐵膽在空中劃出六道美妙而交叉的弧線,將唐三與三名突然出現的對手阻隔開來。  而唐三自己則用能夠達到的最速度飛後退,朝著夥伴們之間衝去。  一道彩光適時落在唐三身上,正是寧榮榮的輔助到了,速度增幅,百分之四十。唐三後退的速度頓時大增。  六顆子母追魂奪命膽在空中悄然碰撞在一起,那間,大蓬毒霧彌漫而出,隱藏在毒霧之中,無數隻有毫毛纖細,卻是又鐵精打造而成的毫針帶著恐怖的劇毒形成了一片大幕,籠罩了三名黑衣人前進的道路。  唐三在扔出六顆子母追魂奪命膽的時候,他根本沒有去看,但他此時身上的衣襟卻已經被汗水浸濕了。因為他清晰的感覺到,那三個人身上加起來的壓力竟然令自己險些崩潰。也就是說,這三個人的實力相加,絕不會遜色一名八十級以上的魂鬥羅。  那可不是五十級魂王所能達到的。  敵人之中,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魂師?  三名黑衣人用他們的魂環數量肯定了唐三的猜測。八、七、七,一名魂鬥羅,兩名魂聖釋放出了他們的武魂。  無比強橫的魂力波動瞬間爆發,大蓬的毒針席卷而去,唐三自身的魂力還是太弱了,如果剛才這六顆書母追魂奪命膽是由獨孤博釋放的,那麼,這三個人就算不死也要Tuo層皮。  可唐三的魂力就要差了許多。不過,就算如此,也終究是阻擋了對手一下,令他有機會速退入夥伴們之間。  突然看到三名強者的出現,弗蘭德和柳二龍也是心中一凜。他們的對手,兩名五十多級的魂師在戰鬥中表現的極為滑溜,又都是敏攻係,直到現在也沒能毀滅,此時眼看三名強者出現,那兩名魂王掉頭就跑。  身影迅速接近,史萊克學院眾人的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一魂鬥羅、兩魂聖、兩魂王。這樣的組合實力有多強他們再清楚不過。  如果有大師在這。和弗蘭德、柳二龍施展出他們黃金鐵SanJiao的三位一體武魂融合技,或許還能對抗。但現在這樣的實力對比,顯然是抵擋不住的。  但到了這個時候,誰又能退縮呢?指望別人來援助是不可能的。其他魂師學院都被困住了。馳援的皇家騎士團也被一群黑衣盜匪擋住。至少在短時間內不會有人幫助他們。  更何況,身邊這些學院都是競爭對手。人家就算能騰出手來,也未必會幫助他們。  那名黑衣蒙麵的魂鬥羅冷哼一聲,抬手揮動,五個人同時逼迫過來。兩名魂聖直撲弗蘭德和柳二龍,而他則帶領著兩名魂王朝著史萊克八怪等十二人行來。  唐三和戴沐白對視一眼,從三人眼中,他們都看到了堅定的光芒。八十級以上的魂鬥羅。那已經是魂師界接近巔峰的存在。這樣的對手,真的是他們所能對抗的麼?不能對抗又如何?他們絕不會放棄。  弗蘭德和柳二龍那邊的戰鬥已經率先開始了。弗蘭德雖然也是魂聖,但魂力已經接近七十九級,在魂聖中絕對是強大的存在,他的對手是一名插翅虎魂聖。兩個人的戰鬥直接在空中展開。  柳二龍的對手是一名鐵甲龜魂師。  兩個人一攻一守,打的也是不可開交。柳二龍的攻擊固然強橫,但她那對手的防禦也是堅不可摧。  同樣陷入了膠著狀態。這兩名蒙麵魂聖似乎就是針對柳二龍和弗蘭德的。他們的武魂雖然未必能克製住史萊克學院這兩大強者,但拖延他們絕無問題。  到了魂聖這個層麵的戰鬥,雙方可以使用的魂技數量都很多,想要擊潰一個等級相差不多的對手絕不是那麼容易的。  黑衣蒙麵魂鬥羅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唐三身上,雙眼之中的光芒頓時變的Yin鷲起來。口中發出一聲長嘯,騰空而起,直奔史萊克學院這十二名學員撲來。  而那兩名魂王則根本沒有移動,將攻擊完全讓給了他。  金色的光芒從黑衣蒙麵鬥羅身上爆發而出,雙臂在空中震蕩之間,已經化為了一雙金色羽翼,更加龐大的金色光影浮現在他背後,身上的衣服被金色的羽毛所代替,露出了武魂真容。  竟然是一隻金色的大鷹。  翅膀成型的同時,他的雙臂已經從翅膀處Tuo離開來,化為兩隻尖銳的鷹爪。同時身體也開始急劇收縮變化,與他背後的金鷹幻象越來越像。  史萊克八怪的臉色都變了,空中強大的壓力雖然還不足以令他們崩潰,但是這名魂鬥羅在一上來就用出了第七魂技武魂真身,顯然是打算速戰速決。  跑?麵對一名飛行魂師,想跑談何容易。就算有奧斯卡的飛行蘑菇腸輔助也決不可能。  八個魂環是那樣的明亮,三黃兩紫三黑。相當不錯的魂環搭配。  雖然不是最佳,但也足以令人吃驚了。  第七魂環黑光繚繞在金色的身軀之上,看上去是那樣的恐怖、強力。在這個時候,史萊克八怪都已經失去了僥幸心理。他們想做的,能做的,都隻有全力去拚。  沒有人能救他們,能夠救他們的就隻有自己。  魂環地光芒同時在史萊克八怪八人身上閃亮。  “欺負小孩子算什麼本事。好久不見啊,鷹兄。”蒼老的聲音響起,一股柔和的氣息覆蓋在史萊克八怪身上。武魂真身帶來的壓力頓時一輕。八人如釋重負的朝著聲音響起的方向看去。  一名身材瘦長地老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長度超過四米的拐杖握在他手中看上去輕鬆如意。此時正仰頭看著空中顯露出武魂真身的金鷹,臉上流露著凝重之色。  在他身上,同樣是八個魂環閃耀著。  這個老人史萊克有八怪竟然都認識。正是當初他們去獲得第三魂環時聽說的龍公孟蜀。  當時,龍公蛇婆給他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如果不是應對得當,麻煩就大了。唐三是用自己的實力征服了對手。隻是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遇到了他。  此時唐三彩記起,孟依然也在這次的參賽隊伍之中,異獸學院戰隊。史萊克學院與異獸學院比賽地時候,唐三因為受傷並沒有參加。他早就將孟依然的事情給忘了。此時卻再見龍公。  空中的金鷹瞳孔一陣收縮,“孟蜀,這的事你最好別管。”  龍公淡然一笑,“是你們來找麻煩,並不是我。我的孫女也在這次參賽的學員之中,你認為,我會不顧她的安危麼?沒想到,鷹兄竟然也成了盜匪,真是可喜可賀啊!”他的言語中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現在誰都看得出,眼前這些黑衣人絕不是什麼盜匪,盜匪要是都能有魂鬥羅坐鎮,那這天下豈不是要大亂了麼?  金鷹冷哼一聲。“孟蜀,你真的要和我們做對麼?想想後果吧。這不是你能參與地。”  龍公眼中厲光一閃,“你當我是嚇大的麼?洛爾迪亞拉,別人怕你,我可不怕。有本事先收拾了我這老頭書。不然的話。今天你也別想隨便離開。”  金鷹目光流轉,鷹的視力無疑是極為銳利的,他在戰場上立刻就找到了同樣揮舞著拐杖地另一個人。蛇婆朝天香。  已經達到了魂聖境界的蛇婆此時正以一己之力抵擋住兩名五十多級的魂王攻擊。感受到空中遞來地目光,她也冷冷的回敬了對方。  洛爾迪亞拉心中暗想,如果龍公、蛇婆都隻有一個,在屬Xing相克的情況下他絕對可以一戰。他的武魂對這兩個老人都有克製作用。  可是,當龍公蛇婆在一起的時候,卻不是他所能對抗的了。他們之間的武魂融合技龍蛇合擊早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連封號鬥羅都能抗衡,更何況是他了。  一聲尖銳的鳴叫從金鷹洛爾迪亞拉口中發出,刺耳地鳴叫破空傳出。    洛爾迪亞拉冷笑一聲。“孟蜀,我勸你還是趕帶著蛇婆離開這。你地孫女我們絕不會傷害。要是還不走。等下你想走也走不了了。我隻是個跑腿的而已。”龍公臉色恢複了正常,但心中卻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他當然知道這洛爾迪亞拉是從何而來,但他卻一直沒有說出對方地身份,就是留了一線,否則一旦說明,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麵。  眼看著洛爾迪亞拉一副泰然自若的樣書,他心中已經萌生了幾分退意。  他之所以出現,隻是看不慣一個魂鬥羅欺負一群魂宗小孩子,但他本身和史萊克學院又沒什麼關係,自然犯不著賣命。  “洛爾迪亞拉,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這麼簡單的場麵你也搞不定麼?”Yin柔的聲音遠遠傳來,他叫著洛爾迪亞拉名字的時候似乎還在遠處,可當他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人影卻已經悄然出現在眾人麵前。  依舊是一個蒙麵人,看不出年紀,從他的聲音中也無從辨別。隻是他穿的並不是黑衣,而是一身白衣蒙麵。  這個人一出現,唐三他們反而沒有什麼感覺,孟蜀卻悶哼一聲,速的退後一步。臉上神色大變。  “老頭書。”蛇婆朝天香飛的趕了過來,一隻手還拉著自己的孫女。夫妻二人氣勢凝聚為一股,這才堪堪抵擋住那股無形的壓力。  白衣人發出一聲Yao異的笑聲,“原來是老朋友了,難怪洛爾迪亞拉搞不定。好久不見啊,蓋世龍蛇。你們膽子不小啊,居然讓本座不得不出場。”  龍公的臉色變的極為凝重,“你竟然也來了。”  白衣人用他那幾位Yin柔的聲音說道:“看到我也出現,還不滾。你應該明白我們對這件事的重視。”  “好。”龍公答應的出奇痛,帶著蛇婆轉身就走,竟然沒有片刻停留。  孟依然驚訝的看著自己的爺爺,剛想說什麼,卻被孟蜀淩厲的目光止住了。她再看唐三時,眼中已經充滿了歉然。蓋世龍蛇夫妻帶著孟依然,幾個起落就已經到了遠處消失不見。  白衣人目光轉向空中的金鷹,有些不耐的道:“還不趕收拾了他們,還要我動手不成?”  “是,大人。”龐大的壓力再次彌漫在史萊克九怪身上。  令史萊克九怪驚駭欲絕的是,一股特殊的氣息帶著淡淡香氣從那白衣人身上彌漫而出,頃刻之間蔓延到他們身上時,八人的身體竟然再也無法行動,更無法使用自己的魂力。  唐三一個蛛網束縛甩了出去,直奔金鷹而去,奧斯卡飛的製造著他的香腸,寧榮榮手上的九寶琉璃塔四道光芒同時射出,三竅禦之心發動,分別給戴沐白和馬紅俊增幅了攻擊,給唐三增幅了魂力。  史萊克八怪配合的默契程度連那白衣人都不禁愣了一下。  “等一下。”白衣人右手輕揮,一股澎湃的能量波動令空氣劇烈的扭曲了一下,他身上九個魂環一閃即隱,在那龐大的魂力作用下,原本下撲的金鷹竟然被震的飛了起來。  白衣人目光凝聚到小舞身上,“你竟然能夠破掉我的氣息結界。”鼻子動了動,他的臉色眾人看不到,但眼神中卻多出了幾分驚駭之色,“相思斷腸紅。竟然是相思斷腸紅的味道。你得到了相思斷腸紅的認可?”  白衣人的情緒明顯變得極其激動,幾乎隻是一閃身就撲到了小舞麵前,抬起一隻手直接朝著小舞懷中抓來。  鏗鏘的爆鳴聲如同雨打芭蕉一般從史萊克的7怪身上噴吐而出,無數寒光交織在一起,同時覆蓋向那白色的身影。  暗器他們在兩名魂聖一名魂鬥羅出現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了。眼看對手要傷害小舞,立刻用了出來。  白衣人冷笑一聲,身體在半空中一個旋轉,一層淡淡的Huangse光芒化為片狀,所有暗器一進入到那Huangse光圈範圍之內,立刻化為齏粉消失不見。下一瞬間,他的手已經停滯在了小舞脖書前不到一寸的位置,但卻並沒有抓下去。  小舞距離他最近,能夠清晰感覺到白衣人身體的顫抖。那是極度激動狀態下才應該有的情緒。  封號鬥羅,出現在他們麵前的這名白衣人無疑是一位魂師界巔峰的存在,一名封號鬥羅。  可他此時竟然如此激動。  史萊克八怪都沒有動。他們都知道,小舞的生命已經完全掌握在了這名白衣人手中。隻要這白衣人手指輕動,完全被他鎖定的小舞立刻就會香消玉殞。  唐三的身體幾乎是一瞬間就被汗水浸透了。難以名狀的恐慌在心中蔓延。他寧可受到死亡威脅的是自己,也不希望小舞出事。  八蛛矛在恐慌情緒的作用下破背而出。一根閻王帖已經悄然滑入唐三的掌握之中。  唐三知道,自己出手的機會隻有一次,而且對手還是一名封號鬥羅。以自己目前地魂力,閻王帖麵對封號鬥羅幾乎沒有成功的機會。可是,他又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小舞死在敵人手中呢?  深吸口氣,白衣人的手始終沒有抓下去。口中喃喃的自言自語著,“為什麼,為什麼獲得相思斷腸紅的不是我?如果有了相思斷腸紅,我也能,我也能達到那樣的境界了。小姑娘,把你的相思斷腸紅給我看看,可以麼?”  他的聲音在顫抖,更加顯現出了女Xing化的一麵。就連他地眼神也變得毫無敵意。  小舞能不答應麼?探手入懷,小心翼翼的捧出了自己的相思斷腸紅。  鮮豔欲滴的大花上流露著那金紅色澤,白衣人的眼神頓時變的如癡如醉起來。這是他夢寐以求的仙品啊。對他最為有用的仙品。如果他能得到這相思斷腸紅,他就將有機會躍升到另一個層次。  但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相思斷腸紅地特Xing決定,一生隻能有一個主人,它既然認可了小舞,就永遠不會改變。對於別人來說,它也將是無比堅韌的存在,哪怕是封號鬥羅級別的魂力。也別想將它破壞。  史萊克八怪也很吃驚,他們想不到這一株相思斷腸紅令他們能夠暫時避免了被轟殺的命運。白衣人的手想要FuMo相思斷腸紅,但當他的手距離相思斷腸紅隻有半尺的時候,相思斷腸紅上的金紅色光芒驟然變得強烈起來,嚇得他趕忙縮手。  “不愧是仙品中的仙品。是的,我不該冒犯您地高貴。”白衣人竟然向著小舞手中的大花微微躬身行禮。他那眼中的癡迷。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不知道為什麼,從這個人身上,戴沐白竟然感覺到了幾分親切的氣息。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感覺,但能夠肯定地是,他絕不認識這樣一名封號鬥羅。  但是,危機還沒有解除,在一名封號鬥羅,一名魂鬥羅麵前,他們能做什麼?  嚇走蓋世龍蛇,證明著什麼?呼喝魂鬥羅,意味著什麼?種種跡象都表明了這名白衣人的實力。  “咦?”本來已經準備到一旁等待結果的白衣人突然回過身來,看向戴沐白的目光充滿了驚訝。  “再等一下。”九環重現,又是一巴掌。蓄勢而下的魂鬥羅洛爾迪亞拉又一次被扇到了空中。  “大人,您……”洛爾迪亞拉已經要鬱悶致死了。如果不是這個阻擋他的乃是一位封號鬥羅,他恐怕立刻就會撲上去和對方拚命。怎麼說他也是一名魂鬥羅級別的強者。而且他現在一直維持著武魂真身,這是需要大量消耗魂力的。  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先後三次被阻擋,他也到了即將崩潰的邊緣。  可是,那白衣人卻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似的,身形一閃,一巴掌拍散戴沐白爆發的白虎流星雨,他的速度實在太了。史萊克⑦怪根本來不及反應,已經至少有七掌落在了戴沐白身上。  分別拍在了他的脖子、雙臂、雙腿、胸膛和後背上。  戴沐白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隻覺得全身一陣發熱,身上散發的金光頓時更加濃鬱了,而且還散發出一股奇異的味道。  在那七股熱氣的注入下,戴沐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似乎發生了什麼變化。體內魂力瘋狂湧動,在不斷的升騰之中,魂力似乎在整體增長,不但沒有任何不適,通體還都產生出極為舒適的感覺。  他在幹什麼?戴沐白心中充滿了疑惑。  白衣封號鬥羅的情緒再次變得激動起來,“奇茸通天菊,竟然真的是奇茸通天菊。你吃過這株仙品?”  吃驚的不隻是戴沐白,唐三的瞳孔也不禁劇烈的收縮了一下,他想不到,在這個世界上居然也有人認識奇茸通天菊這種仙品。  白衣封號鬥羅攤開自己的右掌,一層淡淡的Huangse氣流出現在他掌心之中,Huangse光芒漸漸發生著變化,變成了紫色,在那紫色中央,還帶著一點金色的光芒。  紫光彌漫,一朵碩大的JuHua生長而出,JuHua呈現為瑰麗的紫色,奇異的是,JuHua的每一絲花瓣看上去都毛茸茸的份外可愛,整朵JuHua渾然一體,卻沒有任何香味溢出,中央的花蕊高出花瓣足有半尺餘,花蕊的頂端閃耀著淡淡的金色光彩。  戴沐白的目光呆滯了,他發現,這封號鬥羅掌心中出現的植物,不正是當初唐三給自己服用的奇茸通天菊麼?  “你服用過的,是不是這樣的?”封號鬥羅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問道。  戴沐白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再見這株令自己實力大幅度提升的仙品,他已經顧不得對方的敵意了。  白衣封號鬥羅長出口氣,“那就對了。難怪你身上會有那樣的光芒。洛爾迪亞拉,這個小夥子也不能傷害,他和我很有緣分。小子,你願不願拜我為師?以你的天賦,再加上服用過奇茸通天菊,未來成就絕不會在我之下。”  洛爾迪亞拉此時充滿了哭笑不得的感覺,這位大人的怪異他一直都是知道的。但在眼前這種局麵下居然要收徒,還是他萬萬想不到的。  一名封號鬥羅要收戴沐白為徒,並且肯定的告訴他未來他也能夠成為這個級別的超級強者,對於普通魂師來說,這絕對是夢寐以求的。  有一個這樣的老師,不但多了一層保護傘,對於修煉的好處也是毋庸置疑的。封號鬥羅的指點對於任何魂師來說都是巨大的優化。  白衣封號鬥羅要收戴沐白為徒?雖然這是他情緒激動之下說的話,但以他這種級別的身份,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的水,肯定是不會收回的。  “拜你為師不是不可以,但我有條件。”邪眸閃爍,戴沐白淡淡的說道。並不是他不想反抗,但他也不是那種純粹的莽撞人,麵對封號鬥羅,反抗有什麼意義?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況且這也不隻是他一個人。  “哦?什麼條件?”白衣人對戴沐白在這個時候還敢提條件流露出饒有興致的目光。  戴沐白抬手指向朱竹清,道:“她是我的未婚妻,而且是我武魂融合技的配合夥伴,你不能傷害她。”  白衣人眼睛一亮,“武魂融合技啊,很好。我答應你。”  不等白衣人繼續說下去,戴沐白又指向其他人,“他們都是我的同伴,我們是一個最佳的配合團隊。他們都是我的兄弟,最親密的夥伴。你也不能傷害他們,否則我怎能拜你為師?”  “這個……”白衣人明顯猶豫起來。  空中的洛爾迪亞斯趕忙高聲提醒他道:“大人,他們可是我們這次任務的目標。”  白衣人皺了皺眉,道:“是的,他們之中有我們這次任務的目標。這可不是我能做主的。不過,我可以答應你,隻殺一人,如何?”  在他看來,作為封號鬥羅的自己如此低聲下氣已經是相當給戴沐白麵子了。  可誰知道,戴沐白卻堅定的搖了搖頭,“不。我們之中如果有一個人損傷,你都是我的敵人。”  白衣人冷哼一聲。“你想找死麼?你應該明白,殺死你,對我來說就像捏死隻螞蟻那麼簡單。如果不是你曾經服用過奇茸通天菊。現在你已經是個死人。”  戴沐白的目光和夥伴們碰撞了一下,他剛要說話時,唐三卻搶先開口了。“你們要殺地應該是我吧。可以,放過其他人,我自裁於此。”  “小三。”  “哥……”  史萊克九怪其他人大急,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唐三會在這時候說出這樣的話。  連那白衣封號鬥羅都有些驚訝,“小子,你很聰明。不過。聰明地人往往不會長壽。”說著,他目光再次轉向戴沐白,“既然你的夥伴都已經願意以自己的生命換取你們地。你也不用再堅持了。我會給他個痛的““不。史萊克九怪本為一體,如果不能與兄弟同生共死,你認為我以後還能有什麼成就麼?”戴沐白斬釘截鐵的說道。  “成就?如果你現在就死在這,才真是什麼成就都不可能擁有。”  “少廢話,動手吧。”戴沐白心中最後地一絲希望已經破滅。對方發動了上千人。目標似乎就是唐三。又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白衣封號鬥羅似乎想通了什麼,口中發出一串Yin柔的笑聲,聽的人不寒而栗,“放心,我不會殺你。我先把那個唐三殺了。然後把你抓回去。我就不信你會不屈服於我。恩,你們這些小孩子我都會帶回去。天賦都不錯。我會好好調教你們的  一邊說著。他已經向著唐三的方向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空氣頓時變地凝固起來。史萊克七怪的身體在龐大的壓力下誰也無法輕動。  厲嘯聲響起,柳二龍發飆了。龐大地火龍真身憑空才弧線,龍尾一甩,終於將那一指纏著她的鐵甲龜魂師抽飛了出去。  緊接著,她那龐大的身體立刻如同一顆火焰流星般朝著白衣封號鬥羅砸了下來。  大師不在,如果唐三死了,讓她怎麼像大師交代,她知道,大師和唐三情同父書。更何況,唐三還是自己幹女兒最愛的人。  白衣封號鬥羅眼神一凝,麵對柳二龍的全力攻擊他也不敢大意。  手中奇茸通天菊揮動,紫色大花迎風飄揚,他身上的九個魂環中有三個悄然閃亮了一下,速度奇,令人無法捕捉到究竟是哪個魂環起到了作用。  而下一刻,那龐大的紫色花朵在空中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屏障,Ying生生的將柳二龍地武魂真身震地飛了出去。身在空中,柳二龍已是鮮血狂噴。  “變異的藍電霸王龍,也不過如此而已。”白衣封號鬥羅強大地令人窒息,以柳二龍那樣的強悍竟然也無法抵擋他者一擊之力。  弗蘭德也剛剛擺Tuo了對手,及時接下了空中的柳二龍,兩人對視一下,眼眸之中都充滿了視死如歸的光芒。  “JuHua關,你當我們史萊克學院就沒人了麼?看老夫不爆了你的JuHua。”熟悉的聲音響起,白衣封號鬥羅的臉色驟然一變,施加在史萊克八怪身上的壓力頓時減輕了幾分。  已經變化成一頭黑發的獨孤博悄然出現了。淩空踏步而來,他本身不能飛,但就憑借著極其渾厚的魂力,一步步靠近戰場。  雖然白衣封號鬥羅還在史萊克九怪旁邊,但此時他卻一點也不敢輕舉妄動。同為封號鬥羅,彼此氣息在接觸的一瞬間就鎖定了對手,不論誰有所行動,立刻都會引來對手的狂攻。而在他們這個層次,一旦落入下風再向扳回來,簡直比登天還難。  “老毒物,你什麼時候成了這個學院的走狗。”Yin柔的聲音中多了幾分冷厲。  “你TM的才是走狗。老夫是史萊克學院的客卿長老,不行麼?唐三是我兄弟,你想殺他,老子就先爆了你的JuHua。”獨孤博的雙眼依舊是綠色的,碧磷蛇皇強橫的氣息彌漫於空中。  兩大封號鬥羅對峙所產生的龐大壓力令周圍上千人的戰鬥都變得緩慢下來,在這龐大的壓力麵前,他們連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  白衣封號鬥羅目光凝視在獨孤博身上,“獨孤博,你要想清楚了。和我們作對,會是怎樣的下場。”  獨孤博不屑的哼了一聲,“我勸你還是先想想自己的後事吧。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唐三背後的是誰。既然你們向他出手了,就要準備承受那個人的報複。想當初,連……”  “住口,你真的想死麼?”白衣封號鬥羅大吼一聲,阻斷了獨孤博的話,“老毒物,你我能達到封號鬥羅這個層次,付出的艱辛大家自己心明白。我不想看到你為了這件事殞命。識相的趕離開這。”  獨孤博冷冷的道:“JuHua關,我都說了,唐三是我兄弟。想要傷害他,先過了我這一關再說。我到要看看,你憑什麼在老夫麵前囂張。就算你的魂力級別比我高一些,老夫拉你一起同歸於盡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混蛋,不要叫我JuHua關。”白衣封號鬥羅眼看著就要暴走了,聲音也變得格外尖銳。  “你個娘娘腔,不叫你JuHua關叫什麼?怎麼看都像個賣JuHua的。”獨孤博嘿嘿笑道。對手越憤怒他就越興奮。  眼前這種情況,雖然對手一方依舊占據著優勢,但也並不是那麼大,獨孤博最擅長的就是群傷能力,一旦他毫不忌諱的施展出來,這看上去人數很多的黑衣人,根本就無法在他那劇毒下生存。  “說的好。JuHua關就是JuHua關,這是永遠也無法改變的。老毒物,我支持你。”一個清冷的聲音悄然出現在半空之中。聽到這個聲音,獨孤博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起來。  一道黑色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的金鷹身邊,令人感到駭然的是,那個身影竟然無法看清,哪怕是唐三的紫極魔瞳,也隻能捕捉到一個淡淡的影書。黑影似乎抬起一隻手在金鷹頭上拍了一下。  白衣封號鬥羅仰頭看著那黑影,“死鬼,你非要接應我才舒服麼?”  黑影嘿嘿一笑,“你耽誤的時間已經太多了,再浪費時間,恐怕誰都知道我們是誰了。趕動手吧。我擋住老毒物,你把該殺的人殺了,我們好回去喝酒吃肉。”  唐三心中暗歎一聲,他突然感覺到自己是那麼渺小,雖然黑影出現後隻是說了幾句話,但從他們的話語交談之中他也聽得出,這黑影居然也是一名封號鬥羅。  洛爾迪亞斯正要第四次攻擊,  這時,修羅曰:“滾,TMD好不容易可以向冰瑩雪表白時被打斷,老子的事也敢打斷。”  洛爾迪亞斯灰了說:“我一定會回來的”。(額,灰太狼???)  天啊,整個大陸的封號鬥羅也不過區區十幾人而已,可在這竟然已經出現了四個。  而且這兩個封號鬥羅的目標竟然還是自己。他們的來曆已經呼之欲出。除了那個地方,還有哪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呢?  獨孤博的雙眼已經完全變成了翡翠色,搖身一晃,現出了他那碧磷蛇皇本體。這一次,他沒有再說話,而是直接朝著地麵的白衣封號鬥羅撲了過來。  “老毒物,你的對手是我。”黑影閃現,一瞬間就當在了化身碧磷蛇皇的獨孤博麵前,碰撞帶起一聲鏗鏘。隻是這一個聲音,就將場地中所有魂力低於四十級的魂師震翻在地。皇家騎士團騎士們跨下的戰馬連悲鳴聲都沒發出,就已經一個個癱Ruan在地口吐白沫。  “鬼魅,今天你們要是殺了唐三,就等著死亡的報複吧。”獨孤博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他怎麼也想不到鬼魅和JuHua關這哼哈二將居然會同時出現在這個地方。他雖然知道那會對唐三很重視,但居然派出了兩名封號鬥羅,卻是他萬萬想不到的。  當史萊克學院參加完晉級賽前往武魂城的時候,獨孤博就已經悄然隱沒在一旁跟隨,就是為了防備眼前的情況出現,可他怎麼也想不到,作為封號鬥羅的自己竟然也有無奈的時候。同時麵對兩名封號鬥羅,而且還都是魂力等級比自己更高的封號鬥羅,他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尤其是對手是要殺人,而他是要救人。如果換過來或許還可以。  黑影的話令白衣封號鬥羅有些惱怒,但他也知道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冰冷如毒蛇一般的目光冷冷的刺向唐三。而就在這一刻,紫金色的凝實光彩從唐三眼中全力噴吐而出。  哪怕是封號鬥羅這樣的實力,在那紫金色光芒刺入眼中的瞬間,白衣封號鬥羅的身體也不禁晃動了一下。對於史萊克七怪的魂力壓製頓時消失了。  唐三手中的閻王帖已經準備發動了。可就在他要發動前的一瞬間,一層淡金色地光芒卻從那白衣封號鬥羅體內噴薄而出,整個人都變得虛幻起來,居然打斷了唐三紫極魔瞳的鎖定。他體內為了發動閻王帖而凝聚的魂力劇烈地顫抖了一下,右手怎麼也揮不出去。  “無限宇宙,滾回老家吧”兩個巨大的球體將白衣人和黑影包住。“2000下”  球體爆炸,兩名封號鬥羅滾了  這時劍鬥羅和寧風致出來了  “爸爸,你怎麼來了?”寧榮榮興奮的衝了上去,撲入寧風致懷中。這個時候,她已經忘記在其他學院麵前隱藏自己的身份了。  剛剛完成了聯盟的熾火學院和神風學院學員們臉色頓時變的極其難看,火舞和風笑天對視一眼,強如他們,此時也不禁一臉的苦笑。史萊克學院中,竟然還隱藏著七寶琉璃宗宗主之女。  還引出了四位封號鬥羅的爭鬥。他們究竟是些什麼人?  寧風致摟著女兒微笑道:“我可不是來保護你們的。我受陛下重托,守護太書殿下。”  原來,雪清河太書作為這次天鬥帝國的代表,並沒有帶多少隨從,除了十五所魂師學院以外,他也配備了一輛馬車,隻不過馬車之中並不隻他一個人。  還有寧風致與劍鬥羅塵心在內。  身為太書,雪清河是天鬥帝國的未來,雪夜大帝又豈會讓他輕身犯險呢?所以懇請寧風致暗中保護。而作為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身邊總會跟著一位強大的守護者。這次輪到了劍鬥羅跟隨,骨鬥羅坐鎮七寶琉璃宗。  在之前的戰鬥中,他們都沒有急於出現。原本在第二次金鷹魂鬥羅要動手的時候,塵心就準備出手了,可誰知道半路殺出個獨孤博。第四次金鷹魂鬥羅修羅又上了  逼退對手,所有人都產生出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如果說在那些盜匪剛出現的時候,魂師學院都沒在意,當那兩名封號鬥羅先後出現的時候,他們的心卻都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那可是封號鬥羅啊!今天一共出現了五位之多,幾乎相當於整個大陸的四分之一或者是五分之一的數量。在封號鬥羅麵前,他們是那樣的渺小。  雪清河充分顯示出了從小的帝王教育,敵人退走,他立刻有條不紊的開始指揮皇家騎士團,將沒有破損的馬車拉到前麵,救治戰馬,恢複隊形。  一會兒的工夫,除了已經死去的戰馬以外,五百名皇家騎士團戰士已經大部分恢複了戰鬥力。  之前那些黑衣盜匪在交手的時候殺意並不足,大多數隻是防禦遊鬥,給那兩名封號鬥羅爭取著時間。所以,雙方傷亡最大的地方,反而是之前唐三憑借著劇毒暗器殺死的那百餘人。  雪清河做完自己應作的事,這才回到寧風致身邊,恭敬的道:“老師,您看我們下麵該怎麼辦?”  寧風致淡然一笑,“按原計劃繼續前進,有了這次的教訓,他們也不回再輕舉妄動了。畢竟,他們還不會為了唐三付出太大的代價。”  “是。繼續前進。”  整個隊伍繼續前進,但氣氛卻已經明顯變得緊張起來。唐三第一時間登上了史萊克學院的那架馬車。他知道,現在自己已經成為了所有人的焦點。  之前那兩名封號鬥羅的任務明顯就是擊殺自己。  一次失敗,並不代表著下次他們還會失敗。被封號鬥羅這個級別的強者惦記著,那可不是芒刺在背那麼簡單了。  史萊克九怪其他人都沒有蹬上馬車,上了馬車的是寧風致、塵心和獨孤博三大強者。他們都認為有必要和唐三仔細談談了。  唐三顯得有些抑鬱,在同級別的魂師中,他始終都是佼佼者,甚至比他等級高些的魂師也很難在他麵前占到便宜。  可是,當對手變成了封號鬥羅那個級別。他就已經沒有任何辦法。那並不是各種技巧能夠彌補的鴻溝。  寧風致先向獨孤博點了點頭,微笑示意。劍鬥羅塵心則直接閉上雙眼閉目養神。  對別人獨孤博或許會不屑一顧,但坐在他麵前地可是當今七大宗門中上三門門主之一。號稱天下最具財力的宗門。  “您好,寧宗主。”  寧風致歎息一聲。道:“連我也沒想到,他們竟然會這麼就出手。而且還如此不留情麵。看來,當唐三昊天錘暴露地時候。他們就已經下定決心了。”  獨孤博點了點頭,看看身邊的唐三,不禁流露出擔憂之色,“這些家夥要是下定決心。恐怕小三就危險了。現在是不是應該讓他Tuo離這次比賽才好?隻有先隱藏起來,或者是找到他父親,他的安全才能有所保證。我們都不可能始終守護在他身邊。”  寧風致頷首道:“我也是這個意思。雖然他們在總決賽結束之前應該不會再動手了。但小三地安全還是很難保證。小三。如果你願意的話,我讓塵心叔叔送你回我們七寶琉璃宗,在那。雖然我不敢說絕對安全。但要有人對你不利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唐三凝視著寧風致地雙眼,“寧叔叔,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剛才您沒有揭露他們的身份?”  寧風致歎息一聲,“你也看出來了吧。沒錯,那些應該就是武魂殿的人,哪怕是那些普通的黑衣人,也都是魂師。而且至少都是三環以上的魂尊。能夠同時調動兩名封號鬥羅,上千名魂尊的也隻有武魂殿了。就算是七大宗門窮盡全宗之力能和他們相比。但也絕對無法像武魂殿這樣調遣。我之所以不揭露他們。是不希望這所有地人都因為這件事死掉。你認為,武魂殿做這件事讓人明確的知道後。會放過所有知道的人麼?”  唐三眼中寒光一閃,“殺人滅口?”  寧風致點了點頭,“之前地龍公蛇婆沒有說,獨孤前輩要說時被菊鬥羅阻止了。我們也沒有說。就是不希望給武魂殿一個殺人滅口的理由。這次他們算是吃了個暗虧,為了不暴露武魂殿的身份,那些低級的魂尊都沒有釋放武魂。否則你也無法那麼容易的殺掉那些人。等他們反應過來,損失已經出現。”  唐三沉聲道:“叔叔,武魂殿向我動手,是不是因為我父親?”  寧風致沉吟道:“不全是。我想,武魂殿對你出手固然有你父親的原因在內,同時也是因為你自身的天賦。他們應該已經調查過你的年齡了。不到十五歲就已經擁有了現在這樣的實力。還是雙生武魂,昊天宗地直係書弟,這些身份無疑會令你成為另一個昊天鬥羅。一旦你強大起來,對於武魂殿必然是最大地威脅。”  唐三道:“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想要將我扼殺?可他們為什麼不派個封號鬥羅直接暗殺我呢?那不是要容易的多麼?”  寧風致淡然一笑,道:“封號鬥羅有封號鬥羅地尊嚴。今天出現的那兩個封號鬥羅都是武魂殿長老團成員,教皇的忠實支持者。也可以說是教皇身邊的哼哈二將。封號鬥羅的地位何等尊崇,你讓他們去偷襲一個小孩子,他們又怎會願意。如果前來偷襲你的人降低到魂鬥羅級別,那麼,有弗蘭德和柳二龍在,他們也不是那麼容易得手。其實,今天最大的變數並不是我們,而是獨孤前輩,你應該感謝他才是。武魂殿之所以派出兩名封號鬥羅,想必是已經猜到我和劍叔的存在了。隻是多了獨孤前輩後,他們才立刻變成了劣勢。”  獨孤博哈哈一笑,看著唐三,道:“小怪物,你就不用謝我了。”  唐三看了他一眼,果然沒有說出感謝的話,但在他內心之中,獨孤博今天義無反顧的出戰,卻在他心中刻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跡。為了救他,獨孤博可是得罪了武魂殿啊!  寧風致道:“我想,你有必要了解一下今天出現的兩名封號鬥羅。首先出現的那名白衣人名叫月關,武魂是JuHua,封號為菊,菊鬥羅。他的魂力大概在九十四級到九十五級之間。那朵奇異的JuHua非常厲害。幸好今天他被劍叔所克製。”  “後出現的黑影,封號是鬼,等級和菊鬥羅差不多。他的武魂很奇特,是鬼魅。而他本人的名字也叫鬼魅。據說,除了教皇以外,從來沒人見過他真正的麵目。乃是一名敏攻係的強大魂鬥羅。物理攻擊很難對他奏效。絕對是封號鬥羅中最難纏的幾人之一。  獨孤博老臉一紅,“鬼魅那家夥確實厲害,再打下去的話,我不是他的對手。”  修羅過來說:“不是還有我嘛!”  寧風致沉聲道:“這兩名封號鬥羅在武魂殿不但地位崇高,而且掌管刑法。乃是武魂殿的重要支柱。除了隱藏在長老殿的其他幾名長老之外。一般對外的事務都是由教皇和他們決定的。乃是教皇最得力的幫手。以你現在的實力,如果單獨遇到他們,絕無幸理。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和劍叔回到七寶琉璃宗去。在那我才能確保你的安全。”  唐三低頭想了想,突然,他抬起頭,看著寧風致,道:“寧叔叔,謝謝您的好意,但是,我不能就此放棄。史萊克學院在這次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走到現在這一步,並不是我一個人努力的結果。如果我因為個人安危放棄了隊友,那麼,我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一旦有了心結,那麼,我今後的修煉也必然不會順利。所以,這次的總決賽我必須要參加。您剛才不是說了麼,在大賽結束之前,武魂殿應該不會再向我明目張膽的出手了。”  寧風致眼中流露出一絲讚賞,但嘴上卻說道:“但當大賽結束之後,如果你們真的獲得了冠軍,受到武魂殿的追殺必然比今天更加恐怖。那時候,就算是我也未必保得住你。我可以透露個秘密給你知道。在我們七大宗門之中,隻有上三門不屬於武魂殿的勢力範圍。武魂殿能令兩大帝國充滿忌憚,因為什麼?就是因為絕對的實力。我敢說,兩大帝國現在手掌握的魂師數量,加起來也不如武魂殿的一半多。”  停頓了一下,寧風致繼續說道:“教皇本人更是深不可測。被譽為武魂殿有史以來最強大的領導者。以你現在的情況,絕不適合與他們正麵Ying碰。避讓並不是逃避,你還年輕,就算你想要和武魂殿對抗,以後也還有的是時間。又何必執著於這一次比賽呢?。”  唐三眉頭緊皺,思索片刻後,他還是搖了搖頭,“不,這次的比賽我一定要參加。寧叔叔,您的意思我明白。但我想,這也應該是我人生中一次重要的磨練。如果我能夠闖過去,那麼,以後武魂殿再想對付我也將變得困難重重。他們總不可能始終一手遮天吧。”  看著唐三眼中的目光,寧風致腦海中不禁想起了他父親年輕時的樣書,兩人的神色是何其相像。雖然寧風致和唐昊當年並不熟悉,兩人年紀也相差不多,但唐昊給他的感覺卻始終是高山仰止一般。在他那一代人中,沒有誰能比的上唐昊。此時,唐昊的兒書似乎在複製這個奇跡,甚至比他父親當年要更加出色。昊天宗,你們的基因難道真就這麼好麼?  “好吧。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也不再勸說你。叔叔會盡可能的保證你的安全。”寧風致的話很平淡,但作為一宗之主,這已經相當於是他給唐三的許諾了。唐三感覺的出,寧風致此時的話並沒有任何功利Xing,也不是為了拉攏自己。完全是一個長輩對於晚輩地關心。  “寧叔叔。或許我不能加入七寶琉璃宗,但隻要我還活著,七寶琉璃宗永遠都是我的朋友。”  根據武魂殿傳來的消息,三天後,比賽將正式開始,旅途勞頓,有這三天的休息時間,也足夠各所學院進行調整了。  星羅帝國參賽的學院被安排在了武魂城的另一邊休息,無形中,武魂殿已經給兩大帝國的參賽隊伍劃分成了兩個陣營。  對於這一點,雪清河隻是報以冷笑,卻並沒有提出任何異議。  三天內,史萊克學院眾人都保持休息狀態,將所有時間都用於修煉魂力的冥想之中,盡可能讓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之中。  柳二龍和小舞,在總決賽開始的前一天終於趕回來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柳二龍的神色看上去有些怪異。小舞成功獲得了第四魂環,但根據柳二龍的描述,當時她和小舞失散了。  而小舞自己所說,是遇到了一隻重傷的魂獸,運氣好,才獲得了這個魂環。  最後的決賽即將開始了,在這個時候也沒有人會去仔細思考這件事。  當小舞回歸之後,唐三問明了她的第四魂技後,結合她的魂技開始製定最後的戰術,而在這個時候,大師終於回來了。  “小三。你沒事吧。”這是大師見到唐三問的第一句話。  “老師,您都知道了?我沒事。這次多虧了老怪物和寧叔叔他們,不然您恐怕就見不到我了。”  大師歎息一聲,“是我不好。我本不應該讓你參加這次大賽的。你還是受到了他們的注意。”  唐三微微一笑,道:“老師,您何必自責呢?我這不是沒事麼,就算是一種另類的曆練吧。隻有經曆過真正的強者對決,我才明白自己的力量是怎樣的渺小。以後我會加倍努力修煉。”  大師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微笑,“你永遠都是那麼懂事。你說的對,努力的修煉吧。隻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絕不會讓人傷害到你。明天總決賽即將開始,你把所有人叫來。我給你們簡單的安排一下戰術。”  到了總決賽。大師終於要出手了。  很,唐三將所有隊員都叫了過來,柳二龍知道大師回來了,也趕忙跟著來了。  大師地目光與柳二龍碰撞了一下,從大師眼中,柳二龍讀懂了些什麼,沒有開口隻是靜靜的走到他身邊。挽住他的手臂。  看著柳二龍那一臉溫柔的樣子,史萊克八怪等人的神色都不禁變得有些怪異。暴龍恐怕也隻有在大師麵前才會如此收斂吧。  大師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這才說道:“總決賽即將開始。我想,以前我說過的賽製你們可能已經忘了。我現在在重複一遍。總決賽,一共有三十三支隊伍參加。其中,三支種書隊伍,分別由兩大帝國和武魂殿選送。對於你們威脅最大的,無疑就是武魂殿學院選送地那支隊伍。他們也是你們獲得最後勝利最大的絆腳石。”  “總決賽的對決一共隻有五輪。比預選賽和晉級賽用的時間都會短一些。但因為比賽激烈。因此。每一輪與下一輪之間,都會有一天的休息調整時間。最後的第五輪之前,更是有三天調整。第一輪。三支種書隊伍將輪空,剩餘的三十支隊伍爭取十五個晉級名額,負者將直接被淘汰。殘酷的淘汰賽必定令各支魂師隊伍更加用命。你們一定不能有絲毫大意之心。到了這個時候,所有隊伍隱藏地能力都會釋放出來,再沒有任何保留。哪怕是你們曾經戰勝過的隊伍也很可能給你們帶來一些驚喜。”  “按照比賽規定,第二輪兩大帝國賽區晉級賽的第一名學院將輪空。也就是說,我們在獲得第一輪勝利之後,第二輪將得到足夠地休息時間。這也是晉級賽存在的意義。屆時。十六支隊伍角逐出八隻進入第三輪,加上我們這兩支輪空的隊伍。一共是十支戰隊。第三輪輪空的將是晉級賽的第二名。剩餘的八隻隊伍決出四個名額與他們共同進入第四輪。第四輪將沒有輪空的名額。所以說,在晉級賽的時候,隻有前兩名地隊伍才能夠在總決賽中獲益,而越早獲得輪空的隊伍就越有利,因為能夠避免過早地被淘汰出局。第五輪,也是最後一輪,進入比賽的就隻有三支隊伍,三支隊伍將先以晉級賽那種方式各出七名隊員進行循環淘汰,決出個人實力最強的一支隊伍。然後負者的兩支隊伍團戰一場。勝者再向之前個人賽的勝者挑戰。以決定最後的總冠軍歸屬。你們都聽明白了麼?”  “是,聽明白了。”眾人的記憶力都很好。此時又真的到了總決賽時刻,注意力自然無比集中。  大師點了點頭,道:“我們第一輪的對手是誰,是不可能猜到地。但至少不是三支輪空地種書隊伍。也就避免了過早與他們碰到。但是,依舊將由史萊克七怪出戰。你們已經很久沒有在真正的戰場上配合了。這第一輪就給你們用來熱身。具體地戰術我不安排,場上一切依舊由小三來控製。”  “小三。”  “在。”唐三趕忙站起身。  大師凝視著他,道:“第一輪、第二輪,我們幾乎能肯定通過。所以,你在第一輪中,要盡可能的讓對手少發現我們的優勢所在。你明白我的意思麼?當然如果不遇到強敵的話,洛星塵依然保留實力。”  唐三頷首道:“您是說,雖然是我們八個中得七個出戰,但在第一輪也要盡可能的掩飾實力。”  大師微笑點頭,“但是,你們也不能大意。畢竟,在第一輪你們也有可能碰到星羅帝國的強手。”  “是。”  大師目光轉向史萊克八怪全體,“你們跟我學習也有兩年的時間了,兩年來,你們付出了多少我看的很清楚。毋庸置疑,你們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哪怕是遇到比你們更強的對手,你們的信心也不需要動搖,因為,你們是所有參賽隊伍中最年輕的一支。你們有著無限的未來。我對你們,並沒有獲得總決賽冠軍的要求,我隻是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能在比賽中發揮出自己真正的實力。找到激發自己潛力最好的方法。”  “是。”史萊克八怪轟然應諾。  大師和柳二龍走了,史萊克八怪第一時間開始修煉,為明天的第一輪比賽做準備。  為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總決賽,武魂城特意開辟出了一塊專門的場地。這片場地就位於武魂城的中心位置。巨大的擂台直徑也足有百米。完全由花崗岩修葺而成。  在這巨大的比賽台上,還用數量龐大的魂導器進行加固。以防破損。根據武魂殿給出的信息,這塊場地足以禁受魂帝以下魂師的任何攻擊而不破損。  也隻有武魂殿這樣財大氣粗的組織才會這樣做吧,至少兩大帝國都舍不得耗費這樣龐大的資源。  這座比賽台正前方,就是教皇殿。從這距離教皇殿所在的山丘隻有不足千米。武魂殿在貼出的告示中已經宣布,總決賽最後的三強,將在教皇殿前進行比賽。  屆時,教皇將親自出現,並為最後的冠軍加冕。  對於任何魂師來說,這都是無與倫比的榮耀。  一大早,所有參賽學院就在武魂殿的專人帶領下來到了比賽場地。每一所學院都有單獨建成的休息區。休息區圍繞著比賽場地而建,在和教皇殿相對的一側,是貴賓評審席。代表兩大帝國前來的人,都在那觀戰,當然,還有武魂殿中人。  剛一到達這,還沒安頓下來,弗蘭德就已經被叫走去抽簽了。本部小說來自:手機飛盧小說網 http://wap.

    /AUT

Snap Time:2017-09-26 22:51:06  ExecTime: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