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羅大陸續寫之修羅傳說》全文閱讀

作者:  鬥羅大陸續寫之修羅傳說最新章節  鬥羅大陸續寫之修羅傳說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鬥羅大陸續寫之修羅傳說最新章節第三十六章重聚九怪(三)(12-07-06)      第三十五章重聚九怪(二)(12-07-06)      第三十四章重聚九怪(一)(12-07-06)     

第二十五章戰神風


    第二十五章 戰神風作者:林

    剛一下擂台,被攙扶著的戴沐白就忍不住道:“小三,你們太狠了。”  此時戴沐白是在馬紅俊的攙扶下勉強行走,當然,這勉強二字是他自己弄出來的。低著頭,誰也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  在戴沐白身邊,被寧榮榮攙扶著的小舞也同樣低著頭,忍不住道:“戴老大,你在說什麼啊!小三並沒有用力啊,那血不是我們自己逼出來的麼?難道他對你格外照顧?”  戴沐白微微側頭,看了麵無表情的唐三一眼,“我不是說他對我們狠,而是對蒼暉學院的那七個人。那七個人恐怕廢了。”  史萊克九怪心中不禁同時一凜。  唐三用隻有眾人才能聽到的聲音淡淡的道:“他們注定永遠不可能和我們成為朋友。既然如此,我怎能讓這些威脅存在於我們身邊?如果哪天我們分散在,你們遇到了他們,該怎麼辦?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唐三何等聰明,從這些蒼暉學院隊員出手的時候他就明白,這七個人很可能就是那個死在自己手上的殘夢魂師時年的嫡傳弟子,時年留給他的印象實在太深刻,雖然他成功的擊殺了對方,可他永遠也忘不了時年帶給他那幻象中小舞的慘劇,他決不允許這種情況真的發生。  看上去,似乎蒼暉學院這些隊員的七位一體融合技是被他輕鬆破除,可如果不是他們正好有三個克製對手的能力,結局將會變的完全不同。  雙方的矛盾可以說已經不可調和,萬一這些人知道時年當初去殺自己,卻一直沒有回去,那麼,他們肯定會來替自己的老師報仇。  在權衡之下,唐三這才下了狠手。  一個是以絕後患,另一個,他相信,如果自己手下留情的話,蒼暉學院的七名隊員必然能夠猜到時年的失蹤與自己有密切關係。  而現在,他們卻永遠也不可能再說出這個秘密,在那七彩光芒之內發生了什麼,就算是參與其中的史萊克學院出戰七人的其他四人都不完全清楚。  這個秘密自然也就不會暴露。  唐三在剛看到對手的七位一體融合技時,他也極為震驚,作為大師的弟子,他第一時間就判斷出那並不是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但對手七人同時發動的七位一體融合技卻依舊會給他們造成巨大的麻煩。  但是,很他的心就安定下來。  七修羅幻境,終究也隻是幻境而已。紫極魔瞳,日月神瞳,冰神藍瞳能夠破除一切幻境的能力令他們完全有獲勝的把握。所以他才沒有急著讓己方夥伴們動手。  和時年的夢魘比起來,蒼暉學院七名隊員施展的七修羅幻境還要差了許多,由於這個技能隊魂力的消耗過於巨大,他們根本就無法像時年那樣對幻境控製到連當事人也感覺不出的精妙層次。  看上去炫麗的七彩光芒,成了掩飾唐三紫極魔瞳最好的屏障。  唐三讓夥伴們閉上雙眼的時候,就已經悄然將自己的戰術安排告訴了眾人。他的安排很簡單,他告訴每個夥伴,當我用腳將你們踢出去的時候,你們自己逼出一口逆血,裝出重傷難以支持的樣子。  那畢竟是七位一體融合技,要是讓外人看出本方輕易獲勝,隱藏的一切豈不是都要暴露了麼?示敵以弱,讓對手輕視自己,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後麵的一切就變得順理成章了。七十二級的魂帝時年在紫極魔瞳下都要短暫的失神,更何況蒼暉學院這些最高隻有四十一級的隊員們了。  唐三在發動的一瞬間,將紫極魔瞳的衝擊力提升到了一個特殊的程度,那一刻,他清晰的把握到每個蒼暉學院學員的精神狀態。而修羅和冰瑩雪也一樣。  由於施展七修羅幻境,蒼暉學院的七個人全力輸出自己的魂力轉化成精神力,這也是他們的特殊能力。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精神防禦可以說是零。  而且比平時不使用武魂的時候還要脆弱的多。畢竟,他們又怎麼可能想得到在這強大的七位一體融合技中,對手還能向他們發動精神層麵的攻擊呢?  紫極魔瞳的精神衝擊直接刺入大腦,魂力反噬。沒錯,蒼暉學院的七名隊員不會死,但他們卻已經都變成了白癡。某些神經的損傷令他們永遠也不可能恢複過來。哪怕是最好的治療係魂師對大腦這個無比精密的組織也是束手無策。  唐三從來都不是一個善良的人,更不像他表麵看上去那樣普通。唐門本身就是亦正亦邪的,當麵對有可能威脅到自己生命的敵人時,手下留情隻會讓自己陷入危機。  從看到對手的七位一體融合技,到對手發動攻擊,唐三在彩光中通知隊友們應變的方法以及擊潰對手七人。這其中的過程全都是在電光石火間完成的。雷霆萬鈞,一擊即中。其中的果斷狠辣,充分展現出了唐三那普通外表下隱藏的修羅之心。  也正是因為如此,戴沐白才會說出唐三狠辣的話。  史萊克九怪目光交匯於一點,沒有人再發出置疑之聲,唐三的解釋雖然很簡單,但彼此之間的那份兄弟之情卻彰顯無疑。他們都想到了同樣的問題,如果獲勝的是蒼暉學院那些人,他們會對己方手下留情麼?  走回休息區,數百道目光幾乎同時落在了史萊克學院戰隊的隊員們身上。當外麵有人喊出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這幾個字的時候,這些休息區中地參賽隊員們都跑了出去。也自然看到了最後的結局。  熾火學院的火無雙和火舞看到了,神風學院的風笑天自然也看到了。  比賽地過程並不長,也沒有誰看到史萊克學院是如何獲勝的,但他們卻都看到了結果。  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大師和寧風致那樣眼光的。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帶給每一名參賽學員地震撼都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可是,蒼暉學院卻依舊敗了。在使用了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之後,依舊敗了。而且他們還清晰的看到。在蒼暉學院發動融合技的過程中,史萊克學院戰隊甚至在擂台上動都沒動,任由他們蓄力。  盡管最後站在擂台上的隻剩下唐三修羅和冰瑩雪三個人,但是史萊克學院戰勝蒼暉學院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的結果卻令這些各學院參賽隊員都很難接受。尤其是火舞。  風笑天看著步履有些踉蹌的唐三,心中不禁一陣打鼓,天啊,那可是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居然都不能擊敗他們?這個三人也太變態了。他真的是二十五歲以下麼?  原本他還對自己信心十足。認為這次火舞必然要成為自己地女朋友了,可通過剛才外麵這一戰,現在的他可以說是信心全無。看著唐三不禁有些失神。  “你們不用這樣看著我。那並不是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  不理那些愕然的目光,唐三在夥伴們身邊坐了下來閉目養神。  雖然隻是一句簡單的解釋。卻也將他自己從神位上拉回到正常人範疇,不少人都有長出口氣的感覺。  這時,大師、柳二龍和弗蘭德三人已經趕了過來,唐三和大師低語幾句之後。相互攙扶之下,速地離開了休息區而去。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眾多參賽隊員頓時議論紛紛,他們都很願意相信唐三的解釋。畢竟,等級相差不大的情況下戰勝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根本就不可能。更何況。那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也隻是傳說中才有的強大神技。觀眾們得到的是一場視覺盛宴。但今日的比賽,卻也令有心人產生出各種不同的想法。各方勢力都在思考著今日史萊克學院戰隊究竟是如何獲得勝利地。  很。蒼暉學院方麵傳來消息,他們所有參賽地七名隊員全部喪失了思考的能力,都變成了白癡。並且向大賽組委會提出了嚴正抗議。要求嚴懲史萊克學院。  為此,由天鬥帝國與武魂殿共同成立了一個專門調查小組,分別對雙方展開調查。同時,位於天鬥城地武魂聖殿派出了兩名魂聖級別的治療係魂師專門為蒼暉學院七名隊員進行治療。  但正像唐三預判的那樣,大腦是人體構造最為精密的地方,並不是簡單的治療魂技就能夠恢複的。精神世界的奧秘至今還從未有人真正看破。武魂殿的治療自然是徒勞的。  回到史萊克學院,黃金鐵三角直接帶著史萊克學院戰隊的全部九名隊員集中在了會議室中。  此時,眾人也不需要再掩飾什麼,原本重傷的六人都恢複了常態。  弗蘭德的臉色有些凝重,目光先看向唐三,然後再從今天參加比賽的其他六人身上掃過。  “如果我猜的不錯,用不了一個時辰,大賽組委會方麵就會派出調查組來我們學院對今天比賽的事情進行調查。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搞定的。但大師剛才對我說,對手全變成了白癡。”  眾人麵麵相覷,誰也沒有吭聲,大家的目光最後都集中到了唐三身上。  弗蘭德瞪了唐三一眼,道:“你們幾個小怪物,就會給我找麻煩。你們參加了比賽的七個,待會兒立刻去給我靜修。我會以你們自我療傷的方式向對方解釋。哦,不,修羅你留下。總要有個人接受調查。至少表麵上你傷的最輕,也是最合適的人選。”  “是。”  此時的弗蘭德才算真正展現出他院長的威嚴,柳二龍站起身,向修羅和唐三笑了笑,眼中盡是讚許之色,這才帶著戴沐白等七個人去了。她本來就是黃金鐵三角中的殺戮之角,自然很喜歡唐三這種果決狠辣的作風。  柳二龍一行人走了,房間內隻剩下弗蘭德、大師,洛星塵、唐三、奧斯卡、馬紅俊和寧榮榮。弗蘭德拉了張椅子坐下,也不吭聲,抬手在桌子上有節奏的敲擊著,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大師從一開始就坐在一旁,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  時間不長,弗蘭德抬起頭,道:“修羅,如果待會兒來調查的人問你,你是如何破除對手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的,你怎麼回答?”    修羅:“額,不知道我隻是看了一下。誰知他們自己沒掌握好,反被吞噬。”  修羅:“不過我們也大多是受了重傷,現在他們都去療傷了。由於有兩個魂鬥羅,我和冰瑩雪都有治療傷口的技能所以會恢複的很”  !@#%……&*  “兄弟們,你們信得過我麼?”風笑天沉聲問道。  這些能夠參加大賽的隊員都是神風學院即將畢業的精英,他們和風笑天在一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但卻都是第一次看到他流露出這樣的表情。  最左側的一名隊員毫不猶豫的說道:“隊長,你去吧,不論勝負,我們都支持你。如果你都不能戰勝這個唐三,那這場晉級賽我們也就不可能獲勝了。你是我們的隊長,也是我們的核心。我支持你。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風笑天歎息一聲,“昨天唐三的一句話令我感觸很深,以前,我一直將我們這支隊伍當成是自己的。但我錯了,戰隊是屬於我們每個人的。兄弟們,謝謝你們的支持。不論如何,這場比賽我都會竭盡所能。”  “隊長,不論勝負,我們都會支持你。”  當唐三和風笑天分別從不同方位走入比賽場地的時候,觀戰的各個學院已是一片嘩然。他們顯然都想不到,史萊克學院和神風學院在第一場就派上了自己幾乎最強的隊員。  神風學院戰隊隊長風笑天,四十四級強攻係戰魂宗,武魂,疾風雙頭狼。  史萊克學院戰隊副隊長唐三,四十二級控製係戰魂宗,武魂,藍銀草。    兩個人走入場地的速度都不,都循著一定的節奏,兩人的目光始終注視著對手,比賽雖然還沒開始,但他們已經在從對手身上尋找著破綻。盡管他們的魂力都隻有四十多級,但如此年輕的他們,卻已經表現出了大師風采。  四目相對,兩人心中同時一凜,作為出色的青年魂師,他們都從對手身上看到了自己也有的元素。他們都明白,這場比賽必然不會輕鬆。  裁判示意雙方,可以釋放自己的武魂了。  右掌抬起,熟悉的藍光從唐三掌心中冒出,他依舊是那麼不顯山、不露水的樣子,一臉的淡然。  風笑天口中發出一聲有些尖銳的暢銷,一層淡淡的青光從他體內澎湃而出,青光湧動,他的身體明顯發生了變化,伴隨著骨骼的劈啪聲,肌肉與骨骼同時膨脹,身材明顯變得龐大起來。頭上的長發也被渲染成了青色,最為奇特的是,從他的左肩上,冒出一個狼首。  青色狼首目光森然,盯視著唐三,一絲絲寒意不斷從它釋放出來。  疾風雙頭狼,疾風魔狼的變異存在。疾風魔狼本是一種中高等的武魂,但變異成了雙頭狼,就已經令它變成了接近頂級武魂的存在。  正是憑借著這強大的變異武魂,風笑天才有了今天的成績。二十四歲四十四級,他同樣是天才中的天才。如果不是唐三有那麼多際遇,又在仙草的幫助下迅速成長,還有玄天功的道家正宗內功心法提升實力,在天賦上也未必就比他強出多少。  風笑天的臉上已經沒有了昨日的衝動,看上去和唐三一樣平靜。  “唐三。”  “風笑天。”  兩人相互稱呼著對方的名字。  風笑天凝視著唐三,“我今年二十四歲,在我六歲那年武魂覺醒的時候,就是先天滿魂力。我今天所有的成績,都是我一點一滴積蓄而來。我很欣賞你的實力。但今天我卻必須要戰勝你。不論是為了我們神風學院戰隊,還是為了火舞。我都不能輸。”  唐三淡然一笑。不置可否地看著對方。但他眼中堅定地神色已經告訴了風笑天,他也同樣不會放棄這場比賽。在他身上,也同樣有著史萊克學院的榮耀。  “比賽開始。”裁判一聲宣布。場中的兩人幾乎同時動了起來。  風笑天的身體幾乎是瞬間加速,直奔唐三衝了過來,青光在他身後拉出一條長長的光影,速度奇無比。  唐三心中一驚。在他得到的資料中,風笑天應該是一名強攻係魂師,可在此時,風笑天所表現出地速度,決不遜色於一名四十級以上的敏攻係戰魂師。  這是怎麼回事?  時間不容唐三多想,風笑天在撲出來的一瞬間,身上的第一魂環已經亮了起來,尖利的狼爪從掌中彈出,銳利無情的目光鎖定在唐三身上,人未至。狼爪已然揮出,十道半弧形的風刃帶著刺耳的破空聲,封死了唐三所有可以閃避的途徑。  疾風魔狼武魂的第一魂技一般都是風刃,但擁有疾風雙頭狼武魂地風笑天,魂技卻是風刃列陣。從十倍的數量就能看出,他這個第一魂技要比普通疾風魔狼武魂強了多少。這就是高等武魂的先天優勢。  真的被封死了所有的方向麼?唐三用自己的行動給出了答案。  腳下輕動。他整個人在前衝地同時,身體速的閃動起來,沒有人能看清楚唐三腳下的步伐,也就在他搖身一晃的瞬間,風笑天吃驚的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鎖定唐三的氣息。  東一歪、西一扭,原本看上去根本無法閃躲的十道風刃竟然就那麼被唐三穿越而過。毫發無傷。  風笑天地目光凝聚了一下,兩人的身體此時相聚已經不足五米,在這樣的距離,都隻夠他們做出一個動作的變化。  唐三沒有釋放出自己的藍銀草,而是雙手同時切出,直奔風笑天身上抓來。而風笑天也沒有再使用魂技,狼爪迎著唐三的雙手拍了上去。他們竟然在這時候都選擇了憑借自身魂力拚鬥而不是魂技。  單從這一點,唐三就看到了風笑天的自信和實力。魂師的魂力是有限地。不論是第幾魂技。都會消耗一定地魂力。而如果隻是肉搏的話,魂力消耗就會小得多。在沒弄清楚對手攻擊之時。誰先施展魂技,誰就會落了下風。此時他們不使用魂技,不代表他們沒有準備好自己地魂技。一旦對方魂技發動,他們也必然能夠在第一時間發動自己的魂技進行反擊。  唐三的右手切上了風笑天的右手。風笑天手腕一翻,尖利的狼爪已經抓住了唐三的手掌。他擁有的是獸武魂,對於自身的增幅顯然要比唐三這個器魂師強的多。當他的狼爪抓住唐三的右手時,連風笑天自己都有些意外。他深信,在等級相差無幾的情況下,唐三的手要是傷在自己手中,那他將沒有任何機會。  但是,當兩人的手掌真正接觸時,風笑天卻發現不對了。  唐三的手瑩白如玉,哪怕是最美麗的女孩子也不可能擁有這樣一雙手。可就是這瑩白如玉的手掌,卻比鋼鐵還要堅硬,狼爪在唐三的手掌上刺出一連串的火星,卻沒能留下一絲痕跡。  狼爪反震帶來的疼痛令風笑天心中凜然,實戰經驗極其豐富的他,立刻毫不猶豫的再次發動了自己的第一魂技。  事實證明,風笑天的選擇是正確的,唐三的玄玉手已經扣向了他的脈門,如果風笑天反應再慢一拍,他這隻手落入唐三的玄玉手中,這場比賽也將立刻失去懸念。  五道風刃爆發,兩人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了。在手掌內爆發的風刃令唐三的玄玉手上暴起一連串的鏗鏘脆響。  身體瞬間分開,唐三和風笑天同時退後。而就在這時,一條藍銀草也已悄無聲息的從風笑天腳下蔓延了過去。  唐三腳一沾地,身體就已經再次彈起,他根本不打算給風笑天緩過來的時間。依仗著堅硬無比的玄玉手,在鬼影迷蹤的幫助下,他再次切近,這一次,他是整個人朝風笑天懷中撞了過去。  風笑天此時心中的震驚無法形容,他怎麼也沒想到,唐三的肉搏能力竟然強到了這種程度,他有著強烈的預感,一旦被唐三欺近自己的身體發動攻擊,那麼,自己就一點機會也沒有了。  危機之中,風笑天的反應奇無比,身體猛的後躍,一瞬間就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不但閃躲開了唐三的攻擊,也在間不容發之際閃開了藍銀草從下而上的纏繞。  好的速度,唐三眼神一凝。從風笑天的速度上,他已經明白了許多。作為大師的弟子,對於變異武魂,唐三知道的也很多。風笑天現在所表現出的,似乎都是一名敏攻係魂師應有的能力。他那強攻係魂師的頭銜是假的麼?不,當然不。  從風笑天的速度上,唐三已經隱約判斷出,擁有疾風雙頭狼武魂的他,雙頭帶來的好處恐怕就是強攻與敏攻並重。強攻係魂師的攻、防能力,再加上敏攻係魂師的速度,難怪他會那麼強。  自從明白了武魂的真諦,想通了自己心中的那些疑惑之後,唐三的攻擊方式和以前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作為一名控製係魂師,他的魂技幾乎都是用來控製敵人的。但是,他也是唐門弟子。唐門的武技比他那些魂技差麼?不,當然不。雖然現在不能使用暗器和毒藥,大大削弱了唐三唐門武技的實力。但唐門的那些能力卻都更實用的多。至於他那些控製的魂技,卻要好鋼用在刀刃上,不用則以,隻要用出,就一定要有的放矢,給對手以最沉重的打擊。  風笑天退後的同時,他已經不再猶豫,經過短暫的試探,他已經發現,作為強敏雙係戰魂師,他竟然在肉搏上很難從唐三身上占到便宜。現在不是考慮唐三的手為什麼那麼堅硬的時候,而是應該獲得這場比賽的勝利。  因此,當風笑天退後的同時,他身上的第二魂環和第三魂環同時亮了起來。  一雙巨大的青色翅膀從風笑天背後舒展開來,與此同時,青色光影在他背後凝聚,正是疾風雙頭狼的模樣。在那龐大炫麗的光影襯托下,風笑天騰空而起,背後翅膀隻是一次拍打,借助空中的風,他的身體就已經扶搖直上,升高到了距離地麵五十米的距離。那正是唐三藍銀草無法企及的距離。  看到這一幕,史萊克學院眾人的臉色不禁都變了。在以前的比賽中,神風學院雖然有不少隊員都能夠飛行,但作為隊長,又是強攻係魂師的風笑天從來沒有飛過。此時,他突然升入空中,在魂力足夠支持的情況下,顯然已經將自己置於不敗之地。唐三不實用暗器的話,似乎很難對他造成任何攻擊影響。  看到風笑天突然飛起來,唐三卻並沒有驚慌,一邊盯視著對手,一邊緩步移動到比賽場地中央。  風笑天雙翼在空中輕展,凝視著下方的唐三,“唐三,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強大。但是,就算你再強大一些,我今天也一定要戰勝你。下麵,我將用我自創的魂技向你發動攻擊,小心了。魂技名曰: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  聽著對方的話,唐三腳下不丁不八的站穩,隻用兩個字回答了對手,“來吧。”  自創魂技四個字無疑震驚了全場。要知道,自創魂技雖然不能像魂環賦予的魂技那樣能夠自然成型。但凡事能夠自創魂技的魂師,無不是驚才絕豔之輩。自創魂技都是結合自身情況而出現的,因此,它也更為實用。  背後的雙頭狼光影漸漸與風笑天的身體結合在一起,那是他的第二魂技雙狼附體,在這種情況下,他的功、防、敏都會提升百分之五十。再加上他的第三魂技疾風雙翼,已經令他的狀態提升到了最佳。也隻有在這兩個魂技的輔助之下,他的自創魂技才能發揮出來。從某種角度來看,他的自創魂技絕不比他本身的第四魂技要差,而且消耗的魂力還要少一些。  長嘯聲中,風笑天動了,他的身體宛如流星趕月一般從天而降。奇異的是,他那展開雙翼的龐大身體,在下落地過程中卻沒有發出一絲聲響。彌漫地青光全部內斂。此時的他,身體與雙翼契合成一個完美的角度。  沒有聲音代表什麼。代表風阻力對他影響的更小。隻有他這樣的風屬性魂師。才能如此正確的從風中找到最好地下降通道。雙翼邊緣的鋒銳在陽光照射下閃爍著幽幽青光,那所謂的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顯然就是從這雙羽翼上發出的。  藍銀草衝天而起,化為無數藤蔓,直接纏繞向從天而降的風笑天。  風笑天看上去一往無前的動作在空中精妙的略微偏轉了一下,在即將接觸藍銀草的一瞬間改變了方位。  翼上光現。藍銀斷折。那些纏繞而去的藍銀草竟然一點也無法阻擋他的前進,紛紛被割斷,直奔唐三而來。  唐三做出了一個極為大膽地動作,雙拳揮出,同時轟向風笑天雙翼的起點,肩膀。  在下擊的一瞬間,風笑天的雙翼就已經於手臂融為了一體,這也是他那雙翼攻擊為什麼如此強大的重要原因。  風笑天豈是省油的燈,眼看唐三雙拳擊來,他也想看看。唐三那雙手究竟堅硬到了什麼程度。身體略微調整了一下,肩膀奇異地收縮幾分,令雙翼的鋒銳迎上了唐三那閃爍著瑩白光芒的拳頭。  轟的一聲,風笑天身體衝天而起,唐三雙手毫發無傷,而風笑天也在他那第二魂技雙狼附體增幅的作用下並未受創。  痛入骨髓的感覺令風笑天的目光變得怪異起來。那真地是手麼?他很清楚,在自己施展出三十六連斬時的雙翼攻擊下,曾經輕鬆切開了一米厚度的花崗岩。  風笑天被擊飛,唐三也並不好受,他的雙腳完全沒入到地麵之下,臉上升起一層淡紅的色彩。氣血上湧。  兩人心中的思緒都是閃電般掠過。風笑天的攻擊不會停止,唐三的防禦也依舊要繼續。  借力飛起地風笑天並沒有唐三想象那樣再入高空。身體隻是在空中一個大轉身,右翼就已經再次劈了下來。這次下批,風笑天地單翼在空中連閃,不斷變化著軌跡。就是要閃躲唐三的雙拳。拳頭堅硬可不代表身上堅硬。如此強橫如鍘刀地利刃,要是落在身上,恐怕……  唐三的雙眸中多了一層紫金色的光芒,隻是靜靜的盯視著那揮落的羽翼。就在羽翼距離自己不足一米的時候,他的雙手才再次抬起。又是同時轟了出去。  砰的一聲。風笑天帶著不可思議的眼神再次飛了起來。他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在自己竭盡全力的控製下。唐三依舊能夠找到自己羽翼下擊的位置,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又哪知道,出身唐門的唐三,眼力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能相比,別說是他的羽翼利刃,就算是從四麵八方同時飛來的無數暗器,唐三也能一一擊落。  風笑天在吃驚,唐三也同樣在吃驚,因為他發現,風笑天這第二斬落下來,雖然隻是單翼,可實際上,這一擊卻比之前的一擊力道更大。這一發現,頓時令唐三心中多了幾分疑惑。  兩人的戰鬥絲毫沒有受到他們心中驚訝的影響。風笑天身體在半空中旋轉一周,雙翼循環下擊,發動了第三斬和第四斬。  唐三也同樣用自己的玄玉手接住了這兩記斬擊。  事實證明,唐三的判斷是正確的。風笑天的這兩次攻擊,一次強過一次,雖然增加的力道都不大,但唐三的雙臂已經有些酸麻了,他的玄玉手畢竟還沒有修煉到極致,對手連續數次強攻,令唐三的手掌上也是一陣刺痛。  唐三突然笑了,誰也沒想到在這種時候他竟然還笑得出來。接下四擊的他,小腿已經沒入地麵之下,而之前風笑天已經說過,他這疾風魔狼斬一共有三十六下。按照眼下的情況來看,風笑天不但攻擊的力量越來越大,攻擊的速度也在隨之增加。速度與力量成正比,他者自創魂技的最大特點就是利用速度和重力來不斷增強自己的攻擊力。  唐三明白,雖然風笑天能夠完成者三十六斬,但到了最後,如果自己真的能一直硬接下來,恐怕風笑天的羽翼也會因為力量太大而折斷。  風笑天的魂力比唐三強上兩級,再加上這樣的增幅,唐三又怎麼可能接得住他的攻擊呢?此時,風笑天身體周圍已經爆發出了極其恐怖的鋒銳魂力,就算唐三想在他身上發動自己的第二魂技寄生,也不回有任何效果。哪怕是第三魂技蛛網束縛可能都會被他者不斷增幅的利刃切割。現在唐三能怎麼辦?釋放八蛛矛和對手硬拚麼?  不,唐三沒有那麼選擇。  風笑天的攻擊,令唐三想起了一些往事,想起了在自己能力序列中已經有些時間沒有食用過,最不顯眼的一個就在風笑天第四斬與第五斬的空隙之間,唐三右手黑光湧動,一柄毫不起眼的小錘出現在他掌握之中。與此同時,唐三腳下突然發出一聲爆響,以他陷入地麵的雙腿為中心,整個地麵頓時爆裂出一個大坑。  身體半轉,唐三雙手握錘,小腿發力,以腿帶腰,以腰帶背,以背帶臂,整個人半旋轉,雙手中那隻有尺長的黑色小錘從下方撩起,直接迎上了風笑天的第五斬。  轟----。  風笑天的身體這次飛的格外高,如果說能看到的話,這一次一定會從他翅膀上看到一絲裂痕。劇烈的疼痛已經令風笑天的臉漲得通紅。  在身體旋轉的同時,他驚駭的看著唐三手中出現的小錘,此時此刻,他已經來不及想對手為什麼會有武器了。裁判沒有喊停,那就證明對手並沒有違犯比賽規則。  其實,他又哪知道,此時的裁判已經看傻了。  兩個人的身體幾乎同時旋轉,隻不過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風笑天的翅膀再次下擊,唐三手中的小錘也再次上揮。劇烈的碰撞聲宛如雨打芭蕉一般不斷轟鳴。  不論是唐三還是風笑天,兩人的身體都越轉越,眼看著,十幾次碰撞就已經結束了。  評審席上,雪夜大帝的目光凝固了,白金主教薩拉斯的目光凝固了。可以說,隻要是六十級以上,年齡超過五十歲的魂師,此時的心都在顫抖。  那是什麼?那黑色小錘是什麼?那代表著什麼?他們心中無不清晰萬分。  那不是武器,至少不是攜帶而來的武器,更不是用空間魔導器藏在身上的。那是武魂,真正的武魂,在整個魂師界創造過無數輝煌的武魂。器武魂中金字塔頂端的存在。它代表著一個宗門,代表著無數強者。代表著最強橫的力量與攻擊。  那就是,昊天錘。  藍銀草與昊天錘,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而這兩種武魂卻同時出現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誰也不知道。但此時在他們腦海之中所能想到的,就隻有一個詞匯。雙生武魂。  昊天宗,昊天錘,雙生武魂。三個象征著魂師界武魂倫比的詞匯震撼著每一個人的神經。  唐三雖然沒有表明,但他此時所使用的能力,分明就是昊天宗獨有的宗門魂技,亂披風錘法。  據說,亂披風錘法練到極致,可以不間斷的揮出九九八十一錘,每一錘的力量都會比前一錘有所增幅。就算是真的神,也無法承受那八十一錘的最後一錘。  唐三手中的昊天錘雖然是那麼的小,看上去也是那麼的普通。可是,亂披風錘法卻隻此一家。此時,根本不會有人去懷疑他的身份。  昊天宗直係傳人,也隻有昊天宗的直係子弟才有學習亂披風錘法的資格。  天才兩個字,似乎已經不足以用來形容場中少年,他身上的輝煌甚至比那四個光環還要閃亮。  雪夜大帝好恨,恨自己的弟弟為什麼會放過這樣的人才。昊天宗的門人已經很多年沒有在大陸上出現過了。好不容易看到一個,還是一名直係子弟,要是能對他進行拉攏,那麼……  薩拉斯眼中的震驚漸漸化為了寒芒,雙生武魂,竟然又是一個雙生武魂。不,這絕不是這個賤民所能擁有的。而且他還出身於昊天宗。不論如何,這個小子也必須要死。必須。  此時此刻,他心中已經再沒有了半分顧忌。  當唐三施展出亂披風錘法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風笑天的悲劇。  不得不說,風笑天確實是一名非常有天賦的魂師,他所創造出的這個魂技威力也相當不凡。間不容發,從空中發動的三十六連斬足以戰勝實力比他更強的對手。  可惜。他碰到的是一個怪物。來自史萊克學院怪物中地怪物。  亂披風錘法可以說是這種增幅魂技中最頂端地存在。立足於地麵,唐三的發力本身就要比他的對手容易的多。  風笑天的每一斬,增幅是依靠速度和自身的重力。而唐三地每一錘,增幅不隻是靠這些,還依靠著他自身的力量。  論重力,風笑天的體重能和已經重達五百斤的昊天錘相比麼?  亂披風錘法。一直被唐三用來鑄造,他練習的次數已經太多太多。在前幾次碰撞的時候,風笑天還能和唐三分庭抗禮,甚至略占優勢。但到了第十錘以後,他就隻能節節敗退,就像是被昊天錘鍛造的一塊鐵,不斷的敲打,飛騰。此時,他那和手臂連接在一起的雙翼已經被震的完全麻木了。  風笑天想要停下來,但他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做到。唐三地昊天錘上,似乎有著一股特殊的粘性,吸扯著他的身體,他就算想不繼續施展他那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也無法做到。  在這個時候,風笑天顯示出了他一代強者的風範,眼看著就到了發動第十九斬的時候。他卻猛的厲嘯一聲,全身青光瘋狂湧動。  轟然巨響之中,大蓬血雨在空中四散,風笑天竟然硬生生地震碎了自己的翅膀。  無數血肉帶著強橫的勁氣直奔唐三衝擊而去,而風笑天也因為沒有了翅膀對氣流的控製,身體在巨大的衝力作用下斜斜的飛了出去。  壯士斷腕,好一個壯士斷腕。雖然那雙翅膀並不是四肢。但那也是風笑天自身凝結而出的,翅膀破碎,絕不是一天兩天能夠恢複過來地。  但也正是這樣,救了風笑天的命。  唐三的亂披風錘法自己是能控製的,但他並不清楚對手的情況。以唐三現在的實力,亂披風錘法最多可以用到四十八下。而過了三十六次之後,就已經不是他自己能夠控製的了。而且,隻是他第一次使用昊天錘來用這錘法。在施展的過程中。唐三發現,從昊天錘本身會釋放出一種特殊地力場。亂披風錘法與昊天錘完美契合。威力之大他自己也想象不到。  但同樣問題也存在,昊天錘太重了,比普通地鑄造錘重了十倍以上。這樣一來,他雖然可以利用旋轉控製,可是想要停下就難上加難。事實上,用昊天錘發動,他如果到了二十四錘以後,就已經很難再控製住那恐怖的力量了。到了那時候,被昊天錘力場黏住地風笑天幾乎必死無疑。  此時風笑天斷翼跌落,他羽翼破碎的血肉也並沒能傷到唐三。昊天錘旋風般揮舞帶起的立場將那些強勁噴射的血肉席卷一空,帶著它們直接落在地麵上。而唐三也放鬆身體,滴溜溜旋轉了十幾圈,才勉強穩定下來。臉色卻是一片蒼白。  雖然唐三的昊天錘沒有魂環附加,但他的魂力可是四十二級,以如此魂力施展者亂披風錘法依舊如此困難,可見這個昊天宗宗門魂技的恐怖程度了。  眩暈的感覺不斷侵襲著唐三的大腦,他幾乎是第一時間將昊天錘收回,因為他已經要握不住那恐怖的器武魂了。  此時,唐三的魂力消耗並不是很大,但身體的負荷卻遠超從前。兩個人相聚十幾米,雖然一個站著一個跌倒,但身體情況卻都不怎麼好。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彼此凝視,他們都沒有放棄的意思。  其實,並不是唐三想要使用自己的昊天錘,而是在那個時候,如果他不實用昊天錘的話,根本就想不出用什麼方法能夠擋住對手的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哪怕是八蛛矛也未必能夠奏效。畢竟,這個自創技能的攻擊力不斷增幅,又有兩個魂環的力量輔助,乃是風笑天的必殺技。  唐三想到了亂披風錘法,立刻使用出來。這也是他實戰經驗的表現。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了最正確的應對。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成功的擊潰對手。  雖然體力消耗差不多,但斷翼的風笑天傷勢沉重。兩個人的這場比賽眼看著就要畫上句號了。  “雙生武魂,是麼?”艱難的爬起,風笑天的聲音聽上去有些艱澀。  唐三心中暗歎一聲,在他使用出昊天錘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自己的這個秘密已經不可能再保守下去了。但是他並不後悔。至少他勝了這一場,將史萊克學院第一次帶到了巔峰。同時他也越來越感覺到昊天錘的重要性。雖然現在還不能給它施加魂環,但總是隱藏下去,對於自己未必有利。所以,他不後悔。至少,現在又大師在,有弗蘭德、柳二龍他們這些強者的保護,還有七寶琉璃宗的關注、支持。就算有人覬覦他的雙生武魂,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唐三已經想好了,等到這次大賽結束之後,他就跟隨大師找個沒人的地方刻苦修煉。不取得一定成績絕不出關。到了那時候,至少也有自保的能力了。至少也要煉製出一些唐門恐怖的暗器用來防身。  點了點頭,唐三沒有否認。“錘名昊天。”  “昊天錘?”風笑天的瞳孔劇烈的收縮了一下,苦笑道:“看來,我輸得並不冤。難怪火舞會選你而不是我。我打不過你。恐怕總決賽上也不回取得比你們更好的成績。我輸了。神風學院認輸了。”  唐三歎息一聲,道:“其實你並沒有真的輸給我。你隻是輸給了自己的自創魂技。你的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正好被我所克製。否則,這場比賽鹿死誰手還未可知。而且,有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我和火舞並沒有任何關係。甚至連朋友也算不上。你喜歡她那是你的事,不要把我牽扯在內。”  “你說什麼?”風笑天瞪大了眼睛,甚至已經忘記了翅膀破碎的痛苦。  唐三淡然一笑,“我從不說謊。”  比賽結束,因為之前的賭約,神風學院直接宣布放棄本場比賽。而在接下來第二天的最後一場比賽中,史萊克學院的對手也直接選擇了放棄。  預選賽20多場,全勝。全部三十三支隊伍中,史萊克學院排名第一,獲得了天鬥帝國分區最佳的名次。這一次,史萊克學院先後擊敗了熾火學院、天水學院、以及神風學院這些強者。用成績證明了他們真正的實力。天鬥帝國最強學院戰隊的名頭再無人質疑。而如此輝煌的成績,是整個史萊克學院戰隊共同努力的結果。本部小說來自:手機飛盧小說網 http://wap.

    /AUT

Snap Time:2017-09-26 22:52:35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