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離婚


    於瑩已經保研了,她也給了駱賞兒一個合理化的建議,說:“賞兒,你如果有考研的打算,在實習期就要抽空開始準備了,現在競爭力真的越來越大了,考研的人多得恐怖,千軍萬馬過獨木橋。”

    駱賞兒說:“嗯,我是想考的,可是還沒有和家人商量過。”

    “考吧,我支持。”淡淡的、溫和的聲音插進來,文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外麵回來了,高大筆直的身影立在玄關處,說了這麼一句話。

    幾個姑娘見文澤回來了,都忙起身來和他打招呼。

    文澤穿著純黑色的西裝,麵是淡紫色的襯衫,樣子雖然有些疲憊,但是一雙深邃有神的眼睛卻盈滿了清淺的笑意。

    他比她們以前見到過的樣子更加成熟、更加有味道了,那種魅力是由內而外的,讓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就被吸引著看過去,不由自主地注目。

    文澤也微笑著和她們打了招呼,他去房間換了衣服洗過手,再度出現在客廳。

    偏心眼兒的爸爸習慣性地先抱起小然然,他親親寶貝女兒的臉蛋,說:“爸爸的乖寶寶,今天有沒有想爸爸啊?”

    “baba!”然然一笑,露出幾顆可愛的小白牙。

    “哎”文澤側過臉去,小然然就“叭嘰”地一下親在爸爸的臉上,聲音倍兒響亮。

    “小寶寶真是太可愛了啊,”韓澈問駱賞兒:“對了,你女兒會叫媽媽了嗎?”

    哪壺不開提哪壺!?

    駱賞兒沒好氣地承認,道:“還不會……”

    漣漪說:“你女兒還真像你。”

    “哎?”駱賞兒不解。

    漣漪斟酌了下稱呼說:“都最愛文老師嘛!”

    於瑩和韓澈聽了都輕聲起哄,笑得甚是不懷好意的樣子。

    駱賞兒翻了個白眼,真是受不了這幾個丫頭。

    文澤呢,他不動聲色地抱著女兒去逗弄一直被冷落的兒子們了。

    *****我是許久不見的分割線==*****

    駱賞兒一開學就向學校提交了在國內實習基地實踐的申請,一邊等待學校和幾家合作公司的審核,一邊著手開始查閱考研的相關信息,有特別重要的就記到文澤給她的漂亮小本子去。

    “文澤,你說我有沒有可能會被分到你們公司去啊?”駱賞兒坐在文澤的書房咬著筆頭忽然問對麵的男人。

    一共五家合作公司,文氏也在其中。實習是由各家公司人事部根據學生在校表現選拔出來的,文氏居第一順位,最先選。

    文澤正在桌子的另一端專心致誌地看報表,聞言抬起頭來,說:“不是可能,”他看著駱賞兒,微笑:“是一定。”

    駱賞兒一愣,隨即問:“是你的主意?”

    文澤從座位上起來,繞過桌子,把嘟著嘴巴的女孩兒摟在自己的身前,說:“賞兒,就過來和我在一起好不好?”文澤的聲音又輕柔又溫和,和哄小然然時一個樣子。

    “可是這樣能鍛煉到什麼?你一定是什麼都給我打點好了。”駱賞兒在他的懷抱仰頭看他。

    “放心,”文澤摸摸她的小腦袋,說:“我一定不會幹涉你的工作的。”

    “那為什麼要把我弄到你們公司去?”

    文澤被這個不解風情的孩子給氣到了,還不是因為想天天見到你嗎!

    可他什麼也沒說,捏捏小妻子的鼻子,又回到桌子對麵工作去了。

    “什麼嘛霸王硬上弓。”都不和我事先說好。

    這個詞不是這麼用的好麼?文澤囧然。

    三天以後,駱賞兒毫無意外地得到了學校的通知,她和本係幾名同學一同收到了在狼華總部實習的寶貴機會。

    駱賞兒站在教務室看著剛剛拿到手的實習通知,打開,是以下幾行字——

    “恭喜駱賞兒同學,你在國貿係在讀期間表現優異,脫穎而出,經本公司慎重選拔,你已經光榮地獲得在華興街26號狼華集團總部的實習資格,請於收到通知後三日以內報到,逾期不候。”

    落款處是鮮豔的色印章——狼華集團人事部。

    駱賞兒歎了口氣,其實她還蠻想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鍛煉下自己的能力的,可轉念一想,其實自己對狼華也沒有多熟悉的,甚至到現在狼華的主營業務是什麼她都不怎麼清楚。

    去就去吧,每天都知道自己的老公就在附近也不錯,可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覺應該很鬱悶吧?

    新人和實習生基本上都會被分到營銷部去,好像在十層左右,想看到文澤,更是難上加難了,哎……

    “同學,你也是去文氏啊?”一個嬌小可愛的女生湊過腦袋來,看到駱賞兒實習通知上的字,特別激動地說:“文氏哎,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啊,要是實習期間表現優秀,說不定還能留在那轉成正式員工呢!”

    駱賞兒抬頭,說:“是啊,同學你也是文氏?”

    “嗯!嗯!”女孩兒猛點頭,道:“可是據說在咱們四個實習生隻會選出來一個學生畢業後留在公司,我要努力再努力呢!”

    駱賞兒會心一笑,這是個有夢想又有鬥誌的女孩兒呢。

    “你也是國貿的?”兩個人一邊往教務室外麵走,一邊聊天。

    駱賞兒點點頭,答道:“是啊,不過我因為身體狀況休學一年,所以才降到你們這一級。”

    “喔!是師姐啊,師姐好!”女孩子甜甜地道。

    “師姐不敢當啦。”駱賞兒不好意思地揮揮手,其實被人叫師姐感覺還是不錯的。

    以前在學校,別人看她水靈秀氣的樣貌,第一眼都以為她是大一的新生,而熟悉了以後呢都會直接叫她的名字,她對師姐這個稱呼還是很向往的。

    “我叫羅想,師姐呢?”

    “駱賞兒。”

    “喔,駱師姐。聽說你們這一屆有個女生很有名,”羅想很不可思議地說:“年紀輕輕的大三就結婚了,嫁的男人很有錢不說,關鍵是帥爆了啊!帥爆了!我們寢室好多女生都說看到了,我上鋪還說遠遠地看著有點兒像以前來做過講座的文氏BoSS,可惜不怎麼敢確定。你知道怎麼回事兒嗎?真的是文澤嗎?”

    “啊……”駱賞兒看著激動不已的羅想,一時語塞。

    “聽說他還開車來學校接過那個師姐呢,好炫!!!”羅想完全沉醉在自己的想象中,不能自拔,她說:“可惜除了文桑在講台上的完美風采,我全都錯過了,這麼優質的男人究竟是哪個學姐那麼彪悍,讓他心甘情願地死會啊?”

    駱賞兒看著羅想四十五度明媚憂傷的樣子,不禁心虛,她不由地想:文澤,你真是蘿莉們的殺手啊……

    “師姐,你認識她嗎?”羅想忽然轉頭問駱賞兒。

    駱賞兒一激靈,她以為她已經不會再問她了呢,這可怎麼回答啊?

    “我……知道有這個人。”她隻好囧囧地答道。

    “啊,那個師姐的老公真的是文澤嗎?她現在在哪兒呢?”

    就在你跟前呢……

    駱賞兒繼續心虛,她訕訕地道:“應該是文澤吧。在哪兒?呃……我在家休學一年了哎。”

    這句是誤導句式,她的話不假,回答的恰恰完全是大實話。但是隱含的意思,羅想完全按照駱賞兒期待的那樣自行腦補了——

    師姐休學一年了,所以信息不通達。

    “真的是啊?!”羅想幻滅了,不過馬上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自己安慰自己道:“嗨!一年什麼情況還不一定呢,我聽說上一屆都出國了,那個師姐肯定是出國了,說不定一年過去了,他們長期分居,低調離婚了。”

    駱賞兒腦袋騰地火起,離婚!?

    我@#&*@#……#!!!

    羅想又說了許多,說得駱賞兒越來越胸悶氣短,又苦於不能辯解。

    “駱師姐,我這邊走了,咱們公司見喔!”羅想沒注意到駱賞兒忽變的臉色。

    “啊,再見。”駱賞兒皮笑肉不笑地衝這姑娘揮揮手。

    回家以後,駱賞兒循著聲音,“啷”一聲打開門,無比鬱結地問三米開外的文澤:“嘿,你會和我離婚嗎?”

    文澤一臉莫名地扭頭看著駱賞兒,說:“你一定要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問這麼奇怪的問題嗎?”

    水聲嘩啦啦,淋浴噴頭下的裸男身材不錯,場麵很限製級,但也很魅惑地養眼。

    “對啊、對啊。”駱賞兒大開著浴室的門,一臉的愁苦狀。

    文澤實在啼笑皆非,有些無奈地說:“我的傻姑娘,你怎麼會這麼問?我和你好好的,幹嘛離婚?”

    “要是我沒在國內實習,去了國外呢。”

    “那我就追過去。”文澤篤定地說。

    “公司不要啦?”

    “嗯,不要了。”他笑,不知道她是怎麼了。

    “我知道你是逗我的,”駱賞兒心情悶悶地,她說:“今天遇到一個小師妹,她說文澤那麼樣一個人,怎麼會甘心娶一個家道破落的青澀小女生,一定就是圖新鮮,還說……”

    “還說什麼?”文澤身上的水也沒擦幹,赤著腳走到她身邊,好整以暇地望住她。

    駱賞兒低下頭,說:“還說你一定會金屋藏嬌。”

    文澤滿腦袋的黑線,道:“你去廚房找許阿姨。”

    “哎?”駱賞兒不解。

    “讓她給你做一碗山楂桂枝糖湯,不出三天,肯定是你生理期,提前預防,以免你又痛經。”

    駱賞兒被文澤說糊塗了,問:“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家親戚來的時候,你總是會這麼神經質。”

    駱賞兒氣結。

    “不服?”文澤一手撐著門沿,一手去摸她的腦袋。

    夫妻這麼久,他大大方方地光著身子站在她的麵前,就跟平常穿戴整齊一樣坦然,他道:“這是長期經驗教訓的總結,相信我。”

    “好了好了,你都對行了吧?那你會不會和我離婚嘛?”

    女人,每個月總會有那麼幾天。

    無厘頭、胡攪蠻纏、優柔寡斷、胡思亂想,很多時候你要是正兒八經地應付她,其實會很頭疼,因為講道理的人和不講道理的人是沒法兒溝通的。

    她焦躁不安,妄自菲薄,又自討苦吃,往往需要的不是男人信誓旦旦的回答或者某種矢誌不渝的承諾,隻是要一個能使自己安心的擁抱和慰藉,就像現在文澤眼前的這個小女人。

    文澤把她拉進浴室來,扶著她的雙肩,一字一頓地耐心哄道:“我會和你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我為什麼讓你來我的公司呢?還不是因為舍不得你去別家公司吃苦嗎?更因為我會想你,看不到你,就特別特別想念你。”

    駱賞兒揚起頭來,文澤的眉眼彎彎,笑得溫暖。

    他說:“可是賞兒,現在你就在我的眼前,我怎麼覺得自己更想念你了呢?”

    傻傻的丫頭,你就在我的麵前,我卻更加想你。

    文澤的額頭上有水珠滾下,長長的一溜,晶瑩的水痕一直順到了他的下巴上,然後再度凝聚成一滴水珠,胖墩墩的水滴越來越沉重,要墜落下去的時候,駱賞兒伸手接住了那滴水。

    然後她捧著文澤的臉,踮起腳尖吻上了他微笑著的唇角。

    文澤伸手緊緊環住了她的腰。

    許久,駱賞兒閉著眼睛離開他的唇。

    那個聲線一如既然地蠱惑人心,他在她耳邊說:“現在,可以安心了嗎?”

    她點點頭,然後不好意思地笑了,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有點兒心煩。”

    “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並且找到規律了。”文澤鬆開她,說:“你的衣服都被我抱著弄濕了,去換一身衣服,然後聽我的話找許阿姨去。”

    “喔……”駱賞兒道,有些難為情地低著頭,偏偏又想看著文澤的臉,她抬起眼簾,文澤正好笑地看著她。

    那一瞬間,她的心通透明亮,真的就什麼鬱結悵然都統統消散了。

    “暴露狂。”駱賞兒又說。

    文澤瞅瞅自己,肯定地糾正道:“這次可不是我‘暴露’,是你先偷窺我洗澡的。”

    “我哪有偷看!”駱賞兒拍了一下文澤的胸膛,上上下下掃了好幾眼,說:“我男人,我大大方方地看。”

    文澤失笑。

    文澤,你可不可以告訴我,那麼那麼愛是什麼樣的感覺?好奇怪,為什麼我根本就沒有辦法用語言來表達。

    你說看著我卻更加想念我,這樣的話,實在讓我整個人都跟著飄揚的心情飛了起來。

    媽媽說,她在雜誌上看過一句話:從來不曾想念,永遠也不會忘記。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心麵念念不忘的應該是爸爸吧。

    我也好想像他們那樣和你相愛著。

    文澤,也許我還沒有足夠成熟,可貪戀你溫暖的懷抱和甜蜜的親吻感覺實在太好、太窩心,就讓我小女生情懷一下下,就讓我偶爾撒個嬌。其實,也蠻好,對不對?

    不然,幹嘛你還那樣笑著看我?

    ……

    作者有話要說:6月23日下一章更新

    ╭(╯3╰)╮

    

Snap Time:2017-10-20 09:46:52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