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紅娘真心不好當


  駱賞兒不安地躺在那,特別緊張。
  這個醫生測了好久,都沒有聽到胎心率……
  文澤也緊張,他握著駱賞兒的手心全是汗水。
  好半天,老醫生才摘下眼鏡,眯縫著一雙眼睛,一邊“沙沙沙”地在紙上寫著檢查結果,一邊說:“啥事也沒有,挺好的。”
  駱賞兒和文澤這才鬆了口氣。
  做四維彩超的時候,駱賞兒能從機器屏幕上清晰地看到肚子擠擠哄哄的四個小家夥兒,她的心情一下子就變得好激動。
  駱賞兒拉拉文澤的手,指指屏幕,高興得一下子坐起身來,語無倫次地說:“我全看著了!文澤!是四個……那個寶寶!那個寶寶剛才好像動了!左邊、就那兒!好可愛啊……”
  文澤也看到了,一個勁兒地猛點頭,視線不曾從眼前的屏幕上移開過。
  兩個人臉上神采飛揚,盯著屏幕上的四個小東西看得如癡如醉。
  正在操作的醫生手握著儀器,剛剛駱賞兒起身,他也一個不備地跟著一起抬高手上進行操作的位置。
  駱賞兒簡直太興奮了,她指著寶寶們一個勁兒地拉著文澤眉飛色舞地說話。
  老醫生的八撇胡可笑地動了動,有些無奈地說:“我說太太,您得躺下我才能繼續,躺下成麼?”
  駱賞兒聞聲一愣,然後乖乖躺下,不好意思地衝醫生笑了笑,說:“喔,好的,剛剛好像是有點兒太激動了……嘿嘿嘿。”
  兩個人拿著老醫生龍飛鳳舞的彩超報告一起走去做下一項檢查的地方。
  接待他們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醫生,看到文澤就眉開眼笑地說:“呦!這小夥子,可真標致啊!”
  文澤笑笑沒說話,駱賞兒倒不好意思起來。
  女醫生笑了,一邊拆一次性注射器的袋子一邊跟她說:“別緊張啊,女人懷孕都會變醜,醜了才能試探出男人的真心呢!”
  醜……
  這種安慰的話真是……還不如不說。
  駱賞兒訕訕地笑笑,沒答話。
  然後就聽女醫生開始碎碎念叨:“這男人啊可沒準兒!今兒對你死纏爛打著,明天看著更貌美如花的就翻臉不認人!”
  文澤輕咳了兩聲。
  女醫生繼續說:“你們可不知道,我就認識一個孕婦,因為懷孕的時候不能在床上伺候老公,她老公就出軌了!”
  女醫生表情生動地說著,眼睛鼻子都擠在一起,把那種糾結感傳達得淋漓盡致,駱賞兒的麵部表情也就不由自主地跟著一起糾結起來。
  文澤不悅地蹙起眉頭。
  無奈,那女醫生並未學會察言觀色,繼續喋喋不休道:“被抓包了以後,那男的惱羞成怒,往死踢她,七個月的孕婦啊!那孫子專踢她肚子,你說狠毒不狠毒?要我說啊……”
  駱賞兒的臉色“唰”地一白,腦海翻騰著那些可怕的久違的畫麵,心一時五味陳雜,百感交集。
  察覺到駱賞兒麵色的變化,文澤立刻嚴肅地說:“請不要和她說這些。”他抓住她不自覺攥緊的手,輕輕掰開,把自己的手掌掖進去讓她握著。
  “哎?”女醫生愣了下。
  “點兒抽血清吧,我們等很久了。”文澤麵無表情地說。
  “啊……行。”女醫生低頭一邊操作一邊納悶著——
  我也沒說什麼啊,不就是熱情點兒和他們聊個天、讓她放鬆下麼?這麼嚴肅幹嘛!長得怪漂亮的,說話那麼冷冰冰……
  ……
  文澤和駱賞兒是七天後拿到唐氏篩查化驗結果的,結果顯示是陰性。
  兩個人一直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醫生特別叮囑要文澤多多照顧和體諒駱賞兒,回去好好休息,並且預約了下次的檢查日期。
  從醫院出來,文澤攬著駱賞兒粗了兩圈的水桶腰問她:“今天想做什麼?”
  駱賞兒摸摸肚子,眼睛一翻就是一個主意,說:“把你的朋友請來咱們家熱鬧下吧!”韓澈說了,想讓文澤乖乖就範那隻能智取、不能硬奪。
  “他們會吵到你和寶寶。”文澤不同意。
  “人家喜歡被‘嫂子’、‘嫂子’地叫著嘛。”駱賞兒開始撒嬌,她把全身的重量都傾向文澤,說:“感覺可好了。”
  文澤失笑,垂著眸子看她,說:“就這樣?”
  “當然,讓他們來吧,要不一直都是你、我、媽媽、許阿姨,人好少,不熱鬧。”
  文澤唇角上揚,也好,她開心就好……
  “但是!”駱賞兒伸出一根手指在文澤眼前晃啊晃的,說:“有一點要求!”
  “嗯?”還有條件。
  “必須是單身的男性!”
  “為什麼?”文澤別有深意地看著她。
  “你得體諒有主的男人,女人最大嘛!何必為難人家來玩?”駱賞兒轉轉眼珠兒,隻能找到這個借口了。
  文澤心下了然,不由好笑。
  ……
  “這……”駱賞兒一開門就傻眼了——
  “嗨!嫂子!好久不見!”光頭徐錦特別熱情地打了個招呼就自顧自地進門了。
  “MUA!嫂子好!”有“行走的筷子”美譽、瘦得跟電線杆子似的李悅陽一躥老高,今兒居然是穿著褲衩背心來的,大概是剛剛打完籃球,一身的臭汗,進了大廳就吆喝文澤:“哥!給我找件衣裳換!我要洗澡!熱死了!這麼急找我們幹嘛?”
  文澤坐在沙發上氣定神閑地說:“你們嫂子想你們了,非要今天招待你們。”
  “喔!喔!最愛嫂子了!一會兒給我送衣服啊!”李悅陽朝駱賞兒丟了個飛吻就鑽一樓的浴室去了。
  駱賞兒的震驚還沒結束,她剛關了門,就又有奇人駕到了。
  鄒紳衝駱賞兒禮貌地點點頭,打招呼說:“嫂子。”
  駱賞兒麵部僵硬地看著門口,保持著剛剛給鄒紳開門時的那個姿勢,一動不動、如遭雷擊——
  這就是結婚時跟她說過“你見過三十多歲的處男嗎,那就是一地道的怪物啊怪物!”的那個人,駱賞兒印象深刻。
  這小夥子,說話最得體、走路最正常。
  如果,他沒有理了個血的雞冠頭!
  如果他沒有戴著個閃瞎人眼的鑽石耳扣!
  如果他沒有那副比她還女人味兒的嗓子!
  如果的如果、千言萬語匯聚成一句話——
  如果他不是gay,那該有多好!
  就在駱賞兒要淚奔了的時候,鄒紳細聲細語地在身後問她:“嫂子,你怎麼不關門?還有人要來麼?”
  駱賞兒瞬間回神!
  不行!得趕緊給韓澈打個電話,不能讓她帶著她姐姐來了,她可丟不起這個人!
  駱賞兒一邊瞄著大廳的幾個人一邊腹誹:文澤,你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電話通了,駱賞兒剛急急地說:“今天別來了……”門就豁然洞開,韓澈揚著手的電話說:“我們到咯!”
  頓時,駱賞兒的心頓時拔涼拔涼地。
  文澤在大廳自顧自地喝茶、看報紙,悠然自得。
  一個拎著白色小皮包、打扮得落落大方的女子出現在門口。
  韓澈特別自豪地介紹說:“我姐!怎麼樣?美吧!”
  駱賞兒腦袋一片空白,隻能呆呼呼地點頭:“嗯……美……”
  韓澈的姐姐穿著白色的長款連衣裙,秀發的尾端微卷,一看就是典型的淑女,她見了胖胖的可愛的駱賞兒這麼說,有點兒不好意思地笑說:“你好啊,賞兒。”
  美女姐姐氣質出眾,還親切端莊。
  韓澈看著駱賞兒傻傻的樣子,以為她腦袋秀逗了,用肘部碰碰她,說:“你又不是男的,看著美女發什麼呆?”
  “賞兒,你也有客人啊,怎麼讓人家在門口一直站著呢?”文澤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她的身後,衝門口的人彬彬有禮地說:“請進吧。”
  韓澈和她姐姐和文澤打了招呼越過駱賞兒就走了進去。
  駱賞兒難以置信地看著文澤。
  她是眼花吧,文澤居然還跟她拋了個媚眼!
  文澤見駱賞兒不動腳步,就拉了她一起走,熱絡地摟了她的肩膀,笑說:“賞兒,你看,人多多熱鬧啊……”
  駱賞兒隻能皮笑肉不笑地搭腔:“是啊、是啊……熱鬧。”這得多熱鬧啊!
  幾個人一前一後堪堪地走進客廳,隻聽“嗷——”一聲慘叫響徹整個房子。
  李悅陽裹著個浴袍從浴室衝出來,濃密的腿毛上“滴答滴答”地往地板上順下水來,他一邊哆嗦一邊大聲說:“哥!TMD水是涼的!我剛剛都脫了!脫光了!哎呦!凍死我了、凍死我了!”
  美女姐姐不明所以地看著韓澈,韓澈和駱賞兒齊齊石化。
  客廳的鄒紳和徐錦看到有女孩子進來,都很開心,規規矩矩地站起來,正等著主人給介紹。
  韓澈看著這幾個人,殺人一般的視線朝駱賞兒投射過來。
  駱賞兒的腦門上頓時飄過幾個字——
  我——死——定——了!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提前發了,
  下一章27號晚7點左右繼續更新╭(╯3╰)╮
  

Snap Time:2018-11-19 17:36:16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