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鴛鴦浴


  馨妤姐……
  駱賞兒想起禮堂上,她遠遠地看見了許智和文澤點頭致意,文澤信步過去,接了他的賀禮。
  許智單手摟了一個樣子嫵媚的女人,指間夾著根雪茄,間或吸上那麼一下,煙氣嫋嫋。
  人群攢動中,她看不清記憶中他那張玩世不恭的臉,隻朦朧地覺得他們應該說了些比較嚴肅的事情,隨後許智就匆匆地離開了。
  她知道文澤不喜歡她和紀馨妤那樣一個有是非的女人牽扯太多,所以出事以後她就再沒在他麵前提起過紀馨妤這個人。
  可今天,她看到許智後,視線一轉,分明震驚地看到倚在許智身邊那個千嬌百媚的女人,赫然就是紀馨妤!
  她覺得心堵得難受。
  紀馨妤,她究竟是怎麼了?
  還是文澤最先從心底的世界蘇醒過來,他看著駱賞兒猶豫掙紮的樣子,柔聲問道:“怎麼了?”
  “文澤……”駱賞兒為難地開口道:“那個,今天……我好像看到馨妤姐了,就在許智身邊。”
  文澤搖頭,說:“那不是紀馨妤,隻是遠看有些神似罷了。”
  “不是紀馨妤?”
  “嗯,真的不是,”文澤擰眉,說:“好了,洗洗澡,我們該睡了,明天還要早些出門。”文澤轉而下床去。
  “哦……”她知道,他不想在她麵前談及紀馨妤,他希望她離讓他不安的人、事都遠遠地。
  文澤下床後,忽然旋身回來,半弓著身子兩臂支在駱賞兒身體的兩側,清俊的臉龐湊在她眼前,那麼近。
  哪想,他沉默一下,忽而就換上了一個很調皮、很孩子氣的笑臉,半是玩笑、半是期待地問她:“時間緊迫,那麼……一起洗?”
  “以公肥私……”什麼時間緊迫!
  駱賞兒的臉就那樣沒有征兆地了。
  兩個人在一起這麼久了,彼此之間有過最親密的一切,他探知她身體的每一寸,也窺視過她赤身**的樣子。
  可……要說洗鴛鴦浴,她還是覺得那是個新突破。
  “想什麼呢?”文澤倏地抽掉她身上的薄被子,趁著駱賞兒一愣,他飛地把她騰空抱起,說:“走嘍!”
  駱賞兒始料未及,尖叫一聲,又迅速地雙手疊在一起捂了唇,用飽含嗔怪的眼神望住文澤。
  文澤開心不已,像是沒玩夠的孩子,歡呼著抱了駱賞兒就往浴室麵走,一邊走一邊嘲笑她道:“還害羞呢,你說說你哪我沒看過,嗯?”尾音高高揚起,像個剛剛考試得了雙百分正驕傲的小學生,連步子都邁得趾高氣昂。
  “我打賭你一定會自討苦吃!”駱賞兒在他的懷佯裝鎮定且不屑地叫道,實際上胸膛的小心髒聒噪得厲害。
  ……
  事實超出了文澤的預期,沐浴中氤氳著籠罩在朦朧水汽的美麗老婆他是看了個夠,但是……
  剛開始,他們的目光一旦接觸上,文澤就找些話來說,駱賞兒還和他自然地笑鬧著,但是漸漸地,兩個人在熱氣騰騰的水霧開始沒話找話,最後幹脆安靜下來,氣氛漸漸奇怪起來。
  兩個人擠在一個淋浴噴頭下,被清澈溫和的水淋濕的肌膚時常會親昵地碰觸在一起,兩個人偶爾還會情不自禁地彼此深深對望著。
  終於,文澤近乎難耐地攬過近在眼前的豐腴身子,難以自持地擁吻著她,久久不肯放手。
  然而,不可以……
  他一邊調試著自己的身體和心態,一邊在心暗暗地咒罵著自己——
  什麼享受啊,簡直就是折磨,活該!
  他是打死也不會在她麵前自瀆的,就那麼忍著。
  文澤喟歎一聲,鬆開駱賞兒,遠遠地站在了水簾外麵,遠離了溫暖的水流,他凍得哆哆嗦嗦,可憐兮兮地低頭看著自己的腳趾頭,一動不動,像是被罰了站的小男孩兒。
  駱賞兒看著,心下不覺好笑,她本來是想一直漠不關心地觀望的——
  看他怎麼辦!
  可是看著眼前文澤憋憋屈屈的樣子,真是又可憐、又心疼。
  她在水幕衝他招招手,說:“過來。”
  文澤聞聲,抬眼,立馬“嗖嗖嗖”地蹭過來,卻不肯靠近,他垂下眸子,哪兒也不敢看。
  水濺在他勃發的身體上,有美麗的水花打出,駱賞兒看著這個站在身邊倔強並且賭氣一樣的大男孩兒,他那麼喜歡和她肌膚相親的感覺,卻也至始至終地堅持節製。
  進入孕中期,他就一直信守自己定下的原則,特別的日子一周最多一次,每次不能太久,還要竭盡溫柔……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他開始抗拒她主動的幫忙。
  這個傻瓜……
  駱賞兒拉他進入嘩嘩的水聲,不意外地在他驟然緊縮的眸子看到了疑問。
  她說:“我洗完了,站著別動,我給你洗。”
  文澤默不作聲,乖乖地。
  她的手拂過他勁壯的脊背,結實的胸膛。
  他光滑的肌膚上沒有一處傷痕,男孩子哪有幾個是不淘氣的,身上多多少都會有些小時候頑皮的痕跡吧。
  可文澤的手臂、脊背、膝蓋上的皮膚都是完好無損的,駱賞兒不由地聯想到,他小時候一定很悶吧,再想想文媽媽講過的事情,她搖了搖頭,否認了自己的想法——
  這小子,其實一肚子的壞水,悶騷……
  駱賞兒正想俯身去擦洗他修長的雙腿,文澤忙拉起她,苦著臉說:“賞兒,你這是想折磨死我……”
  “誰教你自討苦吃,得要洗什麼鴛鴦浴。”駱賞兒嫣然一笑,伸手慢慢地覆在了那個位置,略有些得意地說。
  文澤驀地微微弓下了身子,俊逸的臉龐糾結在一起。
  那一刻,駱賞兒很不厚道地想到了一個文澤聽了絕對會被氣得五雷轟頂的名詞——可愛的小受……
  但還滿形象的。駱賞兒暗自想著,心笑開了花,手上開始慢慢地動作起來。
  文澤眉眼一動,他握住駱賞兒的手,製止她說:“不用,你披上大浴巾出去吧,小心別著涼了,我衝一下就出去了。”
  駱賞兒皺眉,問:“為什麼?”
  “我想克製一下。”文澤拉著她的手離開自己的身體。
  她不高興了,有些霸道地說:“我自己的男人,憑什麼不許我碰?”
  文澤額上有薄薄的汗水析出,可是淋浴噴灑下來的水很掩蓋了他的窘迫,他勉強笑笑,說:“真不用,出去吧,乖……”
  駱賞兒卻執拗起來,強硬地說:“那你得告訴我,你為什麼突然間就不需要我了!”
  文澤看著這樣固執的駱賞兒很是無奈,他把她的手收進自己的掌心,暖暖地包裹上,說:“也許……是我心有陰影了。”
  “啊?”什麼跟什麼。
  熱水衝在兩具年輕且坦誠的身體上,好溫暖。
  她聽到文澤說:“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沒有看好你……”
  駱賞兒一愣,隨即明白後,呆若木雞。
  文澤,他還在因為她受過驚嚇而自責著……
  原來,他依然不能釋懷她的擅自離家,他不忍心在事後責怪她,於是為自己安上了一個奇怪的枷鎖,好像這樣就可以時刻記得自己的失職。
  “傻瓜……”她貼身伏進他寬厚的胸膛,說:“不是你一直告訴我,那些都已經過去了嗎?文澤,你不乖喔,雙重標準,告訴我要忘記,你卻仍舊不肯放下介懷。”
  文澤一動,駱賞兒踮腳攀在他的肩膀上,魅惑地含上他的耳垂,在他的耳廓熱熱地說:“就讓我來幫你,好不好……”
  半晌,文澤都沒有動作。
  就在駱賞兒以為他們會以這個累人的姿勢站到天荒地老的時候,有一隻手臂伸過來,拽了她的手,堅定地帶向他的腰間……
  她明白,他為了她係上了一個心結,又為了她,再度打開了這個心結。
  他勃發的身體堅硬且溫暖,她看著他迷離沉醉的表情,心田仿佛有一條寧謐的溪水汩汩流淌。
  最後的那一刻,文澤的神情精致地絢爛,他的喉嚨低低地悶哼出一聲後,迅速地拉了身前的駱賞兒緊緊相擁,他在她的脖頸間粗重地喘息著,她聽不清他喃喃的低語。
  文澤側過臉來,尋著她的唇,點點地啄吻,那麼溫柔。
  水流很衝走了文澤身體上粘重的痕跡。
  文澤的唇也終於離了她的,他看著她,眸色轉深。
  駱賞兒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跟文澤做鬼臉,做完她就後悔了,有點兒囧地看著他傻笑。
  文澤頰邊的酒窩深陷,他倏地前傾身子摟緊了駱賞兒,在她的耳畔啞然出聲,而這一次,她終於能夠清晰地聽到。
  他說:“賞兒,我愛你……”
  ……
  作者有話要說:27日晚九點半繼續更新
  ╭╮
  

Snap Time:2018-11-19 09:32:42  ExecTime:0.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