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軟的不行就隻好來硬的


  四周,是一片濃重的黑色——漫無邊際的黑暗、讓人深深絕望的黑暗,遙遠的地方仿若有星星點點的光亮。
  駱賞兒顫抖著伸出手來,恐懼到了極點——不是因為身處黑暗,而是因為那可望而不可即的光亮。就好像,她知道自己陷在什麼麵,也知道救贖在哪,卻永遠達不到那個盡頭……
  忽然,地麵塌陷,天旋地轉之間,她始料未及地墜入了一個未知的世界,有孩子稚嫩的聲音由遠及近……
  駱賞兒抬首,隻見一個粉粉嫩嫩的嬰兒從天而降,出現在她的麵前。孩子肥嘟嘟的臉蛋上有個漂亮的梨渦,正“依依呀呀”地跟她討抱抱,那一刻駱賞兒忘記了黑暗和害怕,驚喜地張開了自己的懷抱。
  孩子正“咯咯”地笑著,等待落入她的懷,不知道從哪伸過來一隻可怖的鐵爪,忽然鉗住了孩子的手腳!!!
  駱賞兒目瞪口呆,她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孩子啼哭一聲之後變得血肉模糊的樣子。
  她啞著嗓子想尖叫,但駱賞兒近乎絕望地發現,不論她怎麼努力地張嘴嘶喊她都發不出任何聲音來,她淚流滿麵地想伸手奪回孩子,卻動彈不得……
  不要這樣……不要!!!
  四周又陷入混沌的黑暗,她伏在地麵上無助地哭泣。
  她終於知道,自己是魘在了夢境出不去了……
  她用盡全力地痛哭著,嗓子眼仿佛被炸開一個空洞,她卻聽不到自己發出的任何聲音……
  駱賞兒掙紮著:誰來救救我,救我出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渾渾噩噩之間,有什麼東西好像落在了她的腳邊,那是個包裝精致的禮盒。
  駱賞兒的臉上還掛著淚珠,她疑惑地把那個盒子拿在手上,緩慢拆開——
  慘不忍睹!!!
  竟是一團鮮血淋漓的囊狀**!駱賞兒驚恐地把它丟出去!
  隻見它緩緩地被剖開,一個已成型皺皺巴巴的嬰孩從麵爬出來,帶著一趟血爬向她。
  有一個聲音從她的頭頂傳來,陰森森地帶著寒氣——
  “不就是一份醫療垃圾麼?怕什麼!”
  “啊——”她終於在極度的恐懼和絕望中尖叫出聲……
  “寶貝,沒事了、沒事了……”有隻好溫暖好寬厚的手掌帶著心疼輕輕地拍打著她的脊背,那人在她的耳邊呢喃著寬慰的話語。
  “沒事了,真的,都過去了……”是誰在為她輕柔地擦拭著額上的汗水?
  駱賞兒倏地睜開眼睛,驚魂未定地看著眼前的事物。
  是文澤……
  他的眸光那麼清澈地映著她的樣子,滿滿地,都是她。
  “文澤!!!”她猛地坐起來抱住他,暢淋漓地大哭。
  “做噩夢了?”文澤回摟住她,用結實的胸膛承接她所有的不安和恐懼。
  她在他的肩上輕輕點頭,泣不成聲:“我太害怕了!我看到馨妤姐的……”
  “噓……什麼都不要想了,好不好?”文澤拉開駱賞兒,他把她汗濕的鬢發挽在耳後,說:“那是許家和紀馨妤之間的恩怨,你隻是無辜的局外人。”
  “馨妤姐呢?馨妤姐怎麼樣了?”駱賞兒迫不及待地問著。
  文澤喟歎著擦去駱賞兒臉上的淚水,說:“紀馨妤還在許家。”
  駱賞兒瞪大了眼睛看文澤:“還在許家?那、那……”
  文澤皺眉,專注地凝視著她的雙眸,說:“我說過了,這是許家和紀馨妤之間的恩怨,我們外人不可能插手去管那麼多……”
  駱賞兒忽然想起自己失去意識前的場景,文澤叫許智的那聲“許三?”
  她扣住文澤的手問:“你認識許家?”
  “嗯,我和許智是摯交,結婚時他有事在國外,所以你沒見過……”文澤拿過一邊的濕毛巾給駱賞兒擦著哭花的小臉。
  “許家和馨妤姐之間倒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馨妤姐會遭受到這些?她真的太可憐了……”
  文澤無奈,他看著她執拗的樣子,忽然覺得這樣不乖的她也出奇地可愛。
  文澤歪頭湊近了駱賞兒,輕柔地吻上她的唇,溫情繾綣——這整整一天,他都想吻她,他發狂地想念她唇上甜美的味道。
  深情的一吻。
  當文澤再度睜開眼睛,看到駱賞兒還睜著明亮有神的大眼睛在等著他的答案時,他就更無奈了。末了,他隻好說:“許家的事情太複雜,我隻想不到那個人原來就是紀馨妤……我的傻丫頭,別哭了,你的淚水流了又流,我都擦不過來了……”
  “告訴我,不行麼?”駱賞兒揪住文澤的子。
  駱賞兒泫然欲泣的樣子實在讓文澤無可奈何,軟的不行來硬的!
  他把毛巾丟在一邊,板起了麵孔說:“賞兒,我說過的,不許你擅自出門,你怎麼就不聽!紀馨妤的事情你聽來有什麼用呢?你能幫得到她麼?你什麼也做不了!賞兒,你和她並不熟悉,遠離那些和你無關的是非,讓我省省心,好嗎?”
  “可是,馨妤姐她……”
  “賞兒!”文澤的聲音不大,但是越發嚴肅起來的樣子真的鎮住了駱賞兒,他說:“我隻能告訴你——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紀馨妤她遭遇如此,怨不得別人。”
  駱賞兒從未見過文澤如此冷淡的樣子,隻能噤了聲,不敢說話了。
  “你滿腦袋都是紀馨妤的事情,就不想想我嗎?真是寒心……那時候知道你出事了,我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心情,你知道嗎?”
  駱賞兒埋下頭,聲音軟軟的:“文澤,對不起……”
  “哎……”
  文澤長歎一口氣,把駱賞兒的小腦袋扣進懷抱,說:“我不想再責怪你什麼,答應我,以後再不能這樣了,嗯?”
  “好,再不這樣了……”駱賞兒的鼻子撞在文澤的胸膛上,碰得她生疼,她也沒有再動彈。
  須臾,文澤“撲哧”一下笑出來,他伸手揪住駱賞兒的鼻子晃啊晃的,說:“你啊,還跟個小孩子似的,不遇著點兒事兒就不知道長記性!”
  駱賞兒的鼻子遭遇碰撞後又被連環揪扯,痛不勝痛,她掰開文澤的手,頗為不滿地揉揉自己的鼻子,說:“很疼的!”
  “不疼了怎麼教你長記性?”文澤一下子把駱賞兒整個人端進懷,回手就對著她的屁股拍了幾下,說:“不聽話就該收拾!”
  駱賞兒扁扁嘴,不作聲了。
  文澤瞅她不說話的樣子,就知道她在反省了,說:“不想了,好不好?”
  她想像著文澤找不到她該有多焦急,所有的委屈都變成了心疼。
  “嗯,不想了……”駱賞兒摟住文澤的腰撒嬌,雖然她的心還是放不下紀馨妤的事情,畢竟她親曆了那麼恐怖驚心的事情,不是文澤命令她忘掉就可以忘記的。
  然而,一隻不老實的手爬進她的衣襟,打斷了她所有的思緒。
  “喂!”駱賞兒不可思議地隔著衣服逮到那隻手,抬眼瞪著文澤。
  “不可以嗎?”
  駱賞兒秀眉蹙起——“你洗澡了麼?”
  “當然!”
  “可我還沒有洗!”
  “喔,那個我代勞過了,”文澤笑得不懷好意地說:“還有什麼問題?”
  “呃……沒了……”
  這就對了——
  賞兒,乖乖的,忘記你腦海那些不好的事情吧……
  那麼,軟的不行就隻好來硬的。
  ……
  作者有話要說:最後一句話某馨又猥瑣了……
  其實【望天……】
  話說,
  如果木有這個提醒,
  純潔的孩紙們看得出來咩╭(╯3╰)╮
  

Snap Time:2018-11-20 05:38:18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