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跑路的小媳婦


  自從懷孕以來文澤寸步不離地把駱賞兒看得死死的,第一次產檢以後更是變本加厲,所以紀馨妤提出一起出去逛逛後,她是下定決心要在周末當個跑路的小媳婦了。
  駱賞兒早早盤算好了一切,那天一回家她就和文澤信誓旦旦地表了態,說讓他放心,她不會出門了,周末要乖乖地在家等著他回來。
  那一晚,文澤被駱賞兒的花言巧語和五姑娘驟然從三腳貓功夫到爐火純青嫻熟起來的技術哄得服服帖帖、暈頭轉向——他實在懷疑,不,他確定,她以前一直都是故意的。
  ……
  星期日,駱賞兒趁著文媽媽午睡,寫了張字條放在客廳就躡手躡腳地出門了。
  出了門,她就跟撒歡的小狗一樣,開心得不得了,駱賞兒覺得自己完成了一次勝利大逃亡,她像個驕傲的士兵那樣雄赳赳、氣昂昂地上了出租車,在車上給紀馨妤打了個電話,喜滋滋地匯報了逃家捷訊。
  “哈哈,賞兒,你可真淘氣。”紀馨妤在電話那邊大笑。
  “那是!馨妤姐,我們在哪見?”
  “國貿大廈後麵的那個新時代飲品店吧,我們休息下,聊會兒天就去逛親子超市。”
  “嗯!好!”
  “不過,你可得給文先生打個電話,他會著急的,他那麼緊張你。”
  “那會被捉回去的!他沒在我手機上裝什麼gPS我就謝天謝地了,我才不要主動送上門被抓回去。”
  “那也保持開機狀態,別讓家人著急。”
  “好,一會兒見!”
  “一會兒見!”
  ……
  裝潢雅致的飲品店,兩位正在暢情談笑的女子麵前各點了一杯鮮榨果汁,對桌的一個男人眨巴眨巴他的小眼睛——那個著裝豔麗、打扮入時的女子明顯是身懷六甲的樣子,懷著身孕怎麼還化妝?另一個則年輕些,樣子很活潑,舉止言談都好熟悉——誰來著?
  “哇……真的好久沒這麼放鬆過了呢!”駱賞兒咕嘟咕嘟喝著鮮橙汁。
  紀馨妤笑地看著她,說:“慢著點兒喝,又沒有人和你搶!”
  “就是很渴。”駱賞兒喝一口溫熱的果汁,靠在軟軟的椅背上,舒服得閉上了眼睛。
  紀馨妤摸著鼓溜溜的肚子說:“嗯,我懷孕中期也總是特別渴,不知道為什麼呢。懷孕了就會遇到各種奇奇怪怪的情況。”
  “是啊,我每當一想到自己的身體孕育著小小的生命,就覺得好神奇喔!”
  鄰桌一直眯著眼睛打量她們的林卓群一拍腦袋——終於想起來了!那不是當時自己欽定的小黃鼠狼嗎?!怎麼一個多月不見就胖成了這樣?!林卓群震驚了……
  “駱賞兒?”
  駱賞兒一聽到這個聲音就反射性地渾身不自在——當時不管她怎麼明確地告訴他她不準備參加,他都像牛皮糖一樣粘在她的後麵,一遍遍念咒似的懇求,她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林卓群甩開,但是也有了這個後遺症,一聽到這個聲音就寒毛直豎。
  也沒辦法,熱情也不是罪過對吧。於是,駱賞兒嘴角抽搐著轉過來,說了句:“嗨,你好。”
  林卓群委委屈屈地:“終於讓我再見到你了!你不知道,我一直對你念念不忘著,這麼長時間過去了,我還是覺得你就是那個最對的人……我追著你那麼久,你卻拒絕得那麼直接!”
  駱賞兒扶額——於是你是想讓我拒絕得再間接一些麼……
  她剛想要說什麼,就聽紀馨妤不緊不慢地說道:“賞兒和他先生連孩子都有了,小兄弟,你還是放棄吧。”
  駱賞兒瞬間石化,她動作僵硬地把腦袋轉向紀馨妤——紀姐姐,你不要這麼“幹脆利落”啊,至少先弄清楚情況啊……
  紀馨妤看著駱賞兒尷尬的表情,一把拉過駱賞兒的手,低聲說:“賞兒,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你不說對他是更大的傷害!信紀姐的,早早說明白,對誰都好。”
  駱賞兒再回過頭,看到林卓群一口噎進去一隻大鵝蛋一樣的表情,再想想張景鵬說過他日傳千的宣傳力度,心頓時拔涼拔涼的。
  “信紀姐的,去和人家說明白。”紀馨妤拍怕駱賞兒的肩膀說:“賞兒,我先去下洗手間,你們兩個好好談一談。”
  駱賞兒望著紀馨妤的背影真是欲哭無淚:信春哥,可以得永生,信紀姐,卻是要發瘋的……
  林卓群扶了下鼻梁上要呈自由落體豎直墜落下去的眼鏡,自從駱賞兒第一次拒絕出演後,少見地說了句除了打招呼以外比較暫短的話——“駱賞兒……你居然、居然都有孩子了?!”
  ……
  這次倒是很輕易地打發走了林卓群,但是駱賞兒卻覺得這一次比哪次躲開他都要撓心撓肺——林卓群說了,保密是可以的,但是明年的公益演出她要無條件參加、無條件服從他的角色安排……
  林卓群臨走前甚至還挑釁似的上下打量了下駱賞兒,特別得意地補充道:“明年你可以演豬大嬸,去台上扭扭就行,省事兒!”
  把駱賞兒氣了個半死,她忿忿道:“那時候我一定會瘦下來的!哼!”
  ……
  超市,紀馨妤一邊看著各式各樣的奶瓶一邊咯咯笑著說:“我完全不知道是這個情況,可是他說得就跟在苦追你一樣……”
  駱賞兒的小臉苦哈哈的:“馨妤姐,是這樣沒有錯,他就是那樣一個無厘頭搞怪的家夥。可是你也太心直口了些。”
  紀馨妤拿起一個奶瓶左看看右看看,說:“都說nuk的最有實體感,可是好貴喔……”
  駱賞兒垂頭——紀馨妤根本就沒有在聽嘛……
  ……
  紀馨妤買了很多東西,駱賞兒這摸摸那看看,沒有文澤在身邊,自己一個人什麼也決定不下來。
  結賬後,駱賞兒看紀馨妤大著肚子還要提著許多東西分外吃力的樣子,就幫她分擔了一些。
  紀馨妤說:“去我家坐坐?”
  駱賞兒看看手的東西,心想送她回去也好,就點頭同意了。
  ……
  兩個人剛下出租車,駱賞兒就接到了文澤的電話。
  “你怎麼這麼不聽話!”文澤在電話壓抑著怒氣,說:“你不是保證過了不單獨出去麼!?”
  駱賞兒逛也逛過了,逃家的興奮勁兒也沒了,一聽到文澤的聲音就蔫了,她縮了縮脖子,特沒底氣地說:“下次再也不敢了……”
  “還下次!”文澤的音量驟然提高,他在那邊咬牙切齒地說:“你幾歲了!嗯?得我這麼看著你?”
  “你說過的,不會再凶我……”
  文澤無奈,他揉揉太陽穴,在辦公室來回踱著步子,要不是剛剛媽媽來電話說駱賞兒留了字條不見了,他還埋在各種文件安心地以為她乖乖在家等著他呢。
  文澤調整了下情緒,放低聲音說:“我就是太著急了,我不凶你,你在哪兒?我去接你。”
  紀馨妤報了個地址,駱賞兒心虛地跟文澤複述了一遍。
  文澤歎了口氣,說:“等著我,別再亂跑了。”就掛了。
  駱賞兒嚇壞了,雖然她覺得才3個多月沒必要步步為營,但是文澤那麼緊張,她是真知道自己有點兒開玩笑過頭了。
  紀馨妤拍拍她的背說:“好啦好啦,沒事兒了,一會兒文先生過來,你們都留下來吃個晚飯吧,讓你們嚐嚐我的手藝。”
  駱賞兒皮笑肉不笑地看著紀馨妤,心說他肯才怪呢……
  “呦,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躲國外去了呢……”
  憑空突然出現的女聲讓紀馨妤臉色一變,駱賞兒不明所以地抬眼看向前麵的女人……
  作者有話要說:雄赳赳、氣昂昂
  風吹草低現牛羊
  o(╯□╰)o
  我也不知道我在說啥………………
  求抽打【耷拉頭】
  再說我非法訪問我就、就、就……………………【——————】
  

Snap Time:2018-11-15 21:04:30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