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過往的悲傷


  文澤在醫院住院部後麵的小花園找到了駱秉,他背對著文澤,正坐在長椅上抽煙,蒼老的背影顯得有些悲傷。
  一個拿著幾瓶點滴路過的年輕小護士見了,忙走過來對駱秉說:“對不起,先生,住院部周圍都是無煙區,為了病人身體康複的需要,請您去別處吸煙。”
  駱秉抱歉地點點頭,掐滅了煙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說:“不好意思,我不抽了。”
  文澤小跑著過去,說:“爸,您怎麼在這?怎麼突然打電話讓我過來?”
  駱秉抬起頭來,竟是滿臉的愁容,他啞著嗓子說:“賞兒她們在找我?”
  文澤見駱秉這樣子,一時不安起來,他應道:“嗯。正讓我找您呢,我就接到您讓我過來的電話了。”
  “坐吧,”駱秉又從煙夾拿了一顆煙,然後搖搖頭,苦笑著放回去,說:“真憋屈,太想抽煙了……”
  “爸,怎麼了?”文澤坐在駱秉身邊,說:“你的身體剛好了一些,醫生也叮囑了盡量不要抽煙。”
  “哎……咱爺倆兒換個地方聊聊吧,先讓安然和你媽帶著賞兒回去,就說……咱們有公事要談。”
  “好。”
  ……
  文澤市中心另一處一直空置的房子,駱秉沉默地坐在客廳,他用熱氣騰騰的武夷大袍暖著手,還是覺得心底一陣一陣地寒氣逼人。
  “爸?”文澤試探性地先開了口。
  “嗨……老嘍老嘍……心有事情放不開,也不知道怎麼了,想說出來都得鼓起點兒勇氣。”駱秉自嘲地笑笑,喝了口茶,說:“嗯,是好茶啊……”
  文澤不語。
  駱秉說:“這件事情,賞兒並不知道……其實,她親生母親那邊是有多胞胎家族史的,所以今天知道賞兒的狀況我並不怎麼驚訝,反而……很擔心……”
  文澤蹙起好看的眉眼,問:“怎麼回事?”
  “我的嶽母婚後第一胎就是三胞胎,但是因為保胎失敗,她一下子失去了三個孩子。葉楓,喔,也就是賞兒的媽媽,是我嶽母冒著風險第二次懷孕才有的,但是也非常地不順利。”
  “那一次也是多胞胎,極容易流產,為了至少保住一個孩子,她鋌而走險,孕早期就進行了減胎手術。”
  文澤靜靜地聽著,拿著茶水的手卻不由自主地開始顫抖……
  “葉楓和我結婚半年後就懷孕了……”駱秉放下茶杯,緩緩地閉上了雙眼,他靠在沙發上,右手手臂橫搭在額頭上,整個人看上去脆弱且傷感。
  “葉楓第一次當媽媽,她剛知道就開心得不得了。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她那天的笑容,特別美。葉楓是個很堅強很果決的女人,但從懷孕之後就變得越來越溫柔,我能察覺得到她在非常努力地學習怎麼作一個好媽媽。”
  “葉楓的孕期反應特別嚴重,但她往往是剛剛吐得天昏地暗後就衝我笑笑說自己沒事兒,再難受她也忍著逼自己吃東西,說不能餓到肚子寶貝兒們。她的堅強讓我心疼……”
  “第一次產檢時我們都那麼自信,我們的三個寶貝都會來到這個世界上……”
  文澤的手猛地一哆嗦,茶水灑出了大半,他忙不迭地抽了紙巾去擦,掩飾自己的慌亂。許久,他說:“那一胎就有了賞兒是麼……”
  駱秉的聲音微微哽咽,他說:“是……我們夫婦兩個都太開心了。那時候我的嶽母也盡心盡力地照顧著葉楓,我們通過關係知道了孩子的性別,兩個女孩兒一個男孩兒……我們簡直覺得太幸福了……甚至早早地就為三個孩子都想好了名字,大女兒叫駱雨菲,二女二叫駱賞馨,小兒子叫駱爾東……”
  駱秉深深地俯下頭顱,埋在膝蓋間,他完全陷在了數十年前的回憶,那些極致的幸福感以及後來痛失骨肉和摯愛的絕望感讓他痛苦地難以自拔。
  文澤垂下眸子,長長的眼睫毛在他的眼底投下一排陰影,他說:“原來,賞兒的名字就是這麼來的……”
  “是……賞兒是老大,但是為了紀念那兩個孩子,我們截取了先前為他們取好的名字給了賞兒……”
  駱秉又說:“其實,葉楓和我一直都很謹慎,每天都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滿心期待地要迎接孩子們的出世。”
  “這樣,平安無事地到了孩子們七個月大的時候,我嶽母特別開心,還說這是福兆……”
  “對於孩子們的早產我們也有了心理準備,但是沒有想到一切都那麼……”
  “……”駱秉清了清嗓子,他一直半低著頭,文澤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他知道,這個鐵一樣堅強不催的男人,在哭。
  “我們及時地決定剖腹產,可是還是引起了可怕的宮腔感染,葉楓一直昏迷不醒,三個孩剛出生就進了保溫箱,身子都特別孱弱。看著還在病床上閉著眼睛的葉楓和三個那麼小、那麼脆弱的小生命危在旦夕,我的心都要碎了……”
  “三天後,葉楓醒過來,那時候隻有賞兒還有生命跡象,還是醫生全力搶救,她才活下來的。其他的兩個孩子……全都夭折了……我從醫院抱走那兩具還溫熱著的小小屍體……我親手把他們安葬了。”駱秉的聲音已經沙啞得不成樣子。
  “我們瞞著葉楓,可她還是知道了。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她是一個母親,時時刻刻跟我要孩子抱,每當那個時候,我都得笑著跟她撒各種謊,心跟有刀子在割一樣……”
  “葉楓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一病不起……賞兒還不會叫媽媽呢,就永遠地沒有了媽媽……”駱秉想起當年一下子失去三個親人的那種痛不欲生,想起今天產檢時駱賞兒臉上和葉楓曾經一模一樣的笑容,心如刀絞。
  “文澤,我真後悔,沒同意我嶽父讓葉楓做減產手術的決定……我們都太舍不得了,產檢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我們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的。”
  “安葬葉楓的時候,我嶽母哭暈過去了,醒過來就說‘白發人送黑發人……’,我那時候那個心情……”
  “我嶽母的事,葉楓的事,像魔咒一樣纏著我,讓我怕了。我知道賞兒懷的是四胞胎的時候,我的心‘咯’一下沉了,我真是怕了,怕了……”駱秉胡亂抹了把臉上的淚,涼涼的。
  原來,時過境遷……依然會疼。
  文澤一直沒說話,靜靜地聽著,心,卻早已經亂成了一團麻……
  “文澤,我是個丈夫,是個父親,可是,這一切我隻能眼睜睜地看著,眼睜睜地絕望,噩夢纏身……賞兒,是我和葉楓唯一的孩子,我……”
  文澤“霍”地站起來,手上青筋突起,拳頭越攥越死……
  “文澤,你知道麼?有些事情,真的不是竭盡全力就能做得到的,在現實麵前,我們無能為力……”無能為力地失去,無能為力地絕望。
  ……
  作者有話要說:不知道為什麼……
  我越寫越忐忑了,
  TT
  

Snap Time:2018-11-18 06:03:11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