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文澤是個好學生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著,文澤偶爾去F大站站講台,當個風流倜儻的另類講師,享受一下女大學生們愛慕的小眼神,課下在窄小的教員休息室騷擾騷擾自己的小妻子。
  偶爾呢,去公司溜達一圈,口是心非地慰問下被自己欺負著忙得團團轉的史蘭可,不亦樂乎。
  偶爾去拜會下自己歡脫可愛的媽媽和深入簡出的嶽父嶽母,跟長輩們匯報下駱賞兒的近況。
  但更多的時候,他是在各個知名的孕媽媽俱樂部專心學習和討教的好好學生。
  好媽媽俱樂部的老師們總是漾著暖暖的笑容誇獎他:“呦!小文又早到啊……,你啊,以後一定是個負責任的好爸爸。你妻子也真是的,從來就沒見過,忙成這樣?”
  文澤笑笑,半是委屈半是護短地說:“沒關係,我體諒她。”
  駱賞兒要是在,一定會說:“虛偽可怕的家夥……”
  一起上課的年輕準媽媽們對文澤的印象都特別好,他在大家的眼中總是恭謙有禮、溫和友善的。
  教室也有陪同妻子一道來學習的體貼準爸爸,但是沒有像他這種情況的——帶球的那個沒來,反而是當爸爸的一個人在認真地學習……
  文澤的那票兄弟們抱怨得厲害,說他有了老婆忘了弟兄,文澤在電話笑笑:“我打入我老婆的朋友圈子內部,爭取給你們幾個還在遊蕩的家夥也尋覓個人生伴侶什麼的。”
  “算了吧,你每天都想著怎麼打入你老婆內部了吧……”
  ……
  這一天,孕媽媽俱樂部的老師們終於見到了神秘莫測的文太太——
  她……居然還是個大學生!
  幾個指導老師看著駱賞兒穿著的F大院係衫麵麵相覷。
  一旁總是獨來獨往的單身媽媽紀馨妤溫柔地笑著說:“這是文太太吧,我是紀馨妤。我們大家都對你特別好奇呢。”
  “,老師們好。馨妤姐,你好!叫我駱賞兒就行了。”
  文澤和大家微微頷首,然後接過駱賞兒剛脫下來的外衣掛好,又回到她身邊,摟著她的腰,攜她坐下。
  他抬眼看看駱賞兒,又低下頭看了下手表,說:“離上課還有20分鍾,你和老師們聊聊吧,我去下洗手間。”
  “好。”駱賞兒點點頭。
  文澤走了,教室除了駱賞兒,隻有一對夫妻、紀馨妤和三個老師,大家都圍過來和駱賞兒說話。
  “你多大啊?”
  “結婚多久了啊?”
  “什麼時候懷上的?”
  “哎呦真好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駱賞兒麵帶微笑一一招架著,心想,文澤的人氣真不是蓋的,人家都好熱情……
  隻有有一個姓周的女老師似乎對駱賞兒有那麼一點敵意,問話總是有點咄咄逼人的味道,她說:“你先生總是一個人來呢,你知道嗎?”
  我怎麼會不知道……
  駱賞兒笑笑:“因為我要上課嘛。”
  大家也都說:“這麼年輕,還是個學生,懷著身孕還要上學,真是個挺堅強的女孩子。”
  周老師蹙起眉頭,說:“懷孕了就好好在家養胎唄,總不能事事都讓先生操心,仗著年紀小,就想什麼是什麼。女人嘛,結婚了就得為家庭做得多些不是?”
  駱賞兒一時被問住了,說不上話來,心想:文澤不是說大家都很和善的麼……
  紀馨妤打著圓場,說:“周老師教學經驗最豐富了,多給駱賞兒講講吧。”
  駱賞兒找到台階,立刻就從身邊的背包拿出本著討好似地說:“是啊是啊,周老師,您給我說說注意事項什麼的,我還拿了小本子來記呢。”
  周方看了下手表,不鹹不淡地說:“特別重要的,你們檢查的時候醫生都會說過了,你不記得?這要上課了,以後有空再說吧……”
  駱賞兒瞅著周老師的背影直咬牙:文澤不是說,這個周方阿姨最好了嘛!什麼啊!這明明就是滅絕師太級別的,剛認識就說話冷颼颼的,不講情麵……
  大家都回到座位等著上課,紀馨妤坐在她旁邊,說:“你別往心去啊,其實周老師沒惡意的。”
  “啊,沒事兒。”駱賞兒一笑。
  “妹子,你真是嫁了個好丈夫,文先生溫文爾雅的,又體貼又會照顧人。”
  “嗯,也還好啦。”
  “你剛懷孕三個月,還這麼瘦,得多補充點營養啊。”紀馨妤捧著近7個月的肚子舒服地靠在椅背上,說:“寶寶三個月的時候,我正因為感情問題每天都痛苦不堪著,根本吃不下什麼,”她頓了頓,繼續說:“後來他還是離開了我。你知道麼,那時候,我為了保胎特別艱辛難熬……”她說著說著就有點哽咽了。
  紀馨妤因為懷孕整個人都有些浮腫,但是還是不難看得出,她是個美麗的女人,駱賞兒看著她精致的容顏,想不通這樣一個溫柔美麗的女人和她腹中的寶貝怎麼會被拋棄。
  “可是我終於熬過去了,”紀馨妤摸摸肚子,說:“我得謝謝我的孩子,是他給了我這個媽媽堅強下去的勇氣。”
  駱賞兒聽了這些話心也很沉重,她伸手拍拍紀馨妤的脊背,說:“不要想了……都過去了,現在你和孩子都好好的,馨妤姐一定會順利生下一個健康的小寶貝的。”
  “謝謝。”紀馨妤握住駱賞兒的手。
  “聊什麼呢?”文澤拎著一個袋子回到教室,一麵笑一麵拉過來一個椅子坐在駱賞兒麵前。
  “聊文先生呢。”紀馨妤巧笑倩兮,駱賞兒卻瞅見她的眼角還帶著淚珠兒,頓時就心酸了。
  “喔,聊我?賞兒說我壞話了吧?”文澤從袋子拿出來一個小薄毯子細心地蓋在駱賞兒的腿上,還並掖好邊角,說:“蓋著吧,教室比外麵溫度低了點兒。”
  “哪兒可能呢,”紀馨妤說:“文先生這麼貼心。”
  “應該的,女人都不容易。我家賞兒年紀小小的就要為了我早早當上媽媽,我再不體諒她、照顧她就實在可惡了。”
  紀馨妤有些落寞地笑笑,沒說什麼。
  ……
  這一節課上得駱賞兒欠連連,周老師看著她的時候總是冷冰冰的,好在說話還客氣,駱賞兒也懶得多想。
  倒是看著周老師對文澤特殊地和善親切的樣子讓駱賞兒極為鬱悶了一陣子。
  下課後,文澤牽著駱賞兒的手走出教室。
  “先去吃個飯,下午一起去做第一次產檢。”
  “是啊,終於得一起去了,我不用當那個壞人了。哼哼……這個事情你自己去就不行了吧?”駱賞兒撇撇嘴。
  “陰陽怪氣!”文澤摟過她的肩膀。
  “還不是被周老師批評的!其實她都不知道,是你怕我累到才不讓我來的……”駱賞兒嘟著嘴巴,一抬眼就看到了走在前麵的紀馨妤,她喊道:“馨妤姐!”
  紀馨妤回頭:“呦,你們不是先走的嗎?怎麼還走在我後頭了呢?”
  “喔。剛剛去了下洗手間,馨妤姐這是去哪?”
  “去吃個飯,下午去做第五次產檢。”
  駱賞兒衝口而出:“那太好了,我們一起吧。”
  文澤皺了下眉頭,但也沒說什麼。
  駱賞兒說完就後悔了,她單單想著紀馨妤肚子小寶寶的爸爸已經和紀馨妤分手,自己能陪陪她也不錯,但是卻忘記了,有文澤在左右對自己關心備至的樣子,紀馨妤多多少少也會有點失落和難過吧……
  紀馨妤卻沒有推辭,落落大方地點頭說:“好啊,反正我也是一個人。”
  文澤覺得自己帶著兩個孕婦去產檢很奇怪,他想象著這三個人走在醫院走廊的場景——任誰看著,駱賞兒也不像孕婦的樣子,反而像妹妹陪著哥哥和懷孕的嫂子……
  但眼前駱賞兒先開的口,紀馨妤也應了,自己總不好說什麼。
  文澤隻好笑笑,禮貌地說:“那走吧,我帶你們去一家很有特色的餐廳,你們一定會喜歡。”
  ……
  作者有話要說:4月24日晚更新,
  深鞠躬……
  

Snap Time:2018-11-19 17:13:33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