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文澤生氣了


  醫院,一個頭發和胡子都花白著的老醫師端坐在椅子上,他慢聲細語、氣定神閑地說:“驗孕棒啊……那隻能作為一種初步檢驗的參考而已,並且還可能會出現假陽性或假陰性的狀況。你們就不應該完全相信它!再說了,你們還年輕,這急個什麼勁啊……”
  文澤本來是牽著駱賞兒的手萬分緊張地等待著結果的,一聽到“你們還年輕”這句,兩個人都傻眼了。
  一旁跟著的姚安然和駱秉也愣住了。
  這不就是暗示著——根本是個烏龍嘛!?
  駱賞兒沮喪地低著頭一言不發,卻在下一刻聽到老醫師用不甚苟同的腔調說:“你們……哎!不知道現在提倡晚婚晚育嗎,小姑娘你才20周歲剛出頭就要當媽媽了,”老頭搖搖頭:“真是不響應國家的號召啊!”
  文澤和駱賞兒齊齊地瞅向老人,發現他已經無聲地笑得合不攏嘴了。
  老醫師咧開缺了幾顆牙齒的嘴笑得可愛,說:“好了好了,我個老人家家的,逗你們小年輕的幹嘛啊我……哈哈哈,恭喜你們啦,要當爹當娘咯!”
  駱秉難以置信地瞅著貌似剛才還貌似嚴謹肅穆的年邁老醫生——您這是親家母大人附體了麼?
  ……
  接下來,老先生很是耐心地告誡文澤和駱賞兒準爸爸和準媽媽必須要注意的一些重要事項,他們都特別認真地聽著,文澤居然還帶了紙筆,分條目分別類的記錄下來。
  老醫生捋著銀白的胡須,笑地道:“姑娘啊,你先生一看就是個值得托付一生的好男人……”
  文澤皺著眉頭問:“醫生等下,您剛才說的那句是什麼?什麼不能攝入過多?”
  ……
  臨走前,文澤又問道:“醫生,我妻子她現在還發著低燒,很難受,剛剛知道懷孕了,又不能吃藥,該怎麼辦好?”
  醫生給駱賞兒量了□溫,和藹地說:“不打緊的,從飲食起居上照顧點兒,懷孕初期一定要注意保證睡眠充足,不能過度勞累,是不是工作太忙了啊?”
  “不是,她還在上學,”文澤摟過駱賞兒,說:“五一我們出去玩兒了,在湖邊坐了一天,著涼了。”
  “呦,那可不成!這是折騰了一天,凍著了也累著了,該好好歇歇。回去啊,注意保暖,熬點兒營養粥什麼的,晚上掖好被子。小姑娘的身體底子好,又是低燒,你耐心著些,好好伺候個兩三天就好。”
  ……
  走出醫院的時候,姚安然叫住駱賞兒和文澤,說:“我和你們爸爸就先回去了,你們抽空應該去趟親家母那兒,告訴她這個消息。大喜事,她說不定高興成什麼樣呢!”
  駱秉又囑咐了兩個人幾句,四個人就分別上了兩輛車子。
  ……
  文澤發動車子,駱賞兒忙拽拽他的子說:“現在就去媽媽那兒吧,我好多了,已經不難受了!”
  文澤思忖到:說是一定要說的,可是要怎麼說,才能把折騰減少到最低限度呢……
  他笑笑,拍拍駱賞兒的小腦袋瓜,回道:“好,坐穩咯!安全帶——係上,出發啦!”
  駱賞兒扭頭看著車窗外呼呼後移的街景,臉上是沉靜怡然的神色,她兩隻手疊放在自己的小腹上緩緩摩挲遊移,淡淡地微笑著,和文澤說:“你就那麼開心?”
  文澤說:“當然!開心,特別特別開心……”
  駱賞兒莞爾一笑:“媽媽也會很開心吧。”
  文澤輕哼:“說實話,我怕她開心得嚇著了你。”
  駱賞兒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扭過頭來特別得意的賊笑著說:“文澤?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唉……”
  “什麼?”
  “哈哈哈哈!我們的賭約……你輸了還不說,輸了的賭注也甭兌現了!”
  文澤故作沮喪:“喔,是啊是啊……醫生強調了的……三個月不能那樣了。”
  “你很失望?”駱賞兒湊到他近前嘿嘿笑。
  燈,文澤趴在方向盤上,下頜擱在左臂上,左手有節奏地敲擊著方向盤,他看著駱賞兒說:“等寶寶出生了再補上也不遲……”
  “那不行,好幾個月過去賭約早就不算數了!”
  “嗯哼!我還要變本加厲呢!”
  “沒門……”
  “讓我忍好幾個月,總得有個獎勵什麼的吧?”文澤半支起腦袋伸手去捏駱賞兒的鼻子:“銀行存款還有利息呢,我們那賭注就先存著,利息10%,按複利算……我想想啊,利滾利,懷孕前幾個月外加生產後的那幾個月……”
  駱賞兒揮手打掉他的手:“無商不奸……”
  綠燈,文澤直起身子,一邊開車一邊正兒八經地說:“我喜歡夫人的這句誇獎。”
  駱賞兒不理他,她摸著自己的腹部,神色溫柔地說:“寶寶啊,你看看爸爸,一點兒也不懂事,油嘴滑舌的,是不是該打?”
  文澤一笑,小心地開著車。
  其實,他心一直在仔細琢磨著老醫師的話。
  醫生說,賞兒孕五周了。18周以內為了胎兒的健康發育最好不要做B超,從初步的檢查來看,現在孩子很健康,寶寶正在媽媽的子宮茁壯地成長著。
  他現在大約隻有一粒蘋果籽那麼大,但是一個鮮活可愛的寶貝卻已經在媽媽肚子開啟生命的征程了,一個隻屬於他和駱賞兒兩個人的小生命啊,多麼奇妙……
  文澤注意著前方的路況,心下思考著,回去該怎麼做才能更好的照顧駱賞兒。看來,得好好修一門新功課了,科目的名字叫作:準爸爸。
  ……
  文媽媽家的車庫最近整修,文澤的車子隻能開向最近的停車場。
  文澤在地下停車場停穩,駱賞兒先行下了車子等文澤開進車位。
  一輛寶藍色的車子從車位退出來,慢慢地朝出口開去,不知道怎麼的,車頭一歪就朝溜邊走著的駱賞兒直直地開過去。
  文澤一下車就看到這讓他膽戰心驚的一幕,他大喊一聲:“賞兒小心!躲開!”
  駱賞兒一回頭,打了個趔趄。
  ……
  雖然司機狠狠踩住了車,那車子還是正好杵在了駱賞兒的腿上。
  文澤三步兩步跑過去,拉著駱賞兒上看下看,驚魂未定地說:“怎麼樣?沒事?”
  駱賞兒說:“什麼事也沒有,就輕輕碰了下。”
  文澤稍稍心安,看向那輛車子剛剛走下來的人,渾身都散發著淩厲的氣息。
  那是個柔柔弱弱的小女人,一下車就一連聲地彎腰鞠躬道歉著:“對不起!實在對不起!我是新手,剛拿駕照沒多久,也不知道是停車場坡度的問題還是怎麼的,您沒事吧?”
  文澤沒等駱賞兒說話就摟過她衝那人說:“你剛拿駕照就敢在這麼窄還有人的地方開車!?女士,你不覺得你膽子太大了點嗎?!”
  文澤的聲音不大,但是任何人都可以從這句話明顯地感覺到他的震怒。
  駱賞兒抬頭看看失了鎮靜的文澤,又看看對麵那個低著頭也嚇得不輕的女人,溫和地說:“文澤,我又沒事,所以就算了吧。”
  她上前一步對那位女子說:“姐,你別介意啊,我先生沒有惡意,他也是嚇壞了說話才這麼衝動的。你就是為了自己的安全以後開車也應該小心著點。”
  ……
  最後,那女人千恩萬謝的走了。
  文澤摟著駱賞兒一言不發,他們一路往文媽媽家走著,文澤的臉色也就一直難看著。
  到門口的時候,駱賞兒輕輕拽住了文澤。
  文澤回看著她,還是不說話。
  駱賞兒的雙手捧上文澤的臉,她看著他,隻是微笑。
  也許是被她溫柔的神色感染了,文澤的神色稍霽,他伸手撥撥駱賞兒的發絲問:“怎麼啦?”
  

Snap Time:2018-11-19 16:57:14  ExecTime: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