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甜蜜的“怎麼了”


  初春時節,天氣晴朗卻浸著微涼的寒意。
  碧波蕩漾的清湖上泛著金色陽光的耀眼水光,遠岱近山層層巒巒,像是一幅水墨江南。
  駱賞兒吃力地扛著四把海竿、抱著一杆手竿還提著一個小空水桶跟在文澤後麵,一邊走一邊抱怨:“你等等我,走那麼急……”
  走在前麵的文澤笑得可惡,聲音洪亮地回道:“賞兒你看,我拿著帳篷、氣墊床、支架、釣椅、抄網,還有亂七八糟一堆東西,這麼多呢。你這樣就體力不支了,一會兒怎麼和我比試?”
  駱賞兒哭喪著臉:“這些倒是東西不重,就是拿著不方便好不好?你那都在兩個大提兜不是……”
  文澤到了湖邊,把自己手的一大堆物件放下,立刻回頭走過去接駱賞兒手的東西。
  他一隻胳膊攏過5個魚竿,另一隻手提著小水桶,臉湊在駱賞兒的麵前輕吻了下她的唇,說:“我的小笨蛋!跟上……”
  ……
  文澤瞅著一旁掛餌料的駱賞兒,不得不說,她剛剛試竿時甩得好漂亮。
  駱賞兒戴著小皮帽子,頭微微偏著,臉上的神情特別專注,雙手握著手竿,上臂一用力,海竿就嗖地甩線出去,繞線輪“嗖嗖嗖”地轉著,附子落水。
  文澤目測,差不多有70米左右,對於女生來講已經很不簡單了。
  原來,我的賞兒有這麼帥氣的一麵呢……
  ……
  文澤撐起帳篷,又給氣墊床打好了氣。再回到駱賞兒旁邊時發現她居然已經釣到兩條小鯽魚了。
  “你這不行啊,偷我不在這的時候下功夫。”文澤把手竿甩出去,繼而又說:“算了,我讓著你好了。”
  駱賞兒目不轉睛地盯著魚漂,根本不理他,那樣子,跟在考試一樣聚精會神。
  她是當真不贏不罷休?
  一刻鍾後,文澤用手竿上了一條近1斤重的金色鯉魚,他挑釁似的看著駱賞兒:“怎麼樣?我們按總重量算,目前我贏。”
  駱賞兒森森地瞪視了他一下,提竿。
  原來,她的餌料早就被調皮的魚兒哄騙了去。
  再出竿時,駱賞兒不知道怎麼的,失誤把竿甩在了斜向的矮樹叢上,魚線糾糾纏纏地繞在樹枝上,費了她好大的力氣才拽下來。
  文澤在一旁學她的樣子裝著全神貫注地看魚漂,像是沒看見她的窘境,駱賞兒氣鼓鼓的,心想:文澤,你真無情……
  其實,駱賞兒不知道,文澤用眼角餘光瞄著她氣喘籲籲和樹枝你爭我奪的糗樣子,忍笑到臉扭曲。
  接下來,文澤屢屢得利,雖然上鉤的都是幾兩重的小鯽魚,但是相對於默默無聞的駱賞兒來講,實在是遙遙領先了。
  駱賞兒在心底告訴自己:淡定!淡定!!!不能因為對手是文澤就失了鎮靜,釣魚需要技術加耐力的。
  ……
  駱賞兒似乎愛上了那個斜向的方位,幾次掛竿後她終於巧妙地把魚竿甩到樹影下的水。
  30分鍾過去了,駱賞兒靜坐不語……
  1個小時過去了,駱賞兒隻是提竿看了下餌料,還在。
  又過了好久,文澤受了駱賞兒那種不服輸精神的感染,目光正膠著在魚漂上,就聽到一陣嘩嘩的水聲伴著駱賞兒驚喜的大叫聲:“大魚!一定是條好大的魚!!!”
  文澤聽了丟下自己的手竿,忙起身走過去:“穩住!賞兒!別慌!”
  駱賞兒的魚竿前端狠狠地下彎著,不堪重負,不遠處的大魚在水不甘地翻騰出巨大的水花,撲騰撲騰掙紮得厲害。
  駱賞兒一邊死命拽住魚竿一邊激動不已地指揮文澤:“文澤!拿抄網!!!!”
  因為是手竿,沒有足夠長的魚線讓駱賞兒像用海竿那樣溜得魚兒筋疲力盡,她隻能憑著感覺盡量不用蠻力防止大魚脫鉤。
  終於,大魚劈劈啪啪地被拖拽到了淺水區域,文澤沒來得及挽起褲腳就拿著抄網下水了。
  駱賞兒看到文澤順利把魚收到網,把竿一丟,蹦噠得那個歡:“哦!哦!哦!我釣到大魚啦!”
  文澤拖著濕漉漉的褲腳步履艱難地拖著那條不老實的魚,也高興得不得了:“,賞兒,拿秤去!我們稱重看看多少斤!”
  這是條草魚,7斤3兩重,駱賞兒已經興奮到胡言亂語了,她手舞足蹈著,拚命指著自己:“這是我釣的,我釣的!哦!我魚大啊!大魚大魚!”
  文澤也笑:“是、是、是,我的賞兒很了不起。”
  駱賞兒忽而看到文澤的褲子從膝蓋以下都濕透了,皺著眉頭說:“你這樣不行,天還不算暖和,濕濕冷冷的,會感冒。”
  “可也沒有準備換的……沒事兒,現在正午了,還不算太冷。”文澤拉著駱賞兒坐下來:“別蹦躂了,看一會兒跳到水去。”
  “我有那麼笨?”駱賞兒揪著文澤的褲腳擰水。
  “哪啊我是怕你想大魚想得緊,直接跳水遊走不要我、跟著大魚跑了。”文澤在駱賞兒耳邊逗她。
  駱賞兒“噗”地笑出聲來:“沒正經,去帳篷的睡袋呆著,我去景區外邊給你買條褲子去,這樣濕漉漉著,得多難受啊。”
  文澤剛要說什麼,駱賞兒就說:“哎呀,你就去吧,又不遠,等著我啊。”說完就起身跑出去。
  文澤瞅著一溜煙跑掉的駱賞兒,喊:“注——意——安——全!”
  駱賞兒停下腳步,旋身扭頭看著文澤揮手:“知道啦!看好東西!我不回來你不許開始釣!”
  還想著打賭的事兒呢……
  文澤失笑。
  ……
  帳篷,文澤換上連標簽都沒來得及剪掉的新褲子,真是哭笑不得:“賞兒啊,你實話告訴我,你哪兒弄來這麼潮的褲子?”
  駱賞兒心虛地摩挲著文澤的褲子:“就山腳下有個什麼時尚達人小店。你別不知足,還貴著呢!”
  文澤在帳篷站起來,半低著頭看自己的新褲子。
  褲腳全是碎布條子,褲腿上也不知道是個什麼花樣,噴得全是藍藍綠綠的各種怪異形狀的點子,膝蓋、大腿處還有刻意被抽挑出來的牛仔布料線絲,油漆工似的!
  文澤一摸,屁股上也是絲絲絛絛劃爛了的,他嚴肅地點點頭:“的確時尚。還好,總歸沒有洞,保暖!”
  駱賞兒說:“前幾年,牛仔褲要想挖個時尚的洞洞還得加錢呢!”
  文澤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賞兒啊,我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我要是穿著這個走在公司,我預感,一定會火!”
  “我也這麼覺得。”駱賞兒趴在舒服的氣墊床上拄著腮仰頭看他,一想象著公司被人人側目的時尚文澤她就嘿嘿笑個不止。
  ……
  中午,兩個人用簡易小烤爐把小點兒的魚處理了下就開始了美美的野炊,駱賞兒的烤魚手藝太棒了,文澤讚不絕口。
  熱氣騰騰的泡麵好了,兩個人湊在一起,端著個小鍋,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吃得特別香。
  吃完了,文澤一邊收拾一邊說:“你去帳篷休息下吧,睡會兒,今天起得太早了,我怕你吃不消。”
  “我不。”駱賞兒持竿背對著他坐下。
  “我不釣魚,陪著你睡還不行嗎?”
  “那更不行了。”
  “為什麼?”
  “我怕你想來個野戰。”
  ……
  文澤想:我平時是有多需索無度啊,把老婆□得時時刻刻戒備著……
  嗯……要是時時刻刻準備著就好了。
  ……
  下午,兩個人的戰績都不錯,大約持平。海竿也都上了魚,但是不大。
  大概是坐了太久、太專注地一直看著水麵,駱賞兒覺得自己有點暈水了。看著一波一波的水紋變換著光澤向自己的方向推進,她覺得越來越暈,眼睛花得厲害。
  中午吃下去那麼多的東西,現在翻湧著,攪得她胃好難受,嘴一陣一陣地泛著酸。
  天色漸漸地沉下去,她越發地感覺不好受,耳朵轟鳴著,持竿的手也開始哆嗦。
  這是……怎麼了?
  文澤扭頭剛想和駱賞兒說話,發現她的臉色煞白。
  文澤嚇壞了,忙起身走到駱賞兒身邊,問:“賞兒,你怎麼了?”他的手從她的腋下伸出摟住她,他抱著她站起來。
  駱賞兒不由自主地丟下手竿,喃喃著:“文澤,我暈水了……”
  ……
  

Snap Time:2018-11-19 09:24:35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