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大地回春


  文媽媽一手翻著一手摟著趴在她旁邊的駱賞兒賊笑:“賞兒,你都不知道喔,我等今天等好久了,就想讓我兒媳婦瞧瞧,那小子曾經是什麼德行的!”
  文澤,你不知道吧?知道你會哭的……
  終於,翻到文澤本尊的照片了。
  文澤小時候的樣子很乖巧,並不是她想象中很帥氣的酷酷小男生,照片的小文澤穿著開襠褲,委委屈屈地扁著小嘴,一副要哭出來的可憐樣兒,真是太可愛了。
  文媽媽說:“別瞧他人模狗樣的,一點也不乖。一肚子的壞水!”
  ……
  “他4歲的時候把細土放在水,哄騙其他的小朋友說是好喝的飲料。”
  啊!?
  “小孩子們都喝,喝了都說好喝。他回來特別得意地告訴我,讓我好頓胖揍!”
  好喝?!
  噗!那是大地的芬芳吧……
  看完相片居然已經是9點多了,駱賞兒告別戀戀不舍的文媽媽,坐上平時文澤總開的那輛車子。
  車子麵仿若有他留下來的熟悉氣息,暖人的、寧和的,這是文澤的……
  駱賞兒想著,沉沉睡去……
  她要耐心忍耐,等待他回來,在他不在身邊的日子,作個堅強、懂事的好姑娘。
  ------*------
  日子一天天地過著,駱賞兒感覺思念的滋味真是難熬得要命,她幾乎就要產生幻覺:文澤下一刻就會驀地出現在她的麵前,抱住她,溫柔地吻上她的唇,說:我想你。
  ……
  駱賞兒過著瘋狂上課——自習的機械生活,間或揪著腦袋想把文澤攆出去好好聽課學習。
  因此,偶爾大家認真地聽著課,班級就會發出不大不小極不和諧的“咚”一聲悶響,那是駱賞兒在拿著礦泉水瓶砸自個兒的頭,室友們看著她好似自虐一樣渾渾噩噩,開始都是驚慌失措地護著她的腦袋以防止她過度自殘。
  一天天適應後,這三個人也就都麻木了,知道她有輕重,所以再看到都不覺地幸災樂禍、搖頭晃腦:這廝又要抽……
  ……
  駱賞兒恨得咬牙切齒:等你們思君不見君的時候看你們能有什麼得意樣兒!
  ……
  又是一天的課,駱賞兒飄著從教室走出來。
  韓澈上前拉住她:“一起走,走那麼幹嘛!”
  “喔……”
  “文……文澤!賞兒,那不是你老公嗎!?”於瑩一臉驚訝地盯著教學樓前兩米外某個長身玉立的身影,拽著漣漪問:“是他對吧?”
  駱賞兒猛地抬起頭,眼睛都直了——
  “死於瑩!你找打!我打死你!”駱賞兒發現被耍頓時炸毛了,追著於瑩揮著拳頭就衝殺過去。
  於瑩哪見過駱賞兒這個陣仗,心說不好,本來隻是覺得她悶悶不樂的想給她提個神,不想這雞血打過頭了。於瑩繞著韓澈跑小圈叫:大姐你饒命啊,駱賞兒喊打喊殺、窮追不舍。
  “你討厭!你明明知道我有多想他……”駱賞兒追不上,氣喘籲籲地撐著膝蓋彎腰停在韓澈前邊。
  剛下了課的學生絡繹不絕,都紛紛投來詫異的眼光,漣漪有點責備意味地說於瑩:“哎,你逗她幹什麼啊?”
  “你怎麼那麼殘忍,我一直憋著,想他想得都要哭了,可是我不能哭,我得當個懂事的好姑娘,乖乖等著他回來!”駱賞兒站起來,眼淚撲簌簌地掉落臉龐。
  她也知道,於瑩沒有惡意,可是所有的思念、所有瀕臨傾瀉的情緒就順著這個閘口萬馬奔騰般地滾滾而出。
  於瑩徹底驚慌失措,她看著駱賞兒哭得什麼似的,頓時手忙腳亂起來,又是遞紙巾又是道歉的,真真覺得自己是個罪人了。
  韓澈也蒙了,摟著駱賞兒輕拍她的背,她剛想說點什麼,一個聲音從身側傳來。
  “我的賞兒哭鼻子了……”
  充滿了寵溺和心疼,那是如此溫柔的聲音……
  幾個女生齊齊扭頭——
  文澤!竟真的是文澤!!!
  他不到十天就回來了!
  駱賞兒淚眼朦朧地看著眼前的人,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文澤也不管那麼多學生來來去去了,直接上前一步現場直播,他摟過尚處在驚呆中的駱賞兒,揉進懷輕柔地拭去她的淚水,然後一下一下拍著她的背脊,像是哄慰著一個因為找不到媽媽哭鬧的小孩子。
  “我前幾天不是打電話給你了?”他輕輕撫著她的雙肩拉開一點兒兩個人的距離,黝黑的眸子深深地鎖住他心愛的小丫頭。
  “那不夠……”駱賞兒憋憋屈屈的,美麗的大眼睛還含著一泡淚水,她使勁兒地眨著,想眨去煩人的霧氣,好好看看眼前的人。
  她終於再度見著他,他的聲音是她心底最渴望聽到的動聽旋律,仿若明明就在身邊卻來自遙遠天際的召喚。
  “我暗示你咯,你生日我會回來的。”他順著她耳邊的碎發,笑容親昵。
  “就今天?!”她速度地胡亂抹抹臉,驚訝地問。
  “大姐!你都活得忘記今夕是何夕了,今天14號,明天了啦!”韓澈翻了個大白眼,於瑩和漣漪則是無奈地歎口氣——這兩個人,真是肉麻啊……
  駱賞兒終於回過神來,想想自己剛剛那個丟人的死樣子,人人都在看熱鬧吧,真是不好看。再想想文澤真的為了她飛回這片土地,現在真實地在她眼前了,就嘿嘿傻笑起來。她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拽拽文澤的衣角。
  文澤笑,揉她的頭發:“哭哭笑笑的,沒出息!”
  駱賞兒揚起一個討好的笑容,拉著文澤的衣服晃啊晃的,人也開心地小幅度跳著,卻一開口語出驚人:“今兒晚上我去你那吧!”
  如此開朗的聲音,如此毫不忌諱的音量……
  這句話一出口,三個女生全汗了,扭臉,心念道:我不認識你!我不認識你!
  文澤無語半晌,竟回不出一句話來,明明是明媒正娶,怎麼聽著這麼別扭!?
  身邊的學生曖昧地掃來的視線中全是隱藏不住的鄙夷——年紀輕輕就被包養了麼……
  ……
  駱賞兒不管那些,她的眼睛除了文澤已經啥也看不到了,她的眼角還有隱隱的淚痕,臉上卻是沒有半點掩飾純真且明媚的笑意。
  文澤覺得,他正被一束陽光照耀著,溫暖、灼燙,他幾乎在這樣專注的深情凝視中睜不開眼。
  3月的中旬,萬物蠢蠢欲動,即將回春的大地一派生機暗藏,文澤再度摟緊懷的寶貝,耳朵傳來三個少女嬉笑打鬧的歌聲:“想死個人兵哥哥!”
  真的,到春天了……
  

Snap Time:2018-11-22 01:53:35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