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夜城之濱


  “換衣服,我們出去吧。”文澤在駱賞兒雪白的頸子和耳後輕輕啄吻著:“和我出去走走,嗯?”
  那樣溫柔地和她說著話的文澤讓駱賞兒失神,她覺得自己幾乎要在這樣的柔情蜜意醉了。
  她的心在那一刻漲得滿滿地,有種感覺盈滿了心田,像是要溢出來。
  她知道,那是幸福。
  她把自己的雙手扣在文澤溫暖的大手上,美麗的秀發都側垂在一邊的胸前:“這麼晚了,應該都有9點鍾了,”她的頭輕輕歪向他的:“一定要出去嗎?”
  “對。”他把她肉乎乎的耳垂含在嘴,輕輕地咬了下,貼著她的臉頰,有些含糊地說:“媽媽睡下了,我們悄悄地,現在就走!”
  文澤速換上衣褲,去了趟儲藏間,然後就下樓發動車子等她了。
  駱賞兒想了又想,文澤這是第一次正式和她約會。
  雖然時間奇怪了點,場合未知,天兒也怪冷的,可是夜深人靜、月黑風高,比較適合情侶間幹壞事兒,嘿嘿……
  駱賞兒精心地打扮了下,穿了最喜歡的皮裙子,化了淡妝。
  駱賞兒能想到的“壞事兒”就是,她可以被文澤裹在大大的外衣,他們彼此相擁著,膩膩歪歪地在夜色的星輝下賞月、說情話。
  ------*------
  文澤的車開了半個小時,到西郊護城河岸的時候駱賞兒已經昏昏欲睡了,沒辦法,車暖氣足,沒有午睡的她現在有點困倦了。
  文澤逗她:“你要真睡著了,我可把你自己扔這了啊。”
  駱賞兒揉揉眼睛,毫不客氣地回敬了他一個欠:“好狠的心啊。”
  文澤笑著揉她的小腦袋:“我怎麼舍得?你也知道的,我這人麵善心軟。”
  駱賞兒被擾了困意,不滿地坐直腰板:“沒看出來。”
  “沒看出我麵善還是心軟啊?”
  “都沒看出來。”
  ……
  “算了,我不和小丫頭鬥嘴。”
  “和小丫頭鬥嘴你還不是輸了?”
  ……
  “你還是睡著時可愛點兒。”
  “那你總不能期待著我長睡不醒啊?!”
  ……
  “你個氣人的丫頭,不許胡說八道!”文澤一直沒機會見識到駱賞兒自詡為空前絕後大的起床氣,這回算是知道這平時可愛的小丫頭伶牙俐齒的樣子了。
  文澤拔了車鑰匙探身過來給她解安全帶。
  駱賞兒大爺一樣享受著文澤的伺候,念念有詞、抑揚頓挫地賦詩一首:
  “毫無疑問
  我嫁的老公
  是全天下
  最可耐的。”
  文澤哭笑不得地拽著駱賞兒親在她的額頭上:“你梨花教主附體啊,下車!”
  文澤先行下車,駱賞兒慢吞吞地拖著好似千斤重的兩條細腿走出來,但見文澤打開後備箱,整個上半身埋在麵擺弄什麼。
  駱賞兒一下子好奇起來,湊過去看。見後備箱全是方方正正的東西,她不禁問:“這什麼?”
  “我的遺憾。”
  “啊?”駱賞兒傻乎乎地發愣。
  文澤把東西在河畔上分散開擺成一排,駱賞兒這才後知後覺:原來是煙花。
  文澤燃了花火護著駱賞兒一齊退後。
  砰!砰!砰!
  幾個碩大的煙花幾乎同時在一瞬間綻放在寧靜的夜際!
  好壯觀!漫天的紫嫣!
  太美了!
  花火不斷地鳴著聲響衝上夜空,有正規正矩的圓形,中央是明亮的黃,漸漸向外圍擴散是豔麗的、耀眼的橙、炫目的藍,那煙花的尾端沙沙響著旋下來,像過年時放的小鞭炮。也有的像個巨大的傘花籠罩下來,劃落的餘燼像極了瞬間即逝的流星。
  駱賞兒呼著白白的霧氣,興奮地失了言語,隻知道抱著文澤開心地跳著叫著。
  寂靜的夜城之濱,煙花無比絢爛,而他,就在身畔。
  兩個人的背影在煙花照亮下波光粼粼的河水邊並肩仰望,那彼此相依的剪影十足的默契美好。
  文澤摟緊了她,下一刻真如她曾幻想過的那般,他把她結結實實地裹進了暖和的衣服,駱賞兒被護在文澤強健的胸膛前,仰著凍得通的小臉兒望著天上出現的綺麗壯美景觀。
  “呀!這個好看!這個好看!”轟然的鳴放聲中,駱賞兒大叫道。
  文澤不語,隻微笑著看看懷的笑臉,更摟緊了她。
  那煙花綻開時與其他的沒什麼不同,隻是在最後的幾秒鍾,散落向四周的花火燃成了火的燈籠!一串串飄掛在微風徐徐的夜色。那時,其他的煙火已經綻放完畢,空曠而幽深的夜幕上就隻有這一抹抹豔麗喜慶的色。
  漸漸地,它們又都融入黑暗,好像不曾美麗過、耀眼過。
  駱賞兒望著煙花隱沒處白色的煙霧,心的激動還沒有平息,卻摟著文澤的腰說了句大煞風景的話:“炮竹解禁期已經過了,你會不會被抓啊?”
  文澤無奈又好笑地歎氣:“你個沒良心的小姑娘,要舉報我?”說完還報複性地在她冰涼的臉蛋上肉最多的地方咬了一口。
  駱賞兒揉揉背虐待的臉蛋,問他:“為什麼帶我來放煙花?學小年輕搞浪漫?”
  文澤氣結:“現在好了,花火放完了,你一高興了就氣我,這是什麼道理?”
  “哪有?”
  文澤輕哼:“毫無疑問
  我娶的老婆
  是全天下
  最刁蠻的。”
  “噗。”駱賞兒沒忍住:“沒正經。”
  文澤帶著她往車那邊走:“那說正經的。今年過年的時候,我是在工作中渡過的。十五放煙
  花的時候,我一個人在辦公室看著公司外麵的煙火和三三五五的人群。我就在想,如果我要娶的小妻子現在就在身邊會是什麼樣。”
  文澤把駱賞兒不老實伸出外衣的手捉回溫暖的衣服握住,笑著說:“那時候還沒有娶你,日子過得很單調,也很忙、很累。現在細想起來,卻是很遺憾。”
  他低下頭,眸子深深地凝視著她的:“那時候你都放假了,應該早點讓你來到我身邊的。那樣,我會早點知道,真心的樂是什麼感覺。”
  駱賞兒心一熱,一踮腳尖就去親文澤。
  天太冷,駱賞兒看煙花又站了那麼久,腳都凍麻了。
  親完她就發現,感覺不對,她親文澤下巴上了。
  駱賞兒不經大腦地說了句:“呃……不好意思,馬屁拍到馬腿上了!”
  ……
  

Snap Time:2018-11-15 21:06:01  ExecTime: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