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溫情使然


  文澤無比幽怨地看著一邊接電話的駱賞兒,那眼神不是一般的惱火。
  “阿澈,我周一回去再和你說好不好?”駱賞兒歉疚地看了下一邊傲嬌的文澤,一邊低聲對韓澈哀求道。
  “嗯哼打擾你們家庭生活了?”韓澈在電話那邊無比得意,駱賞兒似乎可以看到韓澈身邊一直擠著搶聽電話的另外兩路神仙捂著嘴巴賊笑。
  “喂,賞兒,怎麼不說話?你們家文先生動力做功怎麼樣?持久性?抗寒性?耐勞性?溫文爾雅的紳士有沒有化身為衣冠禽獸?”
  駱賞兒終於忍無可忍,果斷切斷電話並關機。
  文澤黑著臉:“講完了?”
  “講完了。”
  “那睡吧。”
  “喔。”
  文澤少有的□麵孔真是嚇人。都怪韓澈的電話,那麼好的氣氛都沒有了,她心也鬱悶著。
  駱賞兒關了燈,兩個人躺在床上。
  她大氣也不敢出,文澤生氣了嗎?
  他一定是生氣了……
  駱賞兒知道他還沒有睡著,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臂去摟一邊的文澤,文澤沒動。
  她緩緩抬起頭貼在文澤的胸膛上,柔聲哄慰道:“就生氣咯?”
  “才沒有。”語氣硬邦邦,像別扭的小男孩兒。
  “好吧,你沒有生氣。”她淡笑著拍著他結實的臂膀,像媽媽在哄無理取鬧的兒子。
  “你怎麼能這麼淡定?她們壞我們的好事!”文澤忍不住出聲埋怨。
  駱賞兒撲哧笑出來:“你幾歲了?還嘟嘴?”
  “你看得清?”
  “當然。嘟那麼高!”適應黑暗後的駱賞兒回答道,還笑著用食指去輕點文澤的唇。
  他扭頭看她,是的,真的可以看到。她的眼睛熠熠生輝,在迷蒙昏暗的夜色閃著狡黠而靈動的光。
  他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在駱賞兒再次說話前吻上她的唇。
  溫柔的、纏綿的,急切地追索、探尋她的溫存。
  她隻是呆愣了一下,然後就環上他的脖子,予取予求,無比順服。
  這個吻比從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綿長、浪漫。這個吻也糾纏出了他們對彼此身體的渴望。
  文澤固執地要延長這個吻,他其實更想打開燈看看她臉情動的樣子,那一定非常的美。
  他慢慢軟化她,讓她忘記緊張,腦子滿滿的隻有當下的他們。
  文澤的手悄無聲息地覆上她柔軟的胸口,唇則移向他想往已久的少女的美麗脖頸。
  他開始動手去解她的衣服,他驚訝於此時自己的手是抖著的。
  如此美好的女孩兒就在他懷了,他要讓這個嵌著彼此珍惜和愛意的夜晚永生難忘。
  終於,衣衫盡褪。
  文澤驀地怔住,眼睛驟然有驚喜的光彩瞬間綻放,他不敢相信地喃喃著:“你居然沒穿內衣?”
  駱賞兒發覺他毫不掩飾直直地盯著自己胸前的目光,羞得捂上臉,說:“睡覺不穿!”
  文澤覺得他的小妻子真是可愛,捂著臉他就看不到了嗎?
  他笑著拿掉她的手,一雙晶亮含羞的眸子就闖入他的眼簾,他說:“翻新版掩耳盜鈴?跟誰學的?嗯?”語氣上揚,字字誘惑。
  睡袍攤鋪在駱賞兒的身周,少女未經人事青澀誘人的美麗**如綻放在層層花瓣包裹下的嫩蕊初現。
  至美,至純,至香……
  他的唇再度印上她的,細膩如往昔。
  她因緊張和害羞而微微震顫。
  文澤親吻她的麵頰,兩隻手掌籠在在她已然毫無遮蔽的胸前。
  駱賞兒也看過不少言情小說的某些情節,很多男主角在床上都是熱情激動的,她那時候就想:那麼揉捏,該多疼。
  可是文澤的手好溫柔,那樣體貼的觸摸讓她的心都飛揚了起來。
  她被動地環著他的脖子,感覺到他的頭越來越下移,隻能改為雙手攤開來平放在床上。
  他吻上她不算豐滿的胸,他的唇有些許幹裂,拂在她的肌膚上激起一波一波的電流竄向她的四肢百骸。
  她輕顫著,但這個時候居然還能想著:明天要去給文澤買個男士潤唇膏,冬天很容易凍傷。
  其實,此時就算是正人君子如文澤也按捺不住想瘋狂吞噬她的迫切。然而,她太小,太需要他耐心細致的引導。
  如是不小心傷得太重,她的心將會覆上塵埃。
  他不願那樣。
  所以,文澤寧願忍著激烈的渴求和難耐的疼痛卻步步輕盈。
  他一邊吻著駱賞兒嬌嫩的肌膚,一邊抽出手來褪去自己的衣服。
  原來肌膚相親的感覺是這樣的,她的身體緊緊挨著他的:她的肌膚很軟,很滑,他的身體很結實、很強健。
  他們帶著深深的好奇和感動去領悟這一刻彼此奇異的感受。
  處子的身體其實尤為敏感,原來她在他綿綿的細吻中早已為他準備好了綻放。
  她為著他更加深入的觸摸而深深呼吸、難以自抑地微喘。
  如果不是臥室內一片幽暗,他就會看到她已通體粉。
  他試著闖入她甜美的世界。
  然而,對於初次纏綿的他們來講這並不容易。
  他有點急切,而她太過窄小。
  文澤出了一身微薄的汗水,不停地問著她:“還好嗎?賞兒?”
  駱賞兒習慣性地咬唇,略有些心疼地撫上他的臉,但卻沉默不語。她的眼神中傳遞著此時此刻的驚慌失措、緊張羞怯,以及全心的信任。
  他不知道,世界上其他情侶間的第一次的嚐試是不是也如他們這般小心翼翼,又萬分急切。而作為男人的那一方是不是都像他這樣被欲念逼迫又滿懷心疼。
  他俯下身體,一手向後梳攏著駱賞兒略微汗濕的頭發,另一隻手終於摸索著決定再試一次。
  他的臉龐離她那麼近,因為隱忍而糾結著的神情也拉扯著她的心情。
  文澤的聲音不複往日的清明:“賞兒,忍一忍吧,我知道一定會疼。”
  她摟緊了他的腰,神情坦然地點了點頭:“好。”
  

Snap Time:2018-11-17 17:29:11  ExecTime: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