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我都招!都招了行吧!


  屋子窗簾緊拉,燈是關著的。
  冬天天黑得早,駱賞兒在一室的昏暗局促不安地坐在一個小凳子上,左中右三麵環著氣勢咄咄逼人的三座大山:漣漪、韓澈以及於瑩。
  韓澈打開明晃晃的小手電當刑具照得她的眼睛睜不開。
  “說!姓甚?名誰?”獄卒韓澈大喝一聲,小手電驟然又增加了一等亮度。
  駱賞兒啼笑皆非:“饒了我吧,姐姐們!”她下了最後一節課就被押送回寢室嚴刑逼供了。
  “饒了你也得你聽話不是?乖,告訴姐姐們,那文叔叔什麼來頭?”獄卒於瑩摸摸她的頭,采取柔化政策。
  “不說今兒就別想睡覺了!”獄卒漣漪一邊嘎嘎嚼著怪味豆,一邊模仿流氓調戲小姑娘的手段用油乎乎還淨調料的爪子勾起駱賞兒的下巴。她動作輕佻,說話卻直戳她弱點。
  天知道,她這輩子除了爸爸就和床最親。駱賞兒的人生信條是:人是鐵!覺是鋼!一晚不睡困得慌!
  “或許,我們先放鬆下,”獄卒韓澈賊賊一笑,收了手電,室內再度被黑暗籠罩了,韓澈猛地把手電打開:“你們昨晚幹嘛來的!”活脫脫一個凶神惡煞的女魔頭!
  “好了好了!我都招!都招了行吧!”駱賞兒終於吃不消了。
  除了文澤的名字她守口如瓶以外,駱賞兒乖乖招認了她已經嫁人的事實,以及昨晚和文澤蓋棉被純聊天的經過。
  三個女生越聽越驚訝,韓澈連連稱奇:“不是人啊不是人!美色當前居然也能忍。”
  駱賞兒臉了,沒說什麼。
  要說文澤的自製力,那真不是一般處男能比的。
  昨晚,文澤說:“其實,我隻是想見你。我等不到明天,今天貿然去你們學校,真沒想到能接回你。賞兒,”他撫上她的頭發,聲音有點兒低沉沙啞:“你能和我回家,我很開心。”
  “那你幹嘛逗我,害我瞎緊張!”駱賞兒瞅著他,他不知道,她原本心是有所期待的。
  文澤笑了。
  “你明天還有一天的課,我不忍心。”文澤眼睛流轉著奇異的光芒:“這些天都等了,後天就是周末,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
  “喔。”駱賞兒低低應了一聲,發出了和現在韓澈同樣的感慨:這忍耐力,真不是人!她也終於明白兩個人之間的軟墊是幹嘛用的了——隔涼隔熱,外加預防犯罪。
  想想,臉上又是一陣熱潮。
  “周末跟我回去,見見我媽吧。”文澤擁著她躺下來,她背對著他,他的手臂攬著她柔軟的腰肢。
  “你媽媽,她知道我們登記了嗎?”駱賞兒真心地覺得那個墊子隔在兩人中間很怪異,又不敢再提起。
  “知道,今天打電話告訴她後,她就急著吵著要見你了。”
  “喔。”
  “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她一定會喜歡你的。”
  “為什麼?”她好奇起來。
  文澤一想起自己那個重女輕男、一思及自己一輩子沒有女兒命就撒嬌耍賴外加蹂躪虐待他的媽媽就頭疼又無奈:“凡是可愛又懂事的女孩子她都喜歡得不得了。”
  “真的嗎?真的嗎?”駱賞兒來精神了。
  “好好睡覺!不要動來動去。”
  駱賞兒嘟著嘴,乖乖扭過頭去:“我睡相很美的。”
  “嗯,是是是,所以,不要轉過來。”文澤說話的聲音開始迷迷糊糊了。
  什麼嘛!?
  “喂!喂!喂!又溜神啦!”韓澈終於再度抓狂。
  駱賞兒回神。
  “他今天什麼時候來接你啊?讓我們近距離看看你老公吧!”韓澈兩眼放著比用過閃亮還閃亮的精光。
  ……
  駱賞兒終於舉白旗認輸投降。
  ------ * ------
  於是,5點半準時出現在F大D座第六公寓樓下的文澤成為該女宿舍樓下百年難遇的一道亮麗風景線而遭受到有生以來最讓他莫名其妙的圍觀。
  “來!看樓下那位帥哥!帥絕人寰啊!我路過402室的時候,偷聽到他是來接國貿三班的駱賞兒的!都領證了!”A姑娘揪過室友趴在窗台上。
  冬天的窗子上,挨近一會兒就起霧氣,真討厭!都看不清美男的臉了。
  一傳十,十傳百,文澤在摟下才等待5分鍾的功夫,整個公寓樓的窗子幾乎就趴滿了人。
  更有甚者,一個力大無窮的胖胖的女生居然把冰封的窗子給推開了。寒氣逼人的天氣,颯颯的小北風一點兒也不能阻礙女孩子們好奇地探出頭來加入圍觀大潮。
  文澤覺得好笑。
  他看著眼前精心打扮了的三個女孩子以前她們身後躲藏著他視線的可愛小妻子,明白了當下的狀況。
  他清了清嗓子,說:“大家好,我是賞兒的先生。”
  文澤載著四個年輕靚麗的小姑娘去了家常去的飯店。
  幾個人坐下圍成一小圈。
  嘖嘖,這皮膚!這眼波!這氣質!幾個女生心神蕩漾。
  席間,韓澈最活潑,問東問西:“那個,文先生呀,你叫什麼啊?”
  駱賞兒心大呼不妙。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就聽一個醇厚好聽的聲音回答道:“我叫文澤。”
  “你就是那個勞斯萊斯古斯特!”
  縱使駱賞兒立刻就捂緊了耳朵還是被姐妹三個給吼得魂飛魄散。
  文澤眼角直跳,那感覺已經不是囧囧有神能一言以蔽之的了。
  時隔近兩年,他又找到了當年看著這幾個瘋狂的小女生圍著自己車子又叫又跳時極力憋笑的
  痛苦感受。
  但是他還是保持著良好的風度,微微一笑:“我記得你們。”
  這回換四個女孩子啞口無言了:丟人丟大了……
  還好,因為想起曾經令人汗顏的糗事被再度揭開,接下來的時間,幾個女生都老老實實地小口小口吃著碗的飯菜,間或抬起頭淑女地衝文澤笑笑,問幾個無傷大雅的問題。
  文澤開車把三個女生送回宿舍樓下,再度回到車,他終於趴在方向盤上大笑出聲。
  駱賞兒垮著臉說:“笑吧,笑吧,你就笑話我們吧。”
  文澤扭頭看她,臉上笑意不減:“賞兒,你說我怎麼就遇上你們這一群活寶了呢?”
  駱賞兒看他眼角淡淡的笑紋有霎那的失神,她看著他,喃喃著:“你都那麼累了,還陪著我的朋友。”
  “昨晚已經休息好了,真的。”文澤輕拍她的頭:“今天我又見識到了女大學生的精神風貌,那真的是——”他欲言又止。
  “什麼?”
  “讓我大開眼界了。”
  “你是不是覺著我們很瘋狂?”
  文澤發動車子:“哪止?你們都太可愛了。”
  “去哪?這不是回家的方向!”駱賞兒說。
  文澤長長地歎口氣:“再不帶你去看你婆婆,她就要抓狂了!她今天抓破了我三件白襯衫。”文澤的語氣好委屈。
  “真的?”駱賞兒驚呼。
  “當然是假的。”文澤輕飄飄看她一眼,理所當然地說。
  駱賞兒氣結:文叔叔,你的笑話實在是太冷了。
  

Snap Time:2018-11-19 17:05:57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