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大叔控


  駱賞兒在寢室,心不在焉地打著手的圍巾。
  開學三天了。新學期的課程特別緊張,課上她瘋狂地作筆記,課下還要做好複習和整理,晚自習回到寢室後就算再累,她也會拿起那條半成品的圍巾繼續加工。
  期間,文澤給她打過一通電話,說於然的事情解決了,她辭去駱氏副總經理的職位,現在供職於狼華,文澤安排她出國培訓半年,文澤是想截斷法院繼續查證的人證渠道。
  這邊,文澤也找了經濟案件方麵最有實力的律師,辯護將集中強調駱秉的行為最多算是擦邊球,主觀上不存在合謀、串謀等重大過錯,也未造成惡劣社會影響,律師說勝訴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
  駱賞兒安心之餘卻沒有太大的興奮,她隻是擔心:這樣東奔西走、過度忙碌勞頓,文澤怎麼吃得消?
  “嘿!回神!回神啦!”韓澈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自習回來了,她每天看著駱賞兒魂不守舍的樣子,總一個人偷偷打圍巾不說,從來不愛金銀首飾的她戴上了她們從未見過的戒指,居然還敢堂而皇之地戴在婚戒的位置上,這不得不讓人懷疑,她問:“說!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沒有!怎麼又這麼問?”這話駱賞兒說得特別有底氣。
  是老公就不是男朋友!
  “別騙鬼了,這麼個爆炸性新聞你怎麼半點反應也沒有?呆呆的!還說心沒藏事情!實話招來!圍巾是織給哪位帥哥的?”韓澈才不信,一個假期都找不到她人,打電話讓她出來玩也推辭不出門。
  她們寢室四個女孩子,就她們兩個是本市的,以往假期總黏在一起,這個假期連駱賞兒的影子都沒揪出來過。
  看來真是有情況!
  “那個不重要,你剛剛和我說的是什麼?”雖然駱賞兒認為自己轉移話題的水平有限,但是也得看對方智商的上限。
  “嘿!我告訴你!”
  果然,韓澈特興奮地坐在駱賞兒旁邊,眉飛色舞地說:“漣漪和花師兄這對冤家終於確定戀愛關係了,怎麼樣?我早說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雙,你們誰有我的慧眼?誰有?”
  韓澈綻放出韓氏招牌得意又欠扁的笑。
  “啊?這是夠勁爆的了。”駱賞兒著實吃驚。
  這兩個人,幾乎是從大一開始,見麵就吵,橫眉冷對,互相算計得不亦樂乎。
  她和於瑩都覺得這兩個人是冤家結仇了,見麵就風生水起。
  隻有韓澈一副“我是情場分析家我最透徹”的感情專家架勢,說他們那是歡喜冤家不打不相識。
  但是想想,他們以後要是結婚了,那家就是戰場,家具就是武器,家還不烏煙瘴氣、硝煙彌漫啊?
  “明兒花師兄請客,早晨中午咱四人的夥食我都買好了!”韓澈忙不迭地揚揚手的東西。
  駱賞兒一看,還真沒高估她:四個蜂蜜小麵包。
  韓澈麵對這種飯局,境界向來是:扶牆進,扶牆出。
  “吃貨!明天一上午的課,你想讓別人聽咱們寢室集體肚子咕嚕咕嚕響?”
  韓澈還來得及沒說話,門被推開了。
  剛約會完一臉嬌羞甜蜜的孟春漣漪和她們寢室每天都玩命學習最晚下自習的於瑩一起回來了。
  “喲!這臉上潮還沒退,親了?摟了?摸了?還是……”韓澈拉長尾音,一臉猥瑣相:“不會吧!?吃了!?”
  “去!”漣漪怒了,通的小臉更了:“我說你一天沒個正經,光忙八卦來的,自己找個男朋友是正事。”
  “矮油我們漣漪這是嚐著戀愛的甜頭了,讓師兄給我們一人介紹一個唄。”韓澈摟著漣漪撒嬌。
  寢室電話響了,還沒能在她們中間插上嘴的於瑩去接:“你好!……喔,賞兒她在,您等下……”她回頭看駱賞兒:“找你的。”
  駱賞兒匆匆過去接過電話:“喂?”
  “誰啊?”韓澈用手肘碰碰於瑩。
  “男的。”於瑩言簡意賅道。
  “年輕的老的?”漣漪也湊過頭。
  “年輕的,聲音很好聽,那個有味道啊。”於瑩眼放精光。
  別看於瑩在外麵文文弱弱的好學生模樣,在熟人麵前其實本性畢露,典型的悶騷女。
  幾個女孩子立刻伸長了脖子支起耳朵聽。
  “我電話好像沒電了……喔,織好了,就差一點點。”隻見駱賞兒伸手用拇指和食指比劃“一點點”的概念,左眼還微微眯起,好像電話是可視的似的。
  果然有情況!三個女生交頭接耳:原來圍巾是打給此男的!
  駱賞兒臉蛋兒撲撲的:“那個,文叔叔。”她習慣性地咬著下唇,停了下,又說:“你要照顧好身體,不要太累了。”
  叔叔!?幾個小女子蒙掉了。大叔控?
  電話那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駱賞兒的臉瞬間爆,這一刻,駱賞兒徹底化身為一隻熟透的小番茄。
  她們怎麼會知道,文澤居然在電話和她耍流氓,他說:“怎麼,擔心自己的福利?周末回來你就知道了,我‘身體’好得很。”咬字清晰,重點突出。
  聽駱賞兒這邊沒有回話,他也知道她肯定害羞窘迫著,他最愛和她開著有顏色的玩笑,然後理所當然地看她臉心跳的樣子,他以前真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惡趣味。
  文澤在電話笑起來,笑聲朗朗,煞是悅耳。
  他說:“我的工作告一階段了,明天下午沒課吧?”
  “你怎麼知道的?”
  “我看過你們學校網站公布的課程安排。”
  “喔。”
  “那回家?”文澤試探著問。
  “明天晚上有事情,我室友男朋友請吃飯。”駱賞兒地,也覺得有些失落。
  “那我什麼時候有這個榮幸?”文澤問。
  駱賞兒想想,歎了口氣。
  文澤忙安撫道:“你不要多想,我隻是開個玩笑。”
  文澤第一次錯想了她。
  駱賞兒想,現在駱家的事情、公司的事情,文澤兩邊都要忙,連兩個人見麵都有點奢侈,她怎麼舍得把僅有的時間分享給室友?
  文澤最後說,星期五晚上來接她回家。
  她無比惆悵地收線了,如果不是大家都在,她真想和他說:我想你,你有沒有想我?
  就像戀愛中的少女都會問的那樣,懷著期待,懷著不安,等他的回答。
  駱賞兒想著,一抬頭就看到眼前三頭眼睛綻放著雪亮賊光的狼緊盯著她:“速速招來!”
  竟是異口同聲。
  三個人喊完,每個人自己心都是一震:這氣場!這陣仗!這霸氣!就不怕駱賞兒不乖乖投降!
  

Snap Time:2018-11-18 16:44:48  ExecTime: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