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作者:馨婧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傻姑娘(婚後寵文)最新章節離婚(12-06-21)      第一次叫“爸爸”(12-06-21)      猥瑣男事件(12-06-21)     

其實你挺幼稚的


  已經6天了,文澤忙得廢寢忘食。
  那天,從醫院回到家,文澤就笑著和駱賞兒說:“明天我就要工作了。賞兒,我猜你會想我。”
  駱賞兒想,再忙也是要回家的吧,回家,總是能見到的呀。
  但是她彎彎唇角,什麼也沒有說。
  文澤說:“我給你布置個作業吧,等我忙完了你要交給我。”
  駱賞兒不解:“啊?”
  “我說服於然,你得給我點獎勵不是?”
  於然,駱賞兒是見過的,也知道父親年輕的時候和她有過一段無疾而終的感情。
  現在的狀況,法院已經立案,於然已經提交的駱氏財務數據那麼不利於爸爸,就算她肯原諒爸爸,恐怕形勢也不容樂觀。
  難道文澤是想讓於然翻供?
  於然怎麼會肯?
  可是現在也隻有相信文澤了,不是嗎?
  駱賞兒點點頭:“好,你要什麼?”
  “給我織條圍巾吧,你們女孩子不都是會送給心重要的人親手打的圍巾嗎?”文澤走到她身邊,伸出手來握住她的,他和她對視,一字一句地說:“我希望,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過得很充實。不會以為,自己是被新婚的丈夫冷落了。我很忙的時候,可能連打一通電話的時間也沒有,我怕你孤單。當然,你也可以去找朋友們,不要總是打毛線,那很累。”
  駱賞兒緩緩把頭埋在文澤溫暖的懷抱,說:“謝謝你,文叔叔。”
  文澤輕拍她的脊背:“謝什麼。不要太放鬆嘍,回頭我可是要檢查你的手藝的。”
  駱賞兒抬起頭看他:“你真的沒談過戀愛?我怎麼覺得你是老江湖?”
  文澤啞然失笑。
  “真的,你總是在我還沒意識到自己需要什麼的時候就為我準備好了一切,”駱賞兒低頭玩他襯衫上的紐扣,食指在扣子上畫著圈:“如果你沒有談過戀愛,那你真是個可怕的潛在高手。”
  文澤思索了下,說:“沒有接手公司以前是談過的。”
  “喔。”聲音悶悶的。
  文澤歎氣,他一直都知道誠實有時候也是種錯誤。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駱賞兒純真的臉龐,他既不想說謊也不願意敷衍地轉換話題。
  “我高中的時候,喜歡過我們班的一個男生。”文澤剛想說點什麼安慰懷的小女生,就聽到了這句話。
  她這是……在和他坦白?
  “為什麼?”文澤忍著笑。
  “他打架很厲害,帥帥的,老師都不敢管他,特別拽。”
  “他那麼酷啊,”文澤的尾音拉得長長的,像是在思考:“那你不喜歡我了?”
  “喜歡。”駱賞兒幾乎沒費什麼腦細胞脫口而出,然後再抬頭就看到文澤得意的笑。
  討厭!套她的話!
  這就是文澤的高明之處,他不問“你還喜歡他嗎?”那就有妒夫之嫌了,他也不問“那你喜歡我嗎?”那顯得很沒自信。他問“那你不喜歡我了嗎?”這顯然就是一個讓她這樣的傻姑娘不得不自己縱身跳下去的陷阱。
  駱賞兒推著文澤笑得起伏的胸膛:“你很幼稚!”
  文澤終於朗聲大笑:“誰讓你比較好欺負。”
  那天下午,兩個人協商一致,去了遊樂園。
  文澤覺得自己三十多年的人生中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瘋玩過,像十七八歲沒有煩惱憂愁的大男孩兒。
  他們在飛速衝刺的雲霄飛車上尖叫大笑,相擁著坐讓人頭暈目眩的摩天輪。
  後來,她拉著他在冬日清爽空蒙的天空下漫步,她倒著走,他幫她看路,遇到一個生意很火的小吃攤,他們一起排長長的隊伍就為了買兩根熱乎乎的烤腸。
  他看著她在寒風翻飛的絲巾和飄卷的烏黑長發,她毫無雜質的幹淨爽朗的笑容,她看著他說話,輕輕呼出白色的霧氣。
  他想,她是那麼年輕,那麼美好,擁有他欣羨不已的青春年華。
  他,也是真的老了。
  一整個下午過完,文澤覺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他坐在遊樂園的小石凳上輕微喘氣,看著她也要坐,忙拉著她側身坐在他腿上,說:“今天你運動量有點偏大了,怪我,陪著你瘋,現在不能再著涼了。”
  駱賞兒嘻嘻笑著,小心髒卻咚咚咚跳個沒完。
  文澤摟著她,說:“今天看著你,我真是覺得自己老了。”
  駱賞兒瞪大眼睛:“你看上去很年輕了,頂多40歲,真的!不騙你!”說完還用自己烏溜溜的眼睛瞅著他,一臉的不可思議,好像她說出來的年紀已經很年輕了一樣。
  文澤知道她在逗他,輕彈了下她的額頭:“賊丫頭,就是要打擊我。”
  “其實,我覺得你很年輕啊。”駱賞兒扁扁嘴,裝模作樣揉揉根本不疼的頭。
  “喔?”
  “就是在外麵好像很拽的嚴肅樣,其實你挺幼稚的。”
  文澤哭笑不得,這是誇獎還是貶低啊?
  “你看,你那麼成功,但是你失去了很多本該輕鬆樂的日子,去為家族事業奮鬥。可那並不能說明你本性有多老到成熟,你有一票很愛玩很幽默的朋友,其實,你和他們一樣,也很想過著有意思的小日子、很向往無憂無慮輕鬆自在的生活,”駱賞兒在空中打了個響指,做了總結發言:“所以咯,你就娶了我這個小小年紀活潑又可愛的老婆。”
  駱賞兒還沉醉在自己無比正確的分析中,一直專注地聽著她說話,看著她眼睛的文澤忽然就吻了過來。
  這一天的風不是很大,但是駱賞兒的發絲還是被吹起輕輕拂在文澤的臉頰上,他閉著雙眼,涼涼的唇貼合在她的唇上,她也慢慢閉上眼睛,認真地感受這個吻。
  淺嚐輒止,無比誘人的親吻。
  回到家,駱賞兒就發現她家親戚有點熱情過度,她做了充分的夜間預防措施。
  文澤在睡前給了她一個暖手爐讓她抱著,其實她的小腹已經不疼了,但還是抱著那個圓圓的熱烘烘的東西。心覺得甜絲絲的。
  第二天,她起床就沒有再看到他了。
  他要在最短的時間談好狼華下個季度的幾個大合作案,又要馬不停蹄地飛往美國和LK集團總裁會麵協商駱氏合作案的接手工作,在這百忙之中還要抽空去見於然。
  開始的三天,文澤都是早出晚歸,他早晨不到6點就起床,晚上要在公司熬夜到淩晨1點多,有時太晚了就直接在辦公室的小隔間睡幾個小時。
  第四天,他飛去美國,晝夜兼程。
  駱賞兒真的感覺有好久沒有見到過他了。
  他一定很累很累,她每每想到這一點,就覺得好心疼。
  我能為他做點什麼呢?
  好像什麼忙也幫不到……駱賞兒無比沮喪地想。
  文澤真聰明。她邊打著毛線邊想。
  他預言到了,她想他。
  非常非常,想念。
  

Snap Time:2018-11-20 05:54:13  ExecTime: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