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皇衍天訣》全文閱讀

作者:十一尋  聖皇衍天訣最新章節  聖皇衍天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聖皇衍天訣最新章節【176】高階卷軸(12-08-12)      【175】玄天印訣(12-08-12)      【174】聲音幻陣(12-08-12)     

【172】亂虛一族


    “赫連雨荷!”楚羿楚羿脖頸一緊,一種窒息的感覺瞬間襲遍全身,對著赫連雨荷大吼一聲,希望能夠將她喚醒!

    “閉嘴!”赫連雨荷瞪著一雙血眸,怒吼一聲,隨後手上的力度再度加深,整個人完全無意識。

    窒息的感覺越來越厲害,楚羿的脖頸上立刻翻出一絲絲柔和的白光,散發著強橫的生命力,瞬間將赫連雨荷的手彈開!

    “啊!”一聲慘叫,赫連雨荷急急後退,驚恐的看著楚羿。

    “原來如此……”看著赫連雨荷的手,楚羿知道生命之力對那個血咒似乎有著克製,立刻上前一步,揮手射出兩道生命之力,刺入赫連雨荷的眼中!

    “啊!不要啊!”痛苦的無助雙眼,赫連雨荷跌坐在地上,整個人痛苦的翻滾著。

    “赫連雨荷!”楚羿急忙閃道赫連雨荷的身邊,將痛苦的她抱在懷中,不讓她再地上繼續翻滾,傷害著自己的身體。

    “放開我!”赫連雨荷周身突然閃出刺眼的金芒,威力之大,一舉將楚羿彈射開!

    隨後跌跌撞撞的,跑向蒼宇穀的深處,“不要跟過來,否則你見到的將會是一具屍體!”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竟是個男子的聲音!

    “你是誰?!”楚羿一驚,剛欲上前一步,眼前的赫連雨荷竟是突然消失,毫無蹤跡可尋!

    “赫連雨荷!”楚羿對著蒼宇穀深處大喊,卻又顧忌那人傷了赫連雨荷,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

    “衍天鼎!”楚羿心中靈光一閃,雙眼閉上,慢慢消失在原地,整個人,進入到自己體內的衍天鼎中!

    入到衍天鼎之中,周圍的靈氣爆湧而來,滋潤著楚羿的身體,身處與一個金色的師姐之中,楚羿看著周圍,感覺此刻麵的靈氣比之自己第一次進入到衍天鼎的時候又要強橫不好。

    難道自己每次突破,吸收到的那麼強大的靈氣,難道都是補充給了衍天鼎麼?

    不知為何,楚羿此刻突然感覺到,這個衍天鼎,是一個陰謀,一個巨大的陰謀,而聖皇,衍天鼎,聖皇衍天刀,衍天碑……這一次惡劣的東西,更是這個陰謀必不可少的東西!

    “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我不是聖皇的轉世麼?”楚羿略微有些疑惑,隨後也不去想這些,走一步算一步,自己最終的目的,不過是回到二十一世紀去!

    那,才是屬於自己的地方!

    身處於衍天鼎之中,楚羿對外界的一切看得清晰無比,仿若黑夜不是黑夜,什麼黑暗的東西,在他的眼中,都亮如白晝。

    “原來整個蒼宇穀,就是個巨大的結界。”看著外麵完全不用於之前的環境,楚羿冷哼一聲,“難怪,你們想出現就出現,想不見就不見。”

    看著前方不遠處,正坐地調息的赫連雨荷,楚羿雙手指上,翻出一絲絲生命之氣,化作一道道流光,無聲無息的,向著赫連雨荷靠近。

    此刻的赫連雨荷緊閉著雙眼,兩道血淚從其眼中流出,在這漆黑無比的地方,顯得甚為猙獰。

    一道道生命之力化作一條條繩索,無聲無息的靠近赫連雨荷,在楚羿的精神力控製之下,瞬間將赫連雨荷緊縛住!

    “放開我!”赫連雨荷雙眼突然睜開,竟是比之剛剛,更要猩紅!

    “是什麼人,滾出來!”又是一道聲音,自赫連雨荷的口中傳出,但卻仍舊是之前那個陌生男人的聲音,此刻顯得極為憤怒!

    “血咒化作的人兒啊!你根本不應該存活!去死吧!”楚羿瞬間子衍天鼎中分離而出,手中握著有生命之力化作的一把短匕首,瞬間刺去赫連雨荷的身體之中!

    “啊!”赫連雨荷發出一聲慘叫,隨後整個人開始變化,由剛剛那個醜陋無比的少女,慢慢變高,一張臉,美豔無比。

    一雙血眼,漸漸退去血紅色,恢複正常……

    那把由生命之力化作的短匕首,沒入赫連雨荷的體內,將她體內的血咒化作的人,徹底消滅!

    “發生了什麼……”赫連雨荷雙眼中滿是迷茫,看著楚羿不解的問道。

    楚羿則是裝傻充愣一般,看著赫連雨荷嘿嘿一笑,“妞,原來這個人就是你啊!”

    聽到楚羿這麼一說,赫連雨荷臉色突然一變,看了看自己變大的身子,又摸了摸自己的臉,又恢複正常。

    “是我,不可以麼?”又是拿衣服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赫連雨荷看著楚羿,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淡漠的可以。

    “赫連雨荷,其實你現在這樣,很美,為何非要扮作一個醜八怪呢?”楚羿有些不解,若是赫連雨荷想要報仇,那麼更應該以自己的麵貌去麵對七長老,這樣會讓七長老更痛心,可為何要這樣呢?

    “你知道了些什麼?”觀察到楚羿的表情,赫連雨荷回想了一下剛剛,自己似乎處於仇恨之中,掙紮著……

    “我都知道了。”楚羿毫不隱瞞,淡定的看著赫連雨荷,“其實你可以……”

    “夠了!你看到的,我不允許你對任何人說!我的事情我自己解決!”赫連雨荷一聲冷喝,隨後轉過頭去,“我之所以扮作那個醜八怪的模樣,是因為我不要讓他知道,自己的女兒長什麼樣子,我不會讓讓他有機會看到我的真麵目一眼!我同娘親長得幾乎一樣,而這個樣子,他不配看!”

    “哎。”楚羿搖了搖頭,赫連雨荷的性子,他是捉摸不定,“赫連雨荷,你又沒有想過,或許他也是有苦衷呢?”

    “他有苦衷?是多大的苦衷,能讓他親眼看著我的娘親跳下懸崖,而一點反應都沒有?”赫連雨荷突然轉過身來,身上滿是殺意,“楚羿,我把你當朋友,但是我不希望你愉悅了界限,我的私事,我不希望有任何人來插手管!”

    苦笑一聲,楚羿點了點頭,“不要太為難自己就好。”

    “為難自己?”赫連雨荷輕聲呢喃了一句,隨後冷聲一笑,突然又變得淡漠,身上金芒一閃,再度變回那個醜陋的少女,“走吧,連空、陸羽和六師叔,或許還身中血咒。”

    “嗯,跟我來。”楚羿上前一步抓住赫連雨荷的手,感覺到赫連雨荷的身子明顯一顫,剛欲鬆開,赫連雨荷卻是突然抓緊了他的手。

    楚羿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隨後兩人周身金芒一閃,被包裹在其中。

    這是衍天鼎之內,金色的混沌之氣。

    “其實你身上的秘密,也很多,不是麼?”赫連雨荷握著楚羿的手,另一隻手觸摸著那由金色混沌之氣形成的光罩,看著外麵完全不同的環境,輕聲開口。

    “每個人都有很多的秘密,這個是不可避免的。”楚羿看著外麵的環境,一邊搜尋著花焰、連空和陸羽的身影,一邊說著,“很抱歉,今天無意之間,偷看了你的秘密。”

    “沒事,早晚有一天,這個不會是秘密。”赫連雨荷表麵上裝得很不在意,但是楚羿卻是感受到她的身子在輕輕顫抖,不由得,握的她的手,又緊了幾分。

    “別讓自己太累了,別讓自己背負的太多。”楚羿安慰道,隨後淡淡一笑,對赫連雨荷說道:“既然今天我偷看了你的秘密,那麼我也告訴你一個我的秘密怎麼樣?”

    赫連雨荷轉過頭看了楚羿一眼,隨後雙眼一翻,再度轉過頭,道:“沒興趣。”

    雖然赫連雨荷說著沒興趣,但是嘴角微微上揚的那一個弧度,楚羿還是看在眼中了,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陣暖意,開口道:“其實,我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不屬於四個大陸的任何一個大陸。”

    赫連雨荷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轉過頭看向楚羿,雙眼中有著疑問,有著震驚。

    “你怎麼是這個表情?”楚羿理解她的疑惑,卻是不理解她的震驚,按常理說,赫連雨荷應該不相信的。

    “你該不會是……”赫連雨荷的手中,金芒一閃,突然多出一塊白玉羅盤,羅盤正中央,一個金色的小點,不斷的閃爍著。

    “這個是什麼?”楚羿看著那個羅盤,感覺很是古怪,同正常的羅盤相比,相差太多。

    “你……你是聖皇轉世?!”赫連雨荷壓低聲音,眼眸中滿是震驚之色,看著羅盤上閃爍的金色光點,又看著楚羿,又看了看自己身處的金色光罩,更加肯定了這一點!

    楚羿的眉頭皺了皺,現在他完全理解赫連雨荷的反映了,可是為何單單通過一個羅盤,便是可以知道這些?那個羅盤,到底是做什麼的?

    “聖主!”赫連雨荷突然跪在了地上,雙手交叉在身前,拜禮的模樣,甚是古怪。

    楚羿急忙將赫連雨荷扶了起來,不解的問道:“你在搞什麼?什麼聖主?我的確又聽人說過,我是聖皇的轉世,可是……”

    “我乃是亂虛一族的傳人,亂虛一族則是聖皇麾下的一個神秘存在,隻聽從聖皇的差遣。”赫連雨荷對楚羿解釋道。

    

Snap Time:2017-12-14 22:59:07  ExecTime: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