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狂少》全文閱讀

作者:一夕漁樵話  風流狂少最新章節  風流狂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狂少最新章節2799相見爭如不見(15-12-02)      2798星光璀璨(15-12-02)      2797曾經(15-11-30)     

私奔


    淩玥嚇了一跳,雲紫茗在家一向忍氣吞聲,從來隻有自己數落的份,今天這是怎麼了?吃槍藥了?她覺得自己在家的地位受到了挑戰,有種惱羞成怒的感覺,也一下站起來:“你帶回家的就是牛屎,還是個**牛屎!這麼個缺腦子的人,你能誇得天花亂墜,我看你腦子也有問題!”

    “你腦子才有問題呢!”雲紫茗分毫不讓,秦殊也驚住了,從她和雲紫茗接觸開始,雲紫茗一直溫婉文靜,逆來順受,真是從沒見過她這樣。

    “你……你說誰呢?”淩玥氣得手指發抖,指著雲紫茗。

    雲紫茗恨恨道:“我就是說你,你平時怎麼說我都行,但你不能汙蔑他,他很優秀,我昨天說的都是真的,如果說牛屎,你才是牛屎呢!”

    一個文靜害羞的女孩嘴不斷蹦出“牛屎”這兩個字,那感覺真的很怪異。

    “你……你竟然說我是牛屎?”淩玥氣得身上都抖了,轉頭看雲紫麓,“你聽見了嗎?聽見這臭丫頭怎麼說我的嗎?她想男人想瘋了,找了個白癡,我好心提醒還有錯了?她就這樣跟瘋狗似的亂咬人!”她伸手使勁拉拽著雲紫麓的衣服,希望他能幫她出頭,但雲紫麓隻是默不作聲。

    秦殊忽然笑了一下,一邊繼續吃飯,一邊說:“我這個白癡發現,你更像個瘋狗,而且是見人就咬的瘋狗!”

    “你……你……你敢罵老娘!”淩玥隔著桌子,就來抓秦殊。

    雲紫茗看到了,忙架住她的手,用力一推,也不知她哪來那麼大的力氣,竟把淩玥推得絆到椅子腿,摔在地上。

    “老娘跟你們拚了!”淩玥大叫著爬起來,把椅子推到旁邊,又來抓秦殊。

    “你不許碰他!”雲紫茗護在秦殊跟前,也是氣勢凜然的樣子。

    “這就開始護著男人了?你這個沒人要的臭丫頭!”她轉移目標,向雲紫茗抓來。

    秦殊看得清楚,把雲紫茗猛地往後一拉,淩玥就撲了個空,趴在桌子上,正趴在大碗的雞蛋湯上,雞蛋湯翻了,雪紡的吊帶衫上都是湯水。

    局麵真是亂了套,雲紫麓實在看不下去,猛地一拍桌子:“鬧夠了沒有?”

    那的寂靜。

    淩玥愣了一下,尖聲道:“你來本事了是吧,敢對我吼!沒鬧夠!“他伸手在桌子上一推,碗碟之類的都落在地上。

    秦殊忙拉著雲紫茗躲開,笑了笑:“多虧我吃得!不然真浪費了你一晚上的辛苦!”

    雲紫茗的媽媽神色黯然,似乎已經習慣了淩玥的撒潑,歎了口氣,對秦殊擺擺手:“小秦啊,不好意思,讓你看笑話了!你先走吧!”

    秦殊點頭:“那我下次再來看您!”

    “不用了,以後不要來了!”

    秦殊愣了一下:“哦,那我走了,阿姨再見!”

    既然被下了逐客令,他實在沒法留下來,轉身向外走去。

    雲紫茗沉吟一下,忽然道:“我跟你一塊走!”追過去,拉住秦殊的手臂。

    雲紫茗的媽媽臉色更加難看,沉聲道:“紫茗,回來,你哪也不能去!”

    雲紫茗咬了咬嘴唇,使勁抹了一下臉上濺到的湯漬,說道:“媽,反正已經到這個份上了,該說的我就都說出來!”她神色中有股決絕的味道,“我喜歡他,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罷,反正我會嫁給他的!”

    滿屋靜寂,若是別人說出這話來,或許沒有這種震撼程度,但這話從一向乖乖女的雲紫茗嘴說出來,真把滿屋的人都驚住了,包括秦殊,他想到了各種情況,卻沒想到雲紫茗會直接說出這種話來,她的性格含蓄,按理說,不該說得這麼直截了當,還這麼堅決。

    屋安靜極了,靜得都能聽到牆上掛鍾跳動的聲音。

    過了半晌,雲紫麓才一拍桌子:“紫茗,有你這麼跟媽說話的嗎?點道歉!”

    雲紫茗搖頭,看著她媽媽:“媽,從小到大,我什麼都聽你的,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你讓我好好學習,我就好好學習,你不讓我玩,我就不玩,你讓我考雲海大學,我就考了雲海大學,你告訴我糖葫蘆不能吃,我就從沒吃過糖葫蘆,就算看到別的小朋友都在吃,我也沒問你要過,但今天,媽,你讓我決定一回好嗎?我真的愛上他了,你也說過,愛情是最不能左右,最沒法被壓製住的,就算您不同意,我也會愛他,也會嫁給他的!”

    “你……”雲紫茗的媽媽恐怕也是第一次見女兒這麼對自己說話,愣了好半天,才說道:“他沒法給你幸福的,他的腦子真的有問題!”

    雲紫茗眼中已經有淚水落下,使勁揉了揉,依然滿臉堅決的樣子:“幸不幸福,隻有我自己知道!媽,跟他在一起,我就能感覺到幸福,很幸福,就算他真的沒房沒車沒錢,我也願意跟著他,您就成全女兒吧,不要阻止我了!”

    “紫茗,媽都是為你好!”

    “我知道,我知道媽你做的一切都是為我好,但我現在長大了,我自己能感覺到什麼對我是最好的!”

    淩玥在旁邊冷笑:“我就說這丫頭想男人想瘋了,逮個白癡也當個寶貝似的,這個架勢,是要私奔呢!那趕緊走啊,還囉嗦什麼?你走了,這個家還寬敞一點!”

    雲紫茗冷冷地轉頭看著她:“你說誰是白癡?我告訴你了,不許說他!”

    “怎麼了?你還真要和我打一架不成?”

    雲紫茗依然盯著她:“你現在馬上向秦殊道歉!”

    “我不道歉怎的?”

    雲紫茗氣得渾身發抖,她現在完全豁出去了,就要衝過去。

    秦殊忙拉住了她。

    此時,秦殊真是感動極了,看到這個文靜甜美的女孩為了自己,不惜對抗任何人,不惜像潑婦似的去打架,有幾個女孩能做到這樣,恐怕放在任何男人身上,都會感動吧。

    淩玥嚇得往後退了一步,見雲紫茗被拉住,氣焰又上來:“既然要私奔了,還不跟著這個臭男人滾出去?”

    “秦殊,你帶我走,行嗎?”雲紫茗淚眼朦朧,眼圈紅紅的,死死咬著嘴唇。

    秦殊點頭:“隻要你願意,我現在就帶你走!”他拉著雲紫茗就要離開。

    雲紫茗的媽媽忽然在後麵厲聲道:“紫茗,你給我站住,如果你今天走出這個家門,我就沒你這個女兒!”

    雲紫茗怔住,停了下來,眼中淚水紛紛而下,咬牙道:“媽,對不起!我……我還是要和他走!”

    秦殊心中熱流滾動,拉起雲紫茗的手,兩人離開。

    這個時候,他必須帶著雲紫茗離開,雲紫茗那麼決絕,如果自己不帶著她離開,她何以自處,至於她和她媽的關係,以後總可以補救的,現在大家都太激動,分開了,也可以互相冷靜一下。

    出了房門,還能聽到淩玥尖酸刻薄的聲音,不過秦殊已經不在乎了。

    兩人來到樓下,秦殊轉頭看雲紫茗,她的眼睛依然紅紅的,臉上還掛著淚痕,不由伸出手,輕輕給她擦掉。

    雲紫茗低聲道:“秦殊,對不起,沒想到你第一次來就讓你受這麼多奚落!”

    秦殊苦笑:“這都是我自找的,不管你的事情!再說,受點奚落沒關係,不痛不癢的!真沒想到你會為我做這麼多,紫茗,你把我感動到了!”

    雲紫茗搖頭:“我沒為你做什麼啊!”

    秦殊苦笑著:“你都跟我私奔了,還不算做什麼嗎?”

    兩人走出樓道,就聽頭頂上響起淩玥的聲音:“臭丫頭,拿著那個白癡買的地攤貨,永遠別回來了!”

    呼地一聲,秦殊買的衣服都給扔了下來,差點砸到他們。

    雲紫茗很不好意思:“秦殊,我嫂子她這人……”

    “不說她了!”秦殊過去把袋子都撿起來,笑了笑,“她不往下扔,我還要上去要呢!地攤貨?這花了接近十萬塊錢呢!”

    看看時間,已經八點多了。

    “被趕出家門了,到哪去?”秦殊伸手摟著雲紫茗略顯瘦弱的肩膀。

    雲紫茗低聲道:“我是跟你出來的,當然你去哪,我就去哪了!”

    “這樣啊,不如,咱們去開房?”

    雲紫茗臉上一紅,囁嚅道:“你說怎樣就……就怎樣!”

    秦殊哈哈大笑:“開房還不急,這樣吧,我有個地方,咱們先去借宿一晚!”

    “什麼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

    他們打了車,來到舒露的出租房。

    房還亮著燈,麵靜悄悄的。

    雲紫茗奇怪問道:“這是哪啊?”

    秦殊一笑:“這是我小老婆住的地方!”

    “小老婆?”雲紫茗吃了一驚。

    “對啊,我都跟你說了我是花心大蘿卜,如果你現在反悔的話,我馬上送你回去!那是你媽媽,你認個錯應該就沒事了!”

    雲紫茗卻搖頭:“我不是也說了!我願意!就算你是花心大蘿卜我也願意跟著你!”

    “好吧,既然你願意,我沒什麼好說的了!這是你自己的選擇,如果以後你覺得受到了傷害,那也怨不得別人!”

    雲紫茗依然很堅定的樣子:“就算真的被你……被你始亂終棄,我也不會後悔的!”他的這份堅決和她甜美的氣質很不相符,秦殊有些想不通,難道因為這是雲紫茗真正的初戀,所以才如此地熾烈而不顧一切嗎?

    

Snap Time:2018-07-22 11:10:48  ExecTime:0.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