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翼》全文閱讀

作者:小小澪  劍翼最新章節  劍翼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劍翼最新章節第六百二十七章大結局小沙彌(15-09-15)      第六百二十六章伏羲八卦鏡器靈(13-08-10)      第六百二十五章羽化分神大仙術(13-08-10)     

第六百二十七章大結局小沙彌


    “他?”郎飛一臉愕然的看著中年男子,“他又是誰?”

    中年男子一笑,低頭對著他頭頂的紫色珠子說了一句,“這小子已有了地仙巔峰的修為,如今已算是通過了你的考驗,怎麼著?你還要做那藏頭小烏龜麼?”

    “嗯?藏頭小烏龜?”郎飛登時打了個愣,下意識的向頭頂看去。

    恰在這時,無價珠的紫氣突然急速退卻,繼而顯現出一個光影來。

    “呃!”見到光影的麵貌時,郎飛又是一愣,忽然想起伏羲八卦鏡器靈的那句“藏頭小烏龜”來。這無價珠的器靈竟然是一個小沙彌,身著百衲衣,腦袋上頂著個光瓦亮的大光頭,此時此刻正一臉憤怒的瞪著對麵的中年男子。

    “哼,老八卦,你說誰是縮頭烏龜?”

    “怎麼?藥珠子,你可有異議?之前咱們打賭時可是你說的,隻要我不出手幫他,若他能靠自己的力量在這等天地大勢下晉升一品地仙,你就真正的認他為主?莫非你現在想反悔不成?”

    “誰說老衲要反悔了!”小沙彌低頭看了下一臉愕然的郎飛,接著,又抬起頭橫了伏羲八卦鏡的器靈一眼,“哼,老八卦,你少在這挑撥離間,老衲與他相視比你還要早,若不是老衲,他如何能存活至今,隻怕早就死在了別人手上。倒是你,一個後來的,來挑撥什麼是非……”

    “嘿……我挑撥是非?若非我此時出來揭發,隻怕你還老老實實的呆在那破珠子麵裝死呢!”

    “你……老家夥……你說誰裝死……”

    “說你……說你怎麼了!你個老烏龜……”

    “……”

    此時不僅是郎飛,眾陰神也圍了過來,連同二小,盡皆癡癡呆呆的望著上方吵得正歡的二“人”。伏羲八卦鏡的器靈長相英挺,不過卻天生一條毒舌,這無價珠的器靈那,明明是個小沙彌,卻反而一口一個“老衲”。這……這一幕,委實叫眾人有修笑不得。

    這二“人”越吵越凶,完全將周遭等人當成了耳旁風,郎飛卻是心中牽掛著中年男子早先所說之事,最終忍無可忍,隨即皺了下眉,插言道,“我說……您二位能不能暫停一下,且先將救人一事說明可否?”

    中年男子聞言掃了他一眼,衝著小沙彌努了努嘴,“他有辦法!”

    “真的?”郎飛臉上頓時多了一絲喜意,進而扭頭看向那無價珠的器靈。

    麵對郎飛,小沙彌倒是溫和了許多,聞言笑了一笑,“清水莫急,且隨我來!”

    話罷,卻伸出手,向著遠處星空輕輕一點。

    無價珠瞬間破空而去,隨後,遠方星空忽然暴起一道紫色霞光,一股令人心驚的磅氣勢以無價珠為中心向著四周蔓延開來。與此同時,幽靜的虛空如龜裂的鏡麵一般,變得支離破碎起來,繼而形成一個黑洞洞的時空漩渦。

    小沙彌朝著郎飛點點頭,瞬間投入無價珠,緊接著,消失在漩渦之中。中年男子也在說了一句“走吧”之後,回返伏羲八卦鏡,跟在無價珠後麵閃進了漩渦中。

    郎飛與眾陰神相視片刻後點了點頭,而後招呼二小一聲,一行人等同樣先後走入那團時空漩渦之中。

    ……

    玉鼎、太玄身死,全部煉氣修士陣亡。支撐整個方寸聖宗的擎天柱轟然倒塌。那些碩果僅存的化氣修士在得知宗門高層全部陣亡以後,一場波及整個宗門的大混亂無可避免的發生了。所有人心都清楚,方寸聖宗完了。若是放在邊緣星域,有化氣修士坐鎮,自然可保宗門無虞,可這是哪?星海中央,往日第一勢力的駐地,且不說周圍有雲天海閣與太極劍宗等等一些對方寸聖宗地位虎視眈眈的門派,就算那些附庸宗門,若是知道了方寸聖宗高層全滅,隻怕等待這薪寸聖宗的也唯有被吞並、清洗的下場。

    故而,這攜氣修士無不發瘋一般掠奪著方寸聖宗十數萬年來積攢下的珍貴煉材,然後或是乘坐星梭,或是轉經傳送陣,逃離中央區域,開始了他們的逃亡之旅。

    原本聖域星一戰便使得幾個超級勢力對方寸聖宗的情況有了一些猜測,因此,這幾日方寸修士頻頻出逃的消息使他們意識到一個可能-------方寸聖宗出大事了!

    雲天海閣率先有了行動。念慈尊者查知通往方寸聖宗的傳送陣全數被關閉,無奈下她隻好乘坐星梭潛行至方寸聖宗。

    當清微星上宮宇全毀的一幕出現在她眼前時,她終於明白了。方寸聖宗完了,徹底毀在了那小子手中。

    之後,在得到念慈尊者的訊息後,元慈尊者便帶領著一幹門人,浩浩蕩蕩的向著方寸聖宗進發。

    與此同時,太極劍宗、福臨天門,太昊聖殿等勢力也得知了方寸聖宗失勢的消息,於是乎,原來對方寸聖宗心存畏懼的一些宗門卻是一個個露出它們的爪牙,瘋狂的分割著原來屬於方寸聖宗的地盤。

    這期間,一些勢力間還因利益上的爭執,爆發了數次大戰,不過好在並未演化成席卷整個星海的大動亂。而就在太極劍宗、太昊聖殿等超級勢力爭搶方寸聖宗餘留的地盤時,一些稍小的宗派卻將主意打到了那些四處逃竄的方寸聖宗弟子身上。隻因這些人逃出方寸後,身上或多或少都帶了許多寶貝。

    於是乎,零星的戰鬥在星海各處激烈的上演著,對這些如過街老鼠般的方寸餘孽來說,方寸門人一詞已不再是他們炫耀的資本,相反,卻是他們的催命符。

    如此又過數月,各方之間的利益之爭漸漸平息,星海局勢稍穩。一鞋級勢力又將目光轉移到是什麼致使方寸聖宗敗落的原因上來。

    因郎飛的身份隻有方寸高層知曉,如今這些高層又全數陣亡,所以,如太極劍宗、太昊聖殿等宗門也僅僅是從一些落荒而逃的方寸弟子口中得知整個方寸聖宗乃是亡在一個白衣小子手中,至於那人的身份如何,來曆如何,卻一直是個謎。

    對於白衣小子的身份以及來曆,雲天海閣的一眾煉氣尊者倒是知道,可他們卻無不謹守口風,並未泄露一絲事關郎飛身份之事。非止如此,就連那派駐在亂雲星域,用以監視周邊星域勢力動向的弟子也全數撤了回來。

    ……

    就在星海中部區域因方寸聖宗的覆滅所產生的一係列混亂愈演愈烈之際,初雲星域,長青星梁國境內一處神秘的區域中突然出現一點烏光,繼而徐徐擴大,形成一個黑黝黝的時空通道。

    時空通道甫一出現,周遭數區域原本靜靜流淌的幾成實質一般的元氣登時動蕩起來,而下方玉石地麵上盤坐的近百修士亦是自打坐中驚醒,一個個抬起頭,怔怔的望著那突然出現的時空通道。

    “怎麼回事?那是什麼?”低沉的驚呼聲響起,漩渦旁等人多了幾個身影。

    說話的乃是浮雲子,他身後還有木雲子、風雲子、赤雲子、天羽老道等幾人,此時此刻,木雲子、風雲子、赤雲子三人皆已晉級人仙,而天羽老道更是隱隱透露出一股鋒芒,瞧那模樣,隻怕不久之後便能跨入化氣中期境界。

    “這……這好像是時空通道……”天羽老道畢竟見多識廣,在認出上空出現的異象後,登時深深的皺起眉來,“此地乃洛河龍宮,據飛小子說,乃是先天靈寶無價珠形成的獨有世界,怎麼可能會憑空出現這麼個時空通道?”

    聽罷天羽老道之言,木雲子、風雲子二人臉色微微一變,“師叔,難不成是敵襲?是……是方寸聖宗那些人?”

    天羽老道未及回話,旁邊赤雲子卻突然接口道,“風雲師弟,這個可能不大,方寸聖宗雖強卻也絕對不可能強到如此地步,這可是先天靈寶衍生的一界啊!”

    “不錯,赤雲師侄所言不虛,即便方寸聖宗也絕無可能有此大神通!”

    浮雲、風雲、木雲三人互相對望一眼,臉上露出幾分疑惑,那……那這是誰的手筆?

    就在幾人麵麵相覷,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時空通道中先是飄出一縷紫氣,繼而踏步而出一位身著衲衣的小沙彌來,隨後,又有一中年男子信步走出。

    這二“人”一出現,一股浩瀚無邊的氣勢登時籠罩了整片宮苑。天羽老道、赤雲、木雲等幾人心中一驚,抬起頭一臉戒懼的望著他們倆。

    相較於下方惶惶然不知所措的眾丹門弟子,上空的一僧一俗卻隻是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隨即便不再注意。

    就在下方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上方二“人”之際,那通道口處卻又是一閃,繼而走出幾個人來。

    “飛小子!”天羽、赤雲等人頓時呆了一下,隨即驚呼出聲。

    郎飛聞言一愣,低頭掃過下方諸人以及遠方的建築,臉上突然露出一抹震驚之色。他沒想到無價珠器靈竟然將打出了一條通往洛河龍宮的時空通道。

    不過仔細想想也難怪,此地本就是靠無價珠的能力衍生而出的,它有本事開出一條通道來,也的確不無可能。

    “飛小子,你平安回來了?怎麼樣雪婭可曾救回?”見是郎飛,天羽老道自是不做他想,閃身直接飛到他跟前,隻不過,當他下意識的問出這句話後,扭頭又見得鍾馗、崔玨、牛頭馬麵,以及感受到郎飛散發出的深入大海般的氣息後,頓時臉色一變,“飛小子,你……你……他們……”

    “師叔,此事先不忙說。”郎飛突然出言打斷他的說話,扭頭看向那小沙彌,“到底有什麼法子能救青霞師叔?”

    聞聽此言,天羽、風雲、木雲等人這才注意到兀自被小羽兒負在虎背上的青霞仙子。在她的胸口位置有著一個深深的血洞,身體更是已經冰冷。

    “怎……怎麼會這樣!”天羽老道臉色一瞬間變得難看無比,而浮雲、赤雲等人臉上的表情也是悲痛之極。

    可就在這時,郎飛身邊忽然連續閃出幾個身影。是方清寒、褚海蘭以及小芸三人。

    “不……不……師叔!”正當三女一臉欣喜的迎向郎飛時,小芸忽然看到了小白兒背上的屍身,一瞬間整個人都傻了,一顆顆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般撲簌簌墜下眼眶。

    “小芸,你先別急,青霞師叔之事還未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他的一句話讓三女以及天羽、浮雲等人一怔,盡皆帶著詢問的目光向他問去。

    郎飛卻不答話,仍舊繼續看向小沙彌。

    “,且隨我來!”光頭小沙彌丟下一句話後,遂淩空徐步,向著外院中央那棟高塔走去。

    天羽、赤羽等人互望一眼,臉上多了一絲不解,這棟七色塔的封印之強,簡直前所未見,據郎飛介紹,乃是詭天帝敕旨的地方,難不成這有複活青霞仙子的辦法?

    相較於他們的懷疑,郎飛心中卻是篤定的多,無價珠的器靈根本沒有必要欺騙自己,既然它說有辦法,那就指定沒錯。於是便緊跟其後,徐徐飛至高塔旁。

    及至地頭,小沙彌頓下身形,將手中無價珠當空一拋,一道紫色蛟龍登時自珠子中飛出,而後對著高塔一吸。

    七色光芒如倒卷的天雲一般,頃刻間便紫色蛟龍吸食一空。而那棟高塔外圍的霞光屏障也緩緩變淡最終消失無蹤。

    “走吧!”小沙彌掃了一眼身後已經跟上的眾人,繼而閃動身形,直接進入了高塔的頂層,郎飛與伏羲八卦鏡的器靈緊跟其後,之後便是小芸等一幹人等。

    待進入塔頂空間,放眼望去,之間足有百丈長寬的殿堂中央一尊蓮花座上詭著一張金黃色的敕旨,而蓮花座周圍,則是一個環形的池塘,此時此刻,池塘中正開著一朵朵完美的全無一絲瑕疵的白玉蓮。

    隻一眼郎飛便被這些白玉蓮吸引住了,“這……這是天淨蓮!”說完,他忽又想到伏羲八卦鏡將青霞仙子的三魂七魄封印的一幕,做為清水道人時的記憶在腦海中閃過,頓時臉色一變,指著那一朵朵盛開的白蓮,說道,“難不成……你……你想……”

    “不錯!”小沙彌點了點頭,輕歎一口氣,說道,“當年洛河龍王遊曆星空之時,不僅發現了無價珠,還發現了自天界墜如凡間的這天淨蓮!”

    小芸聽得有些迷糊,自一旁輕輕拉了下郎飛的衣袖,小聲問了一句,“飛哥哥,這天淨蓮到底為何物?憑它能救回師叔的性命嗎?”

    郎飛兀自有些呆怔,未及回話,反倒是牛頭歪著腦袋看了她一眼,悶聲笑道,“小姑娘,我跟你說個人名你就知道了,上古時期,曾有位真身叫做‘三壇海會大神’……”

    小芸聞言眨了眨眼,隨著一點點精光閃現,臉上卻是突然出現了一抹笑容,“你……你是說蓮花化身?”

    “嘿嘿!就是這麼回事!”牛頭微微一笑,點了下頭。

    此時那小沙彌已經走到池邊,輕輕撚起一朵白蓮,扭頭說道,“蓮花化身之術需大量先天之氣,清水、老八卦,你們且助我一臂之力,至於其他人,還請外出靜候七七四十九日。”

    天羽、赤雲等人聞說,這才自震驚中回過神來,隨後告別郎飛,轉身走出高塔,小芸、方清寒、褚海蘭三人不願離去。郎飛不得已,隻好將雪婭自洞天戒中移出,然後破掉玉鼎真人所設精神封印,並將昏迷不醒的她交予三人照顧。

    眼見雪婭元氣大傷,急需調理救治,三人遂不再堅持,繼而出了高塔。

    ……

    四十九日之後。

    “青霞……你回來了!”

    “嗯!”

    “感覺如何?這蓮花化身還適應麼?”

    “還好,如新生一般。”

    “新生麼?那便為自己活一回吧!”

    “嗯!”

    “……”

    “哼,不行,飛哥哥你偏心,你看師叔……將我們都比下去了,你別攔我,我也要去死,然後也要換成這蓮花之身!”

    “小芸,你要幹什麼!……清寒,別搗亂……海蘭,不許調皮……還有雪婭!你怎麼也學會起哄了!”

    “……

Snap Time:2018-04-21 12:12:15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