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網小說閱讀-好看的小說推薦 簡體中文繁體中文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養獸成妃》全文閱讀

作者:九重殿  返回本書首頁  返回章節目錄  TXT全文下載  加入書架  給本書投票
   養獸成妃最新章節:  第二十四章(14-08-12)     第二十三章(14-08-12)     第二十二章(14-08-12)     

養獸成妃 第三章


連續下了兩日的傾盆大雨,直到今日,太陽才羞澀的露出臉。(百度搜索{lom贏Q幣,讀看看)
    炎熱的夏季即將過去,最近的氣溫不高不低,惹得席惜之撒丫子往外跑。
    估計是前幾日悶壞了,看見天氣放晴,席惜之瞬間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出去。兩名宮女跌跌撞撞跟上,唯恐跟丟小貂,回去之後沒法交差。
    遠處有一塊綠茵的草坪,席惜之蹦躂蹦躂跑過去。
    三隻蝴蝶撲打著翅膀,空中飛舞。兩隻鳳蝶,一隻粉蝶。他們的翅膀有著鮮豔的顏色,翅膀正麵的鱗粉色澤亮麗,頂端長著膨大的棒狀觸角。
    小貂緩衝了幾步,才停下腳步。
    唧唧……美人。朝著蝴蝶狂叫,席惜之抬起爪子晃了晃,向她們打招呼。
    三隻蝴蝶優雅的飛舞,圍著小貂打轉。
    至於蝴蝶能不能聽懂小貂的話,還是個未知數。不過語言障礙,並不妨礙一貂三蝶玩得盡興。
    東方尤煜帶著兩名侍衛,正在皇宮中閑逛。他的情形與某隻小貂有幾分相似,因為剛到風澤國沒幾日,所以出去遊玩看看風光,那是肯定的事情。可是沒等他步出皇宮,老天就和他作對下了一場大雨。
    陽光縷縷照射,西邊空曠的地方,架起一道彩虹。
    他就是衝著彩虹的方向而去。
    “太子殿下,那隻貂兒……有幾分像陛下身邊養的那隻。”身後的一名侍衛瞅了幾眼,驚訝的說道。
    “何止是像,那隻就是雲貂,沒看見它額頭的火紅色絨毛嗎?”除了那隻吃鳳金鱗魚長肥的小貂,哪一隻動物會這麼可愛動人?光看著貂兒活波的模樣,東方尤煜似乎已經明白,為什麼安宏寒會這般寵愛它。
    那雙湛藍色的眼眸,清澈無比。好比碧水清潭,一眼就能看透。
    看慣了皇宮中的汙穢,偶爾看一眼這樣的眼神,心情便會不由得放鬆。
    步子不知不覺靠近,東方尤煜靜靜的觀察著雲貂的一舉一動。
    蝴蝶飛得比小貂高,席惜之揮舞著爪子,蹦蹦跳跳,似要抓蝴蝶。蝴蝶一路飛,貂兒就一路追。眼看要抓到的時候,席惜之弓起身體,突然往半空彈起,爪子伸向蝴蝶。
    蝴蝶哪兒會呆在原地給小貂抓,隻稍片刻就飛遠了去。
    “你們兩個,去幫它抓蝴蝶。”看著小貂那幅模樣很有趣,東方尤煜嘴角勾勒著淡淡的笑。
    席惜之專心致誌和蝴蝶玩你追我躲,突然之間,兩名高大的錦衣墨服男子朝著他們走來。席惜之立刻看見不遠處站著的東方尤煜,想起安宏寒所說的那句話,心中大罵一聲——笑麵虎。
    唧一聲,似喊蝴蝶趕緊跑。
    一貂三蝴蝶扭頭逃竄……
    兩個侍衛有點傻眼,小貂幹嘛跑啊?他們隻是遵照太子殿下的意思,幫著它抓蝴蝶而已。莫非這隻貂兒怕生人?
    兩個侍衛仗著腿長,頃刻躍到了小貂麵前。他們都學過武功,出手準確,一瞬就捉住蝴蝶。
    蝴蝶的翅膀被侍衛兩根手指頭夾在中間,動彈不動。
    小貂警覺的轉回頭,齜著牙咧著嘴,帶著一點恐嚇的意味,吱吱的衝侍衛叫喚。
    東方尤煜以為小貂是想要那隻蝴蝶,吩咐道:“把蝴蝶拿給雲貂。”
    他緩緩蹲下身子,近距離打量小貂。
    席惜之不領情,一個眼神都沒施舍給他。小心翼翼抬起爪子,接住侍衛遞過來的蝴蝶。蝴蝶的翅膀因為擠壓,翅膀上麵的鱗粉掉落了許久。撲打了幾下翅膀,仍是沒有成功飛起來。
    其他兩隻蝴蝶也漸漸飛過來,圍著小貂的爪子打轉,顯得有些焦急。
    東方尤煜看著這一幕,驚奇的睜大眼,有點不敢置信。
    席惜之的小腦袋湊近鳳蝶,然後近距離觀察它的翅膀,發現有一點輕微的傷痕。怒氣衝衝瞪了東方尤煜一眼,不愧是笑麵虎,一見麵就傷它玩伴。
    爪子捂住鳳蝶的翅膀,席惜之運起靈力,用靈力給它治療。靈力隻能暫時減輕蝴蝶的疼,關於傷勢,隻能靠蝴蝶慢慢恢複。
    沒隔一會,蝴蝶漸漸好轉,盡管剛飛起來的時候有點吃力,但是在其他兩隻蝴蝶的幫助之下,還是成功飛往半空。
    席惜之恨不得撓東方尤煜兩爪子,可是對比了兩方的實力,如果鬥起來,吃虧的準是自己。所謂大人不記小人過,席惜之轉過身追著蝴蝶而去,漸漸的跑遠。
    貌似被那隻小貂厭惡了……
    回想小貂望著自己的眼神,這個想法突然冒出來。
    東方尤煜站起身,拍拂整理自己的衣袍,喚來另一旁站著的兩個宮女,詢問道:“你們可知道怎麼回事?”
    宮女支支吾吾,有點不好意思開口:“啟稟太子殿下,雲貂已經不是第一次和那三隻蝴蝶玩耍了。”
    也就是說,東方尤煜硬是插了一腳進去。實際上,全是他多管閑事了。
    宮女縱使沒這麼說,可是那句話,卻透露了這麼一個意思。
    東方尤煜總算明白小貂的眼神,為什麼充滿敵意了。自己抓住了它的小夥伴,它能不恨自己嗎?
    自嘲的一笑,東方尤煜擺擺手,示意兩名宮女可以離去,“竟然是這樣……”
    越發覺得小貂有趣,沒想到一隻寵物,也有這麼人性化的一麵。
    席惜之告別三隻蝴蝶後,就準備打道回府找安宏寒。誰知道走到半路,突然殺出一堆程咬金,席惜之的第一反應就是找地方躲起來。
    可是對方早就看見了它……
    不知道是哪個大嗓門喊道:“是雲貂!”
    這一聲徹底粉碎了席惜之想要躲起來的心。
    好歹也是有人撐腰的寵物,席惜之量她們不敢把它怎麼遭,昂揚挺胸朝著她們走去。
    小道繞著假山而修建,另一側便是幽幽的湖水。陽光照射於水麵,波光粼粼,印出假山的影子。
    就在要擦肩而過的時候,一道如銀鈴般的嬌聲傳來,“咦?那兩個隨時跟著你的小宮女哪兒去了?難道她們就不怕你出事?”
    席惜之裝作沒聽見,心說,那兩個小跟班等會一定能追上來。它走的時候,看見她們被東方尤煜叫去問話了。
    席惜之不想招惹麻煩,無論安若嫣怎麼挑釁,猶如沒聽見一般,想要繞過她們走自己路。
    然而小貂的無視,徹底引起了安若嫣的怒火。
    “你聾了還是啞了!”她往前跨一步,擋住了小貂去路。
    安若嫣最近這幾日跟吃了炸藥包一樣,總是稍微有點不順心,就大吵大鬧。
    沒有安宏寒在場,席惜之自然不敢一個人對付安若嫣。仗著自己的身體小,想要從她們腳下穿過去。
    安若嫣看出小貂的打算,“你們幫我攔住它。”上次搶她簪子的仇,她還沒報回來,冤家路窄,哪兒能這麼容易放過它?
    其餘的公主都唯命是從,站作一排,把狹窄的小道徹底堵死。
    就算再不想正視安若嫣,席惜之也隻能揚起小腦袋,瞅了她幾眼。
    “怎麼?你還會害怕嗎?你不是仗著皇兄的寵愛,處處搶我們的東西?”安若嫣凶神惡煞的喊道,與人前那副嬌弱的媚態,截然相反。(讀看看!百度搜索DUOM贏Q幣)
    唧唧……讓開。
    安宏寒有寵愛它麼?貌似虐待多一點。席惜之一直這麼認為,所以回答得理直氣壯。
    安雲伊臉頰的傷勢,已經漸好。看見六皇姐那不善的目光,畏畏縮縮的站出去,擋在小貂麵前,“六……六皇姐,算了吧,雲貂是皇兄養的寵物。我們不看僧麵,也得看佛麵。”
    安雲伊這麼一說,其他的公主都有點退縮。
    他們還不至於為了一個安若嫣,去得罪皇兄,紛紛勸道:“六姐,萬一皇兄追究,我們都會受罰。依我看,還是放雲貂走吧。”
    反正上一次賞賜東西的時候,沒有少了她們的份。實在沒必要為了安若嫣,而去冒險觸怒皇兄。
    皇宮就是這般,有利益的時候,全部人想盡辦法巴結討好你。如果沒有得到利益,她們轉眼就會一腳踹開你。
    一直生活在天堂的安若嫣,因為小貂和安雲伊,逐漸墜入地獄。
    這麼大的差距,讓她接受不了,不整治小貂一番,她難消心頭之氣。
    咬著牙關,安若嫣擠出一句,“對,你們說得非常對。它可是皇兄的寶貝,誰敢欺負它……”
    酸不溜秋的話,惹得眾人冒出雞皮疙瘩。
    席惜之受不了,抖了抖毛發退後兩步,沒有忽略安若嫣眼中射出的狠光。
    安雲伊雙眼含著疑惑,也是非常吃驚。安若嫣的性子,真會善罷甘休?
    其他的公主展露出笑顏,“那麼我們趕緊回嫣尤宮吧,聽宮的裁縫說,最近運來了好幾匹上等布料。”
    公主們每日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聚集在一起,討論怎麼打扮,怎麼穿戴。
    席惜之歎口氣,養著這群嬌生慣養的公主,安宏寒的開銷也夠大了。席惜之躡手躡腳探出兩步,見她們真的沒有再難為自己,放心大膽繞過安若嫣,從她身旁走過。
    就在這時,突發性的一幕,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安若嫣眼中閃過一抹狠光,佯裝踉蹌不小心撞向安雲伊。安雲伊就站著安若嫣和小貂的中間,她這一撞,所有人嚇得提心吊膽。
    後麵緊追過來的兩名宮女,更是尖叫一聲,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看。
    安若嫣使盡全力的撞擊,一個十二歲的孩子怎麼能夠抵擋得住?安雲伊腳跟不穩,身子往外側傾斜,眼看就要砸到小貂身上。
    看著愈漸倒向自己的安雲伊,席惜之嚇得慌了陣腳。前麵的路有安若嫣擋著,後麵的道又被一群公主堵住,想要不被壓成肉餅,隻有一個選擇——跳湖!沒有絲毫猶豫,就在安雲伊的身體砰然倒地之時,席惜之以最的速度躍起,然後隻聽噗一聲,湖麵濺起巨大的水花。
    安雲伊側身倒地,疼得倒吸一口氣,手肘猛烈的撞擊地板,眾人清晰的聽見骨頭錯位的聲音。
    很多公主嚇得抖了抖肩膀,聽著那聲音,就像被針戳了一下。
    安若嫣極為會演戲,佯裝摔倒後,扶住身旁的假山,“十四妹你怎麼了,十四妹你沒事吧?都怪本宮不小心沒站穩,被石頭絆了一下。”
    她仗著這全是自己人,膽子非常之大。盡管她裝出一副無辜的神態,可是誰都知道這不是真話。
    “沒……沒事。”安雲伊疼得臉色發白,卻執拗的說出這句話。心中告訴自己,這不算什麼,再疼再痛,也得承受。
    小貂的水性極好,除了剛落水的時候掙紮了兩下,之後就遊得十分暢。水溫有些冰冷,不過還在席惜之能夠忍受的範圍內。
    兩名宮女急得從遠處奔來,神色慌張的趴在岸邊,擦擦額頭邊的汗珠。還好……還好……剛才那一幕,她們還以為小貂絕對逃不了,沒想到小貂竟然會急中生智,懂得跳進湖中自救。
    “你……你們太欺負人。”其中一名宮女年齡比較小,也就十五來歲的模樣,她氣得為小貂打炮不平,眼中淚光流轉。
    另外一名宮女拉了拉她衣袖,示意她閉上自己的嘴巴。公主做事,哪兒是她們能夠議論的?萬一六公主心中不,捏死她們,比捏死一隻螞蟻還容易。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宮女緊緊咬住唇。
    呼啦的風劃過,安若嫣揚起手,一巴掌扇向宮女。
    “你是什麼東西,敢職責本宮?”安若嫣說話不饒人,指向湖中撲騰的小貂,“畜生就是畜生,伺候畜生的人,更是畜生都不如。”
    一句話,連帶小貂和宮女一並罵了。
    席惜之咬緊牙關,六公主真當它是軟柿子呢?說捏就捏。看著安若嫣那副凶惡的嘴臉,估計等它上岸了,她還得找自己麻煩,索性繼續呆在水,還能避免和她再次正麵交鋒。
    臉頰火辣辣的疼,宮女的眼淚唰唰的流下來,五指紅印清楚印在她臉上。
    看不得自己的人受欺負,席惜之衝著兩名宮女叫喊,示意她們趕緊走開。
    和小貂的日子相處久了,兩名宮女多多少少能夠猜測到小貂的意思。兩人都不想和安若嫣杠上,畢竟對方是公主,而她們隻是一介婢女而已。
    “給本宮記住,剛才的事情,若是你們敢透露一個字給皇兄,那麼……別想在有生之年,活著出皇宮。”安若嫣露出狠毒的一麵,惡狠狠警告兩名宮女。
    席惜之齜牙咧嘴,這女人太可恨了,真當皇宮是她的地盤呢。
    身邊除了水,就沒有其他的東西,能讓席惜之反擊。可是她又不想在人前展示靈力,主要是害怕引起別人的猜疑。小小的身體往前遊動,忽然看見湖底鋪滿了小石子。
    心中突生一計,席惜之抱起一大堆小石子,浮出水麵。瞄準了安若嫣,全數朝著她砸去。
    小貂的彈指神功,向來百發百中,安若嫣被砸得頭破血流,抱頭鼠竄。因為小石子都是從水中撈起來的,所以都沾著水。當小石子砸中安若嫣,她身上穿著的華服,立刻變得髒亂不堪。
    最解氣的是有一顆小石子,恰好砸中安若嫣的額頭。
    想起宮女挨的那一巴掌,席惜之咯咯的笑,就算扯平了。你是公主又怎麼樣?惹毛了它,照打不誤。假設安宏寒會維護安若嫣,大不了席惜之卷鋪蓋走人,不呆皇宮了。
    反正龍床底下藏著的一大堆財物,足夠保證它後半生無衣食之憂。
    安若嫣最緊張的就是這張如花似玉的臉龐,害怕自己破相,強行拉了旁邊另一位公主當擋箭牌。那名公主憤懣的瞪了一眼,還沒來得及躲閃,數枚小石子就砸中了她,疼得發出她一聲聲的慘叫。
    趁著這時候,席惜之速爬上岸,抬起前爪朝宮女晃了晃,帶著兩個宮女迅速開溜。
    擔心的回頭看了一眼,見有兩個公主挺有良心的攙扶起安雲伊,席惜之才扭頭飛奔離去。
    渾身濕的毛發,黏在一起。每次移動步子走路時,地麵的灰塵,全都往席惜之的毛發粘,形成一顆顆灰色的小顆粒。
    拖著沉重的身體回到盤龍殿,一路上惹來不少宮女太監的注目。小貂埋著頭,貼著地麵走,唯恐抬起頭看見各種嘲笑的臉孔。
    沒等它偷偷摸摸跑進沐浴池,突然就被一聲冰冷的聲音攔住,“做了什麼壞事?頭都不敢抬了。”
    好整以暇的端著茶杯,安宏寒透著絲絲寒氣的雙眼,看著那隻灰溜溜跑回來的小貂。早晨出門時,還是一副春光燦爛的模樣,怎麼出去晃悠一圈,回來時模樣全變了?
    目光移到宮女那邊,安宏寒剛想詢問怎麼回事,立刻發現宮女臉頰上的紅印。
    “你們遇見誰了?”安宏寒絲毫不嫌棄小貂渾身髒,抱起小貂,翻開它的毛發,開始檢查有沒有受傷。
    而這些動作,安宏寒幾乎都是出於本能做出來的。直到他翻完小貂每一處毛發,沒有看見任何一絲傷痕後,他眼中的冰冷才緩緩退去。
    “遇見了律雲國太子……”麵對安宏寒強大的氣場,宮女說話磕磕巴巴。
    “是他扇的耳光?”冰冷的話,總是令人無從適應。
    席惜之搖頭晃腦,唧唧的叫喚。
    宮女知道陛下會錯意了,急忙搖頭,“不是,不是……太子殿下,是……是……”想起六公主最後那一句警告,宮女憋著眼淚,猶豫著該不該說出去。
    唧唧……小貂舉著兩隻爪子,學女人梳妝的姿勢,盡量用手勢,告訴安宏寒……欺負它的人到底是誰。它是一隻有小心眼的貂兒,盡管打小報告是不道德的事情,但是如果威脅到自己的性命,席惜之才不會顧忌那麼多。
    有了第一次,那麼肯定有第二次。誰知道安若嫣什麼時候,又會來找她麻煩?
    讓安宏寒略微警告對方一句,至少對它也是一種保障。
    小貂雖然表達的不清不楚,可是單單這樣一個動作,卻告訴安宏寒,對方是個愛梳妝打扮的女人。隻要有一丁點線索,安宏寒心中已然有了一個人選。
    “是六公主?”安宏寒篤定的說道。
    看來安若嫣最近越來越不知收斂了,竟然敢欺負他養的寵物,連一絲麵子都不給他。俗話說,打狗還看主人,安若嫣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先去洗澡。”瞧著一身髒兮兮的小貂,安宏寒收回思緒,也是時候解決掉安若嫣這個麻煩了。
    不過……他向來喜歡物盡其用,安若嫣從出生到現在,本就是皇家養出來的一顆棋子,不用的話,太可惜了。
    根本不知道安宏寒想什麼,席惜之扯了扯他的衣襟,示意他趕緊去洗澡,渾身黏膩膩的難受死了。
    被當做奴役使喚的帝王,伸手就捏了一下小貂白嫩的肚子,何止安若嫣不知收斂,這隻小貂更加不知‘收斂’為何物。能夠讓堂堂的風澤國皇帝親自伺候,除了這隻貂兒,誰還能有那個福氣。
    剛進沐浴池,清澈的池水,立即變得混濁。怪隻怪席惜之身上沾的灰塵太多,汙染了這池子中的水。
    想起安若嫣那件事,席惜之就覺得氣不順,一邊洗澡,一邊嘰嘰咕咕。偶爾抬起爪子,搓幾下自己的毛,搓掉渾身的髒物。
    難得小貂這麼配合,安宏寒半蹲在池子邊,一隻手托著小貂,另一隻手順著它的背脊澆了兩勺子水。
    “朕會為你討回來。”
    席惜之不明所以的轉向安宏寒,討什麼?
    安宏寒沒回答它,舀起一勺子水,衝著小貂的頭淋下。
    有幾滴水澆到了眼睛,席惜之晃動腦袋,抖了抖毛,頓時水花四濺,全灑到了安宏寒的衣服上。
    盯著龍袍之上的水漬,安宏寒無奈的搖了搖頭,隻暗想,等會又得換一套龍袍了。
    揉搓著小貂的毛發,直到再也看不見一絲汙漬,安宏寒才再次抱起小貂。
    剛落地,席惜之立刻抖動毛發,甩掉多餘的水珠。搖得腦袋有點暈,席惜之暈頭轉向的走了幾步,砰然一聲,撞上安宏寒的小腿。爪子揉了揉額頭,席惜之嘀咕兩句,後腿踩了踩安宏寒的腳背,然後再蹦開兩步遠。
    所有宮女太監的嘴角一抽,心說,雲貂暈了吧?暈了吧?連陛下都敢踩。
    “膽子越來越肥了,朕幾日不教訓你,就騎到朕頭上來了?”安宏寒冷眼說道,接過宮女遞過來的帕子,然後擄起小貂坐下。
    等席惜之做完那一番動作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蠢事!然後恍然大悟般,縮了縮腦袋。比起您老人家的小腿、腳背,她的額頭才是真正的疼,到如今還有一點暈暈的感覺。
    安宏寒伸出手掌,就往小貂的屁屁拍了一掌,“下次再犯,朕定不饒你。”
    帕子往小貂的腦袋一搭,瞬間遮住整隻貂兒。
    安宏寒揉搓帕子,為小貂擦幹毛發。
    “你們都退下。”安宏寒猛然想起什麼,轉頭朝著宮女太監說道。
    所有宮女太監得令,逐漸退出。
    盤龍殿的大門一合上,安宏寒單手抬起小貂的下巴,帶著警告說道:“以後見到東方尤煜,有多遠,躲多遠,懂嗎?”
    想起他吩咐侍衛抓蝴蝶的事情,席惜之頗為認同的點頭——
    又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
    小貂極的點頭,成功的取悅了安宏寒,“不錯,至少你還沒被*迷混了頭腦。”
    席惜之唧唧歪歪大罵,你才被迷昏了呢。她可是非常‘純潔’的,雖然純潔兩個字,必須打引號!
    腦中浮現出東方尤煜的臉,席惜之暗暗點頭,的確很帥啊。正想得入神,突然之間,腦中的那張臉慢慢變形,化作了安宏寒那張萬年冰山臉。
    嚇得席惜之打了一個寒顫,急忙忙拍了自己一爪子。
    真是怕什麼,想什麼。
    心虛的抬眼看安宏寒,其實……安宏寒的外表,和東方尤煜不相上下。隻是因為安宏寒很少展露笑顏,給人一種冷酷的感覺,所以很少有人敢正麵誇耀他的外表。
    從來沒有看見安宏寒有朋友,一個人天天呆在皇宮,真的不孤獨麼?
    席惜之兩隻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著安宏寒來回打量,越看越帥。一股熱血湧上腦,席惜之如果還有一張人臉,那麼一定害臊得紅透了。
    加上安宏寒的雙手不斷為它拭擦毛發,席惜之不安分的轉動圓滾滾的身體。想法一旦蹦出來,那就是沒辦法止住了,席惜之現在恨不得一頭撞死。
    以前看見帥哥,她不都是恨不得貼上去吃豆腐?怎麼如今換成安宏寒這個大帥哥,她自己反倒別捏起來了!
    越想越不對勁,席惜之躲開安宏寒的大手,蹦到地上,穩穩落地,小貂一溜煙的衝著龍床跑去。攀爬龍床的柱頭,十分熟練的拱進棉被,躲藏在棉被中不肯露臉。
    望著手中已經半濕的帕子,安宏寒劍眉一皺,不明白給小貂擦毛的時候,它為何突然跑開了。
    不太放心小貂的異常,安宏寒擦了擦手掌,放下帕子,抬腳一步步朝床榻走去。
    體內靈氣胡亂四竄,席惜之感受到靈力的波動,第一反應就是要調整靈氣。還沒等它運起靈力,身體猶如被什麼東西紮了一針,突然繃直,四條腿裹著棉被蹬了一下。瑩瑩的銀光瞬間圍繞住小貂的身影,又是一次熟悉灼熱之感,席惜之掙紮著翻身,可是身體猶如要裂開一般。
    早不變身,遲不變身,偏偏這時候變身,老天爺你是想咋樣!
    感覺身體已經逐漸開始變化,席惜之心中恨恨的大罵。聽著越來越靠近的腳步聲,席惜之豁出去似的閉上眼。
    死就死了吧……隻求安宏寒給個痛。
    龍床中央,繡著金龍的棉被抖個不停。
    席惜之害怕到了極點……
    安宏寒觀察到這一幕,心一咯,以為小貂出狀況了,加腳步朝龍床走去。莫非是剛才給它檢查身體的時候,沒有檢查完整,以至於有什麼遺漏?否則小貂怎麼會發抖得厲害?
    行動與思想,安宏寒剛靠近床榻,想也不想掀起棉被。
    沉重的棉被到了安宏寒手,就跟一張薄紙似的,不費吹灰之力瞬間掀起。
    一名七八的赤(和諧)裸女孩,盤縮成一團,兩隻白玉般潔淨的胳膊緊緊抱著雙膝,一頭閃亮有光澤的銀色白發散亂的披在肩頭。而在她的頭頂之上,一對毛茸茸的獸耳害怕的抖了抖。一條半米長的尾巴,緊緊貼著她的身體。
    “小……小貂?”安宏寒的聲音有一絲顫抖,從來麵無表情的他,此時此刻,眼中卻充滿驚訝之意。
    捕捉到他聲音帶的顫音,席惜之的心情又低落了一層。
    果然,再強大的凡人,看見這一幕,還是會表露出害怕。
    猶如受傷的小動物,赤(和諧)裸女孩不斷發抖。慢慢伸出一條如同蓮藕的白淨手臂,席惜之拉扯棉被,緩緩搭在自己身上,以便遮住自己的身體。
    “我……我這……就離開。”小女孩顯得手腳無措,身體輕微的顫抖著,一雙湛藍色的眼眸,帶有點點的淚光。嬌豔欲滴的唇瓣緊緊咬著,露出兩顆潔白的貝齒。
    抱著棉被,席惜之站起來,半截*全裸露在外。提起腳踏出龍床,光潔無瑕的小腳踩在白玉地板上。
    僅僅隔了一會,安宏寒已經從震撼之中回神,話語寒冷得沒有一絲溫度,“朕何時你允許你離開了?你的賣身契還在朕手上。”
    席惜之渾身一震,睜大眼睛,回過頭,“可是你剛才看見我的時候……”
    “那不是害怕,而是激動。”因為激動,所以安宏寒的聲音,才會帶有顫聲。
    沒想到換身為人了,這隻小貂還是稀糊塗。安宏寒凝目看著席惜之,雖然她已經化作人形,卻還是保留著一部分獸態的東西,很顯然進化得並不完整。
    席惜之的臉頰,帶有嬰兒肥,可愛的小圓臉,非常靈動可愛。再配上頭頂的兩隻毛茸耳朵,直接甜進人的心。
    由於沒穿衣服,席惜之被盯著不好意思,厚臉皮的她竟然紅了臉。害怕安宏寒笑話她,席惜之迅速用棉被把自己全身遮住。
    “害羞麼?你全身上下哪一點,朕沒有摸過碰過?”見小女孩呆呆的模樣,安宏寒起了逗弄的心思。
    這話一出,席惜之的臉頰如同火燒。
    剛才你還摸了!擦毛的時候。
    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席惜之頂著一床棉被,狹小的空間內,呼吸有些困難。
    正當她忍不住想要掀開棉被吸口氣的時候,身體表麵冒出一層瑩瑩光芒。
    有了前兩次的經驗,席惜之顯得淡定多了。身體突然之間縮小,棉被啪嗒一聲掉落。
    這一幕,令安宏寒的眼睛眨了眨,然後他再次掀開棉被,剛才那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已經消失,轉而被一隻銀白色的小白團代替。
    小貂趴在地上,才這麼一會,已經疲憊的睡著了。
    想起上次小貂毫無征兆性的昏睡,安宏寒腦中的靈光一閃而逝。
    原來如此麼?
    輕輕捧起肥嘟嘟的白團,安宏寒伸手撫摸它的毛發,腦海之中清晰的印著一個赤(和諧)裸小女孩盤縮的模樣。
    事情越來越往有趣的方向發展了。
    安宏寒小心翼翼將小貂放於床上,然後拉過棉被為他蓋上。
    一個月說話……徐老頭的話,果真不假。不過,在此同時,竟然給了他這麼大一個驚喜。
    小貂平穩的呼吸聲,飄蕩於殿內。安宏寒揉了揉它的額頭,隨後拉開門走出去。
    恰是日中,外麵的陽光正耀眼。
    安宏寒一襲金色龍袍,越發忖得他霸氣超然。他負手而立,嘴角含著一抹淡淡的笑,看得出他的心情非常之好。
    吳建鋒用手肘撞了撞林恩,朝著他擠眉弄眼,“你看陛下……你說是什麼事情,讓陛下心情大好?”
    林恩甩動手腕處的拂塵,對此並不發表意見,“灑家哪兒知道陛下的心思?”
    不過——陛下的感情從來不會表露得這麼明顯,隻能說明,一定發生了天大的喜事。
    總之陛下的心情好,他們奴才的日子也會好過一點。
    “傳令給錦繡山莊,讓他們趕製三件衣服出來,專給七八歲小女孩穿的服飾。”安宏寒輕輕一拂龍袍,然後去換了一套衣服,隨後就前往禦書房處理政務了。
    上一次吩咐錦繡山莊加工繡製品,乃是為了給小貂做棉被?那麼這一次,陛下又是為了誰?皇宮,又沒有七八歲的公主,林恩實在看不出陛下的心思。
    歎息一口氣,林恩邁開步子去傳話。
    小貂這一覺,直接睡到了第二日早晨。起床時,席惜之伸出兩隻小爪子,掀開蓋在身上的棉被,迷迷糊糊的鑽出去,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
    聞到一股香噴噴的味道,席惜之半眯著眼睛,一路聞著飄香,湊到了桌子邊。
    唧唧……努力睜開眼,席惜之瞅見安宏寒坐著,滿桌子擺滿各種佳肴。然而清一色,全是清單的菜式。
    由於椅子太高,席惜之跳不上去。所以伸出爪子扯了扯安宏寒的褲腳,想要對方抱它坐上去。可是安宏寒像是沒有感覺到一般,仍舊夾菜,隻顧著自己吃。
    小貂一陣呲牙,兩條前腿趴著安宏寒的小腿,一路攀岩著往上爬。由於剛起床,席惜之意識還有點不清楚,費了老大的勁,才最終登上安宏寒的大腿趴著。但是經過這麼一番折騰,席惜之累得爪子都不想抬。
    “精神不錯。”安宏寒拍了拍小貂的腦袋,猶如誇獎一般。
    席惜之繼續磨牙……這精神,還不是被你逼出來的?你以為它一大早就喜歡做攀岩運動麼?
    呼呼喘了幾口氣,席惜之又繼續奮鬥。從安宏寒的大腿,蹦到了桌子上。
    宮女太監對於這幅場景,早就見怪不怪了。陛下很少與人同桌吃飯,然而卻能忍受一隻貂兒隨意在飯桌上走動。若是傳出去,恐怕沒幾個人會相信。
    幾十道菜肴錯落有致的擺放著,席惜之屁顛屁顛晃著小屁股,一路聞著菜香,走走停停。直到選中她喜歡吃的菜,才會停住腳步。然後霸占那碟菜,全數吃盡肚子。
    稱心如意的填飽胃,席惜之伸出粉嫩嫩的舌頭,添幹淨爪子,一副饜足的神情。
    安宏寒擱下筷子,一雙眼閃著異樣的情緒,不少片刻,又想起昨日那個如同從夢幻中走出來的小女孩。越瞧小貂的模樣,安宏寒越能盤點出兩者的相似之處。
    昨日相處的時間太短,也不知道人形的小女孩,會不會和獸態的小貂一樣可愛?
    安宏寒取過帕子擦幹淨嘴角,對林恩說道:“去把六公主給朕找來。”
    他可不是一個息事寧人的主兒,既然安若嫣有本事做,那麼別怪他翻臉無情。
    ‘公主’對於他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工具不惹出簍子,安宏寒就聽之任之。但是工具一旦不聽話不合手,那麼繼續留在手中,就沒有任何意義……
    想起上個月鳩國送來的文書,安宏寒如今總算可以給劉國主一個答複了。
    席惜之還沉浸於美食之中,回味的咂咂嘴,抬起頭,恰好看見安宏寒那雙充滿冷意的眼眸。
    ------題外話------
    ╮WWW.3Zcn.net 三藏中文)╭困困困!寫了一個通宵啊,總算能解放了。
    [D-K-K]
我喜歡這本小說 推薦
暫時先看到這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