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無限虛化》全文閱讀

作者:無愛  死神之無限虛化最新章節  死神之無限虛化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死神之無限虛化最新章節第二十一章無賴變流氓(12-05-09)      第二十章劇情開始前奏(12-05-09)      第十九章真實身份(12-05-09)     

第二十一章無賴變流氓


    第二十一章 無賴變流氓作者:無愛

    死神之無限虛化第二十一章無賴變LiuMang

    說實話,這張寫的很暢,我都TMD有了想殺人的衝動,你們看看原創就知道了。那劇情,簡直就是S.M之最,看得我這叫一個氣憤,女人,是用來疼的……算了,不說了,碼字。

    ………………………………………………………………………………………………

    一護現在很NB,自從上次小混混被秒殺之後,他已經成為了學校的風雲人物。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隻是他不知道,他的張狂,讓一個Yin謀,浮出水麵……

    炎熱的夏天到來了,也是一護成名後的3個月,車馬奔騰的大街上,一輛加長版的林肯靠近了一件簡陋的小木屋。麵的車窗打開了,露出了一個戴著黑色墨鏡的男人。

    男人拿起了藏在了胸前的對講機,傳出了一句話。“雷夏聽著,現在開始執行命令。”那男人答道:“是,雷夏開始執行命令。”

    小黑屋內,一個綠色頭發的猥瑣大叔正在吃著惡心的麵條,散發著惡臭的房間說明他有多麼的惡心。隻是唯一不同的是,那一座座獎杯卻記述著這個人不那麼簡單。

    突然,門被打開了,露出的正好是那個戴著黑色墨鏡的男人。那大叔嚇了一跳,卻又突然出現了另外兩個人,一個和那戴著黑色墨鏡男人一樣的著裝,而另一個卻是一身學生裝,美麗的外表下卻隱藏著無盡的險惡。再看那大叔。。。口水啊!口水!還有,你那頭上的汗怎麼回事!MD,膽小的垃圾。

    空町座第一高等學校

    “鈴鈴鈴”的下課鈴響了起來,所有學生都衝出了教室,玩的玩,鬧得鬧,不亦樂乎。可惜好景不長,一陣狐臭傳了出來,往過道一看,正是那個惡心的大叔正在撓著身上的贅肉。那惡心的味道就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

    “討厭,是戶黑老師。”“他看這邊了。”“今天會倒黴一整天。”“我懷疑他的外套根本沒洗”“對,這個人太髒了。”“對啊對啊。”

    聽著這些評論,戶黑也是不在意了。畢竟每天都會有很多人這麼說他,他到也是習以為常了。

    一護正在和淺Yeand水色聊著天打著屁,就發覺遠處傳來的惡臭味,回頭一看,正好看到了戶黑。

    “媽.的,這人幾年沒洗過澡了,草,看著就晦氣。”說這話的就是淺Ye,經過這三個月的學習,這哥仨還是湊到了一起,一護也成功的把兩人帶壞了。

    “我CAO,這不是那個狗屁黑暗體操的教練麼,MMD,這孫子居然是在這個地方。”看著那惡心的戶黑,一護不禁想到。“嘿嘿,在我學校麵玩S.M,還強暴女同學?等著被閹吧你。”想著想著,一護還露出了詭異的笑容,讓那兩個死黨渾身發寒。

    看著兩人發寒,一護也叉開了話題:“算了,不用管它,今天不是有遊泳課麼,想想怎麼逃課去TouKui吧。”

    “嘿嘿,好呀好呀,咱們學校的妞都很正點啊。”小島也跟著起哄。“那行,咱們這樣……這樣……。”說著說著,三人還都發出了陣陣y笑……

    ……

    到了第三節課下課,三人就開始結伴而行,過五關斬六將,終於來到了目的地——遊泳館。

    “啊!好多MM啊,哇!看那個,胸很大。屁股也很翹麼。”看到N多美女在遊泳池邊上站著,淺Ye情不自禁地說道。

    “嘿嘿!我比較喜歡看的是老師誒”小島說著還指了指臉,“想我這樣可愛的人是很受年齡比我大的人喜愛哦”

    而一護卻看著那個穿著紅色露胸裝的白川友美有些不爽,畢竟她才是這次邪惡活動的創始人。“嘿嘿,這次不把你搞ShangChuang,我就不姓黑崎。”

    而我們這次的TouKui活動,卻因為淺Ye和水色“失血過多”而提前結束,也更多的給了一護一個重新計劃這次黑暗體操的機會

    ……

    傍晚,夕陽照在天台上兩個人的身上。“知道嗎照約定的,放學後我叫他到社團教室來,剩下的就拜托你了。”看著前麵肥肥的戶黑肉介,白川友美居高臨下的說道。

    “真的可以麼?”戶黑弱弱地答道。

    “當然了,黑暗新體操計劃的領導人是我。”白川友美說到這,突然加大了嗓門,“有錢人是老大,你隻是手下!一粒棋子!知道麼?”

    “是。”

    聽到答複,白川友美頭也不回的走開了,揉了揉深Huangse的頭發:“那麼就這麼說定了。”然後就腳步聲越來越遠。直到白川友美走開了,戶黑肉介才露出惡狠狠的眼神。

    “說什麼就這麼說定,總有一天我要讓你成為我專用的肉馬桶。”隻是那額頭上的汗水卻說明著戶黑的Ruan弱無能。而且他也不會知道,從今天起,他隻能是一個不男不女的人Yao了……

    “離校時間到了,請所有師生趕回家。”“離校時間到了,請所有師生趕回家。”

    這時,團社教室的門打開了,露出了可愛的小蘿莉美久的身影,“友美抱歉,我遲到了。”握了握手掌,說道,“因為我必須把鑰匙拿去給爸爸。”

    可惜的是,遲遲沒有人回應。看了看四周,發現沒有任何人影。“友美已經走了麼?”

    而就在美久轉身想走時候,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了她的眼前。“怪物!”就這樣喊著被嚇倒在了地上。

    “不是怪物,是我,我啦。”美久一看,正好是大BT+**的戶黑肉介,本來就難看的他再加上光線極暗,還真像個哥斯拉。

    “戶黑老師,嚇了我一跳。”此時的美久正好坐在戶黑的對麵,ChaoDuanQun要露出的ChunGuang讓人看著就像犯罪。“你在這地方做什麼。”

    “我在這是因為…”說到這,戶黑渾身的贅肉都開始顫抖,“美久啊,原諒我。”說著一步步的靠近美久……

    就這樣戶拖著美久將她綁在了廁所旁邊的水管上。“不要,好痛,老師。”美久使勁的掙Tuo著繩子,“為什麼做這種事?”手腕上被勒的印記也因為掙紮開始變得清晰起來。

    “美久,我無法反抗友美。”“友美?好痛!”原來是那混球戶黑直接將手壓在了美久的手腕上。

    頭湊到了美久的耳邊:“不這麼做,我會被趕出校園。昨天一群很危險的人跑到我的公寓。說不訓你,就奪走我的教室執照。”然後頭上還很‘配合’的出了幾滴汗珠,“我這麼大年紀,失業就很難就業了。但是若是報警,他們還是有辦法找別人代替。對不起,你激怒友美了。”

    美久一時間聽到這個消息,感到不可接受,頭使勁地搖晃。“不可能,不可能。”

    戶黑看到美久這樣,y笑著摸向了她那尚未發育完全的肉球。“幹什麼,住手!”美久立刻醒了過來。戶黑卻還是tian向了美久的臉蛋。

    “不管怎樣,反正是無法逃離白川財團的手掌心了。”說著手上還用起勁了。“住手!”美久使勁的掙紮,卻無法起半點作用。

    “況且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你了。”邊說邊扯開了美久的衣服,露出了麵淡綠色的胸.罩。

    “老師請你住手,求求你,放過我。”戶黑卻沒回答任何話,這是臉上y.蕩的表情卻表明他的內心。

    而這時,耳邊突然傳來了絲毫不帶感情,讓人聽了心就會發毛的聲音:“一個男人因為職業就可以強.奸未成年少女。你,沒資格做男人了。”

    手起,刀落。

    頓時,血花飛濺。濺的那麼詭異,濺的那麼動人,濺的那麼暢。

    昏暗的過道中,出現了一個帶著麵具的人。沒錯,來人正是一護。本來一護想要釣大魚,可是看到小蘿莉那悲傷的樣子,還是忍不住動了心,救下了她。

    揮手又是一刀砍到了戶黑身上,然後將繩子割下,頭也不回地抱住了美久響轉跑出了過道。

    隻是,那揮手一刀,正好砍在了戶黑的命.根.子上,地上那一根肉腸帶著N多黃.色液體的東東、還有趴在地上半死不活地捂著擋下的戶黑就是最好的證據。

    ……

    一護這邊抱著美久離開沒多久,立刻解除了虛化(不是二段)。狂暴的藍雷就突然落到了離一護隻差幾厘米的地方。嚇得一護一身冷汗,【去,我又沒裝B……至於麼】想著,還對天空豎起了中指。

    “轟!”又是一聲,一護前方又出現了一個大坑……【我去,等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而旁邊的美久則是靜靜的趴在這個‘救命恩人’的懷,輕輕的抽泣著。隻不過看著一護那對著天空豎中指的樣子,突然笑了起來。

    “嗯?笑什麼?”看著美久笑了起來,一護疑惑的問道,“難道你不怕我把你賣給老鴇當JiNv去?”

    聽了這話,美久居然笑得更厲害了,柔聲說道:“那你為什麼還要把我救出來呢?而且就算你把我賣了也不算什麼,反正你救過我,就算抵消了。”

    “額,”聽了這話,一護也說不出什麼話了,隻得叉開話題。“那個,我叫黑崎一護,你呢?”

    “美久、森琦美久(姓是瞎編的,忘了)。”說完這話,美久就直接摟住了一護的胳膊把眼睛眯起來了,畢竟,這件事對於一個花季少女來說打擊是很大的。

    聞著小蘿莉身上傳來淡淡幽香,而且還是公主抱這種曖昧姿勢。一護稍微有一點欲血沸騰。為了防止尷尬,隻好將美久叫醒。“那個,你能幫我一個忙麼?”

    “嗯,你說吧。”

    “那個,能告訴我室內體操館在哪麼?”說到這時,一護老臉一紅,來了3個月居然還沒搞清楚學校的地圖。

    “啊,那個挨著廁所旁邊的那棟大樓就是。”說完還指了指前麵那座巨大的樓。

    看著這棟樓,一護突然一機靈。【靠,這不是我TouKui女同學換裝的地方麼,我說呢。罪孽啊,罪孽】

    “額,好吧。你跟我進來下,有些事情你也是要知道的。”說罷抱著美久直接狂奔進了體操館。

    ……

    剛一進去,就發現場館的燈沒關,而且到處散發著一種殺氣,雖然很淡,但對於一護這種刀口tian血的人來說,根本瞞不過他的感知。

    一護細心的將美久護在身後,動作雖然很平常,卻瞞不過細心的小美人,令後者臉微微紅了一下。【他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難道他喜歡我?不,我又在瞎想了】

    而一護倒是沒看出身後麗人的變化,而是死死的防衛著周圍的一舉一動。【白川友美的保鏢麼,都是特種兵麼。還有一大堆機槍,靠,一個富家女就這麼有錢,很難想象啊……】

    走了幾十秒,一護直接用靈壓將這幾個‘垃圾’壓成了靈子。足以看出那在虛圈殺虛鍛煉出來的戰鬥能力何等強大。

    又走了一分鍾,看到前麵的大門,倒也沒猶豫,直接拉著美久走了進去。看到正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的白川友美,暗歎一聲果然,就直接向她打起了招呼。

    “那個,初次見麵,我叫黑崎一護。”說著還很風.Sao的把頭發向上捋了捋。“那個,鑒於今天你無恥的表現,我決定代表太陽消滅你。”

    “,你知道我是誰麼?”聽到一護滑稽的話語,白川友美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我可是白川集團的千金,你們這個窮酸鬼還不知死活的說消滅我。”

    然而話鋒一轉,看到了一護身後的美久,“美久,帶著這個男人想要教訓我?你不想和我做好朋友了麼?還是說,你想讓你的爸爸媽媽下崗呢?”

    “不是、不是的,是、是一護救了我,我給他指路過來的。”看看把人家美久嚇得,話都說不清楚了。

    “唉,狗仗人勢的欺負別人,別怪我沒提醒你,你這麼裝B遲早是要被雷P的(說的是你自己吧)”

    “哼!你一個窮酸的小鬼,還敢罵我?你、你等著,今晚我就讓你們家ji犬不寧!”額,白川友美,這下你可惹麻煩了。。。

    一護一聽這話,聲音立刻變得Yin冷無比:“你,說什麼?”

    “切,你、你一個男人打女人算什麼本事!”不知為什麼,白川友美突然覺得麵前的男人像一頭猛獸,一頭可以輕易咬斷自己脖子的猛獸。

    “這樣啊,不打你?那好吧,你等著被哥哥寵愛吧!”

    白川友美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身子突然變冷,往下一看,就發現衣服沒了。“啊!”大叫著就要跑出去。

    “,想跑?你也不看看老子是幹什麼的。”心嘟囔了一句,立刻追了上去。

    正當白川友美看到大門時,一護卻突然出現在了她的眼前,一下就抱住了她的身子。

    頭一低,嘴就吻上了友美,伸出自己的舌頭不斷的TiaoDou著另外一條丁香小舌。前者還是拚命的反抗。一護的大手卻拚命的FuMo著前者的身體,不斷的尋找著G點。

    漸漸的,友美覺得身變得體好熱。【這,這混蛋是LiuMang啊!可是為什麼,我還是覺得很興奮,難道我就這麼y.穢不堪麼?】

    而一護則使勁地FuMo她的身子。【不錯,身材打9分,臉蛋打9分,嘿嘿,你是我的了。】然後立刻狼撲了上去。

    “啊!痛死了!”“別,別這樣,會懷孕的!”

    ……………………

    去,這章很YD,不管看得懂看不懂,以後會修改的

    /AUT

Snap Time:2017-08-17 03:25:31  ExecTime: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