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XBlood:血族傳說》全文閱讀

作者:妖舟  BloodXBlood:血族傳說最新章節  BloodXBlood:血族傳說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BloodXBlood:血族傳說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四章(12-04-02)      第一百二十三章(12-04-02)      第一百二十二章(12-04-02)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該隱·瑞帝克羅西,藍血族,帝都考利芝學院5944級畢業生。
目前正在煩惱找工作的事。
在學校,該隱算是個各方麵都平平的普通男『性』,這讓他在找工作時並沒有多少競爭力,但卻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總能獲得大把的麵試機會!這,要托福於兩個因素:
第一,是他的名字。
隨著新血族的出現,蘭卡博士《聖經新解》代替從前的血族來源論,轉瞬間從學術界流傳到輿論界然後風行全球!很多新生血族被命名為“該隱”“亞當”“夏娃”之類以紀念血族的祖先們。人事主管們在茫茫簡曆之海中看到這個名字,往往會把他誤認成優秀的新血族,然後優先提出個人檔案……
而第二個有利因素,就是他的長相。
該隱同學長了一頭黑發,骨架不是很高大,雖然瞳孔是深灰『色』,但在光線昏暗的地方還是經常被人們誤認成黑發黑眼體格較小的新血族。新血族融合了人類和血族的優點,感情更細膩,思維更敏捷,適應『性』和學習能力都更強,他們一出現在社會上,就倍受各大公司的青睞,基本上是各大人事主管們優先考慮的對象。長得形似新血族的該隱同誌,總是在簡曆照片篩選中就會被留下來,幸運的獲得麵試機會。
然而形似,畢竟隻是形似。
所以真正的麵試之後,平凡的該隱同學總是失落的空手而歸。
而這一天,在他鬱悶歸家的途中,卻在一個意外的時機遇到了一個意外的人。
那是個嬌小的女生,被一群高大健壯的血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族男人圍堵在路旁幽暗的小巷,形勢看起來很不妙。
該隱在巷子口停下了腳步,猶豫了一會兒。
英雄救美懲『奸』除惡這種事不是每個人都做得來的,尤其是他這種普通人。
所以再三考慮之後,該隱同誌打算當作沒看到。
他剛抬起腳,便聽到一聲還帶點稚嫩感覺的女聲從巷子傳來……“不要!”
該隱再次落下了抬起的腳。
啊,不管了,死就死吧!他想。
於是他閉著眼睛衝進巷子,一股腦的撞開最前麵堵住那女孩子的高大男人,兩手伸開護住身後的人,拔高了聲音大聲道:“請你們馬上離開!我已經報警了!”
因為緊張,他的聲音有點哆嗦,但氣勢還是十足的。
他身前和身後的人,在這樣英勇的行為麵前,同時靜止了一下。
然後為首的那個高大男人『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朝他伸出肌肉糾結的有力手臂來,“混蛋!這家夥搞什麼……”
一瞬間,該隱同學的本能便告訴他,他不是對方的對手。
血族自我保護的生物天『性』讓他很想逃走,但他還是奮力攔住了對方伸來的胳膊,緊緊攥住男人的手腕,就像所有比較弱勢的小動物一樣,在麵對強敵時便乍起『毛』來咬牙提高聲音,『露』出最凶的表情虛張聲勢:“不要碰她!混蛋,馬上滾開!”
他身後的女孩子瞪大眼睛看著他。
而他麵前的高大男人,顯然被激怒了。暗金的眼睛微眯,臉上的肌肉微微抽動,“你說什麼?無禮的家夥,真是找死……”肩膀微動,高大男人的另一隻手拳頭剛要揮起,卻戛然而止!
高大男人越過該隱的肩膀看了一眼他身後的女孩子,眉頭皺起,似乎想要開口說什麼,卻又『露』出畏懼的表情,猶豫了一下,收回拳頭,對手下們低喝道:“我們走!”
男人們離去,小巷子恢複了平靜。
該隱盯著對方直到他們的背影消失,才長長出了一口氣,回頭笑道:“你沒事吧?嘿,我嚇得腳都軟了……”
女孩子沒說話,依舊帶著一點好奇仰著頭盯著他。
該隱也低頭借著月光打量她,才發現這是個很漂亮的孩子!烏黑的頭發有著柔和的光澤,直直長長的垂下來,顯得她像個精致的娃娃。黑『色』的眼睛瞪大的時候亮閃閃的,小巧的嘴巴很粉嫩,臉頰也帶著可愛的健康粉『色』……唔,沒想到現在的女孩這麼小就開始化妝了,該隱想。
這樣的粉『色』他並不陌生,他在班上幾個時髦女孩子的化妝包就見過。血族習慣學習更美麗的東西,新血族有著『迷』人的黑發和玫瑰『色』的臉頰,這讓這幾年市場上的黑『色』款染發劑和落霞『色』腮紅銷量異常火爆起來!連黑『色』隱形眼鏡也大受歡迎……這些東西在從前因為跟禁忌的半血族聯係在一起,國民都是不屑使用的。可是近年來,由於執政官夫人的出現和新血族的強大,反而漸漸變得受歡迎了。
活的新血族他還沒有近距離見過,倒是執政官夫人,那個傳說中賜予了血族生命的地球人,他在學生時代跟著其他同學在禮堂的聖地開啟儀式直播大屏幕上看到過一次。
由於儀式是在白天,所以鏡頭有些太亮的陽光讓他的眼睛不是很舒服,隻模模糊糊的記得那個嬌小的黑發的繁育者,看上去就像個少女一樣,在晨風中顯得很柔弱。白『色』的裙擺飄起來的時候,輕輕柔柔的像一片雲朵,仿佛整個人都會隨風飄走,讓人覺得心也跟著忐忑不安的懸著,隻想趕快拽住她,然後找根繩子拴起來。
該隱仔細看看麵前的女孩子,大概因為身形嬌小黑發黑眼的關係,看起來跟那個女人有點像。
當然,她比她漂亮多了。
那位夫人的容貌實在算不上漂亮,但是眉眼的線條都很柔和,跟血族深邃分明的五官完全不同。當她低頭吻她丈夫的時候,便給人一種難以形容的,溫柔的感覺……該隱很喜歡那種感覺,那讓他覺得溫暖又平靜。
讓他意外的是,原來在他的同學中不止他一個人有這樣的感覺。
當時教授分析了這種傾慕的心理,說這很正常,因為擁有繁殖能力的雌『性』在哺『乳』和育兒階段雌『性』激素是很充沛的,那也就意味著這時的雌『性』會不自覺的散發一種吸引異『性』和幼崽的氣氛,包擴表情、動作、眼神、氣味等等。總結的說,就是“母『性』”的感覺,很容易讓雄『性』心動。而這種感覺,正好是沒有生育能力的血族女『性』所不具備的。
該隱同學點頭表示很科學,有道理,然後轉身買了一盤聖地開啟儀式的紀念光碟回家收藏……
女孩子一直不說話,該隱有點尷尬,撓了撓頭道:“唔,既然你沒事,我就先走了。”
轉身,才邁出了一步,就被拽住了衣角。
“我好害怕……”
她嬌嬌嫩嫩的說,『毛』茸茸的睫『毛』下聚起了少許惹人憐愛的淚水……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她又說,然後像抱住大『毛』熊玩具一樣緊緊抱住他……
啊,原來是害怕嗎?難怪她一句話也不說什麼表情也沒有,他還想她怎麼這麼鎮定,原來是嚇呆了嗎?也是,一個小女孩遇到這麼大一群壞蛋,肯定嚇得連哭都忘了。
於是該隱伸手安撫的『摸』了『摸』她的腦袋,“別怕,沒事了,你住在哪?我送你回去。”
女孩子抱著他的腰,埋著腦袋搖了搖頭。
“咦?那你有什麼認識的人嗎?我叫他過來接你?”
女孩子繼續搖頭,低著頭幾乎快鑽進他懷。
“不然我送你去警局吧?那很安全,會有人照顧你。”
女孩子忽然抬頭,踮起腳伸長了手拉下他的脖子,揚起下巴用力親了他一下,然後像小動物一樣摟著他的脖子爬到他懷,聲音帶著撒嬌的味道:“我想待在你身邊……”
該隱,男,藍血族,應屆大學生,無業。
此時脖子上掛著一個美少女,呆滯的站在陰暗的巷子。
目前的人生煩惱是要不要把對方撿回去……
如果,他有幸遇見高大胖,後者一定會苦口婆心的勸他:路上的東西別『亂』撿。尤其是那種看起來可憐無害的,比如倒在門前燒著的大狗狗啊,或者被壞人調戲的小狗狗……
可惜,該隱沒遇到過高大胖前輩。
所以,他無知的撿回去了。
小莉莉絲回到城堡的時候,她的爸媽正在吵架。
西:“小姐,您回來了。科勒副官今天沒能把你帶回來,您父親很不高興。等下見到梵卓大人的時候請小心言辭。”
莉莉絲:“嗯,知道了。西叔叔,真難得在白天看到你呢,還沒睡嗎?”
西:“因為您又不在,阿薩邁大人過來拜訪的時候生氣的敲壞了客廳的古董桌子,走的時候還踢壞了走廊的琺琅大門……我還在計算財產損失。”
莉莉絲:“= =算那個有用嗎?反正再算也不會減少,知道了準確數字隻會更心疼吧?”
西,麵壁低落:“請您別管我……”
莉莉絲:“……”
其實莉莉絲的父母算得上是血族的模範夫妻,兩人很少爭吵。
當然,並不是因為沒有矛盾。人類和吸血鬼共同生活,總會有互相看不順眼的地方。但二人是患難夫妻,感情一直深厚,她的母親又是個忍耐力很強,『性』情溫和樂觀的女『性』,所以很多可能的爭吵都在相互體諒中消化掉了。
可是有一個問題,她的母親從不讓步……
“我不想永生,不管用什麼辦法都不想。”
高大胖說著,垂眼慢條斯理的給狐焰梳著『毛』,“就是因為有一天會死去,活著的每一天才充滿了緊迫感和樂趣。如果不會死,我怕我會感受不到活著的樂趣。這點你不是最有體會麼?你說‘不會死亡也就無所謂活著’,那為什麼還要強迫我也來經曆你的痛苦?”
梵卓坐在沙發另一端,單手支著頭,一邊進行夫妻吵架一邊翻看著『政府』資料,“沒錯,如果沒有活著的樂趣,永生是會很痛苦。但是相對的,隻要能找到新的樂趣,就會結束痛苦。”
高大胖:“哦?那你找到了麼?”
梵卓停下翻動資料的手,抬眼看著她,“找到了。不過在找到它之前,那段空白期實在太久,讓人忍無可忍,我再也不想經曆一次。所以,我絕對不要失去這個好不容易找到的活著的樂趣。我要它陪著我,直到永遠。所以就算是需要強迫對方,我也不會讓步。”
高大胖沉默……
房間隻剩蘭卡的記錄筆唰唰的書寫聲。
莉莉絲:“= =蘭卡阿姨,你既然在,為什麼不勸架?”
蘭卡:“叫我姐姐。開玩笑,怎麼可能阻止?這麼珍貴的人類血族交往觀察記錄怎麼可以錯過?兩人現在辯論的問題正是哲學上著名的永論!其間還牽扯到愛情觀、時間觀、地球世界觀、血族世界觀、自然演變觀,以及人定勝天理論……等等等等!啊啊,夫妻吵架真是科學與哲學的文化寶庫!”
莉莉絲扭頭,小聲的:“說實話我覺得他倆之所以會心浮氣躁的吵起來絕對跟她也有點關係……”
西,更小聲的:“你不是一個人。”
高大胖抬頭:“莉莉絲,你回來了?小七今天來找你……”
莉莉絲:“我知道,他把咱家的桌子弄壞了。”
高大胖:“我不是想說這個,不過……桌子壞了?!可惡啊怎麼他每次出現都要拆我家房子!”
莉莉絲,躍躍欲試:“我可以揍他嗎?”
高大胖:“= =你消停會兒吧,真以為人家打不過你嗎?人家隻是看你是女孩子讓著你而已,他認真起來你早就死了!要知道當年你爸都不是他的對手呢~”
梵卓:“咳。”
高大胖:“其實我懷疑你爸也打不過一大人,所以當初才把你賣給阿薩邁他家換聖地鑰匙的……”
梵卓:“咳咳。”
莉莉絲,可憐兮兮的仰頭:“媽媽……我真的是小七家的童養媳麼?”
高大胖一口水噴出去!“你從哪兒學來的這個詞?!”
蘭卡:“那什麼,天也晚了,大家洗洗睡吧……”
眾鬼:“……= =”
高大胖一口否定:“什麼童養媳,要喜歡誰要跟誰結婚是你自己決定的事,不用理大人當年的約定。那個交給你爸去搞定,反正他最擅長毀約了。”
梵卓:“咳咳咳。”
莉莉絲:“那太好了~媽媽,其實我今天就喜歡上一個人!教我怎麼勾引男人吧~”
高大胖被驚嚇得手一抖拽掉小吱一撮『毛』!“你……你剛才說什麼?!”
梵卓,從文件堆中抬頭:“這種事應該來請教爸爸我吧?”
高大胖回頭怒道:“你在幹什麼?!不要縱容她!莉莉絲才十四歲,這是早戀行為!”
梵卓,不屑的挑眉,“典型的地球人狹隘思想,年齡有什麼關係?捕獲配偶這種事要趁早出手,從小鍛煉,以後才會在激烈的競爭中獲勝。”
大胖黑線:“這不是動物世界……”
梵卓輕笑:“都一樣~”
莉莉絲星星眼:“爸爸,您真博學~”
大胖:“莉莉絲,不要拍他馬屁。蘭卡,西,你們也不同意這麼小的孩子早戀吧?”
蘭卡,一臉亢奮的猛按自動筆!“開玩笑!未知領域的新血族擇偶傾向和異『性』交往記錄哎,生理心理全方位近距離觀察哎,這麼珍貴的研究對象,你覺得我會不同意嗎?”
西,溫和的凝視著小莉莉絲和蘭卡,“沒關係,隻要她們兩個高興就好。”
高大胖撫額絕望離去,“我不管了……”
小吱:“吱……”(放開我的『毛』T—T)
大胖離去後的書房,氣氛有一點緊繃。
莉莉絲站在離他爸爸不太近的角落欲言又止……
梵卓頭也不抬的繼續翻看著文件:“聽科勒說你今天拒絕了護衛跟隨?有什麼特別的理由麼?”
莉莉絲:“嗯,遇到個有趣的家夥,我不想嚇到他。如果知道我的身份他大概就不會像之前那樣對我了。”
梵卓點點頭,在古典的印花信紙上簽上名,把信箋遞給一旁的西,“那就去吧,不過下次注意對科勒副官禮貌一些,他並不是爸爸的副官,隻是受他原本的長官所托來照顧你的,沒有那麼好說話。”
“嗯,我知道了。”莉莉絲乖乖點頭行了個禮,然後轉身拉開門,“那我回去了,不然他醒來會發現我不在。”
梵卓停下筆,抬起頭淡淡道:“莉莉絲,如果你隻是想勾引他的話,不用太賣力。不過,如果你是想要對方也愛上你的話,戴著麵具開始一段關係可不是個好方法。”
莉莉絲停下腳步轉回頭:“這是經驗之談?”
梵卓微笑:“不,我成功了。但你不行。”
莉莉絲不服氣道:“為什麼我不行?”
梵卓垂眼繼續簽文件:“你知道的。”
莉莉絲在書房門口愣愣的站了一會兒,然後帶著一臉被看穿的不爽,氣鼓鼓的走了……
該隱醒來的時候,驚訝的發現自己昨天撿回來的小女孩居然鑽進他的棺材抱著他的胳膊睡著了。
他輕手輕腳的抽出胳膊,起身去廚房榨了兩杯艾尼瑪汁,端著托盤回到臥室的時候卻赫然發現自己的棺材旁邊站了個陌生男人!
他的手下意識一抖,托盤嘩啦一下傾斜……那男人卻瞬間閃身到他跟前!揚手敏捷而輕巧的接住了散落的杯盞——連同麵灑出來的飲料!仿佛電影倒帶一般無聲無息的將所有東西複位……
該隱愕然的看著對方驚人準確而迅速的動作。這個男人銀發紅瞳眉眼俊邪身材高挑,一身黑衣遮住半張麵孔,肢體動作敏捷得仿佛某種野生動物,身上的氣勢也十分駭人!那種危險程度跟昨晚那群健壯男人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對方幾乎隻用眼神就讓他下意識的頸後發麻腳下發軟……
男人眯著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貌似從鼻子發出了一聲很不屑的輕哼……然後側頭,看了眼還在沉睡的女孩子,便轉身躍出了窗戶!仿佛一陣掠過的風一般,瞬間消失在了該隱麵前……
一切發生得太快,該隱同誌幾乎以為自己隻是看到了幻覺。
可是棺材的小女孩身上的確是被蓋上了一件鬥篷。
大概是那個陌生男人幹的吧?
可是奇怪,血族休眠時為什麼要蓋鬥篷?
早餐的時候,他對小女孩提了這件事,對方也隻是用茫然的表情盯著他,然後低落的啜著杯子的血漿嘟囔:“原來鬥篷不是你給我蓋的……唔,該隱,你不喜歡我嗎?”
該隱同誌有點無力,“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不能告訴你我的名字。”女孩子望著他,然後笑眯眯道:“不過你可以給我取一個新的~”
該隱凝視她一會兒,歎氣:“你啊,是半血族吧?”
之前看到她的黑發黑眼和少女體態就隱約有這種感覺了,現在從她的舉止和習慣看來,果然如此。大概她從前的主人是個貴族吧?不知道跟那個陌生男人有沒有關係……
該隱一臉不讚同道:“叫我給你取名字,是要我做你的主人嗎?”
女孩子愣了一下,“咦?不是……”
他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聽好,你不用這樣做。聯合『政府』建立以後就已經廢除寵物契約製度了。就算是半血族,也擁有平等公民權。所以你不必再依附於他人,可以去社會上找個正常的工作,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想到今早那個站在她睡床前的不速之客,他又補充道:“如果,你從前的主人還糾纏你,你可以到法院起訴他。現在貴族製度也已經廢除了,就算他是聖血族,也必須遵守國家法律,你不用怕。實在不行,我也會幫你。”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好歹我也是主修法律的。雖然現在還沒找到工作……”
女孩子的表情從莫名其妙漸漸轉成了微笑,最後趴在桌上歪頭看著他,甜甜道:“該隱,你真是個好人~”
該隱,男,好人。
此時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好人總是容易被壞人纏上然後變得很倒黴的。
七從城堡的窗戶翻進來的時候,剛回到城堡的小莉莉絲正在洗澡。
浴缸的水熱氣蒸騰溫溫蘊蘊,小小香爐嫋嫋的香氛拂動著周圍的紗簾,『乳』白『色』的細紗仿佛也成了霧氣的一部分,飄飄渺渺的,氣氛很公主……
雖然血族有更加現代化的清潔身體的手段,莉莉絲還是更青睞這種耗時間的泡澡。也許是因為從小跟在人類媽媽身邊養成的習慣,也許,隻是因為這樣更有女人味。
七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紗簾後麵,從落地到起身的動作矯健而流暢,影子的形狀很挺拔,很好看。莉莉絲丟掉手邊的激光劍,重新躺回浴缸,擦掉臉上的泡沫理了理頭發,等了半天,對方卻沒進來。
“沒想到你居然真的天天去他那……不知道你看上那家夥什麼。”男人隔著紗簾說,帶著一貫的不屑冷哼。
莉莉絲鼓起腮幫,吹著麵前白白的泡沫,“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女孩子很容易愛上救過自己的英雄的,你不知道嗎?”
七挑眉,“他救你?得了吧,那家夥弱得連五歲的你都敵不過。”
“那又怎麼樣?英雄又不是力氣大才能當的。他以為我被壞人欺負,馬上就跑來擋在前麵保護我呢!明明自己都嚇得腿軟,卻還挺著脖子護住我~”莉莉絲單手支著下巴,笑眯眯的戳著麵前越來越高的泡沫,一臉沉浸在快樂回憶中的甜蜜笑容……
七冷哼:“白癡一個。憑你的戰鬥力還需要他來多事?居然把你當沒用的女生,還護著你?哈……”
莉莉絲抬手,一把拍扁了麵前的泡沫!
然後唰的站起來,嘩啦拉開兩人間半遮半掩的浴簾!
赤條條的站在男人麵前,她麵無表情的盯著對方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我本來就是女生。”
男人微微驚愕,視線下滑,掃過她被高熱蒸得粉嫩水潤的皮膚,和仍顯青澀稚嫩的身體,最後落在了一邊……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微微皺眉道:“你啊,不是在哪都這樣吧?”
抬手扯下自己身上的鬥篷,扔到對方光『裸』的身上,男人不爽道:“不要隨便在別的男人麵前『裸』『露』身體,你也多少有點貴族的自尊吧。”
莉莉絲沒理他的話,冷著臉甩掉那件黑『色』微涼的絲滑鬥篷,光著腳從浴缸跨出來,赤『裸』著身子徑直走到男人麵前,緊緊貼進對方健壯的身軀,然後伸長手臂摟住男人的脖頸,拉下他的麵罩,踮起腳,仰頭湊近對方薄薄的嘴唇,輕聲道:
“……我討厭你。”
她說,然後鬆開手。
低頭看了看男人毫無動靜的下身和一直放在身側的手臂,沉默了一下,便轉身拽過一旁的浴衣披在身上,狠狠踩過對方掉在地上的鬥篷,昂著頭走出了房間……
留在原地的七無聲的歎了口氣。
他的脖頸上還殘留著女孩手臂帶著香氣的濕漉感,在空氣中涼涼的蒸發著……
他抬起手,又放了下去,最終隻是緩緩握緊了拳頭,卻沒有擦去……

Snap Time:2017-12-15 12:36:38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