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仙人》全文閱讀

作者:癸變泉  流浪仙人最新章節  流浪仙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流浪仙人最新章節第1547章 互開條件(18-10-11)      第1546章 雙龍啟動器(18-10-11)      第1545章 工場式國家(18-10-11)     

第1537章 法師轉行


  “天賦不夠”法師同學臉色發紅,有些害羞,但答的很幹脆:“估計四五十歲可以練成,但我等不了那麼長時間。聽說你們成型快,半年有效果,一年小成,三五年大成。我以前看過《都天小雷法》和《五雷藥叉》,練過一段時間。蠻鬥士的《雷罡法體》也與氣元素、雷電有關,轉型應該更快吧。”
  格林姆開始腹誹起來:是東子把他的雷法拆成不同的小類,然後拿這些人做實驗吧?《雷罡法體》麵確實有些章節與《五雷藥叉》相同,咦?這門功夫好像挺雜的。還有些部分明顯截取了仙黛爾的《神章》,還有大篇幅波努克的功夫:“早期可能比較快,但中後期還是要苦練的。這門功夫其實比較雜。如果理論功底好,練得會快些。但我總覺得~~~你吃得了這苦嗎?你這麼瘦,要練成個肌肉男,訓練起來很累的,怕你堅持不了啊。你不是有《都天小雷法》嗎?直接練那個就行了嘛。”
  “沒錢。”法師同學回答的更幹脆:“我現在隻有一條命,而且我也不想等太長時間。我~~~我~~~~我有重要的事情,必須早些練出本事!”格大師苦著臉:“總覺得你這樣有些屈才呀。若是練《都天小雷法》或者《五雷藥叉》,練出的本事更多。”
  “《雷罡法體》就夠了。”法師同學答道:“如果練成,意誌豁免很高,那些惑控法師、幻術法師在我麵前就不算什麼。再加上強韌豁免也比較高,所以變化係、亡靈係的法師也能硬拚一下!塑能係麵,雷電大氣法術可以抵抗。其他幾種則可以閃避。要是把我惹火了,一斧頭過去。他們也要完蛋!再說,練成《雷罡法體》也再去練《都天小雷法》。”
  格林姆想了想是這個理,但這位同學到底有什麼‘重要事情’,非要這麼快練成技藝??考慮到東子給自己的藥丸還有幾個,他拿著藥丸,晚上悄悄遛達到法師同學的寒酸小帳篷:“這有些特殊的藥。可以讓你在早期鍛煉《雷罡法體》時血脈轉化的速度更快。半年時間可壓縮到三個月,就是人要多吃點兒苦。你練過《五雷藥叉》,它是在體外練出元素精魂;《雷罡法體》則是要轉化自己的身體,雖有區別,但都涉及到魂魄精血改造。所以你也是有些基礎的,可能速度更快一些。隻是,我有個疑問,到底是何事讓你如此急切要學蠻子的技藝?”
  “謝謝~~~大師”法師同學感激的接過藥丸:“是家族的事。其實~~~就是報仇。”原來他所在的家族,與另一個家族有仇。為了爭田爭水爭權力,不知鬥了多少年。這幾年,國內政變多次,地方統治混亂。敵對家族忽然攀上外援,在村族械鬥和後麵的官司鬥爭中全麵壓倒法師同學的家族,最後砍死的砍死、投降的投降、逃走的逃走。統統都是血淚!說的法師同學眼淚直流:“最後一戰時,我們隻有破爛的鎧甲、折斷的武器。妻子和兒女哭著為他們的丈夫、父親穿上鎧甲,而所有人身上都有沒愈合的傷口。那一戰~~~~”他哽咽了一分鍾。哭了一陣才被格大師安撫下來,然後依然說:“隻有我和少數幾個人僥幸逃脫。後來我聽說老王子帶人回來了,還有一支攻不克的蠻鬥士突擊隊,就立刻趕來。”
  其實格大師還真沒怎麼同情他,鄉下各個家族爭田爭水爭娘們爭權力,多少年的老戲碼了。談不上誰正義誰不正義。政局穩定時大家安靜一點兒,偽裝成順民;政局一亂。就跟黑社會沒啥兩樣,偶爾客串一下獵頭族、雇傭亡靈法師屠村什麼的,也不少見。但既然人家投效過來了,那就要表示表示:“我跟他們講講,明天找個會說道的。給你授課。”
  第二天,法師同學真的開始練習了。而王子的大軍又開始繼續進軍。一路凱歌,知道推進到一處丘陵加山地的地區,當大軍行進在蜿蜒山路上的時候忽然從後方傳來尖叫:“敵襲!!敵襲!!”然後就是魔法爆炸和人員慘叫聲。還有人驚叫:“飛馬!飛馬!!”
  隻見山巒樹林之間飛出一批批飛馬,馱著銀甲閃閃的騎士疾馳於空中,射下一連串魔法,甚至還將‘火牆術’呼地落在山路上,就像一條條躺在山路上的火蛇,從前往後燒了一大片人!而地麵部隊用弓箭魔法還擊時,他們又飛近旁邊樹林或山體,靠著它們的遮擋避開了主要火力。
  接著他們又從樹林、山體另一邊飛出來,重複剛才的事因為高聳的山體和山坡上的樹林給他們太多的掩護,讓他們神出鬼沒。
  “戰鬥法師趕快過去!”在王子命令下,二十多個戰鬥法師迅速升空,施展了多種防護法術後開始向敵人飛馬部隊逼近。但他們的飛行速度遠遠不及飛馬!而飛馬騎士們一看他們,立刻掉轉馬頭就跑,雖有兩三個被追射來的爆裂火雷、連環閃電等擊傷,但全是小傷,很快就消失在不遠處的一片山峰後麵。
  當天下午,正在紮營的大軍又受到一百多個飛馬騎士從天而降的偷襲,他們撒布大片大片的火牆、冰風暴、酸霧術,死傷三百人後他麼就在戰鬥法師追來之前揚長而去。真是氣死人了!連夜召開的軍事會議,各路軍閥都拿不出好主意,大家都鬧哄哄的:“他們飛行的速度太快了。而且周圍都是山峰或高低不一的樹林,挨的又太近,一旦受到我軍地麵遠程力量攻擊,他們能迅速躲到樹林或山峰後麵。很煩人。要是在平地他們絕對跑不掉!構狀體上安裝的法術射線和連射弩就能收拾他們。”
  這是廢話!大軍還要在這山區推進兩百三十多哩,難道繼續挨炸幾天?在這麼下去,這支本來就很鬆散的政變隊伍就要散架了!在一片吵吵嚷嚷中,忽然有人提議:“那些蠻鬥士不是很能飛嗎?他們飛的比法師快多了。讓他們去截擊飛馬部隊。”
  含笑的格林姆心中惱怒的望向這個人,果然是拉齊拉卡的人,穿著一身花紋金燦燦的高貴鍍金鎧甲。頭上飛鷹頭盔英氣逼人,看著就鬧心,於是含笑回應:“敵人飛馬部隊裝備精良,既然有那麼多攻擊法術,那麼防護手段也很多。蠻鬥士們的裝備很一般,如果硬拚的話。會死傷慘重,對今後的攻城不利~~~”
  “不需要你們攻城了!”鍍金鎧甲的家夥王八之氣十足,比阿克斯王子還牛.b:“我們的構狀體大軍足夠攻城之用。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攔截那些猥瑣的飛馬!”格大師也不客氣了:“那我們需要增加一些更好的鎧甲和防護元素的魔法裝備,另外還要增加少量雷電法術物品,還要~~~~”
  “找王子。”鍍金鎧甲的王.八~~~哦不,是友軍,直接把責任推給了摳門的王子,而王子則皮笑肉不笑的對格林姆說:“蠻鬥士不能再消極怠工了,他們應該積極的想辦法對付敵人。否則對不起他們的薪水。”
  “好吧。”後麵的蠻子說:“我們分成兩隊,一隊在行軍隊伍考前的位置,一隊在靠後的位置。敵人的飛馬騎士來偷襲,不管從頭還是從尾都會被我們阻擊。但我們需要有法師或奧法尖兵們提供必要的偵測。有半分鍾的準備和整隊時間才行。”
  阿克斯王子答應了他們,甚至還勸說拉齊拉卡大將也派出一些法師和袖珍構狀體配合偵查。但第二天,敵人的飛馬部隊還是毫無預兆的出現在大軍後方的半空中,從樹林上方五十尺的位置直衝過來,撒下一道道紅白綠藍的暴虐法術!甚至還召喚出一些粗野的鐵拳魔、隱身的地獄虎、還有巴霸魔、大如馬匹的地獄黃蜂等。鋪天蓋地壓來!
  “衝上去!!衝上去!!不要管別的,就砍飛馬!!”蠻子等人一邊叫著一邊‘踏風躍行’直上半空。像彈一樣快速砸向一個飛馬騎士。那騎士猝不及防被淩厲斧頭橫身一斧砍在飛馬身上,慘叫一聲連人帶馬鮮血濺射著墜下空中。其他幾個飛馬騎士也這麼中了招,一下宰了五六個!
  其他飛馬騎士見狀,先是用‘灼熱射線、寒冰噴息’之類的反擊,發現雙方都飛在空中頻繁機動,很難打中。立刻吹出尖銳的魔法口哨。一起向遠處飛去,迅速拉開了距離。而後麵腳踏虛空猶如蛙躍的蠻鬥士,留空能力隻能撐幾輪時間,大部分人也就半分鍾到一分鍾的樣子,眼看著時間到了。不得不落回地麵,喪失機會,他們氣得哇哇大叫,有人抽出隨身飛斧奮力投擲,但大部分飛斧都落了空,隻擊傷2個。最後還被拉遠距離的飛馬騎士揚手打回數道‘連環閃電、冰風暴’死傷數個兄弟。
  總的來說,這次戰鬥比較成功,幾個被擊落的飛馬騎士更是被眾人砍成數段,挑著殘屍在軍中遊行,大大漲了蠻鬥士臉麵。但暴露的問題也很明顯隻要敵人的飛馬部隊保持距離,留空能力有限的蠻鬥士們就隻能幹瞪眼。
  “給咱弄點兒‘猛禽箭’吧。”晚上慶功大會之後,喝的半醉的蠻子對格林姆說:“要不然咱也追不上那些死飛馬呀。”格大師很有氣質的端坐在那,一副高人的樣子:“很貴的!!三階法術啊!!你們現在的薪水買的起嗎?再說,真正會射箭的也就是你一個,其他蠻鬥士大多不會射箭,給你們十支‘猛禽箭’,你們至少要射偏六個。‘猛禽箭’雖然能追蹤目標,但太偏了也不行。”
  “可以用氣元素引導弓箭或飛斧嗎?”那個學蠻子技藝的法師同學提出大膽建議:“氣元素教會已經研究出類似‘猛禽箭’的法術,就是在投擲武器上附加了引導作用的氣元素,產生類似的效果。蠻鬥士《雷罡法體》也是氣元素一脈的,能否~~~讓蠻鬥士也練出這種法術?”他又召喚出一個家貓大小的半透明氣元素,就像一團薄霧立在掌心:“我練了這幾天,感覺《雷罡法體》也具有召喚氣元素的潛力。這種小型氣元素就可以拿起一定重量的物件,還能快速飛行。關鍵是如何讓它緊緊附著在投擲武器上。”
  “這個想法很好,”格大師點頭道:“晚上我想想。看能否改進。”
  他想個屁喲,晚上就在自己帳篷直接聯係上了東子,而東子略一沉吟:“可以做到,明天我把改進方案給你。另外,這個法師同學,你可以關注一下。他以前是法師。現在做武者,他的思路或許更開闊一些,能從兩邊不同角度考慮事情,能有一些更適合蠻鬥士的想法。”
  第二天改進方案就由格大師交給了蠻子及法師同學。方案還提到一點:過於依賴法師的偵查也不行,建議蠻鬥士們仿造《五雷藥叉》,練出一些用於偵查的微型氣元素。讓自己也具備一定遠距偵查能力。
  “你真是大師!”蠻子很開心的摟著‘格大師’:“那些個鳥法師成天喜歡吹牛,結果讓他們偵察一下敵人的飛馬部隊,他們都察不出來。還是靠咱們自己更好。有了這東西,打巷戰也不錯。他們沒看到我們,我們就知道他們啦。哈哈哈哈~~~”
  但開心的蠻鬥士們很快就不開心起來,一是因為敵人的飛馬部隊曉得厲害了,白天不敢來偷襲,專挑晚上動手,連續幾天夜騷擾營地,又死傷了三百多人。而蠻鬥士們夜晚戰力能力差、滯空時間太短,無法有效驅逐他們。二是因為攻城、破城的任務全都被拉齊拉卡的軍隊包了。連帶著進城劫掠的事兒也沒蠻子們的份了。而理由則相當冠冕堂皇:你們要堅守大營,防止被敵人飛馬部隊偷襲。這飛馬部隊才是敵軍的精銳。隻要擊敗他們,這片領地的公爵就喪失了戰鬥力。這麼艱巨而光榮的任務,你們一定不能分心喲。
  “馬勒個x#@”蠻子們都不爽:“連續幾個鎮子,老子們隻能幹看著,一個銅板都沒撈到。太他娘的手品木了!”有人甚至陰陰的說:“再這麼忽悠咱們,咱們幹脆投了反賊。反正跟誰賣命都是賣命。我看他們的飛馬部隊用起法術物品完全沒限製,一看就知道有錢,很有錢!現在對方形勢緊急,肯定願意出更高的錢。”
  軍火販子格大師其實也有這種想法,奈何現在‘身在敵營’。而又沒機會聯係對方,實在沒膽量貿然翻臉。他好說歹說才勸住眾蠻子:“做事要有章法,你們貿然背叛,說不定對方也不願接收,更願意看著你們被王子剿滅呢。這種事兒休要再提!”
  不過蠻子的抵觸情緒一直沒有消失,尤其是現在他們也算‘魔武雙修的高手’了,連一般的法師都不放在眼。於是當王子的大軍抵達公爵的城堡,在軍事會議上準備讓蠻子先進城偷襲時,蠻子們的代表居然很硬氣的說:“我們要防備敵人的飛馬部隊,絕對不能離開主營半步。要不然主營被破,你們擔待的起嗎?再說了,不是有很牛.b的攻城構狀體嗎?它們能搞定的!”
  “你們是誠心抬杠!”拉齊拉卡的大將軍嚴厲的指責:“明知道敵人有大河與山崖防守,隻有一條石橋能走過山崖,構狀體上了橋就會被敵人集中火力擊毀,你們還故意說這種話?!這是目無軍紀!!”
  原來這是兩條陡峭山脊相夾的峽穀地形,峽穀深五十多米、最窄處寬九十多米、最寬處將近半哩!下麵是滔滔奔湧的河水,隻有一條長長的巨大石橋橫跨峽穀兩端。而橋的另一端就是敵軍公爵的巍峨城堡!就像一條橫臥在山脈腰部的厚實巨鱷,一鱷當關萬夫莫開!
  大軍隻能擁擠的通過巨型石橋去攻擊城堡,這巨橋就將成為進攻者的地獄!!
  “你們要想清楚,對麵很有錢!”拉齊拉卡的將領又故技重施:“你們看看他們的城牆,橫跨數個山體,都修成一道平展的‘山峰’了。再看看那一座座高大漂亮的金頂大殿,那就是公爵享樂的地方,從外形就知道麵奢華無比!就連他們的防守塔樓都修的想藝術品。這一家是非常非常有錢的!”他說的都是實話,對麵山巒之間的堡壘和宮殿確實豪華異常,主殿的高度超過十層樓!麵肯定像五星級賭場酒店一樣高檔!連高如山體的壘壁都修造出工整的楔形幾何圖案,就像油畫的富麗堂皇之地。看著就眼饞。
  但蠻子們天天都在大腦通電的情況下練習《雷罡法體》,所以智商都提升了不少,他們一個個都搖頭,因為都知道越是有錢的敵人,越是危險!光憑他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破城,而沒了他們,拉齊拉卡和王子都將付出沉重的代價。他們準備就這些‘代價’再討價還價一番。
  但很明顯,王子和拉齊拉卡的人還是有些看不起他們,於是王子轉而命令另一支雇傭軍掩護拉齊拉卡的十幾台超大型構狀體強行上橋衝鋒!
  頃刻間,橋麵上成了各色魔法的海洋,火牆冰牆毒雲術一層一層堆在橋上,光耀閃閃、凶悍殺人;鐵牆、石刺、黑觸手被敵人拋撒的到處都是,仿佛泥潭讓人寸步難行;強行衝到橋中間的超大型構狀體被射來的淩厲弩箭打的傷痕累累。而依仗靈活性與飛行能力到達對麵山崖的幾十個奧法尖兵忽然聽到從天而降一陣呼喝五六十個飛馬騎士又揮灑著一道道暴怒的法術猛殺過來!!瞬間暴風大作、烈芒四起,很多奧法尖兵被炸的橫飛而起,或被擁擠的人群硬生生擠下了山崖,一個個慘叫著摔進崖底,活生生成了肉餅!
  蠻子們冷笑著,而王子殿下臉色極其陰沉。這就是沒有自己的軍隊,光靠雇傭兵和盟友的結果。一盤散沙、相互拆台,把大事攪得一團糟。這種感覺差點兒讓王子難過的要吐血。
  s每天一次推薦,一個點擊,也是一種貢獻。希望這能欣欣向榮。
  最近一些重要私事要處理,更新有些不穩定。請諸位讀者見諒。(未完待續。。)
  ___小.說.巴.士___
  

Snap Time:2018-11-18 05:20:08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