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仙人》全文閱讀

作者:癸變泉  流浪仙人最新章節  流浪仙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流浪仙人最新章節第1547章 互開條件(18-10-11)      第1546章 雙龍啟動器(18-10-11)      第1545章 工場式國家(18-10-11)     

第1534章 武林高手格大師


  事實上格大師高估了很多組織的視力和勤政度,在地圖上標注了新貿易路線後,他們發現一連串內外交困的王國或者公爵、伯爵領地。√小,當周圍雇傭兵們興奮的唧唧哇哇討論哪個地方更容易下手時,格大師卻是暗自心驚:我們都能盯上這些地方,那些更強更大的勢力豈不是早就盯上了?說不定這些雇傭兵也是他們計劃的一部分,一個個棋子而已!
  唉~~~可惜這些個公爵、伯爵好像還在內鬥,今天為了繼承權問題、明天為了搶地盤,後天又為了謀算國王之位,就是內鬥內爭個不停。“反正就是地盤、位置和征稅權唄。”一個年長奧法尖兵的話讓格大師更加感慨:天天隻曉得盯著自己周圍一畝三分地上的破事,渾然不覺:那點兒地盤、位置、和征稅權早就被其他捕食者盯上了!這些個沒主的雇傭兵就敢聯合起來打他們的主意,那些更大的勢力就可想而知了。這種時候他們應該暫停內鬥,聯合起來呀。
  這就難為那些封建地產貴族了,他們隻曉得從土地及其關聯產業上搜刮東西,對於工場和貿易不太上心,即便知道這些東西能賺錢,但視野還是在周圍一畝三分地上打轉。他們隻能從附近搜刮資源。
  而那些更高端的存在,比如跨國貿易集團,他們的視野是橫跨數個、數十個國家的!他們能在數十個國家間調動資源、獲取財富。當他們要對付某些局部地產貴族時,那種資源上的優勢是壓倒性的!而一貫分裂的地產貴族們根本不是對手!必要時還會挑動那些封建地產貴族們內鬥。
  總之,格大師已經看到他們悲催的未來,隻有那些實力雄厚的大國,比如沃野千的拉齊拉卡,資源豐富又有集權中央能調動資源。還有構狀體協會撐腰,才能勉強扛一扛。但是跨國貿易集團已經把觸手伸進去了,那個什麼自由經濟大師、還有那該死的小娘們,全都不是好東西!這個國家被蛀空是遲早的!媽.的!以前看不清楚,現在才搞明白了。早知道我也不會被那小娘們陰了,這是窩囊!!怪不得高階法師都是和跨國貿易集團合作。隻有中低階法師才會做地產貴族的家臣或附庸。
  格大師恨恨的想著自己的仇,第一天的討論就這麼草草過去了。雖然沒討論出結果,但格大師對自己的未來隱隱有了些期許。天黑回到阿列克斯王子住宿的莊園時,發現這張燈結彩,正在接待遠道而來的拉齊拉卡將軍們。
  看著主廳熱鬧的歌舞聲、酒杯碰撞聲和相談甚歡的呼喝聲,讓出逃在外的格大師心很不舒服,他沒有去見王子,徑直拐到莊園後麵的大客房準備休息。然後,在上樓的時候又聽到那一對姐妹花的沈吟了。
  媽.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格大師一邊腹誹一邊忍不住派出幽靈般的虛體‘夏格雅’,鑽到那房間觀瞻一王雙後的權力遊戲。一進去卻發現:那個‘王’不是上次的公爵之子,而是個身材魁梧的陌生人,地上散落著拉齊拉卡的將軍禮服。是個沒見過麵的將軍。
  真是公交啊!!閱曆豐富的格大師也對這種沒節操的姐妹花(還有她們的老爹)完全無語了。正準備呸一下,然後回去睡覺,忽然發現地上還有木銅鎧!!啊哈!這個將軍也有木銅鎧呀。要不要跟他接上頭?反正我跟他以前沒見過麵。但是~~~人家要是不搭理我呢?
  哼哼,有了,這兩個娘們再跟那公爵之子對戰的時候。把事情告訴這將軍。這樣就接上頭了!哈哈!!
  於是他終於發現自己的‘夏格雅’有了大用處可以像無形幽靈般天天跟蹤那對姐妹花。說實話,夏格雅本身比較討厭這事兒。因為那個妹妹身上總有股‘幽靈’味兒,帶著某種負能量氣息,讓正能量的夏格雅不太舒服。
  “我想回來。”三更半夜的,夏格雅冷不丁給熟睡的格林姆發了個訊號。
  “發現異常再回來。”被‘吵醒’的格大師心中遠程下令:“反正你也不需要睡覺。”
  “我睡覺的。”夏格雅又來了信號:“每天在你身體睡,很舒服的。現在不舒服。”
  睡在我身體?格林姆有點兒惡寒,但這是實情。也不好反對:“現在是特殊時期,你要完成任務!行了,沒事兒別打攪我睡覺。”
  安靜了一會兒~~~~
  “我要回來。”夏格雅又來了:“我不喜歡跟這個幽靈呆在一起。”
  “真麻煩!”被吵醒的格林姆不爽了:“隻要不威脅到你的安全,你就帶著唄。反正不會少你一磅肉。”
  “但是,這個幽靈很強大呀。”夏格雅傳訊道:“萬一我被他發現。很可能被殺死哦。”
  “放屁!”躺在床上的格大師不耐煩的翻身:“沒想到啊、沒想到,你一個魔寵居然比我還會編故事!我靠!這是什麼世道?她一個小女兒怎麼殺得了你?”還沒傳完,對方就傳來一個毛骨悚然的畫麵:
  躺在床上熟睡的妹妹,身上冒出一個幽黃色的年老人影,穿著嚴重破損的高貴禮服、頭戴破碎的王冠,憂鬱的臉上積累著刻骨憤恨的皺紋,而周身一股子翻滾的‘煙塵’能量,是多種烈性詛咒混合在一起的效果。
  他離開少女的身體滿屋子來回飄著,仿佛一個心事重重的國王在踱步苦思。有時回頭看看床上的少女,他的表情卻時而惡狠狠的,猶如麵對仇家;時而慈祥,似乎麵對親孫女;時而又一麵迷茫和憂鬱。最後他飄出屋去。
  “悄悄跟上他!但不要被他發現。”一頭冷汗的格林姆徹底醒了,坐在床上全神指揮夏格雅的活動。提心吊膽的跟蹤了好幾分鍾,發現這個渾身都有強大詛咒力量的幽靈飄進一個副管家的房間。房間旋即升起‘法師密室’保護層,隔絕了內外。
  夏格雅攝收住全身的正能量靠近房間,卻發現房間上還有其他保護和警報結界,一進去就會被發現。於是隻能等著。良久。麵的幽靈出來了。最後飛回那妹妹的房間,依舊是一切平靜的夜晚,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但是,很快這個市鎮就發生了一些大事,連遠在兩千公外的金融貴公子也知道了:“什麼?我們的計劃被人泄漏了??”他用力握緊高等飲料的杯子,臉色越來越難看。幸好傳訊水晶中的人迅速做了解釋:“不不不。是有人提前散播了阿列克斯王子的女兒勾搭拉齊拉卡大將的事情!在我們的人把消息散播出去之前。”
  坐在浮遊魔法椅子上的金融貴公子稍微送了一口氣:“我們的事情沒弄壞吧?是哪個混蛋幹的?他是怎麼發現的?偶爾看到?”傳訊水晶球的人答道:“是阿列克斯王子手下一個客卿,是個賣請澀膏藥的家夥。很有可能他也想勾搭那對姐妹,所以盯得比較緊,結果看到她們與那將領的事情。”
  金融貴公子提醒道:“真的沒什麼問題?不是其他商會或魔法協會插手?”對方答道:“我們查了,這家夥魔法水平很低,確實沒啥大本事。就是對xxoo的事情比較在行~~~~~而且他不是向那個本次貴族告發,而是向拉齊拉卡的大將告發了此事。所以,跟我們的計劃略有出入,但不管怎樣。二者之間的矛盾還是按計劃誕生了。半小時前,他們小鬧了一場,不歡而散,我們可以按照原計劃,破壞他們之間的關係。”
  “好吧,”金融貴公子再一次嚴厲的下令:“不要再出什麼差錯了!!!此次計劃非常關鍵,如果失敗,我也吃罪不起!你們今天能所享受的一切。也會被剝奪!”對方高聲答道:“放心吧大人!我們一定保證完成任務!”
  不久後,坐在小酒館中與蠻子等人吹牛皮的格大師就被幾個身穿工整奧法尖兵鎧甲的人找到:“有些事兒要麻煩你當眾做一下說明。好讓眾位貴人公正的評判此事。”這讓格大師有點兒摸不著頭腦:“說~~~明~~??要我做什麼說明?是~~~那件事兒嗎?拜托,他們自己用法術查一查不就知道了嗎?要我去幹嘛?”
  幾個麵色嚴肅、要掛一連串魔法棒的家夥,繼續說:“這樣的事情,當然是嚴肅一些比較好。眾位貴人都希望你能出麵做個證人。”麵對這些望而生畏的家夥,格大師隻得跟蠻子等人告別。
  跟著這幾個家夥走在路上,格林姆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一個風流事情。怎麼搞成大陣仗了?泡幾個小妞,腳踏幾隻船而已,用不著那些貴族集體出馬搞審判嘛。這不對勁呀!!還要我去做證人~~~尼瑪我算老幾呀。做了證又如何?難道能把那土逼貴族或者拉齊拉卡大將判刑?別搞笑了!!
  不對不對,肯定有大問題!!格林姆手心冒汗、腦子飛快直轉。在一個街道拐角的時候,猛地揚手‘砰砰砰’炸出大片大片閃光塵。在一片刺眼白光和眾人的驚叫中,仗著有雷達般的警戒結界,翻身越牆而走。一口氣跑到鎮外自己的據點,急忙忙牽起一匹快馬就揚塵而去。
  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打算幹什麼,但屢次身處險境的他,實在不能再冒險了!寧願造造逃去。反正別處也有那些木銅鎧甲,豈能為了些小事把小命送了?這一下就跑出七八哩才停到小路邊的樹林下休息。
  正是春夏之交、陽光灼熱之時,他又累又熱,走的太急,連水壺都沒帶。路邊連個賣西瓜解渴的都沒有,真是叫人煩躁:“馬八個&%#,諸神在上,你們在耍我吧!!!老子好不容易有個盼頭了,就給我來這套!幹嘛呀這是?我已經夠倒黴的了,你們還怎麼耍我,要不要人活了?媽的個&%#”
  罵著罵著,心情一糟,悲從心起,眼眶紅的差點兒哭出來。還在滴眼淚呢,卻隱約聽到一隊急促的馬蹄聲追趕過來!八成是追兵!!格林姆連滾帶爬的翻身上馬,沒跑出百米就看到後麵道路上跑來三四匹快馬,馬背上的人高呼過來:“格林姆大師,何故匆忙離去?王子殿下找你回去議事!!”
  格林姆大師嗤笑著急急策馬狂奔,奈何他的馬是普通馬,人家的馬匹加持了一些增速和強化的法術,速度快了三成多,眼看著追進到百尺距離,就見一個戰鬥法師模樣的人揚手‘啪!!’的一道淩厲閃電,似白蛇穿空,狠殺過來!
  迎風騎馬的格大師縱身從馬背躍起到半空中,險險避開閃電。當馬匹被雷電擊倒在地時,他則像滑翔的鳥兒,飛躍到路旁樹林的高高樹枝上,腳下一踩樹枝,整個人又如滑翔的鳥兒,飛躍向遠處另一棵大樹,在空中劃出漂亮的低拋物線軌跡,讓後麵幾個追兵都驚訝不已:這是什麼技藝?莫非他是個飛賊?
  原來格大師苦練逃命技能,既然自己跑不快跳不遠,護體契靈的飛行速度又低,那就在跨步跳躍的瞬間加上契靈托體飛行,變成跳躍+漂浮+滑翔的模式。雖然飛不快,但老子跳的又遠又快呀!還能在半空中讓護體契靈改變滑翔的方向,精確的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上,我這才叫“輕功提縱術”!!
  就這麼幾跳幾跳的就快沒影兒了。
  但,天上忽然飛來一個陰影一隻不大的雙足飛龍馱著一個法袍威嚴的法師橫空飛來,劈手一指‘增程灼熱射線’閃亮激射下來。他手上閃出一縷火色時,下麵格林姆身上也瞬間提起‘防護火焰’光膜,射在身上隻濺起一些火花。那法師又射下幾種塑能法術,格林姆都在瞬間施展相應的‘防護元素’將其擋住,就像一人出矛、一人抬盾格擋,電光火石間較量了好幾次。這種能力讓飛龍身上的法師有些驚訝:未曾看到他念咒、施法,每次我的法術剛一成型,他就升起相應保護法術,這麼快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庸手!
  然後他一個彈力法球將滑翔的格林姆困住,這次格大師終於念了一段咒語,啟動‘反魔場’戒指消解了法術,自己也從半空中直直往下掉!就在半空中的騎龍法師擔心他摔死的時候,離地十尺的格林姆忽然關閉‘反魔場’,瞬間啟動‘護體契靈’托住身體緩緩落地。然後縱身在林中大步奔跑,每跨一步都帶著近似‘滑翔’的效果,步步都有四五十尺!一派武林高手的架勢!讓空中的法師大感驚訝:戰法師??暮刃高手??
  s每天一次推薦,一個點擊,也是一種貢獻。希望這能欣欣向榮。
  最近好幾件重要私事要處理,更新有些不穩定。請諸位讀者見諒。(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9 17:55:12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