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仙人》全文閱讀

作者:癸變泉  流浪仙人最新章節  流浪仙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流浪仙人最新章節第1547章 互開條件(18-10-11)      第1546章 雙龍啟動器(18-10-11)      第1545章 工場式國家(18-10-11)     

第1533章 社會暗流


  “幹你娘阿!!”格林姆直接把十幾磅重的黑鐵大棒脫手甩出,撞入繁花綿密的璀璨劍光中。∮∮點∮小∮說,隻聽‘當!!’的一聲,吃了一驚的對方倉促間揮劍格擋,雖然格開了大棒攻勢,但卻發現對麵的格林姆已經大叫著飛撲過來!一個熊抱將其死死抱住:“叫你耍吊!你再耍呀!!”
  ‘正義使者’剛要掙紮,就覺得對方雙臂和胸口傳來驚人力量,就像被一個舉重運動員或者一條大蟒蛇死死抱住、猛力積壓,根本不能呼吸。而且勒抱的力量越來越大,幾乎要把肋骨壓斷!這哪是法師?分明就是個重裝戰士!
  這次格林姆是下了殺心的!這娘們看起來很看起來很邪門,其實她的身體素質比樂琳差遠了,比不過一個正牌的六甲神衛,更別提波努克之類的高手了。之所以能打出剛才鬼魅般的花招,是她把‘高等跳躍、漂浮術、瞬翔術’等結合的非常好,能像鬼魅般在空中飛移。而她的劍法,其實也不算太精妙,但在‘克敵先機、銳鋒術’的加持下,招招占盡先機,劍劍直攻要害。再加上瞬發的幻術模擬出萬千靚麗的劍光,看起來就非常驚人了。
  更詭異的是她用的法術非常古怪,比如‘銳鋒術’應該持續至少十分鍾,但在她身上卻隻持續了十幾秒就消失了。但相應的,她的銳鋒術比一般的奧法尖兵要厲害許多~~~~啊!!想起來了!這是奧法尖兵的一個分支,被稱為‘奧劍士’的特殊流派。減少奧術的持續時間但加強法術效果!
  這個流派有種秘密方法,能將施加在身上的法術扭曲。按分鍾算的法術,被壓縮成按秒算;按秒來持續的法術,變成單次的。但效果則大幅度提升。如此一來,在短時間內能爆發出驚人戰力!一個普通戰士在這樣的法術加持下能壓製甚至襲殺高階戰士。在麵對法術攻擊尤其是塑能法術之類的轟殺型法術時。往往能仗著驚人的靈活性閃避掉攻擊,是一種相當強大的流派!
  事實上這個流派更接近法師而不是戰士,其創始者就是一群無法進步的中階法師,有的說是一群卓爾法師,有的說一些古代人類奧術師,還有的說是貓人一族或者半精靈的。反正。這些人創造出非常特殊的技法,能把自己施展的法術扭曲掉,於是誕生了這個流派。之所以配上‘劍士’的稱呼,那隻是耍吊而已。後來又衍生出好幾個其他流派,並不都拿劍。
  這樣的組織不是隨隨便便一個底層人物能加入的,都是背後有關係、被上頭看中或者默許的人才能加入。所以,現在這個‘正義使者’也是‘背後有人’的。
  但那又怎樣?她要殺老子呀!
  一念至此,殺意更濃,把護體契靈的力量集中到雙臂。就像在胳臂上增加了舉重運動員的腿部肌肉,隻論臂力水平已接近高等戰士的水平!被勒抱住的‘正義使者’先用扭曲增強的‘牛之力量’想掙脫,發現力量差距還是太大,當即手發‘電爪術’貼住格林姆身體放電。
  格大師立即提起超自然力的‘抵抗元素’擋住,手上再加力道狠勒。其實他也加不了多少力量,隻能祈求對方早點氣悶力竭。而對方身上明顯有其他防護法術加持,不但沒有力竭眩暈,反而雙目發出靈靈魔光。試圖用‘支配人類’控製格大師。
  “幸好老子有‘防護混亂’頂著,想控製老子。沒門!!不過這娘們的詭術多~~~”一頭冷汗的格林姆越想越怕,但又不敢鬆手,一鬆手這娘們就能跳上天。正左右焦急時,猛聽的一個驚訝聲:“你~~~你玩兒男人??”
  格大師差點兒氣悶過去,轉頭時就看到是剛才那個蠻子折返回來了:“我找你有點兒事~~~不知道你喜歡男人~~~這個~~~~我~~~改天吧。”還抱著‘男人’的格大師急忙叫嚷:“別!!快來殺了她!她是個殺手!”
  對麵蠻子愣了一下,這才看出不對勁的地方。抽出腰刀正要一個箭步跨過來時,卻被‘正義使者’一個‘支配人類’瞪過來,瞬間腦袋一暈、兩眼一翻,似乎被控製了!嚇得格林姆差點兒鬆手逃跑。
  好在蠻子又一個激靈清醒回來,瞬間咆哮大怒:“敢搞老子?!!”就這一那。他雙目中爆出明亮閃光、皮肉上出現一層明晃晃的奇異光澤,手中腰刀更是爆閃出連串的劈啪電火花。整個人就像被雷電附體,哪像個蠻子?倒像是縮小版的風暴巨人在發飆,一刀砍向‘正義使者’腰身!
  忽然,‘正義使者’周身出現‘反魔場’,讓格大師一身神功盡數被廢,還被帶動身體擋在蠻子的快刀前。幸好蠻子收刀快,要不然就分屍啦。還沒喘口氣,他就被正義使者掙脫開來、一腳踹飛。而正義使者也乘勢飛退十幾尺,瞬間又撤去反魔場,恢複了‘高等跳躍、漂浮術、瞬翔術’加持的身體,像鬼魅一樣呼地飛上旁邊高高屋頂,語氣複雜的說了句:“蠻子的新本事練得不錯。叫雷~~~什麼來著?”
  “雷罡法體!!”地麵的蠻子叫嚷著:“老子的‘天際衝鋒’還沒練成,有本事下來打!”卻見那女扮男裝的娘們嫣然一笑,還挺好看的:“我是來以武會友的,不是來搏命的。二位本事不小,奈何跟錯了人呢。”
  蠻子倒也爽快:“你又沒給我錢,我不跟著他又跟著誰?要不你多開三成的錢,我就跟著你呀。”女扮男裝的正義使者微微皺眉的時候也蠻好看的:“正是有了你這樣不安分的心,這個世界才會動蕩不安。若是人人都能安分守己,專心做自己的事情,這個世界才是安詳美麗的。難道你們不希望世界恢複它安詳美麗的本來麵貌嗎?”
  蠻子先答話了:“不啊,我以前天天喂馬,一點兒也不安詳美麗。每天跟在馬蹄子後麵吃灰。還要陪著大人撿馬糞。馬糞難道美麗?哎喲!你們這都什麼眼光啊?出來砍人雖然也累也受傷,但爺們也享受到了!女人和美酒,我老爸一輩子享受不到的東西,我全都享受了!我才不要什麼安分守己,安分守己就隻能吃一輩子馬蹄灰、撿一輩子馬糞、趕一輩子馬了。”
  這話讓‘正義使者’有些生氣,不過眉清目秀、鼻挺唇嬌的。還是蠻好看:“你隻想著自己找刺激、得好處,卻到處亂殺人,給別人帶來痛苦。你這樣做,完全是不負責任。你就沒有羞愧懺悔過嗎?”
  這麼正義的話,卻遭到蠻子的迎頭反擊:“可我吃馬灰、撿馬糞、天天吹風曬太陽還找不到一個漂亮妞的時候,也沒人對我負責,給我弄得好吃好玩兒的。你們這些人羞愧懺悔過沒有?”
  “人要靠自己來改變生活,而不是靠別人~~~”正義使者這番偉光正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蠻子很有道理的反駁了:“是啊。所以我就出來幹了,靠自己的努力和打拚改變自己的生活啊。我沒靠別人啊。”
  “但是你不應該走這條路!”正義使者淩然不可侵犯的高挑樣子,讓格林姆有點兒想侵犯她。而旁邊的蠻子則不客氣的回應:“當營地旁邊那些挑夫和馬夫?抱歉得很,那麼我一輩子也泡不到那麼多妞,吃不到~~~”
  他的話,立刻被屋頂高高在上的正義使者鄙視了:“既然你選擇了走向地獄的道路,那我們就不用再談了!”然後盯了瑟米米的格大師一眼:“你也不是正規軍,有些事。少插手為好。希望下次見到你,你不會這麼三腳貓。”
  格林姆正欲賭氣說:“老子三腳貓?剛才是誰差點兒被砍了腦袋?”卻見對方手中劍光絢麗一閃‘啪!!’數十尺對麵的百年大樹一響。就看到樹中間裂開一條整齊的縫,從樹幹上端到樹幹根部!大樹被無形劍力一刀兩斷了!!!
  蠻子瞠目結舌,而格大師先是瞠目結舌,然後才皺眉尋思:“有問題!剛才一劍,她手上卻發出了力場法術的靈光。這根本不是什麼無形劍力,而是一種被扭曲的力場法術!”尋思了一陣才找出最接近這種效果的法術:“難道是扭曲了‘飛彈風暴’?嗯。這法術確實威力足夠大,比‘法師飛劍’什麼的厲害多了。但要做到一劍劈樹的效果,就必須把數十個飛彈扭曲成一股力量,然後一次性投射出去。這種扭曲能力~~~~嘶~~~她確實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一劍偷襲就足夠無碼分屍了!
  此時那個偽裝成武林高手的法師女人已經不見了蹤影,隻剩下心有餘悸的蠻子在那兒自我安慰似的嘮叨:“我有錯嗎?我根本沒錯!我要是安分守己。這輩子就要重複老爸的一輩子了。我才不幹!!打死不幹!!”轉頭還問格林姆:“你說我有錯嗎?我錯哪兒了?”
  格林姆歎了一口氣:“你就一個不甘寂寞的俗人,世上像你這樣的人多得去了。難道要把他們都殺了?”然後還幫他找了個借口:“要錯也是這些自命正義的家夥有錯!他們不給咱們一條出路,咱們就隻能自己找出路了。他們沒辦法引導我們走向他們的正義,又憑什麼責怪我們?”
  “對!”這能說會道的蠻子立刻有了更好的說辭:“他們自命正義,但卻沒辦法引導我們,這就是他們不負責!他們不負責任才導致現在的局麵,他們居然還有臉責怪我們?!根本是顛倒黑白!!你看著我幹嘛?”
  “你不當演說家真是太屈才了~~~~”格林姆無奈的說:“為什麼你每句話聽起來都很有道理?”對方有些自得的一笑:“練了《雷罡法體》後,腦子變化比較大,聽說他們一些師兄都練出‘激發豪情’的本事,能發出魔力聲音,讓同伴們振奮強大起來。我這還算小的呢。”大概是雷電激活了一部分腦神經功能吧。
  看來遊吟詩人什麼的要被搶飯碗了。
  驚魂未定的格大師匆匆回到阿列克斯王子身邊,告知了剛才的刺殺事件,並憂心道:“他們對您的行動早有防備,可能在那些雇傭軍中已經混進了不少地方探子。我雖不知道您的計劃,但總覺得,您的計劃是不是要改改?”
  “改??”已經花白頭發的流浪王子苦笑了一下。旋即麵色堅定、豪氣在胸:“不用改了!他們早就知道了!不在戰場上幹一場,誰都不會服輸!”然後又有些感概的說了句:“我的事,停不下來的~~~早已停不下來。”搞的格大師都開始懷疑:難道你也是個傀儡?
  好啦,反正這種國家大事跟老子沒關係!格大師還是尋思著要提高自己的實力了,要不然下次被個女扮男裝的娘們宰了,這輩子就太窩囊了!!但問題是怎麼對付這娘們?她有高度扭曲的法術加持。速度太快、靈活度太高,尤其是在到處是障礙物的城鎮,埋伏突襲什麼的,太簡單了。一擊不中,跳上高牆低巷遠遁,來去如風,追都追不上。要是發起飆來一劍帶上‘飛彈風暴’的效果,那就~~~
  嘶~~~~格林姆倒抽一口涼氣,別說他格林姆。就算是正牌的高階法師,若是裝備稍差、反應遲鈍一點兒,也擋不住她一劍!她這一劍是把一個個分散的飛彈風暴集中起來了!威力遠超八階極冰射線!!
  格林姆是越想越怕,現在才真的知道,人家確實沒有殺他的心,隻是想戲弄一下。沒想到格大師急中生智,硬生生丟出自己的大棒棒,令其方寸大亂。這才有了擁抱之事。但下次可就沒這麼好命了。人家那是真正的高級人才,自己這種亞**絲技術~~~~~
  打是打不贏的。格大師悲催的發現,自己逃也逃不掉。雖然護體契靈可以飛行,但太慢了。格大師認真研究了一下,發現主要問題是:飛行沒有和身體的移動結合起來。如果一邊跑一邊飛,或者一邊跳一邊飛,那麼速度和跳躍能力肯定能上一個台階!
  為了保證小命。格大師不得不放棄生理知識傳授課程,連一些本地富戶的邀請都推了,開始了艱苦的自我鍛煉。比如使勁一跳的時刻,讓護體契靈推著自己向上飛;跨步奔跑加上短時飛行;前衝的時候忽然橫向移動等等。整個人就像個神經病,獨自在郊外跳來跳去。
  最後他發現:護體契靈的飛行推動力不夠。如果要增加推動力,那就要減少護甲效果。考慮到自己已經有‘玄武靈胄’的偏斜力場,他幹脆徹底砍掉契靈的護甲效果,所有能量都用來增強動力。
  這其實回歸到護體契靈的本來麵目‘俯身的超級奧術仆役’,效果也不錯,格林姆甚至發現契靈更容易與骨骼、筋腱結合,經過四天的鍛煉,身體仿佛有個‘能動的支架結構’附著在筋骨上,幫助自己運動。不但飛起來更快,跑起來也更輕鬆了!他還可以把契靈的動力集中到雙臂和腰背,扛起數百磅的重物。還試過把動力都集中在手指和前臂,產生驚人的抓力,輕鬆捏碎石頭什麼的,甚至把金幣銀幣捏的像泥巴一樣。
  照這個標準,我也可以冒充一下高級戰士了。格大師的自信心略有提升,等回到阿列克斯王子那邊後,發現來了不少陌生將領,營地還多了許多正規軍,甚至還有大小二十多台構狀體武士,真是威風凜凜!抬頭一看旗幟,竟是拉齊拉卡王國的。嚇得格大師以為是抓自己的人來了,差點兒掉頭逃掉。
  “他們是路過的!”正巧在大門口遇到那個蠻子與其他雇傭兵喝酒回來,拉住他告知了實情。但格大師心疑得很:“路過?是幫忙去打仗的吧?”但蠻子等雇傭兵都搖頭:“是路過的,借著道路去收拾西北邊高原的蜥蜴人。”
  西北邊有天脊山脈的一條分支,一個不算小的凸起高原和一些山地,偏偏又在幹旱帶上,窮的光屎臭,除了一些蜥蜴人和狗頭人,連大地精這種稍有文明的種族都不願去那定居。出動大軍跑到那去空耗錢糧?神經病吧?!
  “聽說是要征服那,開挖稀有礦產。”進了營地之後,蠻子給格林姆端了點兒甜酒壓驚:“以前怎麼沒人去挖,現在卻去了。也是有點兒奇怪。”不過見多識廣、對工業和貿易有一定認識的格林姆,立刻就推演出來了:“是傳送出了問題。很多地方出現新傳送門,整個貿易路線不斷發生變化。以前有的礦區距離主要貿易路線太遠。肯定不賺錢。但現在這些礦區靠近新貿易路線,能賺錢了。那個蜥蜴人高原八成就是這種情況。拉齊拉卡的構狀體鑄造產業又很大,征服那片礦區,也有利於生產構狀體吧。”
  “還是你看的寬。”蠻子和幾個雇傭兵圍坐過來:“像你這樣見多識廣的,有沒有別的發財路徑?咱們幾個天天賣命賺錢,也不是個長遠的辦法呀。你要有好活兒。也捎帶上哥兒幾個嘛。”
  “好啊。”格林姆有點兒自嘲兼嘲笑對方:“研究一下各個新傳送門,再看看周圍主要的糧食產地、紡織品產地、礦產區域或者比較發達的手工業城鎮。把這些‘麵’,和傳送門構成的‘線’結合起來看。凡是靠近‘線’的,都會發生變化。肯定有不少領主的統治不穩,或者與人有仇。出現新路線就會有新利益,就會有新的爭鬥。你就挑個比較弱的領主,再糾集幾千上萬人,把他幹掉,扶持傀儡上台。與新貿易路線上的強勢商人勾結在一起,然後你和你兄弟們就可以享福了。”
  ‘糾集幾千上萬人’這事兒基本扯淡,隻是要諷刺一下蠻子的妄想。誰知蠻子居然上心了:“好啊!這事兒咱以前怎麼沒想到??哈哈哈,大家夥對付不了,小領主還是可以幹翻的嘛!!占它一輛座好城池,再勾結沿路的大商人。哈哈!!好兄弟,不愧是讀過書的,一語點醒夢中人哪!!來來來。咱們研究一下,附近幾個國家有那些領主可以幹掉的。”又對其他雇傭兵說:“你們在湊合湊合。看能招到多少雇傭兵。要能弄個兩三千,占幾個小城池是沒問題的。”
  他們紛紛點頭、摩拳擦掌的樣子,著實讓格大師吃了一驚:老子隨便說說,你們還當真了?喝酒喝糊塗了吧??但旋即意識到他們不是在開玩笑!他們真的去找地圖了!還七手八腳,熱情的把格林姆拉到一個桌子上,準備跟他好好研究研究。
  忽然間格林姆明白點兒什麼:這個社會。在表麵的秩序下,有很多人或者很多人的**是被排斥在秩序之外的。就像蠻子要出人頭地、要滿足他的生理和心理**,但那位‘正義使者’之類的安逸市民,就不會同意。
  但就算不同意,這些暗流也依然存在。要麼壓迫他們。乃至逼他們流落到秩序邊緣地帶當雇傭兵;要麼把他們留在秩序中,成為燃爆點。這些暗流的活力很大。要麼壓服,要麼利用。你不利用,自然有人利用。比如,他一個格林姆就能利用他們!甚至可以唆使他們去攻城略地,成為霸主。而那些新貿易路線上的商會,肯定更加會利用!
  壓製這些人或者這些**,要浪費自己的資源。比如我格林姆要壓製這些蠻子的**,就要多費口舌還未必見效。而唆使這些人去國外釋放**,哪怕他們一敗塗地,也不會對自己產生什麼損失。如果唆使蠻子去攻城略地,即便失敗了,自己也可以派屁股走人。反正出力出血的是這些蠻子,又不是自己。
  但要是成功了呢?要是這些蠻子真的占據了城池領地呢?那我格大師也能討到好處!
  所以,隻有短視、懶惰的組織,才會敵視這些暗流,才不去利用。
  s每天一次推薦,一個點擊,也是一種貢獻。希望這能欣欣向榮。
  最近好幾件重要私事要處理,更新有些不穩定。請諸位讀者見諒。(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18 16:23:57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