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總裁老婆》全文閱讀

作者:黴幹菜燒餅  我的美女總裁老婆最新章節  我的美女總裁老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美女總裁老婆最新章節第1665章節(後記)第133(15-08-19)      第1664章(我愛你)年)23第1(15-08-19)      第1663章(年)(15-08-19)     

第1662章節(大頭糯米肉絲麵包)第145年)


    1662

    楊糯米,大名糯米,小名……也是糯米。

    不得不說,楊辰給這姑娘取這名字,是有根據的。

    作為林若溪的龍鳳胎女兒,楊糯米幾乎是和小時候的林若溪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以王媽的話講,“放到十幾年前,小姐跟糯米就是雙胞胎!”

    糯米小姐,跟母親一樣,從小就長得有點超凡脫俗,甚至氣質也冷若冰清,高雅雍容。

    但更奇怪的是,糯米小姐打從第一次吃了一口媽媽給的糯米丸子後,就酷愛上了這一食物。

    從此,林若溪就開始了和女兒搶丸子吃的旁人看來哭笑不得的生涯。

    不過林若溪對旁人的嘲笑不以為然,母女倆都認為,吃糯米丸子是件很神聖的事情,爭奪也是情理之中的!

    林若溪氣勢洶洶地衝到糯米麵前的時候,糯米已經把剩下的半個丸子都用力地吃下去,甚至都不怕噎著,鼓著小嘴,一臉寧死不屈的樣子,戒備地看著媽咪。

    林若溪見自己過來了,這小東西還敢吃剩下半個丸子,氣不打一處來!

    “我剛才不給了你兩個了嗎!?你吃完就行了,今天這麼多人的派對你都敢搶媽媽的丸子!你屁股癢了是不是!?”

    楊糯米鼓動著咀嚼,高貴冷豔地一揚小腦袋,一副不屑跟媽媽計較的樣子,含含糊糊地還說道:“媽……唔……媽……丟人!哼……”

    “你……”

    林若溪氣得都要瘋了,竟是伸手去捏住了女兒的臉蛋,大聲地命令:“不準你吃!不準你吞下去!吐出來聽見沒!?”

    糯米的嘴巴被擠壓著,咀嚼不了,索性就不動了,反正就是不吐!

    周圍的賓客們都哈哈大笑,看著這對母女搶奪丸子一直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郭雪華“哎喲”地嘖著嘴,都替兒媳孫女丟人,可她知道勸了也沒用,早就已經不為這種事多費唇舌了。

    楊辰不能不管啊,手心手背都是肉啊,立馬丟下手上家夥,跑過去輕輕拍著林若溪的手臂,勸道:“好老婆,寶貝兒……別生氣啦,我去給你買點丸子來好不好?糯米還小不懂事,可畢竟是你親生的呀……”

    “有親生的女兒這麼對親媽的嗎!?”林若溪越聽越來氣。

    楊辰心說那也要這媽媽是正常狀態啊,但嘴上隻能好言相勸道:“……我今天罰她多練功兩小時好不好?老婆大人你消消氣,反正都讓她吃了,吐出來也沒用了啦……”

    這一頭,楊辰勸著林若溪母女,三口人上演著“可歌可泣”的“一個丸子引發的慘案”。

    另一頭,坐在另一張桌子邊,一個穿著黑白格子襯衫,打著一個紅色領結,灰色西裝短褲的小男孩,則是一邊煞有介事地使用銀質餐具切著牛排,一邊搖頭如大人一樣地深沉歎息。

    “簡姨娘……我覺得,如果沒有我們兩個在這個家庭,這個家庭的智商應該是負數的……爸爸是個下半身決定大腦的笨蛋就算了,為什麼媽媽和妹妹都會因為一個糯米丸子變笨蛋……我很心痛,但我也覺得我責任重大……”

    這小家夥的腦袋跟他體型有點不般配,雖然長得虎頭虎腦的,很是可愛,可說起話來,卻老沉持重的樣子。

    戴著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鏡,但實際上壓根沒鏡片,隻是裝個樣子。

    這便是糯米小姐的龍鳳胎哥哥,楊大頭。

    為什麼楊辰給兒子取名大頭,從出生就已經很明顯了。

    楊大頭的頭可不是白大的,讓大家很驚訝的是,“笨蛋”楊辰,竟然生出了一個“天才”!

    大頭從小對別的都不太感興趣,就喜歡跟著簡,屁顛屁顛地跟著簡姨娘學東西。

    不論天文地理,曆史哲學,博古通今,隻要是學術性,科研性的東西,他都喜歡,而且學習起來特別。

    簡對這個孩子特別喜歡,而楊辰則對長子有點頭疼,因為這小家夥覺得自己爸爸是笨蛋,隻有簡姨娘才是值得他佩服的人。

    雖然隨著大頭成長,漸漸明白,這個笨蛋爸爸也有著極為強大的一麵,但他崇拜科學,不崇拜武力,所以……爸爸還是笨蛋。

    後來楊辰也就隨他去了,不強求他怎麼多修煉,過得去就行。

    大頭也越來越展現過人的科研天賦,開始成為簡的小助手,為神族設計的飛船,其中不少功能就是大頭的設計,簡直是超級大腦。

    一旁坐著的簡,披著件實驗室穿出來的白色大褂,聽到楊大頭的話,習以為常地笑著說道:“嗯,姨娘也覺得大頭特別聰明,會不會是當初姨娘生的是大頭,卻被你爸爸調包了呢?”

    大頭一本正經地說:“姨娘也這麼覺得嗎?大頭也這麼想的,不然的話,為什麼我跟妹妹的智商差距這麼大呢?”

    這時,坐在簡另一邊,剛剛還正高高興興吃著奶油蛋糕,舔著粉嘟嘟小嘴唇的一個小女孩,露出了潸然欲哭的可憐表情,轉頭看著簡,萌萌地嘟嘴道:“小麵包不是媽媽親生的嗎?媽媽不要小麵包了嗎……”

    這個粉雕玉琢,生著一頭黑色卷發,卻擁有湛藍色眼眸,雪白皮膚的混血兒,就是簡為楊辰生的小女兒,楊麵包。

    之所以叫她麵包,是因為剛生下來的時候,麵包的頭發是棕色的,臉蛋又粉白粉白,看著像一個圓麵包。

    再加上,之前出生的哥哥姐姐,不是肉絲就是糯米的,這個孩子索性就叫麵包了!媽媽是西方人嘛,總不能叫大米啊!

    雖然後來小麵包的發色變成了黑色,但名字楊辰是懶得改了。

    名字嘛,自己這個親爹叫了順口就成,誰敢因為名字看不起他楊辰兒女?誰敢!?

    簡聽到女兒的話,看她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頓時笑不可支,一把抱起了女兒坐大腿上,笑著逗弄著小麵包的臉蛋,擦了擦她唇上的奶油。

    “媽媽怎麼會不要小麵包呢?小麵包多可愛啊,而且最乖了,唱歌好聽,跳舞好看,還會給媽媽畫畫像……大頭哥哥是跟媽媽開玩笑呢,小麵包不哭哦”。

    一旁的楊大頭也用力地點點頭,這小家夥嘴上不說,但還是很關心弟弟妹妹的。

    小麵包這才嘻嘻地又笑了起來,爬回自己位置上,繼續吃蛋糕了。

    簡撫摸著女兒的卷卷發辮,頗為感慨。

    小麵包作為自己的親生女兒,卻反而對科學方麵的東西並沒什麼興趣,也沒什麼敏銳度。

    這個孩子,出奇的在藝術感上,有很強天賦。

    從小就對舞蹈、聲樂、繪畫這些方麵,極為專注,隻要是看過的舞蹈,聽過的歌曲,見過的畫作,都能模仿個七七八八,稍微一鑽研一點撥就通透。

    雖然平日迷迷糊糊,呆呆萌萌的,說話都慢上半拍,但一旦去了舞台上,小麵包立馬會神采飛揚,能讓很多專業芭蕾舞藝術者黯然失色。平日,也算這個家,除了藍藍以外的第二個開心果。

    恐怕,小麵包是隔了幾代,繼承了她祖輩一些王室貴胄的高貴藝術血統。

    簡也不強求女兒能繼承自己的衣缽,做她喜歡的事就好,反正有大頭一個也夠了,都是楊辰的孩子,也就都是她的孩子。

    這會兒,楊辰那邊總算把林若溪和楊糯米給分開了,又招呼眾人,開始去吃他烤的羊肉串,簡直是撿起老本行了!

    可就在這時候,海麵上空,楊藍藍小妞突然踩著風火輪飛了過來,順帶著,還雙手抱了一條被打了半死的一米多長的金槍魚,興衝衝地落到了沙灘上!

    “爸爸爸爸!藍藍要吃生魚片!!”

    小麵包一看藍藍姐姐抱了一條金槍魚回來,趕緊跑下去,喊著“藍藍姐姐”,然後就看著那條金槍魚,也跟著舔了舔嘴唇,期待地看著楊辰。

    如果說弟弟妹妹,楊藍藍要選一個最喜歡的,那肯定就是小麵包了!不因為別的,隻是因為——她們都是吃貨!

    “小麵包!這是給你的!”藍藍從空間戒指取出一個海螺,給小麵包遞過去,這種海螺能吹奏音符,是小麵包喜歡收集的東西。

    小麵包喜笑顏開,說著“藍藍姐姐真好”。

    林若溪這時帶著嚴母的神色走過來,不滿地對藍藍道:“跟你說多少次了,別去深海!又是大眼金槍魚,又去兩三百米深的海域了吧?!你去了可能沒事,但萬一小麵包和糯米學你的樣子,她們多危險啊!”

    藍藍不樂意地撅嘴,“藍藍會保護弟弟妹妹的!”

    林若溪又教訓道:“你還嫌惹的禍不夠多啊!上次肉絲說要感受太清神雷的力量,你還真就給他來了一下!要不是你爸爸在肉絲身上留了兩件防禦法寶抵消了部分傷害,你肉絲弟弟差點就沒了!”

    “藍藍是不小心的嘛……以後不會了……”藍藍低著頭,提起那件事,她就不敢吱聲了,當時可把她嚇壞了,肉絲弟弟都被劈地身上發黑了。

    當時薔薇姨娘哭地跟個淚人似的,若溪媽媽第一次真正地邊哭邊用力地打她屁股,連爸爸都沒出麵阻止。

    好在畢竟是一家人,肉絲又很耿直,知道不是藍藍一個人的錯,才沒怎麼樣。

    這時候,薔薇穿著一身紅色禮服,牽著一個小男孩走上來對林若溪勸道:“好了,若溪,事情過去了,肉絲現在不生龍活虎的嗎,別說藍藍了。”

    “嗯嗯”,那小男孩也用力點頭,“不怪藍藍姐姐,是肉絲不停爸爸的話,修煉太著急了”。

    這個皮膚呈現健康小麥色,雙目炯炯,跟楊辰小時候很相似的小男孩,正是薔薇給楊辰生的兒子,楊肉絲。

    之所以叫肉絲,隻是楊辰記得,薔薇當初開的酒吧叫“ROSE”,索性就紀念意義地取了這名字。

    當時所有人反對,但楊辰拍著胸脯說他的兒子他說了算,愣是就這麼叫,讓薔薇都差點昏過去。

    不過想想前麵林若溪生的都叫糯米和大頭了,肉絲……湊合著用吧,等孩子長大,自己受不了再改也來得及。

    楊肉絲是真正意義上的武癡,若不是今天是重要日子,他多半還是在練功房修煉,而且還對楊辰的煉丹、法寶都很感興趣,隻是因為太過專注,反而悟性上不如姐姐藍藍要來得通透。

    楊辰走過來,拿過藍藍肩上扛著的金槍魚,對林若溪道:“行了,今天這麼高興的日子,教育女兒以後再說嘛,怎麼說都是咱的第一個孩子,你幹嘛老對咱小肥妞這麼嚴厲啊。”

    “就是因為她是我們第一個孩子,才格外嚴格要求的,不嚴格要求都被你寵成這樣了,我再放縱她,豈不成了混世魔王!?”林若溪白了丈夫一眼。

    楊辰姍姍笑笑,衝著藍藍和小麵包偷偷眨眼,意思很明顯,別吭聲,隻管跟著爸爸來,吃咱的生魚片!

    藍藍想到吃的就什麼都不放心上了,上去還一把牽過弟弟肉絲的手,也要拉著一起吃。

    林若溪看著孩子們圍繞在楊辰身後的高興樣子,和薔薇相視地一笑,也有些無奈,楊辰向來慣著孩子,最多裝模作樣意思一下,真正當黑臉的,從來都是她們當母親的。

    就當林若溪回過身去,想招呼楊糯米也去跟姐姐弟弟玩,吃點生魚片的時候,突然,眼前的一幕,讓她瞬息間又火燒額頭!

    隻見楊糯米已經把剩下的糯米丸子也吃了個精光,正露出一副矜持清冷的姿態,撫著滾滾的小圓肚皮,挑釁地看著自己。

    “楊!糯!米!!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沙灘上,發出林若溪突兀而尖聲的大喊,也隨之傳來賓客們哄然的大笑聲……

Snap Time:2018-07-23 23:49:08  ExecTime:0.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