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全文閱讀

作者:林笛兒  摘星最新章節  摘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摘星最新章節番外已婚婦女(上)(12-04-02)      番外魔咒(六)(12-04-02)      番外魔咒(五)(12-04-02)     

番外魔咒(五)


  駱佳良就那麼站著,像尊雕塑,不是驚愕,而是心疼。他什麼也沒有說,他知道她是在為一個男人傷心。他真不懂那個男人怎麼舍得讓她流淚的?
  諸盈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去,他不遠不近地跟著。他聽見她邊走邊哭,哭聲很小,淚卻湧得很凶。
  他的心疼得揪成了一團。
  像許多北漂族一樣,她租住在一間地下室內。其實她這樣的職位,薪水不算太低,應該可以租個不錯的小公寓。她卻過得艱苦,上班穿銀行的製服,下班的衣著都是極普通。可是她的清麗、知性、溫婉無法遮掩,駱佳良覺得在他三十一年來,她是他見到的最美的女子。
  他看著她進去。他僅站了一會,腿就被蚊蟲咬了幾個大苞。地下室內又潮濕又悶熱,她該怎麼挨過漫漫長夜?
  第二天,他去超市買了頂蚊賬,買了驅蚊液,還買了隻大西瓜。過去的時候,恰巧遇到房東,他請房東幫他開了下門。房東盯著他的眼神無比的詭異,但還是把門開了。屋子收拾得非常幹淨,一條小薄毯疊得方方正正。在枕頭旁邊放著個鏡框,麵是個小女孩,咧著掉了兩顆大門牙的嘴巴。眉宇間依稀和她有點相似。
  他把蚊帳掛上,西瓜洗了洗,找了冰塊冰著,然後就走了。
  再次碰麵,她沒提一個字。
  他隔個幾天,就去地下室一趟,送點水果,送點點心。遇不到房東,他就把東西擱在門口,從來不留條。他也從不約她單獨出來見麵,也不會主動去銀行找她。
  悶熱的夏天過去,便是天高雲淡的秋,接著天氣漸漸轉涼,天空中飄起了雪花。他去包子鋪買包子,排了長長的隊,隻買兩隻,店員對他說這種天氣,多買幾隻也不會壞的。他笑笑搖頭,一次買多了,那他就要好幾天沒理由去地下室了。
  就這麼相處著,關係有點模糊,不知該怎麼定位。似熟稔的客戶,又似私交不錯的朋友,卻橫著跨越不去的距離。
  春節前,諸航突然高熱不退,她買不到票回鳳凰,在火車站泣不成聲。他把能找的關係都找上了,給她買了張機票。她沒有說謝謝,隻是說:等我回來。
  她一共走了十天,他記得呢。他睡覺時都把手機攥得緊緊的。第十一天,手機響了,她在長沙火車站,馬上火車要開了,到北京是第二天的下午。
  他激動得眼眶都紅了。
  見麵時,兩人就在北京站外麵的麵館吃了兩碗麵條,她一聲不吭地把麵條吃完,然後很認真地看著他,說:我爸媽在鳳凰開了家小飯店,日子過得還可以,但我妹妹太小,我要帶在身邊照顧。
  他嗯了聲,結賬出來,攔了輛出租,他說了個地址。
  她皺著眉頭看他,他笑了笑。
  出租車停在一個老小區前麵,他在前麵走,不時回頭看看她,她狐疑地跟在後麵。他打開了一個帶著小院的房門,屋主顯然剛搬走不久,還殘留些雜物。房子雖然麵積不大,但卻也設施齊全,連房間都有兩個。
  “這兒原先是專家們住的,單位現在給他們重蓋了新樓,嘿,論資曆級別啥的,這兒就給了我。我。。。。。。拿到鑰匙都兩月了,一直想告訴你。那個房間給妹妹住,行不?”他抓抓頭,指著小點的房間。
  她走出屋子,在小院站了很久很久。走的時候,她對著他點了點頭。
  五一的時候,她帶他去了鳳凰。
  接著,他們領證結婚。在那之前,他們沒有牽過手,沒有擁抱過,沒有接過吻,沒說過悄悄話。
  在新婚那天,他一項項都補足了。
  她看著臉上溢滿幸福的他,她知道他不帥、不傑出,但卻是會一輩子將她視若珍寶。
  “我們很就有了梓然,是不是?”駱佳良挺得意地問。
  諸盈嗔怪地推了他一下,是呀,隔月就有了梓然。日子過得忙碌而又辛苦,卻是非常非常的充實。諸航每一次拿獎,梓然^H小說每一個進步,都讓她滄桑破碎的心暖了幾份。
  房間內傳來一聲大叫,兩人忙跑過去。
  “媽媽,我贏了小姨夫。”梓然激動得小臉通紅。
  卓紹華很嚴肅地點點頭,“嗯,是我輕敵了。”
  諸航想上前刮他鼻子,半空中給他攔截住,輕輕一拉,諸航乖乖入他懷抱,“這個時候,你不應該安慰下我嗎?”
  “你需要安慰?”諸航做出吃驚的樣子。
  “我又不是神,當然有脆弱的時候。”
  “哼,別以為我沒看出來,你故意放水。”諸航貼近他的耳朵,低聲道。這樣的動作,似她在撒嬌,而他無比的縱容。
  諸盈清咳了兩聲,梓然都急忙把目光挪開了,駱佳良和諸爸爸則相視一笑。
  “航航,你去喊媽回家,帆帆該睡了。”諸盈說道。
  卓紹華不動聲色牽著諸航出去了,給夜風一吹,才覺得自己臉有點發燙。剛才有點忘乎所以了。是親情太濃,還是鳳凰太美,還是這樣的日子太溫馨、寧靜,他不自覺撤下太多的束縛,允許自己自由自在地享受著一切。
  “以後盡量抽出時間,一年來一趟鳳凰,哪怕是度個短假。”
  諸航仰起臉看他,“是為我嗎?”爸媽不愛呆在北京,說啥都不習慣,她正盤算著這事呢!
  “是為我。”卓紹華笑著彈了下她的額頭。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上這兒的。”
  其實鳳凰這幾年開發旅遊,已經有了太多的商業氣息,並不適合度假。他喜歡這,不為鳳凰的山山水水,而是這是她的故鄉。
  愛一個人,自然會連她所在的地方一並愛上。
  “雞雞。。。。。。”一路鈴鐺作響,小帆帆搖搖擺擺地向兩人跑來,手張得大大的,眼睛瞪得溜圓。
  “他剛看見了一隻大公雞,我一教,他就會說了,聰明呢!”諸媽媽笑道。
  “哇,了不起,帥哥!”諸航蹲下身,豎起大拇指。帆帆一會走路,便特別勤奮,動不動就下地走路,隻是那姿勢看得人膽戰心驚。跟頭不知跌了多少,額頭現在還青著呢,但壞家夥是履摔履跑,從不懼怕。
  小帆帆嘩啦啦地笑,投進諸航懷中,指指麵,要諸航去看。
  諸航扳過他的臉,指指窗外墨黑的天空,“很晚嘍,雞雞要睡覺,咱們明天再來?”
  小帆帆戀戀不舍地噘起嘴,但還是很乖地讓諸航抱著,沒有再說話。一家人告別了鄰居回家去, 進門時,帆帆對卓紹華又說了聲“雞雞。。。。。。”
  “回北京後,讓呂姨買,還買隻小兔!”卓紹華記得諸航在加拿大時,和帆帆視頻,曾允諾過。一回北京,她把這事給扔腦後了。
  沒想到,隔天,駱佳良竟然去領居家把那隻大公雞給要過來了,這下帆帆可開心了,滿院子追著大公雞跑。大公雞咯咯叫著,看上去真是挺可憐。
  樂的日子總得過得非常的,所謂長假仿佛也就是一會兒的事。
  這次沒有分開走,兩家一起坐飛機回北京的。諸媽媽最難受了,抱著帆帆親了又親,“家這麼熱鬧,突然一走,該多冷清呀。”
  諸盈趁機說道:“那一塊去北京吧!沒多久,就是航航的婚禮了。”
  諸爸爸搖搖頭,“我們再等個幾天。”
  “爸媽,這次去北京住我們家。”諸航說道。
  諸盈瞪她一眼,“知道你家院大房多。”
  “不是,是我們家有個壞家夥。”諸航搖搖小帆帆,小帆帆非常配合地笑開了花。
  梓然不屑地翻了個白眼。
  小喻開了輛七人座的大吉普來機場接人,上車前,他和卓紹華耳語了幾句,卓紹華神情一怔,但很就恢複了正常。
  諸航眨了下眼,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決定保持沉默。
  小喻先送諸盈一家回去,然後把車開去了醫院。
  “幹嗎去?”諸航不解地問。
  “看看成功。”卓紹華把帆帆從諸航懷抱了過來。
  “他乍了?”
  “你看到就明白了。”
  成功額頭上貼著塊超大的創口貼,臉上有幾塊顯目的擦傷,手腳看上去還很靈活。“這是。。。。。。”
  “喂,豬,你不準開口。”成功非常清楚豬嘴吐不出象牙,當即就喝住他,“這還沒過元宵呢,我要圖個吉利。”
  諸航差點沒笑倒,都破相了,還吉利呢!“要想我沉默,那你主動坦白吧!”
  “沒看到被人家追尾嗎?”成功沒好氣地說。
  “為啥追你的,沒追別人,開車的是個美女?”
  成功聳聳肩。
  “給我說中了?”諸航看向卓紹華。
  卓紹華笑,“開車的是你朋友寧檬。”
  啊,小QQ撞上寶馬!“寧檬怎樣?”那顆果子真是新潮,前幾天才聽說一淩悅撞勞斯萊斯,被索取天價賠償,她立馬就模擬上了。
  “在病房躺著呢!”
  /AUT

Snap Time:2020-06-05 03:38:01  ExecTime: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