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全文閱讀

作者:林笛兒  摘星最新章節  摘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摘星最新章節番外已婚婦女(上)(12-04-02)      番外魔咒(六)(12-04-02)      番外魔咒(五)(12-04-02)     

102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六)


  年初六,卓陽出院。
  晏南飛來辦出院手續,上一次兩人見麵,還是在年初一。歐燦也來了,瞟了瞟晏南飛,沒說話便直接去病房。
  “我做錯什麼了,憑什麼要離開北京,給別人挪地?”卓陽聽歐燦說現在就送她去海南療養,火了。
  她本來就瘦,洗過胃之後,最多隻能吃些流汁,她又拒絕進食,幾天下來,她又瘦了一個殼。兩眼火光,人裹在寬大的病號服,素顏,儼然一個被風一吹就倒的爛民。
  歐燦看著她,心直發酸,想著之前的卓陽多時尚多前衛,對晏南飛的怨懟又多了一層。她好言好語勸慰道:“先把身體養好,其他話咱們有機會說。”
  “不,我絕不走,我就呆在這兒,看著他們全家團聚、幸福。”卓陽瞪著門外。晏南飛就站在走廊上,背對著她,兩手插在褲袋中,像在沉思,又像在歎息。
  歐燦歎氣,無奈給卓明打了個電話,問是否把卓陽先帶回大院?
  卓明當即就拒絕了,“她自己沒有家嗎?想回娘家住,把事情解決好再回來,我隨時歡迎,現在這樣算賭氣還是找幫手?她是成人,感情的事她自己看著辦。”
  歐燦急了,“她現在一個人呆家中,怎麼放得下心來?”
  “一個人的生命要靠別人來看管,隻是多了一口氣,還有什麼意義?”那邊卓明也發火了,桌子拍得山響。
  歐燦為難地看向卓陽,卓陽閉了閉眼,頭一甩,“大嫂,別說了,我不會再用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我的生命比他們珍貴。”
  “你這樣想,大嫂就放心了,為那些人不值得的。”歐燦附到她耳邊悄聲道,“紹華的事,你大哥已經處理了。”
  卓陽揚起臉,“真的?”
  歐燦點頭。
  “還是大哥疼我。”卓陽紅了眼眶,“紹華終於想通了。早該這樣,那種女人怎配進我們卓家。以後我會幫紹華介紹優秀的女孩。”
  歐燦到沒接話,笑了笑,讓她去換衣服。
  走出病房,沐浴在淺淺的陽光下,嗅著清寒的空氣,卓陽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一道身影被陽光拉長,落在她的腳步。她不要回頭,都知道那是誰。
  太熟悉了,甚至比自己的身體還要熟悉,但又怎樣呢?傷自己最深的,都是最最不設防的人。
  晏南飛把卓陽的行李放進後備箱,他疏離地向歐燦點了下頭。
  歐燦想親自送卓陽回家,後來不知怎麼又打消了主意,“那就麻煩你了。”她冷漠地抬了抬眼。
  卓陽極不情願地拉開後座的門。一前一後,他專注地開車,她看著窗外的街景。仿佛他隻是個司機,她是搭車的陌生客人。
  車進小區後,晏南飛把行李拎到電梯口,按下電梯的上行鍵。
  卓陽目不斜視地看著電梯上方的數字,神情僵硬。兩人沉默地進電梯,沉默地上行,站在房門口時,依然是沉默的。
  卓陽高傲地抬起頭,等著晏南飛開門。
  好半天沒有一點動靜。
  她斜過去一眼,撞上晏南飛的視線。
  “卓陽,我不進去了。”不知何時,晏南飛手中多了一個包包,“大門鑰匙和家的保險櫃密碼、所有的資產和各類投資,都在這麵,你不要擔心不清楚,我都列了明細。另外,離婚協議我也簽了字,也在這麵。你什麼時候簽好字,給個電話,我們一塊去民政部門辦手續。車我帶走了,那種車型大,不太適合你。”
  卓陽狩不及防,神情愕在半空中。
  她以為今天他是來。。。。。。向她示好、讓步的?
  “阿姨應該在麵準備午飯,你進去吧!”晏南飛擠出一絲笑。
  他仿佛也老多了,這一笑,滿臉都是光芒。
  “你。。。。。。”卓陽張了張嘴。
  他沒有期待她^H小說說什麼,擺擺手,轉過身去。
  “晏南飛,你是個混蛋!”卓陽失控地抓起包朝他甩去。
  包擊中了他的後背,他頓了下,繼續向前,消失在她的視線之中。
  卓陽慢慢蹲下來,捂住臉,淚水決堤般衝出指縫。
  一切都如了她的願,可是她贏了嗎?贏了嗎?
  雷克薩斯緩緩駛出小區正門,晏南飛看了看後視鏡,這是最後一次來這了。心情沉沉的,但不是很痛苦。
  人生有很多的岔道口,一旦走錯,就再無機會回頭。這是他必須承受的結果。
  他給卓紹華打電話。也就隻有紹華願意和他說說話,諸盈那邊不便打擾,她有幸福的家庭。那個其貌不揚的駱家良,不知怎麼,在他麵前,總讓自己自慚形穢。諸航他苦澀地歎息,視他如空氣。不,人少了空氣還不能活,在她眼中,他怕是連空氣都不如。
  可是,她卻是他此刻心中唯一的支撐!
  “小姑夫在哪呢?”卓紹華的聲音一直都這麼禮貌、溫和,讓人猜不透他的情緒。
  “在街上開車。航航在家嗎?”他想去看看帆帆。帆帆的表情活脫脫是諸航的翻版,他錯過了諸航二十三年,他想在帆帆身上找一點她小時候的痕跡。
  “帆帆今天打預防針,諸航帶他去接種站。說是還要在街上轉一轉。”
  “嗯!”晏南飛有點失望,伸手摸口袋,這幾天,他每天都抽一包煙。
  “我剛從部回來,小姑夫如果沒有吃午飯,過來一塊吃點吧?”
  晏南飛心都停止跳動了,“方。。。。。。方便嗎?”
  “當然。”卓紹華笑了。
  他幾乎是一路馳騁到軍區大院,也不知吃了幾個紅燈。下車時,緊張得手指都有點抖。
  呂姨笑吟吟地來開門,說小姑姑和小姑夫很久不來了,讓他稍坐會,飯馬上就好。
  卓紹華和一個工頭模樣的男人站在院中,卓紹華對著廂房,不住地比劃著,男子在本子上畫著圖。
  “要裝修嗎?”晏南飛走過去。
  卓紹華笑著招呼,“帆帆太黏諸航,準備把房間擴了,才擠得下三人。還得給他備個書房,不然以後不知搶誰的呢,諸航也需要個書房的。”
  晏南飛記得紹華的大臥室挺大的,本來就是兩個房間改建的,他看了下工頭的圖紙,似乎大臥室仍然要恢複成兩個房間了。
  他心中一動。
  把自己的思路對工頭說了說,又聽了下工頭的建議,方案就算敲定,接著是工期和預算,這些也不煩瑣,一會兒就妥了。
  卓紹華留工頭吃午飯,工頭笑,說和少將呆一個桌,他會緊張到筷子也拿不住,匆忙就走了。
  餐桌上僅卓紹華和晏南飛兩人。
  “你小姑姑今天出院,我們現在已經進入離婚階段,以後叫我叔吧!”晏南飛說。
  卓紹華淡淡地笑,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
  男人聊的話題多,又是政治又是國情,還有世界各國的現狀。一下午,兩人喝了一壺咖啡,不知不覺,時光就流走了。
  陽光已經非常淺薄了,完全被寒意遮蓋。諸航還沒回來,晏南飛歎了口氣,起身告辭。
  “我下次再來。”
  卓紹華送他到車邊,看著路旁高聳入雲的大樹,說道:“我做事情時,一向不先去想結果,我隻用心對待每一個過程,享受每一個過程,那麼結果是什麼就不重要了。”
  “我懂你的意思,隻是航航會給我機會嗎?”晏南飛憂傷地苦笑。
  “每個人都沒有權利阻止別人改正錯誤的。”
  晏南飛拍拍卓紹華的肩,窩心地點點頭。
  “哦,他們回來了。”卓紹華看到小喻的車從林蔭道拐了過來。
  晏南飛屏住呼吸。
  下車的人隻是唐嫂和帆帆,帆帆還睡得嘟嘟的。唐嫂說:“今天可玩瘋了,去了遊樂場,去了公園,帆帆媽媽不知給帆帆拍了多少照片。這不,剛睡著。”
  “諸航呢?”
  “去大姨家了。”
  卓紹華輕輕擰了下眉,覺得有點蹊蹺,去大姨那怎麼不帶著帆帆?外公外婆不知多想帆帆呢!
  他沒動聲色,送走晏南飛,讓唐嫂和帆帆進門,他立刻給諸航打電話。
  “對不起,你撥打的號碼是空號。”移動小姐甜蜜蜜地回道。
  /AUT

Snap Time:2020-06-05 04:44:46  ExecTime: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