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魔妃我要了》全文閱讀

作者:安知曉  天才魔妃我要了最新章節  天才魔妃我要了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才魔妃我要了最新章節422大結局三(12-02-15)      421大結局二(12-02-15)      420大結局一[(12-02-15)     

422大結局三


  海藍大驚失色,慌忙扶住他,著急大喊,“無恨,你怎麼了?無恨……”
  他的臉色蒼白至極,仿佛陷入一種無法自拔的情緒中,時而猙獰,時而憤怒,時而心疼,她看得心驚膽戰,目赤欲裂。
  君無恨腦海一直想起海藍的聲音,她含著淚意的哭聲,她在喊他救她,她在說她很痛,可那時候他在做什麼?他為什麼不去救她?
  他該死的去了哪兒?
  海藍,海藍……
  “君無恨,你到底怎麼了?”海藍大急,喊了他好幾聲,都沒有得到回音,她有些慌了手腳,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君無恨的臉上,仍然沒有把她喚醒,他好似沉浸的自己的思緒中,什麼都聽不到,什麼都看不到,她心中有一種不祥的念頭,連連打了他好幾次。
  一邊用力地打他,一邊喊著他的名字,總算把君無恨喊醒過來。
  她的聲音聽起來很遙遠,可總算他是聽到了,是海藍在叫他,是海藍擔心的聲音,君無恨回過神來,看見她驚慌的神色。
  見他的眼睛有了神采,海藍暗暗鬆了一口氣,他剛才的模樣嚇死人了。
  “無恨,發生了什麼?你怎麼了?”她慌張地擦去他唇角的鮮血,心疼得不行,是不是他的力量不足,雙修法術的力量對他造成反噬呢?
  海藍想著各種可能性,可君無恨卻沉默不語,隻是沉痛地看著她,海藍抿唇,也愣愣地看著他,“你到底怎麼了?君無恨,你別嚇我。”
  “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從來不告訴我?”君無恨心疼得大吼,目光猙獰,嗜血,他扣住海藍的肩膀,有心疼,也有憤怒。
  他竟然不能保護自己的女人,讓她受傷,他該死,他真的該死。
  “海藍,海藍,為什麼不告訴我。”
  “告訴你什麼?你說清楚點。”海藍茫然不解,他說話說得一半一半的,誰知道他在說什麼。
  “亞欺負過你,是不是?你在喊我救命,是不是?為什麼被傷害了,你沒有告訴我?”君無恨沉痛地說道,他真的好心痛。
  神界的女子最重名節,海藍和他兩情相悅,他情動之時也想要她,魔界的人總是我行我素,可她卻總是有顧忌,雖然說神魔結合的陰影很重,她無法忽略。可更多是她很重視自己的名節,她不是那種可以讓人隨意輕薄的女子,更不是隨便的女子。
  亞竟敢那般對她,他真該死,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為什麼他一點苗頭都不知道,海藍從來不說,他也沒看出來。
  君無恨自責,愧疚,憐惜,心疼,怨自己不夠關心她,竟然不知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你說什麼?”海藍的聲音有些顫抖,握著他肩膀的手慢慢地鬆開了,看著君無恨的臉色,她心中了然,突然明白為什麼他會激動成這樣子。
  君無恨憐惜地看著她,海藍苦笑,“你看見了?”
  定然是亞想要破壞他們的修煉,故意讓君無恨看見那一幅畫麵,以君無恨的性子是不可能無動於衷,亞最主要的目的是破壞他們。
  她知道。
  可此時,她也覺得有幾分難堪,在地獄深淵的時候,她想起了這件事,說實話,對她的打擊並不是很大。在地獄深淵中,這樣的傷害顯得微不足道,沒多久她就放下了。
  她日日夜夜受折磨,都是因為君無恨,不再是亞,可那樣的畫麵被君無恨看見,她心中是難堪的,這對君無恨來說,也是一種羞辱。
  於她,更甚。
  君無恨突然抱住她,“你這個傻瓜,都在想什麼,海藍,我好心痛,為什麼當時我不在你身邊,為什麼我沒來得及救你。”
  他深深地抱著她,怕一鬆開,她就會躲得遠遠的。
  “無恨,不是我不告訴你,是我也忘記了。”海藍苦笑說道:“亞取走了我的記憶,我忘記這一段,等我在地獄深淵才想起來。五百年,那麼長的歲月,我早就忘記這件事了,它對我的傷害遠遠不如你對霓裳一個笑容,一個吻。就像刀子在手臂上輕輕一劃和在心上重重一刺,這件事對我來說,根本微不足道,我不說,是因為沒什麼好說的,你很在意嗎?”
  “我怎麼可能不在意!”君無恨大吼,“你受過這樣的傷害,我竟然全然不知,我怎麼會不在意,我隻恨我沒有早一點知道,若是早一點知道,我會更心疼你,更憐惜你,更愛你。”
  海藍乍一聽他很在意,心中一疼,略有點失望,可再一聽他接下來的話,她又覺得甜蜜,欣慰,一時間什麼情緒都有。
  君無恨,不愧是君無恨,這是她愛的男人,發生這種事,唯一想到的是心疼她,更愛她,更不是別的什麼情緒,她知道,君無恨心中是有些介懷的,可愛她的心更多,她很開心,也很滿足。
  “我要去殺了亞,這混蛋!”君無恨憤怒起身,他捧在手心的寶貝竟然被他這樣都殘忍的對待,他怒不可遏,隻想殺死他,為海藍報仇。
  他太過於憤怒,幾欲失去了理智,海藍有些攔不住他。
  紫火球外,兩邊源源輸送的力量仿佛斷了,那兩座鏈接神魔兩界和他們的白色橋梁斷了,店長擔憂不已,心中暗暗喊糟糕。
  亞唇角逸出得逞的譏笑。
  阿寶等人一看,心知不好,三人再一次揮動自己的主兵器攻上去,他們一定要阻止亞再去幹擾海藍和君無恨,若是再幹擾他們,怕是練不成法術,且海藍和君無恨也會有生命危險。
  天地間,再一次風雲色變。
  彤雲密布,暗無天日,狂風大作,草木含悲,每個人心中沉甸甸的,心驚膽戰地看著上空的紫色火球。
  “無恨,你冷靜一點,現在出去是送死,好好靜下心來修煉,不然我們都會死的。”海藍大吼,拚命地阻攔君無恨。
  他們不能浪費店長一番苦心。
  “你讓我怎麼冷靜……唔……”他猙獰大吼著,海藍突然繞到他麵前,踮起腳尖,吻上他的唇,深深地吻住,這一吻,有她的深情,也有她的釋然,也有她的安撫。
  這一刻,天地間都靜了下來。
  紫色的巨大火球內,溫情四溢,君無恨心中悲慟,更狠狠地吻住她的唇,心情也慢慢地沉靜了下來。
  良久,海藍退開,微微一笑,“無恨,你不想我死,是不是?我們還要永生永世活下來是不是?既然這樣,這一次我們修煉一定要成功,不能失敗,我沒有機會了,就算是為了我,你也要冷靜下來,好嗎?”
  她的聲音輕柔到了極點,像是一陣溫柔的風,吹過男人暴戾的心,君無恨重重地點頭。
  “我愛你。”海藍微笑說道,不再吝嗇對他的愛,再一次說出來。
  兩座白色的橋梁再一次被鏈接起來,白月花和蓮花帶著神魔兩界的力量,更,更急地湧進紫色的火球中,墨軒等人一陣歡呼,店長的唇角勾起一抹欣慰的微笑。
  海藍,君無恨,好樣的。
  就該這樣。
  阿寶、審判者,冥王對亞的攻擊開始轉拖延戰術,但他們記得教訓,再不給亞休息的時間,總是主動發起攻擊,不再讓亞有機會對海藍和君無恨進行幹擾。
  這是一場很困難的戰爭,他們三人的力量也慢慢的在枯竭。
  亞的力量仿佛永遠都沒有盡頭似的,總是力量滿盈,不見疲倦,他們心中詫異,但隻能給海藍和君無恨拖延時間。
  “海藍,加油,一定要加油。”踏月輕輕地喃著。
  月神等人臉色複雜地看著亞和冥王等人作戰。
  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戰事更激烈起來,阿寶的神魔之瞳,冥王和審判者的主兵器又一次輪流釋放力量攻擊亞。
  亞已很不耐煩,後退幾十米,掌心下,玲瓏釋放出靈魂解放第二式,創世悲歌的激烈化,金光照亮整個天地,形成無數道光芒朝阿寶、審判者和冥王射去。
  “去死吧!”攔他者,死!
  阿寶三人也釋放自己的力量抵擋,卻筋疲力盡的他們卻擋不住亞狂猛的攻擊,被玲瓏的力量擊飛了出去,晴天飛身而去,手中不知從哪兒卷出一條綢緞,卷著阿寶的身子往懷一帶,護著阿寶。
  阿寶捂住胸口,臉色蒼白得嚇人,看模樣是受了極重的傷。
  審判者和冥王在半空後退滑動十幾米才穩住了身影,不悔看著審判者和冥王,唇抿著,心中擔憂,目光癡癡地看著他們,卻沒有走動一步。
  踏月看了不悔一眼,飛身到他們身邊,想要幫他們治療。
  冥王扣住踏月的手,“踏月,不要浪費你的力量,你的臉色看起來比爹還要差。”
  “爹爹……”
  審判者看了他們父女一眼,沉默不語。
  冥王目光掠過不悔,其實他最好的療傷藥是不悔的微笑,隻要她對他笑一笑,他什麼痛苦都會消失,男人這種生物,隻要有自己女人關愛的目光就能生龍活虎。
  阿寶、審判者和冥王的力量都在衰竭了,墨軒等人大急,可又礙於主神們,不能作戰,她急得汗水直落,怎麼辦?怎麼辦?
  亞突然縱起,腳踏玲瓏,朝紫色的火球飛奔而來,不悔目光一凝,冥王第一個飛身到她身邊,審判者緊隨其後,不悔和店長在守護著海藍和君無恨。
  亞若要攻擊海藍和君無恨,一定會傷到不悔。
  “就憑你們這副身子能擋得住我嗎?”亞大笑,釋放玲瓏的禁忌力量,白光大盛,銳利射來,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向他們撲過來。
  幾人共同抵擋,有少許力量還是射進紫色的火球,眾人大驚,紛紛去阻攔。
  正在最危急的時候,紫色的火球驟然爆炸開來,無數的黑色光芒從火球中破體而出,紫色的光芒慢慢地黯淡,黑色的光芒大盛,四麵八方地射出來。
  眾人飛閃開,海藍和君無恨從紫色火球中跳出。
  “誅神劍!”
  “軒轅劍!”
  兩聲沉喝,誅神劍和軒轅劍已在他們手中,眾人的心都提到嗓門口,海藍和君無恨相視一眼,心中默念咒語,誅神劍和軒轅劍周身蒙上一層淡淡的黑色光芒。兩人飛身而去,揮動寶劍向亞直直刺過去,他們的身影幾乎和兩把主兵器融為一體。
  “神魔合體,擊!”
  他們的身影交纏中向亞飛過去,亞身上也籠罩著一層金色的光芒,玲瓏釋放出強大的力量,擋住他們的主兵器。
  神魔合體?
  哼,即使是這樣的招數,他們也贏不了他,亞心中冷笑,釋放出玲瓏最強大的力量,靈魂解放第二式,三人的身影被黑金三道光線完全覆蓋,他們都看不見他們的身影,所有的一切都被覆蓋了。
  阿寶,審判者等人心中擔憂,緊緊地看著戰鬥圈中作戰的他們,心中不停地祈禱他們能贏,點贏吧,贏了這一場決戰,贏了和平。
  這是一場神魔史上最激烈的決戰,力量震得天崩地裂,無數火焰從地上迸發出來,主神們心中也湧起一種複雜的恐懼。
  他們希望亞贏,又希望亞輸。
  終於,火焰散去,他們的身影飛出,眾人隻見亞的半空滑動,倒退好幾步,猛然吐出一股鮮血,海藍和君無恨的身影也瘋狂後退近百米才穩住。
  海藍也吐出一股鮮血。
  眾人大驚失色。
  這是一種無法以言語來表達的震撼,亞終於受傷了,阿寶、審判者、冥王三大強者聯合在一起都打不贏的亞,終於受傷了。
  這打破了一種信念,他不是打不死的。
  他也會受傷,他也會死亡。
  海藍和君無恨也能贏。
  如果說,剛剛一片黯淡中看不見一絲光明,魔界的人都以為,他們會輸,他們會戰敗,魔界從此會消失,此一刻,他們突然看見了一道曙光。
  勝利的曙光。
  君無恨扶著海藍,心中大急,“你怎麼樣?”
  海藍臉色慘白,搖了搖頭,“沒事,別擔心,我撐得住。”
  “哈哈,你們以為這樣就能贏嗎?”亞直起身子,擦去唇角的鮮血,金光在他身上流動,他的傷勢完全恢複,眾人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亞一恢複,離開朝君無恨和海藍發起猛烈的攻擊,君無恨鬆開海藍,率先迎敵,兩個男人在半空中打得難解難分。
  “誅神劍,靈魂解放!”因為神魔合體修煉成功,誅神劍的靈魂解放力量也達到了巔峰,暫時擋住了亞,海藍略一平複心中的疼痛,飛身而起,身子在半空翻轉,軒轅劍劃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她和君無恨再一次合體,雙雙向亞攻擊。
  “哈哈,沒用的,沒用,你們輸定了。”亞大笑。
  沉甸甸的天空,仿佛承載了無數的沉重,正向他們壓迫過來,阿寶大急,“為什麼海藍會受傷?”
  海藍的力量比君無恨強,她怎麼會受傷。
  不悔神色略一黯淡,店長說道:“海藍魂魄不足,他們再努力,也隻能發揮神魔合體八成的力量。”
  眾人心中也沉重起來。
  “神魔合體,擊!”又是一招神魔合體,亞同樣以靈魂解放第二式來抵擋,又是一陣地動山搖,天崩地裂,他們分開的時候,亞又一次受傷,而海藍傷得更重,若不是君無恨扶著她,她的身子幾乎要飛出去,軒轅劍無力地垂落在地上。
  “海藍!”君無恨悲慟大吼。
  眾人著急,卻不知道如何幫他們。
  踏月說道:“我們把自己剩下的力量都傳給他們吧。”
  審判者,冥王等人點頭,阿寶,踏月、審判者,冥王都釋放自己的力量,幾人的力量化成不同顏色的光線,注入到海藍和君無恨身上。
  “哥哥,幫我。”不悔說道,店長看了她一眼,目光傷痛,“不悔……”
  “幫我吧。”
  “你不後悔?”
  “是!”
  店長點點頭,攜不悔踏上更高的上空,他們把力量都給了君無恨和海藍,他們的力量的確恢複,並且強大,可若要完全打敗亞,還必須要神魔合體巔峰的力量。
  冥王見店長帶不悔上了高空,心中大急,可他正在把力量輸給君無恨,無法抽出,否則力量會反噬自己。
  不悔深知,今天就是她魂飛魄散的日子。
  她眷戀地看了踏月一眼,微微一笑,踏月,你已經長大了,娘不用在擔心你,有哥哥照顧你,娘很放心。
  店長似是看出她心中所想,“我會照顧好踏月。”
  “嗯!”不悔點點頭,目光一移,落在冥王身上,她眸中瞬間充滿了眼淚,此刻,不悔心中不得不承認,她依然愛著冥王。
  即使他曾經那麼傷害過她,既然她傷心絕望過,也萬念俱灰過,可她心中還是有他。
  愛過,痛過,恨過,卻從不悔。
  正如她的名字。
  她愛冥王,九死不悔。
  不悔唇角揚起溫柔的笑,冥王一時看得癡了,不悔笑了,不悔對他笑了。
  她最遺憾的是,從未聽冥王說過一聲愛她,也遺憾這孩子不能生出來。
  這麼長的歲月中,他對她,哪怕是一刻,總是有過心動的吧。
  小白,永別了。
  永別了。
  店長念頭咒語,不悔胸前的聚魂石脫離她的身子,冥王突然意識到什麼,臉色大駭,悲痛地吼著不悔的名字,“不悔……”
  男人的聲音如負傷的野獸,聲音震動雲霄,聚魂石碎裂,一道白光劃過半空,海藍目瞪口呆,“不悔……不要,不悔……”
  噗!
  冥王強硬撤了力量,力量反噬,差點把他的身體擊碎,他蹌踉起身,不顧一切地奔到不悔身邊,審判者同樣也撤了力量,呆呆地站住,看著冥王慌亂地把不悔擁入懷中。
  墨軒和問天、踏月也同時奔到不悔身邊,個個流下眼淚。
  “海藍,吸收你的魂魄。”店長沉聲道:“別辜負了不悔的犧牲。”
  海藍大痛,聲音都被哽在咽喉中,她沒辦法,隻能吸收自己的魂魄,那道白光從她眉心隱入身體中。
  君無恨和海藍起身,海藍雙眸悲痛到嗜血,她知道,不悔真的毀了,心中傷痛都化成力量,她大吼一聲,“軒轅!”
  落的地上的軒轅飛身而起,君無恨和海藍握著自己的主兵器,再一次神魔合體,他們相視一眼,飛身而起,身體在半空中不停地交纏,旋轉,黑色的光芒舞動成一個球體。
  天地間所有的力量仿佛都凝聚在他們身上,那麼強大,光是看著就令人覺得震撼。
  “神魔合體,擊!”兩人大吼一聲,合二為一,化成一道黑色的光芒,銳利筆直地射向亞的眉心。
  亞冷笑,玲瓏釋放靈魂解放第二式抵禦。
  那道黑色的光芒,銳利地穿透亞的防禦,從他的眉心穿透而過,亞身子一震,仿佛被石化了般,穿透而過的黑色光芒化成兩道人影。
  海藍和君無恨安然無恙。
  萬籟俱靜。
  亞身上的金色盔甲碎裂,化成點滴光芒消失,玲瓏也落在地上,孤零零地躺著。
  “不可能,我怎麼會輸。”
  “不可能……”
  他喃喃自語,踉蹌一步,主神們大驚,隻見亞的身子化成點點白光,消失在天地間,一根頭發都沒剩下。
  魂飛魄散。
  神界的人呆住了,魔界一片歡呼。
  “贏了,贏了,魔祖萬歲,魔後萬歲!”
  ……
  半空中,不悔的身子軟得如棉花,唇角溢出鮮血,冥王雙眸滴出血來,心魂俱碎,他緊緊地抱著不悔,“不悔,不悔,不悔……”
  他的心裂成碎片,他的世界全然坍塌,這是第二次,他有這樣傷心欲絕的經曆。
  第一次是她死在他懷,第二次,又是如此。
  “小白,不哭……”不悔伸手,想去擦他臉上的血痕,他哭得她傷心難過,冥王抓著她的手,緊緊地貼在臉頰上。
  不悔輕輕一笑,“小白,讓我親一親你吧。”
  不悔吃力地靠在他胸前,吻了吻他的唇,墨軒哭倒在問天懷。
  “不悔,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你死了,我怎麼辦?我怎麼辦?”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冥王的眼淚混著血液,猙獰了他俊美的臉龐。
  不悔輕輕地笑著,“你終於肯喊我的名字了,我最愛你喊著不悔了,真好聽。小白,我知道你很愛嫣然,我死後,你就用我複活她吧,我祝福你和她永生永世永結同心。我隻希望,你曾記得,不悔曾經愛過你,不要忘記曾有一名女子如此愛過你,我要走了,你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不悔,不要說話,我會救你,不會死……”
  “你愛過我嗎?”不悔抓住他慌亂的手,目光期盼地看著他,冥王心中大痛,從來沒有一刻這麼清晰地認識到,他愛懷中的女人,深愛,深愛著懷中的女人,或許,從前世到今生,愛了十萬年啊。他傷得她多深,臨死前,竟還問他,愛不愛她,傻不悔。
  他哽咽得說不出一句話來,不悔眼中的亮光黯淡了,“沒關係……”
  她手一軟,從冥王懷中滑落。
  “不悔……”
  “娘……”
  墨軒,問天和踏月悲痛大喊,冥王腦海一片空白,懷中的不悔化成點點白光,風一過,消失在天地之間,冥王雙手一抱,落了空……
  冥王仰頭,絕望的表情令人不忍去看,“不悔!”
  神魔大戰,魔界贏了。
  三界恢複了平靜,通過這一場戰爭,神界主神都覺得疲倦不堪,不理世事,共同推選金日當了創世神,掌管神界。
  金日和君無恨都取消了神魔不可相戀的禁忌規定,神界和魔界的穿界門終年敞開,神魔兩界也開始交好,不再相互仇視。
  雖然這不是一朝一日之功,可他們都在努力了。
  冥王回了冥界,終日在忘憂天堂中足不出戶,不悔的死對他的刺激太大了,他差一點失去了理智,隨不悔而去,後來店長不知和他說了什麼,他才勉強打起精神。
  踏月見他情緒低落,留在冥界陪伴他,知道店長忍不住,跑去冥界要人。
  這一切似乎都恢複了原貌,
  三界恢複平靜後,霓裳無處可去,又不想去流亡界,她想回神界,金日拒絕了她,不管奧斯如何求他,金日也不肯讓她回到神界。
  霓裳很不甘心,便去魔界尋君無恨,魔界也拒絕了她。
  她無處可去,隻能在三界外永世漂泊,阿寶壞心地囚了她,丟到地獄深淵中,讓她在地獄深淵中,永生永世看著君無恨和海藍甜甜蜜蜜。
  這一日,海藍回了神界去看問天,他和墨軒都還沒從不悔的死亡中走出來,心情低落,她經常去陪他,為他解悶,新婚燕爾,冷落了君無恨,對這一點,君無恨咬牙切齒。
  她要回到魔界時,遇上阿寶,他正和晴天鬧變扭,甩頭回魔界,說起這對冤家,海藍又好氣又好笑,天地間怕隻有晴天才克得住阿寶。
  “走五十步笑百步,話說,海藍,你再冷落君無恨,小心他紅杏出牆。”
  “你會不會用成語啊。”
  “切,知道意思就好。”
  兩人笑鬧著,海藍追著阿寶回魔界,白月花樹林中,一道人影在她麵前掠過,居高臨下地站在白月樹上,漫天花舞,那男子絕色傾城,賽過世間所有顏色。
  “喂,你是誰?來我魔界做什麼?”
  海藍一笑,“問別人名字前先報上自己的名字是禮貌,你不懂嗎?”
  “我叫君無恨。”
  “海藍!”
  兩人相視一笑,這就是他們當初相遇的地方,也是他們當初相遇的對白,君無恨從樹上掠下,環住她的身子,深深地吻上她的唇。
  他遇上她之前,世界隻有一片黑色,她遇上他之前,世界隻有一片白色。
  當他們相遇,他們的世界開始五彩繽紛。
  十生十世,愛你不悔。
  *
  《天才魔妃我要了》正文到此就結束了哦,我寫了一篇最純潔的文,從頭到尾竟然沒有一張肉肉,我懺悔,真的懺悔哦。
  希望這個結局,你們還能滿意。
  不悔和冥王,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可惜,但這就是他們的結局了,最起碼,在魔妃,這就是他們的結局了。
  多謝你們,又陪著我走過了四個月的時間,讓我又完成了一本書。
  真的謝謝你們。
  接下來,我會更用心的更《總裁的替身前妻》
  天才魔妃我要了九月會交稿子,出兩冊,一共是70字左右,不會刪減情節,而且會多四五張海藍和無恨前生的番外。晴天和阿寶這對歡喜冤家的番外,還有墨軒和問天的番外。這些番外出版社要求不能貼在網上,隻能在實體中看見了,抱歉哦。
  正式完結了哦。
  如果還想看曉曉的書,我們在《總裁的替身前妻》不見不散哦。
  CAIHONG

Snap Time:2018-10-19 18:47:11  ExecTime: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