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洪荒》全文閱讀

作者:我自非凡  非凡洪荒最新章節  非凡洪荒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非凡洪荒最新章節第三千零二十三章 分層(18-12-12)      第三千零二十二章 分化與匯聚(18-12-12)      第三千零二十一章 諸天(18-12-12)     

第兩千九百六十二章 構建


  羅帆這時候隻是淡淡的道:“若是你想要的話,我沒問題。”
  他這時候用一種莫名的眼神看向那中年男子,也即是那前天地意誌的化身。
  並非是覺得那前天地意誌的化身想法幼稚之類的,而是,他能夠看出,那前天地意誌的化身,似乎有意想要促成他與那天地意誌對賭。
  方才所說的那話,看似是在反駁那天地意誌,但又何嚐不是在用類似激將之法在激他……
  不過,哪怕是明白這個,羅帆也知道,其實這是唯一的辦法。
  隻要他想要將那因果真正構建出來的話……
  畢竟,之前那天地意誌的表現已經證明了,戰鬥的時間拉長的話將會出現多大的變數。說不定什麼時候,戰鬥的一方便會生出掀桌子的想法,並直接采取行動了。
  而一旦這種做法出現,那麼,之前他們默契之下所進行的那一場場戰爭的積累,便會完全化作泡影,一切都徹底從頭開始!
  這樣的話,哪怕是他們有著無限的時光,不會因為時光的流逝而對自身有任何消耗,卻也不可能真的就將無限的時光都放在這種明顯是遙遙無期的任務之上的。
  不光是羅帆如何,那天地意誌,也是如此。
  作為戰鬥的雙方,那天地意誌能夠掀桌子,羅帆自然也可以。
  以這戰場的實力,以羅帆與那天地意誌各自的實力,羅帆想要掀桌子,那天地意誌也是無法阻擋的!
  對於這一點,羅帆心知肚明,那天地意誌也是心知肚明。
  事實上,也正是因為他們雙方都有著掀桌子的實力,他們之前方才能夠建立默契,能夠共同來構建那因果。
  兩個人的實力類似,都自認為對事情有著絕對的把握,方才能夠真正的合作,平等的合作。
  若是原來,那天地意誌沒有掀桌子,他們自然都還相信彼此會心有顧忌,哪怕是失敗,都不會掀桌子。但,顯然的,那天地意誌卻是開了一個壞頭,他在現在,主動的掀了桌子,這讓他們彼此原來所建立的默契被一掃而空。使得他們之間,已經是再無半點信任可言了。
  所以,現如今,若是他們不願意放棄這因果構建的話,便唯有使用他們彼此都無法掀桌子的辦法。
  也即是,如同那前天地意誌化身所說的那般,將雙方所有的力量都賭上去,讓雙方都盡一切可能的加強自身一方的力量來進行戰鬥。
  最好便通過一場戰鬥,便讓因果成型!
  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真的想要這樣做的話,卻就不是之前那種默契所形成的戰爭所能夠做到的了。
  想要真正靠著少量幾次的戰爭勝負來讓那因果真正建立起來,他們怕是需要在事前進行一定的儀式,先一步完成那因果構建的前期準備,最好就先構築出那因果的雛形……
  在這時候,那天地意誌淡淡的道:“既然你願意,那就來吧。這一場劫數已經太長太長了……”
  羅帆聽著這話,眉頭微微皺起。
  這一場劫數對他來說乃是劫數,但,對於那天地意誌來說,卻是存在根基。正常來說,作為天地意誌,其本該是對於這一場大劫的存在無比在意,想要盡可能的將這一場大劫延長下去,最好能夠達到永久的。
  但,這時候,從這天地意誌的口中,他卻聽出了對這一場大劫的厭煩,這就像是一個人,居然活膩了一般不可思議。
  這讓他怎能不感到有些不對?
  猛地,他心頭一動,轉頭看向一旁的那中年男子。
  這時候那中年男子的麵上顯現出一種微妙的無奈之色,似乎看到了什麼讓他感到無力,感到痛苦的景象一般。
  “那種情況,應該不會發生的吧……”在這時候,羅帆搖搖頭,將自己心底正在冒出來的那個想法稍稍掐滅了。
  不過,對於他來說,這一場大劫有多長,能夠持續多少時間,其實都是無所謂的。
  畢竟,在他看來,任何地方,都是修行。不管是這大劫之中,還是那大劫之外,不管是在那真正的混沌狀態之中,還是在模擬混沌狀態之中,不管是在大天地之中,還是在完美天地之中,抑或隻是在那真聖所開辟出來的成聖之路之中而已,隻要能夠修行,對他來說便完全沒有區別!
  而這時候,他在這一場大劫之中所待的時間雖然漫長得超乎想象,但,在這,他依然能夠修行,也依然能夠進步!
  在這樣的情況下,繼續在這樣的大劫之中,他卻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的。
  當然,這也隻是現在而已,以他的進步速度,這大劫,對他來說終究有朝一日會變得毫無用處,其中的環境,終歸會有朝一日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幫助。
  一旦到了那個時候,他自然便需要脫離這大劫,將這大劫打破了。
  正是因為預料到那個時間點必然會降臨,所以,雖然覺得在這大劫之中也無所謂,在這也依然是修行,但他在修行的過程之中,也是在有意識的尋找將這大劫打破的方法。哪怕是並不迫切……
  在羅帆的這種心態之下,這天地意誌想要做出的,將大劫結束的努力,他也樂見其成。
  至於這背後到底有沒有什麼秘密,是否如同他方才一時間所冒出來的那個想法那般不可思議,那也都是無所謂的。
  因此,這時候,他直接就將種種想法驅除,心中微動,抬手虛空一拍。
  隻是這麼一拍之間,虛空當中便有著不知多少奇異的線條、符文,以及種種詭異的圖案憑空誕生出來,並在他的意識操縱之下,開始進行種種不可思議的遊轉,在虛空當中彼此產生種種莫名的共鳴,在這共鳴之間漸漸的匯聚成為一體,化作一個無比龐大的,占據的麵積足足有著上億光年方圓的巨大整體!
  這個整體成型之後,便開始微微震顫著,開始不斷的從四麵八方汲取種種難以言喻的微妙氣息,讓那整體內部的某種空虛正在以極為不可思議的速度漸漸消失,漸漸被化作充實。
  在這時候,虛空之上有著一個無比巨大的旋渦憑空出現。
  這個旋渦之上透出一種無比明顯的,屬於天地意誌的氣息。很顯然,那,就是天地意誌,至少,也是天地意誌的化身!
  這漩渦出現在虛空之上後,便開始快速攪動起來,種種難以言喻的微妙力量在這攪動之中不斷的生成,化作無數股難以言喻的力量柱子,從虛空之上落下來,狠狠的砸入下方按巨大的整體之中,讓那整體內部那正在被快速彌補的空虛以更加快速的速度被彌補回來。
  這種變化之下,那個整體看起來就像是化作活物一般,在快速的蠕動,內部的一切細節都在意一種超乎想象的速度開始遊轉起來,彼此之間的關係都在快速的改變著,隱隱間更好像有著種種微妙的變化出現在這整體的結構之中。
  隱隱間,甚至給人一種這個整體似乎化作一方詭異的天地,其中的一切符文,一切線條,一切詭異的圖案,都似乎化作了這天地之中的萬事萬物,甚至成為其中的生靈,開始在那巨大的整體之中進行著種種無比複雜的活動……
  在這時候,那前天地意誌的化身也是出手了。
  瞬息間,有著種種難以言喻的力量從四麵八方的虛空當中憑空誕生,開始不斷的滲入這一個整體之中,讓這個整體內部的一切,似乎都在產生更進一步的演變。
  其中的那無數符文,無數線條,無數光影,都在這個時候,變得更加具有活力了。
  對於其出手,無論是羅帆還是那天地意誌,都沒有任何反應,好似默認了他的參與。
  他們這樣的努力,足足持續了十日十夜之久。
  要知道,當初便是創造那麼多的時空,對於他們來說,也不過是一小會而已。現如今,為了構築這麼一個整體,他們卻全力出手足足十天十夜之久,這足以看出這個整體的不凡之處!
  在這時候,經過了十日十夜之後,這個整體已經是完全變了模樣,整個看起來已經是一個無法分辨出其內部有著任何細節的,純淨無暇的整體了。
  這個整體看上去,如同一片虛空,如同一方天地,如同一個宇宙,如同,一個自給自足,與其之外的一切都完全沒有任何交聯的存在!
  在這時候,看到這一幕,羅帆隻是淡淡的道:“該開始了。”
  天地意誌這時候也是說道:“沒錯,確實是該開始了。”
  “那麼,還等什麼呢?”那中年男子,也即是那前天地意誌的化身,也是在這時候開口了。
  隨著他們這樣一說,無數絲絲縷縷的因果開始不斷的從四麵八方匯聚而來。
  這些因果,每一絲每一縷,在一般生靈眼中,都是無比龐大的因果長河。任何一縷進入一方完美天地,怕都足以扭曲那完美天地的因果律,造成整方天地的混亂,甚至可能引發那天地的某種波及整方天地的劫數……
  但,在這,這種在一般人眼中看來乃是因果長河一般的因果,便是一絲絲一縷縷而已……
  每時每刻,都有著成千上萬的這種因果不斷的融入那一個整體之中。
  這些,便是這百多萬年之間,羅帆與那天地意誌,以及那前天地意誌的化身之間三方爭鬥所形成的種種微妙的因果聯係。
  這些因果聯係,原本已經是要匯聚成為那種戰爭因果雛形的輪廓了。
  但,因為那天地意誌掀桌子,使得他們重新崩散,重新散落在天地之間。
  一直到現在,在他們三方的共同努力之下,方才開始重新匯聚而來,重新的要在這一個難言的整體之中形成他們原來的組合,重新化作那戰爭因果的雛形輪廓……
  這些因果,無比厚重,無比難纏,若是正常時空,正常天地,其中一絲絲一縷縷,都足以達到羅帆與那天地意誌原來想要達到的效果也即是,將地盤與戰爭的勝負真正聯係在一起了。
  但,在這一方天地之中,或者說,在這樣的大劫之中,這樣的因果,別說隻是一縷了,哪怕是現在不知多少萬縷,或者說,不知多少萬道因果長河,也隻能夠大體形成那戰爭因果的雛形輪廓而已。
  甚至連因果的雛形,都不可能真正形成!
  由此,可以知道在這一方天地之中,想要將這種能夠限製羅帆以及那天地意誌的因果真正成型到底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了。
  而這時候,羅帆他們的做法,便是靠著這些因果,硬生生將那戰爭結構的因果給推演出來,靠著這種結構,主動的吸納一切資源來彌補這些因果之中的空洞。之後,等到這些空洞被徹底的彌補的時候,這戰爭因果,自然也就相當於徹底成型了。
  當然,在這過程之中,他們三方自然不可能都是老老實實的,他們每一方,都努力的在那因果的結構之中留下對自己有利的後手,然後努力的消除對方的後手。
  通過這樣的方式,努力的讓那因果在成型之後偏向自己。
  至於最後那因果成型之後會偏向哪一方,就得看他們彼此的手段到底有多高明了。
  而這一點,他們三方都是清清楚楚,也多默認了這種做法……
  哪怕是那前天地意誌的化身,也再沒有覺得這樣做不公平。
  “成。”這一日,羅帆忽然大喝一聲。
  隨著這一聲大喝,強大無比的力量從那整體之中爆發出來,無窮無盡的吸力開始從那其中誕生出來,作用在不知多少億兆光年範圍的虛空之中。
  緊接著,這吸力瞬間消失無蹤,好似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麵對著這樣的變化,這時候在虛空之上的那個旋渦轉動似乎微微有些改變,好似其心情也極為不安寧一般了。
  至於那中年男子,這時候更是有些悵然若失的樣子。
  

Snap Time:2018-12-14 15:16:41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