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黑暗召喚師》全文閱讀

作者:曉夜圓舞曲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最新章節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後記(14-12-26)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大結局下(14-12-26)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大結局中(14-12-26)     

第三百五十七章 佳玉與果凍,同人不同命


  第三百五十七章佳玉與果凍,同人不同命
  豪華的別墅區麵躺著近百具稀爛的屍體,被雨水浸泡著,染紅了大片大片的土地,許多別墅麵,仍然有不少活人在瑟瑟發抖,但李佳玉也懶得去趕盡殺絕了,反正那些普通人已經興不起什麼風浪。
  出了別墅區,李佳玉抱著妹妹朝晏紫蘇那邊走去,最激動的是李東臨,他一看到自己的兒女走過來,渾身都在顫抖著,通紅的眼眶更是止不住地落下淚水,三兩步就跑到兒子麵前,無比關切地掃了一眼李半月,急聲道:
  “阿玉,半月她怎麼樣了!沒、沒有受到傷害吧……”
  “爸,你放心好了,半月隻是昏迷了而已,並沒有什麼大礙。”
  “真的嗎?你確定她沒有被他們……”不是李東臨杞人憂天,而是大明獵魔團劣跡斑斑,糟蹋在他們手的婦女並不少見。
  “沒事的啦,爸,我們一邊走一邊說,半月她吉人自有天相,哪有那麼容易被那群狗犢子占了便宜?”
  李佳玉笑了笑,有些驕傲,也有些慶幸。
  確認了李半月平安無事以後,晏紫蘇才跟李東臨對視了一眼,神色不太自然地說道:
  “佳玉,你離開的那會,這出了點事……”
  “嗯?”李佳玉眉梢一挑,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他抬頭一掃,卻見掛在冥界戰馬脖子上的背包不見了!
  背包麵,裝著的可是黑天魔蟲的蟲晶,珍貴得難以想象啊!
  看到李佳玉臉色不太好,晏紫蘇低著頭,有些慚愧地輕聲道:
  “剛才……剛才有個黑影從地麵鑽了出來,嚇得我和東臨叔連忙後退,但他對我說……說借蟲晶一用,然後就直接把背包搶在手,我和戰馬、爆錘龍想要反抗,他隻輕輕一抬手,就有黑色的奇怪鞭子纏在我們身上,動都動不了,我們隻能眼睜睜看著他揚長而去,哦對了,他說無意與你為敵,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十日之後就會將蟲晶雙手奉還……”
  李佳玉心中一突,連忙上下掃視著晏紫蘇的身體,查看她有沒有被下了什麼陰險歹毒的詛咒,待確定她真的沒事以後,李佳玉才放下壓在心口上的巨石。
  “佳玉……你、你不生氣嗎?那麼貴重珍惜的蟲晶被搶走……”晏紫蘇柳眉輕顰,滿懷歉意地低語。
  李佳玉笑著搖頭,道:“黑天魔蟲的蟲晶被搶走,的確挺可惜的……但是,破財消災,隻要你和阿爸沒受到傷害就好,蟲晶什麼的不過是身外物,以後多的是機會拿到,可你們卻不一樣,如果你們遭遇了不測,那麼一切就無法挽回了。”
  對李佳玉而言,黑天魔蟲的蟲晶還比不過堂嫂的一根手指頭,哪怕如此珍貴的蟲晶能抵得上一百顆三級低階的蟲晶,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佳玉,對不起……是我沒用……”雖然李佳玉說不在乎,可是晏紫蘇還是很自責。
  李佳玉搖搖頭,勸著堂嫂和父親不要內疚,同時也命令著惡魔犬去搜尋黑天魔蟲蟲晶的氣息,但很遺憾,蟲晶似乎早已被帶出了千米之外,一時半會根本就找不回來。
  “對了,佳玉,那個搶走蟲晶的黑影我們好像見過的……在你們家附近的那條小巷,我們跟他擦肩而過,你和他對視了一眼,你還說他是個狠角色呢……”晏紫蘇想了想,補充道。
  “是那個家夥?”李佳玉心麵咯一下,這就難怪二級中階的晏紫蘇會被一招製服了,因為那個雨中的陰冷男子可是有著三級低階實力的,可惜,當時李佳玉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那個陰冷男子會這麼快就跑來跟他作對。
  “嗯……就是那個家夥,他應該是跟你擦肩而過的時候就盯上了蟲晶,一路悄悄地跟著我們,等你離開戰馬的時候才跑出來搶奪……”晏紫蘇歎了口氣。
  李佳玉臉色微微發青,自重生以來,膽敢暗算他的人全都落得個慘淡下場,可是現在,那個神出鬼沒的強盜卻讓李佳玉吃癟。
  嘖,說來還真是稀奇的,今晚才剛剛進城,就已經遭遇了好幾波戰鬥,連續滅掉兩個獵魔團不說,還跟兩個三級以上的頂尖強者鬧了大矛盾,唔,難道我李佳玉真的是天生災星,跑到哪都能吸引大量的仇恨?
  “算了,先別管他,等以後有了機會,我再把他給揪出來,砍掉他雙手……阿爸,堂嫂,我們先回去吧,已經很晚了。”
  李佳玉招呼一聲,就把李半月交給堂嫂,讓她們騎上冥界戰馬,由於李半月還是個純淨的處女,冥界戰馬不但沒什麼反抗的心理,甚至還養著頭顱高聲嘶鳴,得意地撒著蹄子翹著馬尾,歡樂得不行……
  確認了妹妹真的是處女,不知為何,李佳玉心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複雜感受,隻希望妹妹永遠不要嫁給其他男人才好,可是他跟妹妹又有血緣關係,注定是不可能結合在一起的……哎,也許終歸會有一天,妹妹會成為別的男人的新娘吧……
  李佳玉搖搖頭,驅除心中的雜念,就跟老爸一起騎上了爆錘龍的背脊,不過李東臨表現得相當拘謹,根本就不敢跟李佳玉有太多的身體接觸……
  到現在,李東臨還沒克服心理障礙,他依然下意識地把兒子當成不容褻瀆的女神,生怕庸碌平凡的自己會給她帶來恥辱……
  對此,李佳玉也隻能翻著白眼,隻希望在未來的日子慢慢地讓父親去適應了,畢竟李佳玉可不希望老爸把他當成閨女來看待,真要那樣的話就太過悲劇了……
  幾分鍾以後,李佳玉等人就回到院子,空地上依然橫七豎八地躺著青峰獵魔團的屍體,想來案發的三個小時麵,都沒人跑來給他們收屍,這還真是夠可憐的……
  李佳玉抱著妹妹上到九樓,一腳就把被冰霜黏住的防盜門給踹開,登時把房的白潔阿姨,小蘿莉方清月嚇了一跳,生怕歹徒又闖進來要對她們母女施暴,但等她們看清楚李佳玉懷的李半月時,這才齊齊發出一聲歡呼,驚喜無限地跑到李佳玉麵前,詢問著李半月的狀況。
  李佳玉對這對莫名其妙住進來的母女沒什麼好感,直接就黑著臉冷哼道:
  “沒你們的事,滾開,少在我麵前比手畫腳!”
  “嗚……”
  白潔母女被斥得齊齊愣住,尷尬無比,心委屈到了極點,她們就想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那個救命恩人會那麼討厭她們……尤其是小蘿莉方清月,都已經委屈得哭出來了。
  可惜,李佳玉對不相幹的女人沒什麼憐憫之心,看也不看她們一眼,直接就抱著李半月進到他的房間。
  這個房間是他的老窩,雖然已經有些老舊,牆上的白色瓷磚也有些微微發灰,可李佳玉在這住了六年,感情極深!
  然而,才一跨進去,李佳玉就生起了悶氣,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床上竟然有女性的衣物,而且房間內的許多東西也被改變了,隱約間還能看到掛在陽台上的少婦內衣……
  可惡!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爛好人的老爸主動把李佳玉的房間騰出來,給白潔母女住進去!
  真是混賬,憑什麼讓這對萍水相逢的母女住進自己的房間啊,一想到自己的床鋪被不相幹的女人睡過,李佳玉心就很不舒服,他回過頭,惡狠狠地瞪了白潔母女一眼,這才把妹妹放在床上,讓她好好地休息。
  白潔母女被瞪了這麼一眼,那就更加委屈了,她們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李佳玉就處處看她們不順眼嘛……
  被女神一般的李佳玉逼視,她們承受的壓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此時,李東臨和晏紫蘇也走進房門,待發現白潔母女的尷尬神色以後,李東臨才咳嗽一聲,提醒兒子道:
  “佳玉……對客人禮貌一點。”
  “哦,知道了!”李佳玉漫不經心地答了一句,卻連正眼都不瞧白潔母女一下,態度惡劣至極。
  白潔苦笑了一下,她早逃亡的生活已經習慣了遭人白眼,所以不介意李佳玉的惡劣態度,相反,她有些古怪地看了看李東臨,又看了看李半月和李佳玉,微微張著嘴,詫異道:
  “東臨叔……她、她真的是佳玉啊?你不是說佳玉是你的兒子嗎,可她分明就是個大美女啊,呃,到底是你記錯了還是我記錯了……”
  李東臨歎了一聲,唏噓道:“的確是我兒子李佳玉沒有錯……哎,你別問了,我自己也頭疼死了……”
  白潔愣了愣,點著頭,神色卻有些怪異,她小心翼翼地靠近李東臨,低聲道:
  “你、你確定你跟她有血緣關係嗎……東臨叔,你能生出半月這麼漂亮的閨女就已經很不可思議了,但如果說你兒子也能長出這麼模樣,那就真的是遺傳學麵最大的奇跡……”
  李佳玉耳尖,自然聽到白潔的低語,不過他懶得去理會,反倒是李東臨渾身一僵,臉色微微泛白,似乎有些激動,但他又把那激動的反應強行掩飾過去,緊張地掃了一眼李佳玉,這才咳嗽一聲,對白潔說道:
  “你多慮了……別看我醜,其實我年輕的時候長得也不賴,半月她媽媽也很漂亮的……”
  房間的李佳玉就納悶了,為什麼老爸隻說是半月的媽媽,而不是說佳玉的媽媽,對了,小時候老爸也很少跟他提起媽媽的事……
  呃,我到底在懷疑什麼,我肯定是老爸的親兒子!
  與此同時——邕城城北,相對有些偏僻的陳舊住宅區。
  雨水淅淅瀝瀝地下著,在屋頂的瓦片上匯聚成水流,沿著屋簷滴滴答答地滴下來,頗為悅耳,不遠處的青蔥竹葉在夜風中嘩嘩作響,一派恬靜悠揚之色。
  然而,一聲悶響,打破了這般寧靜的夜晚!
  “!”
  “嗚啊!”
  三四個鼻青臉腫的男子從一間老舊的房子被踹飛了出去,撞在對麵的牆壁上,一個個都捂著肚子滿地打滾,疼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好啊!你們這群鳩占鵲巢的王八羔子,強行霸占我爸媽的房子不說,竟然還敢讓我爸媽來給你們當傭人?你們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活得不耐煩了吧!”
  屋子,緩緩走出一個少女,這個少女長得頗為秀麗,長發披肩,肌膚雪膩,高聳的胸脯和渾圓的臀部勾勒出火爆的身體曲線,一顰一笑都充滿了魅惑,但嬌媚冶蕩之中又帶著說不出的孤傲。
  “饒、饒命啊!我們沒有欺負過伯父伯母啊,是軍隊的人教我們住進他們家的!”男子連忙忍著疼痛,跪在地上討饒,不是他們沒有骨氣,而是對麵的少女太過厲害了,她一掌就能打爛一張桌子,破壞力超驚人的!
  “是啊……他們真沒有欺負過我們……”一對四五十歲的憔悴夫婦出現在少女旁邊,點頭哈腰地說著。
  “真的沒有?那算了……”少女一手叉腰,一手指著那群人,很不淑女地吼道:“本來想打斷你們四肢去喂蟲子的,不過我爸媽為你們求情,我就放你們一馬,趕緊給我滾,滾得越遠越好,再出現在我麵前,我就像殺人狂魔李佳玉那樣,把你們一個個打爆出腦漿!”
  說完,少女的背包麵竟然飛出了好幾隻自爆蟲和腫瘤蟲,嗡嗡嗡地撲扇著薄翼翅膀,鼓脹著身體,猙獰無比,登時把那幾個男人嚇得臉色大變,連滾帶爬地消失在雨夜之中。
  就連那對憔悴夫婦也被突然出現的蟲子嚇得麵無人色,差一點就要暈倒過去,少女見狀,連忙把蟲子收回到背包,略帶歉意地對憔悴夫婦說道:
  “爸媽,對不起,嚇到你們了……”
  憔悴夫婦麵麵相覷,苦笑著說道:“你一定搞錯什麼了吧……我們夫婦隻有一個不爭氣的兒子,哪有你這麼個千嬌百媚的女兒……”
  “爸媽,我是果凍啊,我真的是你們的兒子,隻不過最近出了點問題……暫時,嗯,暫時變成了女的而已……”少女低著頭,看了一眼自己那高聳飽滿的胸脯,滿腹辛酸地對自己父母說道……
  三分鍾之後——
  憔悴的父母才在果凍的解釋下,完全確認她就是他們曾經的兒子!
  老兩口目瞪口呆,愣了好久才回過神,齊齊露出苦澀的笑容,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是啊,果凍比李佳玉淒慘太多了,李佳玉雖然被人誤會,可他好歹還算半個男的,可果凍卻完全變成了女的,還自帶人見人怕的變形光環,現在她連跟父母擁抱在一起都不敢去做了……
  ……
  

Snap Time:2018-10-23 19:18:45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