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黑暗召喚師》全文閱讀

作者:曉夜圓舞曲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最新章節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末世之黑暗召喚師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後記(14-12-26)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大結局下(14-12-26)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大結局中(14-12-26)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碎夢刀解封


    染紅霞左右張望,微微張開瑩潤的小嘴,語帶尊敬道:“啊,你們認錯了……我不是你們的傳承者,傳承者另有其人……”

    “不會錯,就是你,身懷皇室的血脈,即便你不是純正的女蘿藤也一樣……現在,複興女蘿藤帝國的重擔就落到你的肩膀上了,你,就是最新一代的女蘿藤皇後,你必須要用你一生的使命,去將女蘿藤的榮光遍灑每一寸黑暗的角落……”

    螢火蟲般星星點點的黃色光華,緩緩地從四周飄起,猶如群星薈萃,美輪美奐,隱隱中仿佛有一股龐大的力量要釋放出來。

    “不…我不需要這股力量……你們真正的傳承者是李佳玉,她才是真正可以振興女蘿榮光的人!”

    染紅霞已經劍心通明,她的道路很純粹也很堅定,那就是劍修與劍心,如若染上女蘿藤的力量,隻怕她的劍意不純,難以圓滿。

    “敞開你的心神吧,偉大的新時代即將到來,你,會需要這股力量的!”

    不容置喙的莊嚴女聲,如同萬千炸雷般在染紅霞耳邊震響,饒是她心之堅定也被震得耳膜生疼。

    下一刻,那三百六十五口棺材“噶吱吱”地打開,曆屆女蘿藤皇後的遺體竟然不約而同地睜開雙眼,抬起頭,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盯著染紅霞!

    那是一種臨近冰點的眼神,沒有情緒,也沒有溫度,有的僅僅是空洞的渴望……

    “嘩啦啦”

    曆屆皇後紛紛從棺材爬出來,玉體橫陳,嫋娜生姿,浸泡著的藥水也從她們肌膚上、頭發上滴答流下。

    每一任女蘿藤皇後皆是深淵界赫赫有名的傳奇高手。更是深淵界遠近聞名的花魁,論及美貌或許女蘿藤皇後不算最強,但是論及女王氣質和火辣身材,在深淵界還沒有種族比得上她們!

    “這……”

    染紅霞瞳孔微縮,汗毛乍起。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她在深淵界連連征戰奇遇不斷,但她還是欠缺火候,現在撐死了也不過傳奇巔峰(主要是沒有李佳玉給她戴綠帽了,要不然染紅霞早就半神了,染紅霞也是很依賴綠帽祝福的呀)。即便有神器碎夢刀的加成,她也頂多隻能對付十來個女蘿藤皇後……

    但如果是三百六十五名皇後一起動手,那染紅霞極有可能會在一個呼吸的時間慘死當場!

    尤其是第一任的女蘿藤皇後還在腦後懸浮著一個七彩光暈,擺明了就是一名隕落了的史詩級高手(空有軀殼,沒有神魂),而第二任到第十八任的皇後也全部都是半神!

    一個史詩。十七個半神,三百多名傳奇,這麼一股勢力,可想而知有多麼恐怖,她們力量連成一片所形成的壓迫感,直接就壓得染紅霞都滲出了冷汗。

    就在染紅霞驚疑不定的時候,第一任的女蘿藤皇後那死寂的雙眼放射出綠色的生命之光。籠罩住染紅霞,讓她猶如置身於溫泉中,又像是回到了母親的腹內,說不出的舒服。

    “嗡嗡嗡——”

    忽然間,染紅霞手中的碎夢刀發出了強烈的劍鳴聲,震得染紅霞都握不住,“當”一聲碎夢刀就掉落在了地上。

    “嗯?”

    第一任女蘿藤皇後如夢囈般呢喃,死寂的雙眼也如同雲銷雪霽似的恢複了生機,她難以置信地望著碎夢刀,臉上的表情從驚愕到頹然。再到羞愧與後悔,總之在那一瞬間,她臉上的表情就換了好幾次,仿佛被碎夢刀勾起了無盡的辛酸往事。

    “繼承者啊,你的刀……”

    看到第一任皇後開口說話。染紅霞也感到很驚奇,皇後不是已經沒有神魂了嗎,不是已經隕落無數個年代了嗎,為何現在不僅能說話還能有表情,難不成第一任皇後複活了?

    “我的碎夢刀怎麼了?”

    “你的刀,喚醒了我最後的一絲記憶……”第一任皇後露出了比哭還要傷感的苦笑,解釋道:“我,早已經不存在於這個天地間,魂飛魄散了……但是那把刀卻讓我腦僅存的的怨念回光返照一下……傳承者,告訴我你的刀從何而來。”

    染紅霞鬆了口氣,敢情第一任皇後不是複活,隻是回光返照啊,那就不需要太過緊張了:

    “刀是朋友送的……這是一把非同凡響的刀啊。”

    “的確非同凡響,隻可惜……你未曾聽說過這柄刀的傳說……這,其實是一把可以斬碎一整個世界的神刀,遠不是你所以為的傳奇級……”

    “呃……真的嗎?可是我一直……”染紅霞這三年多以來一直刀不離身,她也沒發現碎夢刀蘊含著斬破世界的力量啊,就好像忽然有一天,有人跟你說你的小電驢其實是一輛勞斯萊斯幻影,你也會很難相信吧?

    “也許你還沒有發覺你的力量變化吧……這是一把不祥的神刀,持有者,在獲得巨大力量的同時也會注定腦頂發綠,事實上,你的腦頂就戴滿了無數頂綠帽卻不自知……”

    染紅霞哭笑不得道:“啊?綠帽?我沒有啊,我一個女人,哪來的綠帽……皇後您莫不是搞錯了對象認錯人了吧……”

    “真相總會比你想象中的殘酷,以後你自然就會知道了……”第一任皇後並沒有道破玄機,而是轉移話題,露出緬懷的表情,語氣猶如風中殘影般唏噓道:

    “久遠前,深淵界還是一個獨立的特大世界,有陽光也有豐富的資源,那個時候,深淵界也分為正邪兩個陣營,神國與死國,更有著屬於自己的史詩高端體係……”

    “可惜,神國出了一名水性楊花的女人,神國與死國都要搶她,最後因她而爆發大規模戰爭,戰後兩國一起崩潰,連天空的太陽都爆炸開。神王子、魔皇皆是兩敗俱傷。”

    “最後,得知被戴了無數綠帽的神王子悲憤莫名,他為了一個人盡可夫的女人賠盡了所有,他流下一滴血紅的冷冽之淚,然後傾盡最後的力量。將崩潰的神國、死國,乃至是死亡的魔皇都封印在一柄刀……”

    “封印了神國與死國,神王子、魔皇,乃至是一群隕落的頂尖強者……你說,這柄刀,會蘊含著多麼恐怖的力量?”

    說到最後。第一任女皇招了招手,碎夢刀“嗖”地一下就飛竄到了她的手,她深情而又悔恨地輕撫著冷冽的刀身,一時間癡了,像是思緒翻湧,也像是追悔萬千。沉默了好久才滴答滴答地留下了淚水,略帶哽咽道:

    “這柄刀……甚至比整個深淵界都還要珍貴……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它,善用它,知道嗎?”

    染紅霞似乎還很難消化耳中聽到的一切,她真心不敢相信,傳奇級的碎夢刀還隱藏著這麼一段驚心動魄的故事。她看著皇後,目光轉為堅定,用力一點頭:

    “我會的!”

    頓了頓,染紅霞又小心翼翼地問道:

    “皇後……您怎會知道得那麼清楚,莫非您是當年的見證者?”

    皇後慘笑一聲,擦了擦淚水:“不單隻是見證者,更是其中的主角……我,就是那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害得神國與死國一起崩潰的罪魁禍首……當時我也該被一起封印在刀的,但因為一些原因。我的一縷魂魄逃出來了,可惜那個時候的深淵界早已分崩離析,從富饒光明的世界,淪落成陰暗肮髒的深淵,我無時無刻不生活在自責之中。建立了女蘿藤帝國之後,便鬱鬱而終……”

    染紅霞呆了呆,仍然很難消化皇後所說的話,她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可她的舌頭卻在打結,話到嘴邊卻又完全發不出聲音來。

    “它叫碎夢刀?真是個好名字……傳承者啊,你要繼承的,不單隻是女蘿藤的帝國,甚至還包括了碎夢刀的一切寶藏……你若想繼續持有碎夢刀,就一定要繼承女蘿藤的力量,否則,你就不配擁有它!”

    染紅霞咬了咬牙,紅豔豔的小嘴都被咬出了一點點牙印:“不行,我不能失去它……你……好吧,如果非要這樣,接受女蘿藤的力量我也認了……但是你能確定,我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嗎?萬一我也變得那個那個怎麼辦?”

    染紅霞很擔心那個,她不想自己的性格被扭曲,更不想自己的體質變淫.蕩,她覺得改由柳銀沙來繼承這股力量最好,反正柳銀沙本來就很水性楊花。

    皇後難得地笑了笑:“不會的,你想多了,我水性楊花是因為我的天性使然……你看除我之外的每一任皇後,誰會是水性楊花的?”

    “這倒是……”

    “那就敞開你的心神吧,我已經能感覺得到,如今的年代風起雲湧,又將有莫大的災難與變故發生,甚至,這一場即將到來的大戰,要比當年的死國神國之戰要激烈十倍百倍……傳承者,你務必要珍惜繼承而來的力量……”

    “我會的!我會是星空之下,最強的女人!即便是李佳玉,我也會超越她!”

    “有這份決心就好,在繼承了力量曆屆皇後的力量之後,你會強大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如果你能吸收到神王子、魔皇的力量,你更將會所向披靡……神王子、魔皇可都是觸碰到史詩巔峰的門檻……”

    換句話說,神王子、魔皇雖然比不上光明女神和大魔神,卻也差不了太多,兩尊史詩巨擘雖然掛掉,但是如果傳承到染紅霞身上的話,絲毫都不回遜色於大魔神灌功給黑佳玉的!

    “還有,最後的一句叮囑……傳承者,如果將來有一天,你麵對的是超越了史詩,達到超脫級的強敵,那麼你就毫無勝算了……”

    染紅霞一呆,對她來說,史詩級就是無比遙遠的境界,哪還曉得史詩級以上竟然還有一個超脫級,她也算是頗有名氣的高手,縱橫在深淵界好長一段時間,可她還從來沒在任何的傳說和文獻中聽說過“超脫”這個境界。

    “超脫……就是創世神、造物主的那種層次,一個念頭就足以粉碎半個星域……但是,你也有對抗超脫的資本。”

    “我也有?可是我……”

    “善用你的碎夢刀……善用碎夢刀的詛咒,有時候,詛咒也能給你帶來逆天的力量,你可以不變成水性楊花的女人,但你可以使勁地讓你的愛人背叛你……”

    “什麼?皇後,能說的明白一些嗎……我還是沒聽明白啊…”

    “言盡於此,以後你自會領悟,現在開始吧!”

    第一任皇後似乎是感覺到她消散的時間到,於是不再廢話,捉緊時間地就張開雙手,釋放出一股澎湃洶湧的生命綠光,源源不斷地流淌到染紅霞體內。

    而其餘的曆屆皇後,也跟著她一起將畢生的功力都灌輸到染紅霞身體……

    隨著時間的推移,所有皇後的身體都愈來愈黯淡,虛幻,沒過多久便難以實體化,待她們功力耗盡的時候,她們的遺體就化作了細密的光沙,消散在了空氣中,飄蕩著灑落在這片遺跡的每一個角落……

    染紅霞醒來的時候,駭然地發現四肢百骸中撐滿了爆炸性的力量,她難以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的皮膚泛著淡淡的熒光,猶如溫潤的神玉一樣!

    “我現在的力量,比之方才強大了何止百倍……即便劍心受到一定的影響,也已經無傷大雅了……皇後,我定然不會辜負你的遺誌!”

    染紅霞站起身來,卻不由得眼前一亮。

    本來如同廢墟般殘破的女蘿藤帝國遺址,竟然浴火重生般煥然一新,所有倒塌的斷壁殘垣都恢複成恢弘霸氣的亭台樓閣,一派莊嚴的氣象,到處都點綴著精美的石雕,擺放著奢華的藝術品,更有著大量的魔獸標本……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珍貴的。

    最珍貴的,是第一任皇後所沉睡的棺材上,點綴著的一顆紅色鑽石。

    “拿去吧……傳承者,你會需要它的……那是神王子封印碎夢刀的時候,流下的一顆血淚,擁有它,你就能解開碎夢刀麵封印著的一切……”

    虛空中,響起了第一任皇後的聲音,隻是聲音越來越弱,直至聽不見,染紅霞知道,第一任皇後的怨念也消散在天地間了。

    

Snap Time:2018-06-19 00:57:18  ExecTime:0.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