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世家》全文閱讀

作者:蝶之靈  醫生世家最新章節  醫生世家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生世家最新章節大結局(12-04-17)      Chapter75(12-04-13)      Chapter74(12-04-12)     

大結局


    安家祖宅內,邵榮剛剛送走大舅舅安揚,小舅舅安洛又敲開了自己的房門。都市小說www.9pwx.com

    邵榮看著麵色冷淡的小舅舅,半晌不知該說些什麼。

    安揚給人的感覺很溫柔,像是三月的暖風,而安洛給人的感覺卻非常冰冷,麵無表情的臉加上冷冰冰的眼神,如同一台移動的空調。

    邵榮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他,“舅舅 ,你找我?”

    安洛並沒有說話,拿了一杯水和一粒藥片走到床邊,放在床頭。

    邵榮疑惑地問:“這是什麼?”

    “拿一片安眠藥給你,不想吃就放著吧。”

    安洛轉身要走,邵榮卻突然說:“舅舅,你想拿到那份證據,是因為擔心他會有危險?”

    安洛的臉色僵了一下,片刻後,才低聲說:“那份證據對安揚並不能構成多大的威脅,多年前他出車禍之後,醫院已經宣布他死亡,在法律上來講安揚是個死人,他現在回國也不是以安揚的身份。”安洛頓了頓,“我隻是,不想讓那份證據落在別人的手。”

    邵榮想了想說:“那我把證據給你,你讓我回去見我爸爸,好嗎?”

    安洛皺眉,“你居然還想回到邵長庚身邊?”

    邵榮點頭,“嗯。”

    安洛沉默了片刻,問道:“你……喜歡他?”

    邵榮沒有過多的猶豫,認真地點點頭說:“嗯,我喜歡他。”

    其實說出這句話並不難,隻是以前的自己考慮的東西實在太多,多年的父子關係,周圍人的眼光,年齡的差距,給兩人之間造成了太多的阻礙。可是,內心深處最直接的感受卻無法違背,喜歡就是喜歡,對他的感情,到了如今已經沒有再猶豫的必要了。

    “你們說過,在我知道真相之後如果還想回去,你們都不會阻止。”邵榮看著安洛,輕聲說道,“他現在一定很難過,我想回到他的身邊陪著他。”

    “……”安洛沉默。

    “邵安國已經去世了,我親生父親也去世了很多年,我們活著的這些人,沒必要一直陷在過去的陰影麵。舅舅你說對嗎?”

    看著邵榮眼真誠的期盼,安洛卻不知該給出怎樣的答複。

    多可笑,他跟安揚兩個人痛苦了這麼多年,卻沒有邵榮這個孩子想得通透。

    或許也正是因為邵榮的單純和直率,他才能把一件事情考慮得這麼簡單。

    沒錯,逝者已矣,死去的人已經成了定局,活著的人沒必要陷在過去的陰影,這個簡單的道理誰都懂,可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像邵榮這樣豁達?

    安揚做不到,安洛也做不到。

    單純認真一根筋的邵榮,卻能輕易的做到。

    知道真相之後,他雖然會討厭邵安國,可他卻從來沒有想要去報複,更沒有讓這種憎恨的情緒影響到他心底溫暖的那一麵。

    邵安國出事了,他首先想到的也不是報了仇的痛,反而是擔心他喜歡的人,擔心邵長庚會不會因此而難過。

    在黑與白交界的地方,麵臨選擇的時刻,邵榮會出於單純的個性,直觀地選擇更偏向於陽光的那一麵白色。

    因為他的心,還有很多很多美好的東西,是比複仇更加重要的存在。

    看著邵榮期待的目光,安洛突然間覺得心底一陣苦澀。

    邵榮的性格其實很像蘇子航,這種人習慣把事情往好的方麵想,他們恩怨分明,卻心地善良。安揚當初被蘇子航所吸引,或許也是因為他身上有那種讓人覺得溫暖的東西。

    而從小就在黑道世家長大的自己,卻從來都學不會如何給人溫暖。

    他跟安揚是同一類人,骨子的冷酷,深沉的心機,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殘忍,這些都是充滿荊棘的環境所造就的個性。在那個世界,你不拿起槍,你就會成為別人槍下的亡魂。

    可是,在黑暗中待久的人,總是會渴望陽光和溫暖,所以安揚深愛上蘇子航,而對一直陪在他身邊的自己毫不動心……其實過了這麼多年,安洛早就能理解了。

    見安洛的臉色突然間變得落寞,邵榮忍不住擔心地問道:“舅舅?”

    安洛回過神來,看了邵榮一眼,說:“好吧,我接受你的建議。你把那份證據給我,我來毀掉它,邵安國死了,這件事也沒有再追究下去的必要。”

    聽到這個承諾,邵榮眼中馬上浮起一絲喜悅的神色,“那我明天就去把那些東西找來給你。”

    安洛點點頭,“可以。”頓了頓,“不過,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

    “你這一生,都不許去邵安國的墓前。”

    邵榮沉默了一下,點點頭,“好。”

    或許這是安揚和安洛的底線。身為蘇子航的兒子,邵榮當然也不會去邵安國的墓前給他祭拜。

    “早點睡吧。”安洛留下這句話,便轉身走出門去。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門口,邵榮這才坐起身來,拿起床頭櫃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水的溫度剛好,不冷不熱,顯然是專門兌過的。邵榮掰了半片安眠藥就著水吞下去,躺回床上閉上眼睛,片刻後,終於進入了夢鄉。

    而此時,以為邵榮出事了的邵長庚卻臉色陰沉,踩了油門瘋狂地往安家祖宅的方向飆車,銀色的捷豹如同敏捷的豹子一般飛地在高速公路上奔馳。

    還好是深夜,路上的車輛並不多,邵長庚一路開過來暢通無阻,很就到達了安家祖宅的門前。

    和記憶中一樣的別墅,獨特的造型是身為建築師的安菲的媽媽親自設計的。此時,整棟別墅的燈都關了,兩層的樓房一片漆黑,隻有兩旁昏暗的燈光依稀映襯出這棟別墅造型獨特的輪廓。

    邵長庚把車子停下,走到門前按響了門鈴。

    剛才從醫院出來的時候太匆忙,邵長庚穿的衣服並不厚,隻有一件薄薄的毛衣外麵套著黑色外套,此時正是溫度最低的冬日淩晨,天空中又飄起了大雪,在門前站了一會兒,雙手很就凍到發紅。

    邵長庚從來都不怕冷,並不覺得這樣寒冷的溫度有多麼難熬。

    令他難熬的,隻是對邵榮的擔心。

    邵榮的電話一直打不通,這讓他心急如焚。

    邵榮的膽子從小就不大,如果真被太子綁架了,他現在一定又冷又怕,想到小家夥縮在牆角發抖的畫麵,邵長庚就覺得胸口悶得發疼。

    小榮別怕,爸爸很就來接你……

    一邊在心底安慰著自己,一邊繼續按門鈴,安家祖宅的門鈴按了很久一直沒人應,可手機導航上邵榮的位置卻始終在原地停留不動。

    難道他出事了?

    這樣的猜測讓邵長庚的脊背出了層冷汗,終於忍無可忍,一腳踹開了安家的大門。

    就在此時,樓上第一間臥室的門突然打開了,安洛一臉陰沉地走了出來,順手開了客廳的大燈。

    “……”兩人的目光一對,空氣瞬間一陣電光石火。

    邵長庚看著安洛,冷冷地道:“安洛,邵榮是不是被你帶來這了?你想做什麼?”

    安洛慢慢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打了個欠,麵無表情地看著邵長庚。

    邵長庚冷靜地問:“邵榮呢?”

    安洛沉默半晌,才開口說:“明天我就出國了,想帶邵榮一起走。畢竟他是我們安家的後代,帶他去繼承家業也是應該的,不是嗎?”

    “不行。”邵長庚毫不猶豫地拒絕,“我不會讓你帶走他。”

    “理由?”

    “我想把他留在身邊。因為我愛他,這個理由夠不夠?”

    安洛看著邵長庚,沉默良久後,才低聲道:“你倒是很直接。”

    邵長庚目光坦然地直視安洛,“事到如今,也不必再拐彎抹角,我跟邵榮早已不是父子關係,他現在是我的戀人,你想在我眼皮底下帶走他,我隻告訴你三個字——不可能。”

    “……”對上態度強硬的邵長庚,安洛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仔細算來,他跟邵長庚算是第三次談判,第一次是邵榮六歲那年為了他的領養權,第二次是一年前為了那個保險箱,這一次,卻是為了邵榮的去留。

    每一次遇到邵榮的事情,邵長庚的態度都非常堅決,絲毫沒有商量的餘地,顯然,他把邵榮看得非常重要。他曾經說過,邵榮是他的底線。

    尷尬的沉默持續了良久,樓上另一間臥室的門突然開了,安洛抬頭看了樓上一眼,邵長庚順著他的目光抬頭往樓上看去,隻見安揚麵無表情地站在臥室的門口。

    邵長庚笑了笑:“安揚……好久不見。”

    “的確是好久不見。”安揚一邊往樓下走,一邊問道,“對於我沒死這件事,你似乎並不驚訝?”

    邵長庚點點頭,語氣平靜地說:“安菲的保險箱在我的手上,我看過她留下的日記,早已猜到你是太子。”

    安揚驚訝道:“我們找人翻遍了那棟別墅都沒找到那個保險箱,原來是邵榮把東西留給你了?”

    “並不是他留給我,是我自己找到的。”邵長庚頓了頓,“小榮把箱子埋在樹林,還在樹上做好了標記,那種標記是他小時候很喜歡畫的符號,我一找就找到了。”

    “……你們倒是心有靈犀。”安揚沉默片刻,“所以,你現在大半夜跑來安家,是來跟我要人的嗎?”

    邵長庚皺眉,“我不會讓你帶走邵榮。”

    “理由是你愛他?”安揚的目光直直盯著邵長庚,“別忘了,他可是你的養子。”

    “那又如何?” 邵長庚微微笑了笑,“我喜歡他,跟他的身份無關。我不介意他是誰的基因組成的試管嬰兒,也不介意他是我親手養大的孩子。我隻知道,他是我最疼愛的小榮。”

    安揚和安洛對視一眼,無言以對。

    是的,不介意。

    邵長庚就是有這樣瀟灑的氣魄,兩句不介意,輕描淡寫就把別人看來無法跨越的巨大障礙給一次性掠過了。

    他不介意邵榮的身世背景,不介意邵家和蘇家各種難解的恩怨情仇,他喜歡邵榮,跟邵榮的背景無關。他對邵榮的喜歡,也不會因為邵榮複雜的背景而受到絲毫的影響。

    他單純喜歡邵榮這個人。不管邵榮的出生是為了什麼,不管邵榮的身體流的是誰的血,他隻需要確定,邵榮是他邵長庚最疼愛的寶貝。

    何其相似的話,在不久之前,邵榮也剛剛跟安洛說過。

    ——不介意。

    他們兩個當事人都不介意,其他人又有什麼資格去阻止?

    邵長庚看著安洛,一字一句地說:“安洛,當初我從安家把他帶走的時候,你問過我一句話。你說,萬一邵榮不是我親生的,我帶他回去照顧,會不會很虧?”

    “我現在的答案,依然和當初一樣。”

    “我把他帶回身邊,照顧了他十多年。我從來都不覺得虧,反而覺得慶幸。”

    看著邵長庚坦然的目光,聽著他平靜的聲音,仿佛愛上邵榮這件事,對他來說沒有絲毫難以啟齒的尷尬。

    而是理所當然,光明正大。

    安揚的心中微微有一絲震動。

    他似乎有些明白邵榮為什麼那麼緊張邵長庚了。

    這樣溫暖的包容,這樣坦然的愛護,這個強勢的男人在對待邵榮的事情上,難得的展現出了他溫柔的那一麵,也難怪邵榮會對他死心塌地。

    安揚微微笑了笑,問:“你認為,在他知道所有的真相之後,他還會選擇留在你身邊,而不會跟我出國?”

    “……”邵長庚沉默。

    “怎麼,沒信心?”

    邵長庚笑了笑說:“他並不會因此而遷怒我的。邵榮是我一手帶大的孩子,他的個性如何我很清楚。請你讓他自由的做出選擇,如果他跟你們走,我也不會阻止。”

    安揚和安洛對視一眼。

    見邵長庚自信滿滿麵帶微笑說出這番話,顯然,他跟邵榮之間的相互了解和心有靈犀的默契,已經沒有任何人插足和破壞的餘地了。

    安揚和安洛差點翻了地皮都沒找到的保險箱,卻被邵長庚輕而易舉的找到了。邵榮隨便畫的符號,別人會輕易忽略,在他的眼了卻成了最明顯的線索。

    邵榮在知道真相之後雖然厭惡邵安國,卻沒有讓這種負麵情緒遷怒到邵長庚,對於邵長庚的感情更沒有受到絲毫影響,這也是因為邵榮本性的單純和率真所致。

    邵榮是邵長庚親手養大的孩子……

    這麼多年,親自給他穿衣,喂他吃飯,看著他一點一點的成長,從一個小小的孩子長成如今身材修長的少年……

    這個世上又有誰,會比邵長庚更了解邵榮?

    邵榮會選誰,答案已經沒有猜測的必要了。

    沉默良久之後,安揚才終於輕輕笑了笑,“邵長庚,當初在英國期間你給安菲幫了不少忙,後來又領養小榮,悉心照顧他這麼多年,說實話,我並不討厭你。”微微一頓,安揚低聲說道,“既然你父親已經去世了,我們兩家的恩怨,就到此為止吧。”

    雖然談不上討厭,卻也沒辦法喜歡,可至少,那些仇恨隨著邵安國的死,已經沒有繼續追究下去的必要了。何況,邵榮那麼喜歡邵長庚,安揚也沒有心情再去拆散他們。

    “這樣最好。”邵長庚點了點頭,“那麼,我可以上樓帶走他了嗎?”

    見安揚微笑不語,邵長庚也回以他一個微笑。

    “多謝。”

    一笑泯恩仇,心輕鬆的卻不止邵長庚一人。

    邵長庚剛要上樓去接邵榮,樓上臥室的門卻突然被推開。

    邵榮穿著睡衣踩著拖鞋,一路狂奔下來,在安揚和安洛驚訝的目光中直接撲到了邵長庚的懷。

    “爸爸你怎麼來這兒了?!我還以為我是做夢才聽見你的聲音!你沒事吧?有沒有哪受傷?他們有沒把你怎麼樣?”

    邵榮還以為邵長庚是被兩個舅舅改變了主意突然綁來的,擔心他出事,伸手在他身上到處摸摸看,來檢查有沒有嚴重的傷口。

    確認沒發現明顯的外傷之後,邵榮才擔心地問:“你沒事吧?”

    “……”邵長庚被突然撲到懷的小榮嚇了一跳。

    被當成“壞人”的安揚和安洛對視一眼,也頗有默契地保持沉默。

    “怎麼不說話?”邵榮疑惑地看向邵長庚。

    對上他滿是擔心的目光,邵長庚心一軟,伸手摸摸他的頭,柔聲說:“放心,我沒事。”

    邵榮這才鬆了口氣,回頭問安洛:“舅舅,不是答應我不追究了嗎?”

    “……”

    沒人追究,是你這帥氣的老爸半夜三更踢了我家的門!

    安洛看了邵榮一眼,懶得說話。

    倒是安揚忍不住微笑了一下,說:“行了,大半夜把人吵醒,看見邵榮沒事,你可以放心了。”

    邵榮回頭疑惑地看向邵長庚,邵長庚給了微微笑了笑。

    “我先休息了。”安揚轉身上樓,走到一半又回頭說,“小榮,明天下午五點的飛機,四點之前我會給你電話,到時候給我個決定。”

    邵榮愣愣地點頭:“哦……”

    安揚轉身上樓了,安洛沉著臉冷冷看了兩人一眼,也跟著轉身上樓去睡覺。

    客廳隻剩下兩人,邵榮這才疑惑地問道:“對了,你怎麼突然來這了?”

    邵長庚低聲說:“你的手機一直打不通,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就找來這。”

    邵榮忙說:“我沒事的,倒是你……手機怎麼一直沒人接呢?”

    邵長庚解釋道:“我去接你的時候,機場附近突然出了交通意外,我跟著救護車回醫院,急著進手術室把手機落在車,所以沒聽到你的電話。”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你出事了。”

    “沒事。”邵長庚頓了頓,又說,“小榮,跟我回去好嗎?”

    邵榮毫不猶豫地點點頭,“嗯,等我一下,我去換衣服拿行李,馬上就好。”

    邵榮回頭去臥室迅速的換好衣服,提了行李箱跑下樓來,見邵長庚還站在原地默默的等待。

    安家的客廳亮著燈,客廳的門依舊敞開著,邵長庚一個人靜靜地站在那,高大的身材在燈光的投射下顯得有些疲憊。

    門外的冷風夾雜著大雪飄進客廳,讓他的頭發上落了一層雪花,或許是出來得匆忙,他穿的衣服很少,黑色大衣被冷風吹得揚起衣擺,握在身側的手都凍得發紅了。

    他總是這樣靜靜的等待著。

    小時候在校門口等自己放學,高考那年在考場外等自己考完試,後來又是等自己回頭,等自己給他一個答案……

    以前的自己,一根筋到底,根本不知道拐彎和回頭。其實,每一次,隻要回頭看看,就會發現他一直都在自己的身後,從來都沒有離開過。

    剛才在樓上聽到他跟安揚和安洛的對話,邵榮這才知道,原來他早已得知太子的存在,在自己無憂無慮上高中的那兩年,或許他每天都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吧。

    這樣的包容和愛護,讓邵榮的鼻子突然間一陣*潢色小說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發酸。

    邵榮趕忙朝他走了過去,心疼地握住他的手,幫他在掌心了口熱氣,輕輕把他僵硬的手指握在手心搓了搓。等他的手指搓到暖了起來,邵榮這才小聲埋怨道:“大半夜穿這麼少,也不去車上等。你不冷嗎?”

    邵長庚說:“沒關係。”

    邵榮看了他一眼,“還說沒關係?這麼吹冷風很容易感冒的。”

    聽著他心疼的聲音,邵長庚忍不住微微一笑,反握住邵榮的手指,“知道了,走吧。”

    其實一點都不冷,尤其是看著邵榮這家夥居然這麼的擔心自己,還用手搓手的笨辦法來給自己取暖的時候……

    雖然寒冬深夜正下著大雪,可邵長庚的心底卻溫暖如春。

    把邵榮的行李箱放在後備車廂,打開副駕車門讓邵榮上車,邵長庚這才回到駕駛座的位置,再次發動了引擎。

    比起剛才心急如焚的一路狂飆,回去的路上邵長庚的車速卻放得很慢,車子開得也很穩,似乎想讓那些激烈的情緒慢慢沉澱下來。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

    邵榮不敢開口跟他說話,畢竟他忙了一整天,聽他剛才的說法似乎還是親自上台做的手術,做完手術之後精神肯定會非常疲憊,此時一定累到了極點。

    外麵下著雪,跟他聊天的話,開車分心說不定會出事。

    雖然心中有太多的疑問,可邵榮還是忍住了,乖乖坐在旁邊,好讓他專心的開車。

    而邵長庚不開口說話的原因,除了真的很累之外,也是突然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其實在邵榮發短訊說要回國的那一刻,邵長庚就隱隱猜到了邵榮會給他的答案,剛才邵榮在安家直接撲到懷,在安家兄弟麵前對自己百般袒護,這讓邵長庚更加確定了邵榮的心意。

    隻是……等待了太久,到了宣布結果的時刻,反而沒那麼急切了。

    車子終於到了家,兩人一起坐電梯上樓,邵長庚打開門之後順手開燈,邵榮跟著他走進屋,在門口換鞋的時候,驚訝地發現,鞋櫃屬於自己的那雙拖鞋居然還在。

    他沒有把這些給丟掉嗎?

    從小跟著他在這生活,十多年了,這個屋的每一件擺設邵榮都非常的清楚和熟悉,這個屋也留下了很多美好而溫暖的回憶。

    當初絕望的離開時,邵榮還以為自己再也不會回到這,還記得在桌上放下鑰匙時的心痛和不舍,此時重返故居,心中一時間頗為感慨。

    離開了一年多,這似乎一點也沒變,連自己最喜歡穿的鞋子,他都細心地保留著。

    邵榮換了鞋,見邵長庚神色間頗為疲憊,趕忙回頭說:“你累了嗎?去洗個澡吧,洗完澡早點休息。”

    邵長庚點點頭:“好。”

    看他進了浴室,邵榮便走到他的臥室,調好空調的溫度,順便幫他把被子也鋪好。

    整理好一切之後,本想回自己的臥室睡,可邵榮卻放不下心離開。

    總覺得邵長庚強作鎮定的背後,一定壓抑著難以開口的痛苦。他的父親剛剛去世,他還親自進了手術室上台給親人做手術,眼睜睜看著父親離開而無能為力,手術結束後還要應付邵家那些親人……

    邵榮簡直無法想象他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邵榮嘴笨,不知道怎麼安慰人,隻是,他很想在這個時候,靜靜地陪在邵長庚的身邊,給他一點點的安慰和鼓勵。

    邵長庚洗完澡出來,發現邵榮還在臥室沒走,呆呆地坐在那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邵長庚走到他旁邊坐下,低聲問:“不早了,你也去睡吧。”

    邵榮回過神來,說:“我,我臥室的空調好像壞了……”

    “……”雖然知道他在編造借口,邵長庚卻不想拆穿,其實心底很希望他能陪著,隻是擔心他會反感所以沒有開口,沒想到邵榮這麼貼心,主動留了下來。

    邵長庚看了他一眼,柔聲說:“那就在這睡?”

    “嗯!”邵榮點點頭,迅速鑽進被窩躺好。

    邵長庚微微笑了笑,掀開被子躺在邵榮的身邊,親了親邵榮的額頭,說:“早點休息。”

    邵長庚伸手關了床頭的台燈,屋突然陷入了黑暗之中,安靜的臥室,幾乎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兩人都沒有睡意,沉默了很久之後,邵長庚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被一隻溫暖的手輕輕的握住了,耳邊也響起邵榮輕柔的聲音:“我知道他去世了,你難過的話,就不要再強撐著了……”

    邵長庚突然伸出手臂,把邵榮緊緊抱進了懷。

    “小榮……”

    他的確已經撐到了極限。

    在手術台親眼看著父親的生命體征變成一條直線,手術完成後還要冷靜地應付家人,在外人麵前表現出來的鎮定,到了此刻,在體貼的留下來陪伴的邵榮麵前,已經沒有偽裝的必要了。

    邵長庚深深吸了口氣,手臂用力收緊,抱著邵榮讓自己的心情慢慢平複。

    還好有他……

    在最需要人陪伴的時候,還好有他自願的留在身邊。

    這就夠了。

    感覺到邵長庚的手臂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樣用力的收緊,知道他現在心情不好,邵榮能做的也隻有乖乖讓他抱在懷,伸出手輕輕的回抱住他。

    “你……你別難過。”邵榮一邊輕輕用手拍著邵長庚的背,一邊輕聲安慰著,“你親自去手術室救他,已經盡力了……”

    “別難過了……”

    邵榮並不懂怎麼安慰人,這樣笨拙的安慰或許有些傻氣,可對邵長庚來說卻是最管用的。

    聽著邵榮反複單調的說“別難過了”,邵長庚的心居然真的好過了很多。

    逝者已矣,難過也於事無補,在父親臨終之前盡力做好了一個兒子能做的一切,其實也沒有太多的遺憾了。

    邵長庚的心情很就平靜下來,疲憊到極點的他,慢慢的在邵榮的安慰聲中閉上了眼睛。

    邵榮不知道邵長庚已經累到睡著了,還在那呆呆地說:“別難過了……”

    “……”

    “還有我,我不會離開你的。”

    “……”

    “我會一直陪著你。”

    “……”

    “怎麼不說話?呃……睡著了嗎?”

    邵榮這才反應過來邵長庚好久沒回應了,疑惑地抬頭一看,發現他已經閉上眼睛睡著了,抱住自己的手臂卻依然沒有鬆開。

    邵榮忍不住笑了笑,調整了一下位置,靠在他的懷,輕輕閉上了眼睛。

    這天晚上,邵榮睡得很好,邵長庚也睡得很好,早晨醒來的時候,對上對方的目光,兩人不由得相視一笑。

    邵長庚自然地湊過來親了親邵榮的額頭:“早。”

    邵榮點點頭:“這麼早就醒了?”

    邵長庚微微笑了笑說:“生物鍾。”

    “……我也是。”

    “那就起床吧。”邵長庚捏了捏邵榮的臉,掀開被子起身下床,邵榮見他裸著上身直接在自己的麵前穿衣服,完美的身材顯露無疑,這個角度甚至能看見他漂亮的腹肌……

    他顯然經常鍛煉,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外科醫生常年站台拿刀,手臂看上去也很結實漂亮,成熟男人性感的魅力,在邵長庚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詮釋。

    跟他比起來,邵榮覺得自己有些太瘦了,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果然是連腹肌都沒有……

    見他回頭,邵榮趕忙臉紅地移開了視線。

    邵長庚笑了笑,走過來摸摸邵榮的臉說:“小榮,你在家自己找書看,或者聯係高中的同學出去玩兒,我這幾天估計沒有太多的時間陪你。”

    知道他還要回去準備父親的葬禮,醫院那邊也一堆事情等著處理,邵榮諒解地點點頭說:“沒關係,你去忙你的。”

    邵長庚點點頭,“嗯。我要出門了,冰箱有吃的,餓了就自己做。”

    “知道。”

    邵長庚湊過來親了一下邵榮的嘴唇,貼著邵榮的唇低聲說:“希望我晚上回來的時候,還能看見你在家。”

    邵榮被他親得紅了臉,在他溫柔的注視下愣愣地點了點頭。

    邵長庚開車來到邵家的時候,邵昌平一家人正在吃早飯。邵辰看見邵長庚就跟他打招呼:“二叔吃早飯了嗎?”

    邵長庚說:“沒有。”

    “過來吃吧,包子還是熱的。”

    “嗯。”邵長庚走到餐廳跟大哥一家人一起吃早餐,早餐過後,邵辰幫媽媽收拾碗筷,邵長庚便開口說:“大哥,我有些事想跟你商量。”

    “到書房吧。”

    兄弟兩人在書房麵對麵坐下,邵昌平開口道:“是關於父親葬禮的事吧?”

    “嗯,我想把葬禮辦得低調一些,你的意思呢?”

    邵昌平點點頭說:“我也這麼想。葬禮不需要太隆重,就簡單一點吧,我們自家人給他找塊墓地祭拜一下,再通知他一些老朋友。”頓了頓,“對了,他把遺體捐贈了,就整理一些遺物象征性地放在骨灰盒,你看如何?”

    “好吧。”邵長庚沉默了片刻,又說,“關於醫院交接的問題,父親生前,我曾經跟他說過,我想把院長的位置交給邵辰。”

    邵昌平微微皺眉,“邵辰還太小了,我怕他擔不起這個大任。”

    邵長庚說:“放心,我會在國內繼續待上半年,慢慢把醫院的事情跟他交代清楚。當年我回國接任院長的時候也是他這樣的年紀,我相信,小辰也能做好。”

    邵昌平沉默片刻,“你已經決定離開這了?”

    邵長庚點了點頭,“這有太多熟悉的親友,我跟小榮的關係如果被人知道,輿論方麵的壓力,我怕他承受不住。”微微頓了頓,接著說,“畢竟,我們曾經做了十多年的父子,我不希望任何人,用鄙夷的目光來看他。”

    邵昌平看著弟弟堅決的態度,知道他一旦做出決定就沒有更改的可能,也隻好輕輕歎了口氣,說:“這樣也好。到了英國之後,知道你們父子關係的人不多,周圍熟人也少,你跟小榮的壓力,會相對小一些。”

    邵長庚微笑:“我就是想在那邊跟他一起開始新的生活。”

    邵昌平點點頭,“醫院交接的問題,有需要我幫忙的盡管開口。你走了之後,我也會盯著邵辰,讓他好好的打理醫院。”

    “嗯,你讓小辰準備一下吧,三天之後的全院年會,我想帶著他一起去。”

    “好,沒問題。”

    邵榮在下午四點的時候,果然接到了安揚的電話。

    “考慮好了嗎?”安揚開門見山的問道,“想不想跟兩個舅舅一起出國?”

    邵榮輕聲說:“還是不要了,我對做生意真的沒有興趣……對不起啊,舅舅。”

    安揚微微笑了笑,“不用抱歉,我早就猜到你會留在他身邊。”頓了頓,“以後需要幫忙的時候盡管給舅舅電話。”

    “知道了,謝謝舅舅。”邵榮也笑了起來,“我來不及去機場送你們了,祝你們一路平安。”

    “嗯。”安揚沉默片刻,突然低聲說,“小榮,或許沒有再見的機會了……以後自己保重。”

    邵榮愣了愣,點點頭說:“你們也是,保重。”

    掛上電話之後,安揚終於輕輕鬆了口氣。

    其實他對邵榮的感情非常矛盾,一方麵是對蘇子航兒子的關心,另一方麵卻是不想麵對。可能是容貌太像的緣故,看著這個孩子,難免會想起他的父親,心會難受。

    不論如何,邵榮選擇留在邵長庚的身邊,對三個人來說都是件好事。

    安揚低頭看了看表,說:“不用等了,走吧。”

    “好。”安洛點了點頭,提起行李箱跟上他的腳步。

    兄弟兩人一起過了安檢,身影很就消失在人海之中。

    後來邵榮再也沒見過他們,隻是聽說他們在加拿大開了一家公司,生意很紅火。國內安家的產業在幾年之內全部轉移,連安家祖宅也被拆了,改建成了一個小廣場。

    關於安家的那些恩怨情仇,在安揚最後的一通電話中,終於完完全全畫上了句號。

    下午五點,邵榮突然收到了徐錦年的短信。

    “回來了沒?出來一起吃飯?”

    邵榮記得昨天發短信的時候陳琳琳說她們還在考試,於是回短信問:“你們考完試了?”

    徐錦年回道:“嗯,主幹課程都考完了。我在一家餐廳訂了位置,可別找借口說不來啊!”

    邵榮笑了笑說:“好,我這就過來。”

    整理好衣服出門,邵榮打車前往徐錦年所說的地址,遠遠就看見一男一女站在餐廳門口,男生身材高大,穿著一件帥氣的黑色外套,女生穿了件黑色的大衣,配著及膝的高跟靴子,兩人肩並肩站在一起,身高和外貌看上去都非常般配。

    邵榮從出租車下來,朝兩人招招手,“錦年,琳琳。”

    徐錦年聽到聲音趕忙走過來擁抱邵榮,“好久不見。你怎麼瘦成這樣?我靠,一身的骨頭都摸得到,你去英國有沒有吃飯啊你!”

    邵榮說:“瘦了好,可以拿自己練習體檢。”

    徐錦年一臉心疼,“唉,我就說吧,讀什麼不好,非要跑到國外去讀醫科,還沒給人看病呢自己先病了。”

    邵榮笑了笑,“沒那麼誇張吧?”

    陳琳琳開口說:“好了好了,進去聊吧,站在這當門神,會影響人家做生意啊。”

    “對了,趕緊吃飯,餓死我了。”徐錦年忙拉著邵榮進屋,走到訂好的位置。

    訂的是四人的位,徐錦年和陳琳琳很自然地坐在一排,邵榮坐在他倆對麵,看著他們點菜時一邊爭吵一邊頗有默契地眼神交流,心中也大概有了底。

    這兩個家夥是在一起了嗎?怪不得上次群發短信一下子就穿幫。

    看他們倆像以前一樣吵吵鬧鬧的樣子,邵榮也忍不住微笑了起來,兩個最好的朋友能夠進一步發展,邵榮當然是喜聞樂見。

    點完菜之後,陳琳琳突然從隨身的包拿出一張卡和一個盒子。

    “對了邵榮,上次你借我的那些錢,還給你吧。”

    “不急著還的。”

    陳琳琳說:“拿著吧,我媽媽的賬戶已經解凍了,我現在還順便做家教,也不缺錢。”

    邵榮笑了笑,從她手接過卡。

    “還有這個。”陳琳琳把一個盒子推到他麵前,“送給你的新年禮物。”

    ——新年?

    對了,昨天是31號,今天就是1月1號,邵榮這才想起來,如今已經是新的一年了。

    “呃,我都忘了今天是新年,沒有帶禮物給你們……”邵榮不好意思地看著他們。

    徐錦年說:“咳咳,我也沒帶,咱倆互免了吧。”

    陳琳琳微笑著說:“別客氣了,拿著吧。”

    邵榮打開盒子,發現麵放著一個非常精致的聽診器。

    “是聽診器?”

    陳琳琳點點頭:“嗯,上次醫學院的同學團購聽診器,我就打聽了一下,順便給你買了一個。據說這個牌子的聽診器很好用,你應該用得著吧。”

    “謝謝。”邵榮開心地收下了禮物,這個禮物的確是很實用的。

    很,點好的菜就端了上來,三人一起吃了飯,出門的時候,陳琳琳去了洗手間,徐錦年和邵榮一起在門口等,徐錦年突然提議道:“時間還早,要不今晚咱們去唱K?”

    想起當年徐錦年唱歌跑調跑十萬八千的場麵,邵榮忍不住笑道:“算了,你們去吧,我還有事要回去。”

    想回去陪邵長庚過這個新年。

    況且,邵榮也不想當電燈泡影響他們約會。

    徐錦年摸了摸鼻子,“你看出來了?”

    “嗯?”

    “咳,我跟琳琳在一起,其實也是不久前剛確定的,還沒來得及跟你說。”徐錦年頓了頓,壓低聲音說,“你知道歐陽霖吧?就是那個從來沒管過她的爸爸,不久之前也被人……警察整天纏著她查案子,她那段時間精神很差,我就一直陪著她。”

    聽他這麼一說,邵榮的心情一時有些複雜,沉默了片刻後,才說:“錦年,我真的很高興看見你們能在一起,以後好好照顧她吧。”

    徐錦年點頭:“那是當然。”頓了頓,“對了,你在英國,有沒有遇到什麼發展對象?”

    別說是發展對象,那個人……或許會是自己的穩定對象了。

    邵榮點頭,“嗯,算是有吧。”

    徐錦年八卦道:“什麼樣的人啊,說來聽聽?”

    邵榮忙說:“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跟你說,我先回家了拜拜。”

    看著邵榮逃一樣跑去打車,徐錦年忍不住笑了起來,真是,害羞什麼啊……

    邵榮到家時發現時間還早,於是去附近的超市買了一些菜放進冰箱,剛才陳琳琳給他送了新年禮物,這突然提醒了邵榮。他也給邵長庚準備了一份禮物,隻是這兩天各種突發狀況層出不窮,差點把這事兒給忘了。

    今天正好是新年,就當作新年禮物把手表送給他吧。

    想到這,邵榮便給邵長庚發了條短信:“晚上回來嗎?”

    邵長庚回複說:“可能要晚一點,你餓的話先自己吃飯。”

    邵榮已經吃過了,不過邵長庚還沒吃飯,晚上回來的話估計會很餓……邵榮於是又跑去廚房炒了兩個邵長庚平常最愛吃的菜,順手做好了米飯。

    準備好一切之後,邵榮就坐在客廳一邊看電視一邊等他回家。

    直到九點多的時候,門外才響起鑰匙轉動的聲音,邵榮趕忙站起來走到門口,微笑著說:“你回來啦。”順手接過他脫下來的大衣,見上麵落了一層雪,邵榮一邊拍掉雪花,一邊問道,“外麵又下雪了嗎?”

    邵長庚沒有說話,深沉的目光一直盯著邵榮看。

    邵榮把大衣掛在旁邊的衣架上,緊張地問:“看,看什麼?”

    邵長庚突然把邵榮拉進懷,俯身吻住。

    “唔……”

    濃烈的吻讓邵榮一時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腦袋暈暈的,隻感覺到他的舌頭在口腔熱情的舔吻,脊背竄起的陌生又熟悉的感覺讓邵榮漲紅了臉。

    被吻得差點窒息,邵榮用力推開他,輕輕喘息著問:“你……你怎麼了?”

    邵長庚微微笑了笑,說:“我很高興你在家等我,沒有扔下我跟你舅舅出國。”

    “……”

    還以為他又受了什麼打擊,沒想到隻是這個理由。

    邵榮小聲說:“我怎麼可能扔下你跟他們走,不是說了會留在你身邊嗎?”

    “什麼?”邵長庚湊過來,“沒聽到,再說一遍?”

    ——這人厚臉皮的程度簡直令人發指!

    邵榮紅著臉轉移話題,“你吃飯了嗎?”

    “沒。”

    “那我去廚房熱東西吃。”邵榮轉身走進了廚房,手腳麻利地熱好了飯菜端出來。

    晚上吃飯的時間太早,過了幾個小時,邵榮也有點餓了,幹脆拿了兩個碗出來,陪他一起吃飯,當是夜宵。

    吃完飯後,邵長庚去浴室洗澡,邵榮則回到臥室,打開箱子找到那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豎起耳朵聽著浴室的動靜,等邵長庚就洗完澡走了出來,邵榮便拿著盒子走到他的臥室。

    邵長庚正坐在床頭擦頭發,睡衣的衣領處露出健康的蜜色胸膛。

    邵榮垂下頭走到他麵前,結結巴巴地說:“我,我有話想跟你說。”

    邵長庚停下動作,把毛巾搭在旁邊的椅背上,“什麼事?”

    “你不是說,下回見麵的時候,關於我們之間關係的定位,給你一個明確的答複嗎?”

    “嗯。”邵長庚點點頭,“你想好答案了?”

    邵榮點點:“想好了。”

    看著他緊張地垂著頭的樣子,邵長庚心一軟,柔聲說:“沒關係,不管是什麼答案,都說出來吧。”

    邵榮吞了吞口水,“我……我……”

    “?”突然變成複讀機的邵榮,讓邵長庚有些疑惑,這孩子怎麼今天吞吞吐吐的,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我……”

    “你什麼?”邵長庚終於忍無可忍,打斷了邵榮牌複讀機。

    邵榮突然鼓足勇氣說:“我喜歡你。”

    “……”沒想到他是來表白的!

    邵長庚的心髒像是突然間停止了跳動,剛才還因為他緊張的複讀而想要逗弄他的心情瞬間煙消雲散,換上了高興到無法形容的激動。

    邵榮終於憋出“我喜歡你”四個字,臉已經紅到像是要滴出血來,加上邵長庚關鍵時刻居然沒反應,邵榮隻好硬著頭皮,把握在手握出汗水的盒子遞到他的麵前。

    “這個……是我英國給你買的禮物,送給你。新年樂。”

    “……”不僅表白,居然還有定情信物?

    邵長庚的心情,簡直像是被五百萬彩票砸中之後,又被一千萬的彩票給砸了一次。

    “送給我的?”邵長庚不可置信地看著邵榮,盡量維持著平靜的語氣,從他手接過了盒子。

    打開一看,發現是一塊非常時尚的男式手表,銀色的表鏈配著黑底的表盤,簡單而大氣。

    這塊表他曾經在雜誌上看見過,是今年新出的款式,售價非常高,邵榮買這塊表一定花了不少錢,更重要的是,這塊表很適合自己,顯然是邵榮精心挑選的。

    邵榮低著頭說:“我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看你的表已經舊了,就買了一塊新的給你。你……喜歡嗎?”

    “當然喜歡。”邵長庚馬上把手腕上的舊表摘了下來,低聲說,“來,幫我戴上。”

    邵榮很高興他能喜歡這件禮物,趕忙伸出手,仔細地給他戴好了手表。

    這塊表很配他,戴在他的手上看上去很氣派,嗯,自己果然沒有選錯。

    邵榮滿意地看著這塊手表,突然聽他在耳邊低聲說:“小榮。”

    “嗯?”

    “怎麼辦,我沒有準備新年禮物給你。”

    他的唇幾乎貼到了耳朵。

    響在耳邊的聲音帶著性感的沙啞,每說出一個字,都有一陣熱氣暖暖的拂在耳畔。

    邵榮被他溫熱的氣息弄得一陣緊張,趕忙往後縮了縮脖子,說:“沒關係,你以前送過我那麼多禮物,今年不送也沒事的。”

    “可是,我想送。”

    “?”邵榮疑惑地看著他。

    “不如,我把自己送給你吧。”

    “……”邵榮的臉猛然一紅,“你,你在說什麼……”

    “你剛剛都跟我告白了,我還沒有表示的話,豈不是不太負責?”邵長庚微微笑著,伸出手把邵榮摟進懷,接著一個翻身,輕輕把他按到床上。

    邵榮慌亂地掙紮起來,“……我困了,想,想回去睡了。”

    “別想。”邵長庚壓住他的身體,把他的雙手按在兩側,十指緊扣。膝蓋也趁機擠入他雙-腿之間,讓邵榮根本無處可逃。

    終於明白了他“把自己送給你”的意思,邵榮僵硬地別過頭去,卻被邵長庚捏住下巴轉過頭來,俯身吻住。

    “唔……唔……”

    這樣完全被他壓倒在床上的姿勢,讓邵榮的心情非常緊張。

    溫柔的吻讓後背竄起一陣陣強烈的電流,邵榮拚命控製著心跳,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被他舔-吻的口腔,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已經被他一邊吻一邊剝光了。

    直到親吻結束的時候,雙-腿接觸到他溫熱的皮膚,看著他敞開的睡衣露出的蜜色胸膛,邵榮的臉猛然一紅,想要起身,卻被他再次壓了回去。

    “送出去的禮物可沒道理退。”邵長庚微笑,“你還是收下吧。”

    “……”有,有這樣強迫人收禮物的嗎?

    邵榮紅著臉掙紮,卻連最後一條內-褲都被他給脫掉了。

    敏感的器官被他直接握在了手心,邵榮緊張地繃緊身體。

    邵長庚知道邵榮在這種事上非常生澀,忍耐著體內的衝動,耐心地用手撫摸著他生澀的欲-望中心,技巧地套-弄讓他漸漸的有了感覺。

    陌生的-感讓邵榮很就泄了出來,張開嘴喘著氣來調整呼吸。

    邵長庚親了親他的額頭,從床頭櫃拿出潤-滑液,輕輕塗在邵榮的身後。

    冰涼的液體讓邵榮的身體猛然一僵……

    上次生日時被強迫的記憶並不美好,這樣被他壓製的姿勢,讓邵榮不由得聯想起那個噩夢一樣的夜晚,身體被強行進入,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實在太可怕了……

    此時隻是進入了一根手指,可異物入侵的感覺還是讓邵榮變了臉色。

    邵長庚停下了動作,一看邵榮的表情就知道他又想起了那個不愉的晚上,忍不住一陣心疼,把邵榮抱了起來,讓他坐在自己的身上,湊到耳邊柔聲說:“別怕,不會弄疼你的。”

    “……嗯。”這樣姿勢的轉變讓邵榮的感覺好了許多,坐在他的身上,聞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邵榮慢慢的也不覺得怕了。

    這個人是自己喜歡的人,兩個人彼此相愛,做這樣的事理所應當,沒什麼好怕的。

    這樣一想,心突然變得坦然起來,邵榮伸出手輕輕抱住邵長庚的肩膀,把臉埋在了他的胸前,輕聲說:“沒關係,繼……繼續吧。”

    邵長庚一邊溫柔地吻著他,一邊耐心用手指擴張著。

    “疼嗎?”邵長庚低聲問。

    “嗯……不疼。”

    擴張到差不多的時候,邵長庚這才用手拖住邵榮的雙臀,腰部一挺,自下而上的猛然進入。

    “唔……”跟手指相比粗了太多的硬物突然進入體內,讓邵榮疼得皺緊了眉頭。

    邵長庚柔聲安慰著他:“乖,忍一忍就不痛了。”

    一邊仔細觀察著他的表情,一邊調整位置開始慢慢地律動,在深入某個位置時,見邵榮的身體突然一陣痙攣,臉上也迅速湧起了紅潮,邵長庚微微笑了笑,開始加速度,一次次的刺激那個敏感的部位。

    那是靠近前列腺的位置,摩擦會讓人體產生-感,邵長庚對人體的結構了如指掌,當然知道怎樣才會讓邵榮得到最大的享受。

    “……唔……不,不要了……唔嗯……唔……輕點……啊……”

    邵榮被體內強烈的感弄得呻-吟連連,到了後來,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在他記憶,做這種事隻會很疼,完全沒想過會有這樣強烈的-感……

    這樣強烈的-感,幾乎像是洶湧的潮水,從腳底到頭頂完全將人淹沒,讓他的大腦隻剩一片空白。

    疼痛夾雜著感,如同身處地獄和天堂之間。

    邵長庚的動作越來越瘋狂,邵榮也顧不得害羞,隻管抱緊他的肩膀拚命的喘氣,發泄過一次的也終於再次蘇醒……

    這注定是一個不眠的夜晚。

    邵榮收到的這份“新年禮物”以及收禮物的整個過程,深刻到足以讓他終生難忘。

    這個新年,兩人終於互通了心意,在被他擁抱的那一刻,邵榮也終於清楚地認識到,從這一年開始,兩人不再是父子,而是變成了最親密的戀人。

    從此以後,換了一種身份陪在他的身邊,改變的東西太多太多,唯一不變的,卻是跟以前一樣,對彼此的關心和牽掛。

    夢,似乎又回到了很久之前,父子兩人就這樣在一張大床上相擁而眠,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窗戶射進屋的時候,邵榮睜開眼,看見的總是爸爸近在眼前的臉。

    他會帶著微笑,輕輕撫摸自己的頭發,溫柔地問:“睡得好嗎?”

    或許以後的每一個日子,都會這樣,互相陪伴著,一起走過。

    【正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終於完結了!撒花!

    父子兩個互相體貼互相安慰真的很溫暖啊有木有!邵爹這樣送禮物真是太不要臉了……

    和諧原因,正文隻有肉渣渣,請期待後麵的番外吧>_<

    

Snap Time:2018-01-16 21:40:42  ExecTime: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