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說網小說閱讀-好看的小說推薦 簡體中文繁體中文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返回本書首頁  返回章節目錄  TXT全文下載  加入書架  給本書投票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第二二七一章 造化(14-07-15)     第二二七零章 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4-07-15)     第二二六九章 百年約戰a)(14-07-15)     

最強棄少 第四百九十七章 第一個女人


第一卷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一個女人
    小說名:最強棄少
    作者:鵝是老五收藏:加入我的書架
    dian2();“噗……”鮮血猶如突然斷了水管冒出來的水線一般灑了下來,幾秒鍾後,埃克森無頭的身軀才倒了下來。
    蔣傳武呆呆的看著滾去好遠的一顆頭顱,他知道那是埃克森的。可是他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怎麼殺了埃克森的,明明兩人相距那麼遠,他甚至忘了讓葉默不要殺他。
    葉默卻感覺有些疲倦,他的真氣很少,又追了好久的小狐狸,雖然他的神識還在,但是可以用的真氣實在是太少了。
    “大哥,那個女人給您先……”蔣傳武反應過來,隻是他一句求饒的話還沒有說完,葉默的飛劍已經穿過他的脖子,再次帶起一顆人頭。
    在這接近黃昏的雪山腳下,兩顆人頭漸漸的滾到一起,顯得有些詭異。
    葉默有心要發出一個火球,將這兩人全部焚燒了,可是他感覺自己的真氣實在是不夠。
    看見帳篷麵宋映竹已經接近瘋狂狀態,葉默不敢繼續耽誤,急忙疾步過去。他跨入帳篷,剛想拿出金針要幫宋映竹試著逼去毒液,可是宋映竹已經撲http://{lml了上來,緊緊的摟住了葉默,並且開始拉扯葉默的衣服。
    葉默歎了口氣,沒有將她拉開,隻是拿出金針直接刺入宋映竹後背的靈台穴。金針剛剛刺入宋映竹的後背,葉默臉色就一變,他才想起,現在他沒有真氣,怎麼逼毒?
    而宋映竹的樣子分明是中了極其厲害的淫毒,隻要看看她已經有些泛紅的眼睛就知道她絕對支持不了多久了。
    葉默心暗怒,這兩個家夥用的毒也太陰毒了點。雖然他真氣沒有消失的時候,要去了這些毒倒是沒事,可是現在卻無論如何不能驅除。
    而且就算是他和宋映竹做了那種事情,也不一定可以完全驅除那種毒。但是如果不做,宋映竹立即就會出問題。不過如果隻是剩餘一點點毒素,隻要她沒有被迷失神智,以宋映竹黃級巔峰的修為。完全可以自己驅除出來。
    葉默糾結之間,他的外衣已經被扯去。和宋映竹不同的是,葉默身上的衣服很單薄,隻是一件襯衫而已。
    現在他的襯衫被宋映竹扯去,宋映竹滾燙的身體貼了上了,從未接近過女色的葉默心頓時一陣的火熱起來。他有很多的清心法決,可是這些都是配合真氣才可以使用的。現在真氣枯寂的葉默,哪可以忍受的住宋映竹的這種火熱攻勢。
    雖然葉默還有能力將宋映竹推開。可是現在的宋映竹如果沒有他確實是危險了,還有就是他的內心深處已經被宋映竹挑的非常的火熱,根本不願意去推開宋映竹,甚至將自己已經插入的金針也拔了出來。
    葉默感覺有些對不起寧輕雪和洛影,可是他隻能自欺欺人的告訴自己,宋映竹救過他一次。明知道這是一個借口。可是他還是拿出了這個借口來安慰自己。
    “轟”當宋映竹的小手抓住他的火熱時,葉默再也想不到別的,他同樣被宋映竹深深的淹沒。
    再也顧不得別的,葉默伸手將柔軟嬌弱的宋映竹完全摟住了,兩個新手,可是不需要別人去教,那有一種本能。
    盡管沒有用手去觸碰,但是葉默已經感覺到了一種泥濘不堪。當他被那溫暖火熱包圍的時候,他嗓子麵發出野獸一般的吼叫。甚至短暫的迷失了自己。
    宋映竹笨拙的頂上去的時候,一陣疼痛讓她短暫的清醒了過來,她是第一次,那種疼痛不單單是**上的疼痛,更是一種精神上的煎熬。
    短暫清醒過來的宋映竹看了一眼葉默,眼忽然流出了淚水,她想要努力控製自己的想法,可是那種短暫的清醒再次被一種**淹沒。她忘記了一切,變成了一艘在狂風巨浪的大海顛簸的小小帆船。有些生澀。有些迷茫。
    葉默抱起宋映竹,就算是第一次被這個女人拿走了。他也不願意被動的被一個女人做了。他開始主動起來,甚至將宋映竹放在了地上的衣服之上。在宋映竹笨拙的迎合之下,他忘記了身下的女人是誰。
    **總有離去的時候,當宋映竹感覺到一團滾燙的時候,她睜開了眼睛。葉默停止了動作,看著盯著他的宋映竹。葉默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難受,就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動也不敢再動。
    宋映竹的臉色很木然,她的眼光顯得有些呆滯。可是她動也沒動,甚至都沒有感覺到兩人還在一起。
    葉默看見宋映竹的臉色,心有些慌張,他沒有經曆過這種事情。這是第一次,他想過無數次第一次,他想過和洛影在一起,想過和寧輕雪在一起,甚至想過兩人同時在一起。可是他唯獨沒有想過和另外一個女人在一起,甚至還是和一個仇人家的女人在一起。
    葉默一樣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兩個人就這樣整整看了幾十秒的時間。
    宋映竹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些霧氣,兩行淚水再次沿著她的眼角滑落下來,無聲無息,卻似乎永不停止一般。
    她伸手推開了葉默,可是葉默卻感覺到她的手有些顫抖,不,是非常的顫抖。葉默找不到應該說的話去安慰宋映竹,該說什麼?我這是為了救你?可是既然是救她,為什麼要主動?
    宋映竹掙紮著爬了起來,從自己包拿出一條毛巾擦了擦腿上的血跡,然後緩緩的穿起自己的衣服,收拾起自己的東西,背上她的那個碩大的背包,踉蹌著走了出去,甚至連她的帳篷也沒有要了。
    從開始到最後,她沒有和葉默說一句話,葉默也不知道應該和她說什麼。直到宋映竹走了出去,葉默才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起來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後趕緊將宋映竹的帳篷收了,追了上去。
    雖然對宋映竹沒有什麼印象也沒有什麼想法,甚至她還是自己的仇人,可是這個女人畢竟是他的第一個女人。葉默是一個性情中人,哪怕知道這事情和他沒有任何關係,可是他還是沒有任何辦法做到熟視無睹。
    “你不要過來……”宋映竹回頭盯著葉默的眼神甚至有些瘋狂,她的叫喊甚至有些撕裂。葉默相信如果他過去的話,說不定宋映竹會不計一切的和他拚命。
    盡管葉默知道自己現在有了飛劍,哪怕真氣隻有那麼一絲絲,宋映竹想要殺他也是不可能。可是他卻不想對一個剛剛和他上過床的女人動手,他做不到。就算這個女人是他的仇人,他同樣做不到。
    葉默和宋映竹相處時間不長,見過幾次麵而已。但是他卻知道宋映竹是一個恩怨分明的女人,不是那種瘋狂到極點的人。從她一心一意要殺葉默就可以看出來,她甚至可以放棄一次殺葉默的機會,隻是因為葉默救了她一次。她沒有去燕京去找葉家其餘的人報複,同樣也沒有去流蛇打擊葉默的產業。她隻是想殺了葉默而已,或者說在她的心冤有頭債有主。
    葉默心暗歎,將手的帳篷丟了過去,“這是你的東西。”
    宋映竹默默的拿起自己的帳篷,眼神麵的瘋狂漸漸變得低落,再次轉身慢慢的離去。
    夜色已經彌漫下來,雖然月亮還沒有掛出來,但是月光反射在雪山之上,帶起一圈圈淡淡的柔和白光,讓此時的雪山腳下顯得寧靜和安逸。
    宋映竹的身影卻慢慢的消失在葉默的視線當中,沒入了雪山的深處。葉默站在原地久久的沒有移動一步,他的心有了一絲淡淡的惆悵,竟然無法說的清楚。
    月亮終於爬了上來,雪山深處的峽穀麵顯得更加明亮了,可是葉默卻依然站在原地沒有動彈。和宋映竹經曆了那種事情後,他感覺自己的心態有了些許的變化。
    來到這後,他殺了許多人。但是每一個人都該死嗎?葉默細數過來,他殺的那些人確實該死。可是當初斷拳堂的堂主被他殺了後,他又讓張之匯去斷拳堂滅門,最後還斷送了張之匯的性命。
    幾天前,他一顆炸彈滅了整個葫蘆穀,葫蘆穀的項名王和任平川是他想殺的人,可是其餘的人呢?難道每一個都是該死的?
    自己的心變軟了?葉默皺了皺眉頭,在修真界實力為尊,在這同樣實力為尊。如果他沒有本事,他早就被人連骨頭都吞了。
    宋家他殺的沒錯,宋家的人想要殺他,他為什麼不能殺?斷拳堂滅了沒錯,斷拳堂對他先動手了,如果他不滅掉,就是對自己不負責任。或者是對他身邊的人不負責任。葫蘆穀滅掉更沒錯,難道說他沒有辦法行動的時候,葫蘆穀的弟子會饒了他葉默?
    自己怎麼能因為如此的一件事動了自己的本心?修真本來就是為了追求逆天大道。如果不堅定自己的本心,怎麼去通天?更何況在這資源貧瘠的地方?
    想通了這些,葉默豁然開朗,對因為宋映竹的那絲心情消失的無影無蹤。站在這峽穀之處,葉默一聲長嘯,他感覺自己的傷勢再次好了幾分。他有把握一旦自己的傷勢痊愈,他的境界將再次上升一步。
    宋映竹聽到了葉默的長嘯,身體頓滯了一下,她停了下來,一直到葉默的嘯聲過去,這才再次緩緩離去。
    一隻雪白的小狐狸躲在峽穀的一角,聽到葉默的長嘯竟然小心翼翼的探出身來,眼睛不眨一下的盯著不遠處的葉默。
    (這是第一更,諸君用月票砸下,我豈能不努力更新?)
    ......
我喜歡這本小說 推薦
暫時先看到這 書簽
找個寫完的看看 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