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稱王》全文閱讀

作者:飛過天空  寒門稱王最新章節  寒門稱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寒門稱王最新章節第四百九十一章湮滅(14-01-23)      第四百九十章光明(14-01-14)      第四百八十九章失控(14-01-04)     

第四百九十一章湮滅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殺——”王烈猛的一掙,四周黑暗褪去,光明在前,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張有些驚喜的臉龐。。

    “主公醒了,主公醒了。”那臉龐上肥厚的嘴唇爆發出一陣歡呼。

    “老費,你不要吵,我頭疼!”王烈一開口,聲音嘶啞的嚇了自己一跳。

    “幸好你醒了,主公,你再晚醒一個時辰,荊展那廝就要拿我抵命了!”費辰故作誇張的揉著手掌道。

    “他說的是氣話。”王烈安慰道,荊展什麼樣的性格王烈很清楚,在狂瀾軍中,普通士兵可能不知道王烈發起火來多可怕,也不一定知道已經轉入暗中的狂瀾禁衛大頭目白文有多心狠手辣。但卻一定知道現在同時肩負軍紀的荊展校尉有多鐵麵無情。

    但他難道能告訴費辰,我若真醒不來,他肯定會宰了你麼?

    “我說的是實話,你不早點接應主公,此罪為一;你發現了密道的另一個出口卻沒有及時通知主公,此罪為二,兩罪並罰,按我狂瀾禁衛規矩就是死,你是狂瀾禁衛的校尉之一,不要說你不知道,而你是我之兄弟,我殺了你自然會自殺算是為你抵命!”荊展麵無表情道。

    站在一旁的荊展見王烈醒來,眼中閃過喜色,卻是麵無表情的看著費辰道。

    費辰停了,麵如苦瓜,看了看王烈,又看了看荊展。

    王烈見他一副可憐相,岔開話題道:“那寶庫還有另一道出口麼?出口通向哪?”

    費辰一聽這個,來了精神,忙道:“主公,非辰故意隱瞞你,而是你走後,我想咱們這邊人單勢孤,若苦等荊將軍援軍不來。恐害了主公性命……”

    荊展聞言,喝道:“你當我是你一般,就算援軍不來,我也會先孤身前來!”

    費辰聽了,忙道:“呃,這話說的是,荊景軍後來的確先趕來了,若沒有他在山崖上神射。主公怕也沒那麼容易脫離險境,主公你是不知道,當時敵人之中也有一個神射手,我壓製不住,還是荊將軍一箭射殺了他……”

    王烈這才知道為什麼當時山崖上有那麼精準的神射手出現,若是荊展在當然沒有疑問,狂瀾軍中,荊展單論箭術是僅次於王烈和程翯的,射箭這種事情勤學苦練是一回事。。有天賦卻更重要,荊展無疑就是一個天生的神箭手。

    王烈打斷費辰囉嗦,喝道:“說重點!”

    費辰繼續道:“當時我聽到山下撕殺聲,知道主公已經遭遇到敵人,但草木茂盛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我這樣的武功就算過去恐也是枉送性命,因此不如在半山接應主公!”

    荊展聽了這話,冷聲道:“貪生怕死,其他書友正在看:!”

    費辰怒道:“荊展,我敬你是條漢子,但你怎敢如此侮辱我。主公曾和我們說過。不要做無謂犧牲,人要發揮自己最大的價值,我的價值就是設計機關,操控器械,還有做鏽候刺探之事,自然不能和你這樣可以上陣衝殺的將軍比!”

    王烈見兩人針尖對麥芒起來,喝道:“都住嘴。我剛醒了,你們是想把我再氣暈過去麼?”

    荊展和費辰一聽,忙道:“不敢!”

    王烈又道:“荊展,費辰這麼做並沒有錯,他的確不擅長衝殺,對叢林獵殺更不精通,你讓他下去,一會就送了性命。你是英雄,但費辰也不是狗熊!”

    王烈此話一出。荊展和費辰眼中都閃過一絲光彩,那是被人認同的興奮。

    王烈隨即對費辰道:“於是,你就在山上設置了連弩裝置,而連弩就是寶庫中的?”

    費辰點頭道:“主公神機妙算,我和手下搬運連弩的時候,意外觸動了機關,發現了一條密道,但因為當時著急接應主公並沒有深入探尋,但根據那地道的走勢判斷,是通往山下的無疑,後來救回主公後,荊將軍親自帶隊探路,那通道果然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是通往山下,出口就在匈奴皇宮。。”

    王烈聽完,點點頭,沉吟片刻道:“那後來你們:“匈奴皇宮那邊可有動作?”

    費辰道:“我們在宮內的人並沒有消息傳出,不曾有動作,劉乂祭祀回城後,一直很安穩。”

    荊展接道:“不過,主公昏睡期間,曾派人來大營拜見主公,但我們以主公有事推了回去,不過若主公再不醒,恐怕就為他所知了。”

    王烈皺眉道:“我睡了多久?”

    “三天,若非皇甫先方回生妙手,恐怕還要遲些。”

    費辰說的正是皇甫謐的長子皇甫方回,兩年前他受王烈重托,入得左國城化名畢長生,成為城內百草堂的坐堂大夫,最後逐漸憑一手奧妙醫術成了劉聰的禦醫。

    這次城破他居功在先,目前還在隨軍,也正是因為有他,否則王烈弄不好還真要將半條命扔在左國城的後山之中了。

    “請令狐先生來!”王烈掙紮起身,費辰和荊展忙扶住他。

    不一會,令狐艾和皇甫方回攜手而來,令狐艾還未說話,皇甫方回卻一臉驚訝的看著王烈,連忙走到他身前,拿起他的手就開始把脈。

    王烈也不拒絕,笑著看他一臉凝重的模樣。

    過了片刻,皇甫方回道:“主公身體異於常人,若尋常人受這等傷最少也要昏迷七日以上,而且能不能蘇醒尚不肯定,主公三日即醒,且身體恢複如此速,真是天佑之人啊!”

    王烈卻忙拱手道:“全賴皇甫先生妙手,烈銘記在心,回幽州後一並重謝。”

    皇甫方回連稱不敢,他知道王烈找令狐艾肯定有重要事情商量,給王烈號脈後離開。

    “荊將軍,這次有活口留下麼?”王烈問荊展。

    荊展聽了,麵色微紅,慚愧道:“那些人都報了必死之心,拚死抵抗,而且我認為主公不希望他們脫逃,所以沒有給他們機會,最後剩下的也都服毒了。還請主公治罪。”

    王烈點點頭:“你做的對,這些人的確留之不得,但他們能如此死心塌地,到也在我意料之中,令狐先生,你覺得他們到底是哪方派出的人?”

    “主公,您曾與他們交手,可曾有什麼發現?”令狐艾捏著山羊胡問,。

    聽令狐艾這樣一說。王烈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當日我在山中,偶然聽到他們說出呼延之姓氏……”

    令狐艾聽了,眉毛一挑,不屑道:“若真是匈奴王族,怎麼能成為死士?誰有能指揮的了,劉乂沒有這個膽魄吧?”

    “嗯,劉乂若有此本錢,早就不肯蟄伏邊疆了。”費辰也道。

    “主公,我到是有一些發現。但是……”荊展欲言又止。

    “無妨,有什麼盡管說,這沒有外人。“王烈道。

    “他們所用兵器雖為普通匈奴的製式軍刀,但他們的弩箭卻來自我幽州。”

    費辰聽了,無奈道:“這並不稀奇,雖然我們一直嚴控幽州的弓弩私自出售,但是每年還是有軍械外流,而且很多也是我們第一代研發的產品,並無大礙,也說明不了什麼。”

    荊展搖頭道:“並非如此。他們這批產品。乃是通過正規途徑流出幽州的,外人可能看不出,但我當日特意和白文長官詢過,我們的軍械,尤其是最新的明光鎧和鋼弩,在隱秘處都有一個特殊印記,就連製造的工匠都不清楚。而每一批的印記也不相同,雖然白長官沒有告訴我每個印記分別代表什麼,但我想主公應該清楚其中含義……”

    “這批來自哪?巴蜀,還是荊湘,又或者是江南?”王烈霍然坐了起來。

    荊展從懷掏出一把鋼弩,遞給王烈,王烈對其中關節自然清楚,這事情還是他建議白文進行的。

    和人簽訂盟約。用一定淘汰的軍械換

    

Snap Time:2018-01-17 07:03:21  ExecTime:0.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