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軍閥》全文閱讀

作者:錄事參軍  我的老婆是軍閥最新章節  我的老婆是軍閥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老婆是軍閥最新章節最終彈那一瞥的風情(12-12-19)      第十彈前世今生(12-12-17)      第九彈奇貨可居(12-12-15)     

最終彈那一瞥的風情


    夏宮在1887年竣工,從開始施工到竣工曆時十數年,在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10年代又經過兩次大規模的擴建,戴河縣則伴隨著戴河夏宮的修築而興起,最開始是一片木棚區,居住著建築工人的親屬,到如今已經是一座人口過十萬的小城。

    在帝國地方政治架構中,市縣之間並無隸屬關係,通常市轄區比縣稍大,市(縣)行政長官由省政府任命,市(縣)長通常又被稱為帝國專員,為帝國政府派駐地方的代表,行使帝國政府和省政府賦予的行政權力,同時市(縣)又有選舉產生的議會,人數根據市(縣)人口數量不等,從幾十人到數百人之間,議員任期6年,每3年改選一半,市(縣)議會議員實行無薪製,議員互選產生議長和副議長若幹名,另選秘書長一名,議長為市(縣)自治的代表,負責執行議會的決議,有權組織和領導本級政府的地方行政機構。

    市(縣)議會為了有效行使職權,下設若幹委員會,如國民教育、社會救濟、公共衛生、公共工程、運輸、財政委員會等等。

    其中最重要的為財政委員會,它實際上是市(縣)議會的常務機關,通常稱為市(縣)委員會,委員會委員由議員互選產生,由7——15人組成,在市(縣)議會閉會期間代行議會職權。

    市長、議長各司其職的雙軌領導製。即保證了中央政府對地方的強勢又賦予地方政府一定的自治權。此時談論中華文明的官本位製已經毫無意義,現今帝國政治家、思想家們對政治架構的討論,是在中央集權和地方自治中找到平衡點,至於所謂監督、防止腐敗等等在現今權力架構中已經不是什麼需要重點討論的問題。

    帝國實行省、市(縣)、鎮三級地方行政製,省一級的權力架構和市(縣)層麵差不多,隻是由總理和內政部長提名、內閣部長會議通過、皇帝任命的省長,比之市(縣)長更為強勢,省議會基本沒有行政權力,隻有監督行政、訂立地方法規之權,同時可以以正當的理由罷免省長。

    鎮是帝國最基層的行政單位。由選舉產生的鎮議會進行管理,鎮議員由本鎮年滿21歲的公民選舉產生,任期6年,可連選連任。鎮議會選舉一名鎮長和若幹名鎮長助理,由鎮長主持議會會議,鎮議會每年至少舉行5次例會,每次會議15天,並可召開特別會議。

    鎮長由議員互選產生,任期6年,可連選連任,鎮長同時也是中央政府代表,具有雙重身份,通過秘書長和鎮長助理領導行政部門的工作。而帝國數萬個鎮轄區。自然有大有小,是以地方各鎮的行政部門規模和組織體係差別很大,大鎮具有較完備的行政組織,任用大量的地方行政人員,還可能設定若幹行政局;特別小的鎮可能隻有兩三名常任官員工作。

    在帝國的各個小鎮,議員之間的鬥爭是最激烈和表麵化的,一些小鎮議員們甚至會動手打架,也發生過大家族之間為了爭奪小鎮領導權發生的大規模械鬥,但陣痛的背後,是地方權力的透明化。是偏遠鄉村每個少年兒童也漸漸認為理所當然應該擁有天賦公民權利的烙印。

    在1908年《地方選舉法案修訂版》經葉昭簽發之後,帝國漸漸形成了現今極為成熟的管理模式,一種不同於英國、美國的強力中央集權的民主模式。

    而同樣有著濃厚國家主義傳統的法國,已經全麵向中國學習,建立了大區、省、市鎮三級地方政府建製。大區專員、省長、市鎮議長的產生無不采用中國模式,甚至取消了三級地方政府行政上互不隸屬的獨立公法人資格。以確保中央政府可以更好的調控整個國家的資源。

    龐大的東方帝國,已經漸漸成為文明世界的另一個標杆。

    戴河縣北戴河鎮毗鄰戴河夏宮,帝國第一條高速公路,夏宮——戴河機場高速路便從北戴河鎮穿過,小小城鎮更是戴河火車站所在,每年來戴河遊玩的外地市民極多,不僅僅是旅遊,更多的是為了能遠遠的看一眼大皇帝居所,已經退位的大皇帝,仍然是所有帝國國民的精神領袖。

    北戴河鎮人口萬餘名,追根溯源的話自然都是外來移民,實際上這些年北方城鎮的主體都是外來移民,不似南方某些城鎮,仍存在大的宗族,不過這些年隨著財產所有權等法規的明確,各種新思想被鄉村居民接受,在南方宗族色彩也漸漸褪去。

    今日的北戴河鎮中心廣場聚集了幾百名居民,一名王姓議員站在廣場中心,聲嘶力竭的演講,抨擊北戴河鎮議會剛剛通過的《公共衛生條例》,認為該條例收取本鎮居民額外的垃圾處理費用屬於違憲行為,和國家法律精神相悖,而且本鎮外來遊客極多,國家財政撥款中已經有特別的公共衛生款項,鎮議會仍然將額外費用攤派給本鎮居民,是赤裸裸的掠奪。

    王議員呼籲市民們在自己的“萬民請願書”上簽名,上書縣政府,敦促縣府和縣議會禁止該條例生效。

    稅收、各項收費、公共建築這種涉及市民自身利益的話題,是議員之間、政黨之間互相抨擊的不二法門。

    北戴河鎮議會共有24名議員,其中超過半數為進步黨議員,議長範長庚自然也是進步黨人士,同時也是本地有名的士紳。

    帝國各鎮鎮長大多數為本鎮市民,實則如此本身就是最好的監督,鎮長的親屬以及其朋友以前從事什麼行業,有多少財產。鎮長履任後這些人又是什麼境遇。本鄉本土的,自然明鏡一般清晰,誰敢越雷池一步定然被鎮上的政治對手大做文章,清清白白的還不時被對手利用小伎倆攻擊呢,一旦被人抓到把柄,往往就是萬劫不複。

    而在帝國政治架構中,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晉升製,鎮長做得好,並沒有人會把你提拔到縣長的位子,所以許多鎮上士紳隻要不被選下來。可能會當一輩子鎮長,兢兢業業的為全鎮居民謀福祉,也為自己及後人留個好名聲。

    當然,也有許多士紳在本鎮博得巨大聲望後。便去競爭省議員、市縣議長甚至省議長,這種“晉升”不以上層建築好惡來評定,而是全憑你自己以及競選團隊的努力,當然,政黨的歸屬也是決定你政壇之路的重要因素。

    現今帝國漸漸形成了兩黨獨大的格局,民生黨不必待言,從創立之初到現今陪伴著帝國走過了將近半個世紀,一直是帝國的老牌大黨。

    進步黨由“忠義護國學社”、“大公黨”等黨派合並而來,一直與民生黨分庭抗禮,甚至近三十年來的執政年份超過了民生黨。因其以保護傳統和守舊著稱,外媒通常按翻譯習慣稱其為保守黨。

    北戴河鎮便是上萬個由進步黨執政的城鎮之一。

    在廣場中心演講的王議員則是民生黨人,在鎮議會中,民生黨議員7人,進步黨議員13人,民治公會議員1人,無黨派獨立議員3人,雖然是個小小鄉鎮,黨派之間的競爭卻極為激烈。

    實際上,北戴河鎮乃至戴河縣環抱夏宮。在民生黨和進步黨的政治版圖中都有著非同尋常的政治意義,兩黨對戴河縣的爭奪甚至不亞於京城、上海、廣州等大城市。

    距離廣場不遠的莎娃咖啡室中,葉昭品著咖啡,聽著麵前一位中年商賈模樣的人勸說他出麵競選下一屆鎮議員。

    咖啡室環境幽靜,屋頂有風扇慢悠悠送出微風。每個桌台上都擺著典雅的蘭花,吧台旁側還有電視櫃。擺放著一台黑白電視機,現在正播送國家二台的國家地理節目。

    得益於毗鄰夏宮,戴河建有全國第十高的電視塔,這使得戴河地區可以接受多套公立電視台和商業電視台的節目。

    帝國電視台,分為國家電視台、地方電視台和商業電視台三種,國家電視台和地方電視台屬於公立電視台,由國家和地方財政撥款運營,而為了防止執政黨控製國家電視台,國家電視台從創立之初,便由皇室和國會聘請社會公正人士組成理事會監督。商業電視台,自然便是私營電視台,通過廣告等商業創收自負盈虧。

    隻是電視機現今遠遠談不上普及,商業電視台不過是一些財雄勢大的商業大亨投身新領域的嚐試,多處於虧損狀態。

    在北戴河鎮,共有15台電視機,“蘇家”就擁有兩台,咖啡室一台,聽說宅子還有一台。

    “蘇家”在十五年前遷來本鎮,主人蘇博文,四十九歲,有三房嬌妻,兒女都在外地,而且從未見過他的兒女來看望他。

    不過蘇博文委實博學多才,雖然很少在小鎮上露麵,但提起蘇先生小鎮市民都極為尊重,聽聞蘇先生做過律師,也時常給處於困境的一些鎮民法律意見。

    所以,聽聞蘇先生回了北戴河在咖啡室露麵,王議員的說客再一次登門拜訪勸說蘇先生加入民生黨。

    不消說,蘇博文自然是葉昭的化名,說是住戴河行宮,實際上便是葉昭在戴河,大部分時間也是以蘇博文的身份居住在北戴河這個小鎮。

    為了滿足大皇帝退位後體驗公民生活的願望,在十五年前,經國會高層特別會議批準,葉昭取得了“蘇博文”的公民身份,並且遷徙到了北戴河鎮。

    陪同在葉昭身邊的三房妻子為蓉兒、美和朱琪琪,實則葉昭其餘兩位妻子也生活在小鎮上,好如娃開了間小診所,富察氏則經營一間米店,對外宣稱是親屬關係,這是為了避免太過紮眼,畢竟現今的帝國,擁有五房妻妾的男人已經少而又少,一夫一妻製已經被許多人接受,隻是禁止納妾的法律條文曾經兩次呈交國會。但都處於微弱的劣勢被否決。

    葉昭喜歡小鎮悠閑的平民日子。笑著聽麵前本地民生黨幹事陳永軍說話,擺擺手道:“陳老弟,你不必說了,我無意從政,也很享受現在的生活。”

    陳永軍笑道:“好吧,不難為蘇先生了,不過晚上的牌局蘇先生一定要賞臉。”

    葉昭擺擺手道:“隻怕是不行,家瑣事纏身,過幾日再說吧。”

    陳永軍有些無奈,但知道蘇先生向來說一不二。也隻好作罷。

    從咖啡室後門穿過翠綠鬆柏挺立的院子來到後宅,紫嫣紅的花圃前,蓉兒正拎著噴壺給花圃中的鮮花澆水。

    葉昭默默看了蓉兒背影好一會兒,才慢慢走到了蓉兒身畔。伸手接過蓉兒手的噴壺給花澆水。

    “啊,您回來了。”蓉兒微笑著,看著相公幫自己忙碌。

    過了會兒,蓉兒輕聲道:“去看看她倆吧。”

    葉昭輕輕點頭。

    比起葉昭,蓉兒自更願意相信轉世投胎等說,見到紅鳳和彩鳳,她就從心相信兩人是紅娘和金鳳轉世,這兩天想著法要紅鳳和彩鳳相信她倆是紅娘和金鳳,把紅娘和金鳳以前的照片拿給她倆看,還給她們講了紅娘和金鳳好多事。

    ……

    三層東方閣樓式別墅極為寬闊。內部布局完全不同於西式公寓,而是別具匠心的東方風韻,紅檀木月亮門將每一層分成稱為苑的若幹富麗堂皇區域。葉昭沿著水晶柱畫廊來到三層慶和苑前,月洞門額日:“溪光樹色”,兩側聯曰:“心澹水木秀,興幽魚鳥閑”。

    進月洞門便是古香古色的大廳,綠幽幽古藤、嶙峋假山,美妙噴泉,落地藍水晶玻璃窗前的乳白貴妃沙發上,彩鳳正百無聊賴的坐著。她穿著淺藍色係帶牛仔裙,露出雪白光潔的小腿,蕾絲花邊的小襪裹著纖美足踝,配上那雙秀氣的點綴粉色花的小運動鞋,更顯青春活潑。

    “您。您來了。”彩鳳驀然見到葉昭,驚喜的站起來。隻是她結結巴巴的顯然不知道該如何稱呼葉昭。

    怎麼也不會想到這位自己異常親 都市小說www.9pwx.comduanpian/1.html近的伯伯竟然是隱居的大皇帝,更想不到自己和紅鳳同皇貴妃、懿貴妃如此相似,懿貴妃雖然民間傳說不詳,但皇貴妃卻是一段傳奇,有好事者甚至寫了《從女軍閥到國母》的野史,謳歌皇貴妃傳奇的一生。

    至於懿貴妃,聽皇太後說,懿貴妃雖然其名在民間不揚,卻極得大皇帝寵愛,大皇帝甚至為了懿貴妃的離世而修身五年,如此情誼可見大皇帝對懿貴妃的疼愛。

    當皇太後說起往事,她陪著哭,陪著笑,更不知道為什麼,全副心思都係在了那個男人身上,好像自己就該是他的人,年紀身份種種,都已無關緊要。

    彩鳳真的希望自己就是懿貴妃轉世,如此便可以得到麵前這傳奇男人的寵愛,她這幾天甚至絞盡腦汁的回憶,希望能想起前生的一絲絲記憶,麵對這個男人莫名的親近,難道還不是因為前生緣分麼?

    可是彩鳳更怕,她怕葉昭終究發現她和懿貴妃不是同一個人,最後會對她失望。

    這兩天,彩鳳便在甜蜜和患得患失中度過,可是當她看到葉昭,羞澀和忐忑突然不翼而飛,莫名湧起的衝動令她猛地撲進了葉昭懷,而此時葉昭正說:“明日你們的父親就該到……”話未說完,就被彩鳳緊緊抱住。

    葉昭一時沒反應過來,懷柔軟的小身子蠕動,卻是彩鳳踮起腳尖,稚嫩香軟的紅唇吻住了葉昭的嘴。

    葉昭怔住,一時也不知是不是該推開她,可是胸前傳來的感覺是那麼熟悉,雖然扭動的小胴體略顯稚嫩,可柔弱無骨的感覺和金鳳如出一轍,絲絲銷魂。

    “我,我不管您是誰,我願意像金鳳姐姐一樣照顧您,聽您的話……您,您也別管我是誰,好不好?”貼著葉昭的耳朵,彩鳳紅著臉,癡癡的說。

    葉昭默默的站著,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不管彩鳳再怎麼叛逆,能做出這樣的舉動說出這樣的話都需要鼓足極大的勇氣,是以自己心內怎麼想也好,也不能馬上傷害她。

    “我,我真希望前生就是金鳳姐姐,可是,我怕我不是……”彩鳳淚珠慢慢滾落。

    葉昭輕輕拍著她的肩,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

    突然有人咳嗽一聲,葉昭轉頭看去,卻見紅鳳站在噴泉水池旁,正靜靜看著他倆。

    被妹妹撞到,彩鳳俏臉通紅,離開葉昭懷抱,受驚的兔子似的跑去內室。

    葉昭這個尷尬啊,在紅鳳眼自己定是為老不尊勾引她單純的姐姐了,揉著鼻子,看著這個小妮子麵無表情的從自己身邊經過。

    手動了動,葉昭一怔,卻是紅鳳經過他身邊時輕輕握了一下,葉昭呆了一會兒,看著若無其事從自己身邊走過慢慢走向月洞門的紅鳳,心也不知道什麼滋味,紅鳳,和紅娘又是多麼的相似?

    紅娘也總是這般,在自己最想不到的時候用獨有的溫柔來支持自己。

    葉昭鼻子酸酸的,突然喊道:“紅鳳,過幾日咱去找轉世的小絲絲啊?”

    紅鳳回眸白了葉昭一眼,熟悉無比的風情,葉昭心中,酸甜苦辣,五味雜陳……(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1-17 10:54:59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