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作者:南宮少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智慧之神(12-03-12)      第三百二十五章:亡靈界的主宰(12-03-12)      第三百二十四章亡靈戰爭(12-03-12)     

第三百一十一章救治


  第三百一十一章:救治作者:南宮少
  “它的靈魂很獨特,我們也許以後可以用得著。”子楓對自己的仆人說道,此時距離後者到達坑底不過數秒鍾,“帶著你的新朋友,我們走。”子楓的手一揮,那塊被他事先保護起來的巨石被收進了他掌控的空間中,接著,他和海特,還有已經被海特抱在懷的少女一起走進了打開的空間之門。
  “恰洛爾每次都會分裂出兩個靈魂碎片,其中一個偏向於男性,而另外一個則傾向於女性,沒有人知道它為什麼這麼做,也許這和它本身沒有性別有關,在它的靈魂平衡被破壞後,很明顯,那個女性的靈魂碎片並沒有消失。”神殿內,子楓在為自己的仆人講解著他救下的那個少女的來曆:“不僅如此,在隨後發生的爆炸中,這個靈魂碎片得到了來自恰洛爾的大量能量,這讓原本已經趨於成型的原力結晶最終凝聚成為了一個實體,但顯然,這個實體目前正處於危險之中——她的身體和靈魂無法承受如此龐大的能量。”
  這個事實讓正在傾聽主人談話的海特感到心髒在抽搐,盡管在感情方麵處於懵懂的狀態,狩獵之神依然感到了內心的痛苦。
  “她的出現,”子楓繼續說道:“是一個小小的失誤。就連我也難以想象一個並未成型的原力結晶居然會在那樣的爆炸中生存下來,並且獲取了最急需的能量,我無法知道她會成為一名魔王還是一位神詆,但我可以肯定,她將會是這個宇宙中又一個偉大的存在——如果她能夠活下來並且醒來的話。”
  “她並非不可挽救,”對於仆人的感受,子楓一清二楚,但出於自己計劃的需要,他依然等到前者的痛苦達到一定程度後才說出下一句話:“但那需要巨大的代價,”他的眼睛注視著躺在神殿地麵的少女:“這種代價甚至超過了一名神詆的承受底線。”
  “看來我做了一件多餘的事情,”不等海特說話,子楓接著說道:“我原以為救回她不必花費太多的精力,盡管她還需要時間成長,但那並不是問題,我們將多出一名新同伴,而現在…”他命令著自己的仆人:“她已經沒有用處了,用不了多久,組成她的原力就會重新回歸到空間,把她吞噬掉,你至少可以得到她擁有的部分原力,這將讓你的力量進一步提升。”
  海特沉默著,有生以來第一次,他在主人的命令和自己的感受之間無所適從,這種感覺讓他感到茫然和恐懼。
  “救救她,”在片刻的遲疑之後,獵神終於說出了自己的請求:“求您,我願意為她付出任何代價。”
  子楓輕輕皺起了眉頭,看著自己最忠心的手下,這個看似輕微的動作卻讓海特感到發自內心的惶恐,但他鼓起勇氣,迎向主人的目光。
  “請您救救她,我願意承擔所付出的代價,這是我對你唯一的請求。”
  “好吧,”子楓似乎並沒有因為屬下違背自己而感到憤怒,他接受了狩獵之神的請求:“既然你堅持。”
  下一刻,子楓的身影突然從一個變為無數個,隻是一瞬間,少女的身邊就刻滿了被無數子楓書寫出來的魔法符號,然後,就像出現時一樣突然,這些身影在同一時刻全部消失,神殿中依然隻站立著一個子楓。
  “我需要你的力量,”子楓對海特說道:“在我說停止之前,你必須讓自己的力量不停地流進這些符號中,隻有這樣,才能夠保證這些符號能夠發揮出應有的功效。”
  海特沒有絲毫猶豫,隨著一個意念,閃爍著白色光芒的神力從他的體內透射而出,落向那些魔法符號,轉眼間,所有的符號全都被注滿了磅的能量,金色的光芒從這些符號上射向空中,少女的身體完全被這光芒所覆蓋。
  子楓低聲吟誦著咒語,原力從四麵八方源源不斷地湧入少女的身體,疏導著少女體內雜亂無章的能量,修補著因為這些能量的肆虐而破損的機體和靈魂,那些符號則對這些原力起著製約和調節作用,使之始終維持在一個穩定的水平而不會過於猛烈或微弱。
  事實上,對於子楓來說,如果願意,修複這個少女的身體和靈魂不過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但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子楓並沒有告訴海特全部的實情——包括他為什麼會毫無理由地愛上一個剛剛見麵的異性。
  正如子楓所說,恰洛爾在分裂靈魂的時候總是喜歡分出一男一女兩塊碎片,作為沒有性別的生物,這種方式對保證靈魂本身和碎片間的平衡有著重要意義。但在兩塊碎片,彼此之間那種出自同源卻截然相反的性質有著超乎尋常的吸引力,這種吸引力來自雙方的靈魂,如果兩塊碎片真正擁有生命的話,這種吸引力足以令它們之間產生最刻骨銘心的愛情,吸收了具有男性特征的靈魂碎片的海特同樣繼承了那碎片的特性,對於海特來講,那種和少女之間致命的靈魂聯係令他可以為後者做任何事情。
  早在決定讓海特吸收那塊靈魂碎片的時候起,子楓已經料到了這一結果,對於子楓來說,這種安排雖然隻是臨時起意,卻絕不是心血來潮,在他的計劃中,這將是用於自保的最關鍵的一步。
  子楓的吟唱晦澀而低沉,足以令最清醒的人昏昏入睡,在這似乎永遠沒有終結的咒語作用下,少女的體內的能量逐漸得到了控製,進而變得馴服,她受到的傷害也在一點點恢複著,然而在子楓的對麵,海特卻正在陷入危機之中。
  狩獵之神清晰地感受著體內因為能量流失而帶來的虛弱感,在這場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的儀式中,他付出了幾乎全部的力量,這種消耗已經超出了神力之源補充的速度,現在,這位神詆正麵臨著神力枯萎的局麵。
  如果隻是一個普通的神魔,這種力量的枯萎雖然後果嚴重,卻並不會造成致命的損傷,隻要及時進行長時間的沉睡以節省消耗,神力之源依然會緩慢地將失去的神力補充回來,也許醒來後的力量層次會下降很多,但絕對不會對生命造成威脅,然而對於海特這樣由亡靈轉化的神詆來說,情況截然不同。
  身為亡靈的特征之一,就是所有的能量全部聚集在靈魂之中,無論是肉體的活動還是思維的運轉全都依賴於靈魂提供的能量,就連靈魂本身也同樣依靠著其蘊含著的龐大能量的維係,能量的枯竭對於亡靈來說簡直就是滅頂之災。
  但海特並沒有因此而放棄,一種莫名的信念支撐著他,令他默默承受著靈魂的枯萎。
  在他的靈魂即將由於失去能量維持而崩解的一刻,來自外界的一股力量及時補充了他的消耗,在毀滅的前夕,子楓的援助令海特逃過了這場災難,在失去神誌之前,這個神詆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那個少女是否得救。
  子楓麵無表情地注視著並排倒在地上的海特和少女,對於這個子楓來說,忠心耿耿的手下的安危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別說他有足夠的把握將海特救回來,就算沒有,隻要能夠實現自己的計劃,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把後者拋棄。
  在海特倒下之前,少女已經治成功地被愈,此刻,在子楓魔法的作用下,她正陷入香甜的睡眠之中,對於周圍的一切毫無所知。
  飛地在失去神誌的兩人周圍畫上了古怪的魔法符號,子楓再一次開始了自己的魔法,在近乎單調的咒語聲中,陣陣微弱的波動以兩人的身體為中心向周圍傳遞開去,很,兩股波動在雙方中間的位置相遇,進而發生了相互作用。
  這種作用的直接後果就是兩個人身上發出的波動變得越發的強烈,甚至整個神殿所在的空間也隨之振動起來,隨後,這種振動演變成了一場局限在神殿內的空間風暴,激蕩的空間如同漲潮時的海水一樣洶湧起伏,不斷衝擊著空間之內的一切。
  但這種衝擊對於巫妖和處於魔法符號保護中的兩人沒有任何的影響,子楓繼續著自己的法術,一條銀灰色的絲線從他兩手之間射出,隨即分成兩股,進入到海特和少女的體內,下一刻,在子楓意念的操縱下,絲線漸漸變淡,最終消失在空氣之中。
  這個步驟似乎花費了巫妖相當多的精力,以至於他的眼中竟然閃過了一絲疲憊,但很,子楓開始了下一步的法術。
  這個過程持續了大約幾分鍾,當最後一個魔法符號消失在兩人的體表時,子楓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Snap Time:2018-11-20 06:15:43  ExecTime: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