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作者:南宮少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智慧之神(12-03-12)      第三百二十五章:亡靈界的主宰(12-03-12)      第三百二十四章亡靈戰爭(12-03-12)     

第二百七十七章:靈魂詛咒


  第二百七十七章:靈魂詛咒作者:南宮少
  但今天,這個慣例,就像之前的弓箭手一樣,被再一次打破了。隨著獸人法師們的又一次吟唱,雙方之間的地勢突然發生了變化,一道道高約幾十公分的突起悄然出現,那些正在飛前進的戰馬紛紛被絆倒,身穿沉重鎧甲的騎士們就像破布一樣從摔倒的馬背上被甩飛出去,一些在落到地麵的同時就已經失去了生命,一些則被隨後奔馳而過的同伴的坐騎在了下麵。
  當少數騎士僥幸跑過重重阻礙阻礙,到達平坦的地麵時,等待他們的是獸人們沉重的狼牙棒。
  在開戰後的十幾分鍾之內,人類先後失去了自己最有力的兩樣武器。
  麵色鐵青的諾恩元帥緊盯著在騎士們後方的那些步兵,他們是抵禦獸人的最後一道防線,如果他們潰敗,獸人們將直接抵達科諾斯城下。
  子楓望著下方的獸人們,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些使用魔法的獸人法師的身上。二十二個,這是那些法師的數量,對於一個像獸人這樣的種族來說,無論是從絕對數量還是由相對的比例來看,這幾乎是個不可思議的數字。
  通常來講,這個宇宙中絕大多數種族產生法師的比例都差不多,基本上,在每兩到三萬個個體之中,會有一個具有學習魔法的天分,扣除掉由於沒被發現天分而被埋沒,以及由於毅力、興趣等原因放棄學習的,還有在作為學徒的過程中由於種種意外而送掉自己性命或者無法繼續學習的,大約每十萬人中會有一個法師的存在——這個比例在天使和惡魔中間要高一些,能夠達到每五千人中又一個可以使用魔法,黑魔界在這一方麵的比例則大約是四萬人中出現一名法師。
  作為一個沒有開化的種族,除了低下的智力,獸人本身的身體特質也注定了他們幾乎和魔法無緣,在獸人種族的曆史上,幾乎沒有出現過法師,而現在,在這個大陸上不到十幾萬人的獸人種族之中,居然出現了二十餘個法師。
  子楓饒有興致地觀察著那些獸人法師,他們中的大多數隻能算低級法師,但數量和默契的配合使得他們能夠使用一些隻有大魔法師才能施展的法術,除此以外,他們施法是的法術頻率幾乎一樣,這充分說明他們出自同一師承。
  什麼樣的人能夠讓獸人可以使用魔法?這個問題使得子楓進入了深深的思索,直到獸人們咆哮著與人類的步兵撞擊在一起,子楓才開始準備自己的第一個魔法。
  一團黑色的霧氣隨著子楓的咒語出現在戰場上,接著,在這團霧氣移動到獸人們中間時,突然爆炸開來,含有劇毒的氣體在瞬息之間籠罩了近百平方米的範圍,被毒霧侵襲的獸人們痛苦地哀號著,在地上翻滾抽搐,片刻間就失去了生命——他們的內髒已經被吸入的毒氣化作了血水。
  獸人法師們終於注意到了子楓的存在,他們中的一些人開始準備驅散毒霧的魔法,另一些則開始向子楓所在的位置發起了攻擊。
  子楓撐起的魔法護罩閃爍著絢麗的光彩——和他在封鎖力量之前所有的護罩相比較,這種護罩無疑要華麗得多,卻比不上前者百分之一的堅固——獸人法師的魔法不斷地在上麵濺起燦爛的光點,卻始終難以撼動護罩分毫。子楓一邊調動著體內的能量以維持護罩的運轉,一邊開始準備一個強力法術,在晦澀的吟唱聲中,一道空間之門在天空緩緩地打開,從門內傳出的強大力量波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了無可抗拒的壓迫感,下一刻,一個至少有一座房間那麼大的頭顱緩緩伸出空間之門。
  那是一個長著山羊的角,獅子的臉的生物,在碩大的頭顱上,比太陽還耀眼的光芒在它的眼睛中閃爍著。剛一露麵,這個生物便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吼聲,這吼聲猶如一百個響雷疊加在一起,又好像數座高山同時坍塌,正在交戰的獸人和人類,在吼聲響起的同時便已經失去了作戰能力,他們扔掉武器,捂著自己的耳朵,因為無法保持平衡而倒在地上。
  索那多爾諾斯,靈魂詛咒者,來自低層界的可怕怪獸,所有被它吞噬的生物,連靈魂也將被一起消化,作為詛咒之神克洛維斯的寵物,這個怪獸就是在天界也從來是肆無忌憚,甚至有天使成為它的食物。
  一連串雨點一樣的火球從獸人的後方飛來,準確地擊中了空間之門,剛剛打開,並不穩定的空間之門,在連續的能量打擊之下,開始變得搖擺不定,似乎隨時可能會崩潰。
  索那多爾諾斯吼叫著,它那過於龐大的身軀在穿越空間的時候給它帶來了不少麻煩,使之隻能在狹小的空間通道中艱難而緩慢地蠕動。然而古老誓言的力量,以及下方正在激戰之中的那些鬥誌昂揚的靈魂的誘惑,使得這隻巨獸無法放棄來到這個世界的欲望,它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通過空間通道之上。也正因為如此,當空間之門受到劇烈的震蕩時,靈魂詛咒者那位於空間通道之中的本體也受到了波及,來自空間的力量無情地撕扯著它,讓這貪吃而凶猛的怪獸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就在索那多爾諾斯因為痛苦而掙紮不已的時候,幾道閃電又接連擊中了空間之門。這樣的攻擊對於體型龐大的巨獸來說並不算什麼,如果是直接作用到它的身體,它甚至不會受傷,然而這些魔法對空間之門的破壞卻使它吃盡了苦頭,空間震蕩和破裂產生的力量讓它的身體幾乎要被撕碎。這個怪獸很清楚,召喚它的空間之門隨時會崩潰,如果自己依然堅持來到這世界,那麼在的身體完全脫離之前,破碎的空間之門將會讓自己變為兩段。麵對這可能存在的危險,巨獸退縮了,在不甘地衝著獸人方向怒吼之後,索那多爾諾斯消失在空間之門中,在那之後不久,那黑洞一樣的空間之門便四分五裂,在天空中引發了猛烈的爆炸。
  就在靈魂詛咒者消失的同時,在獸人的陣營後方,旋風,以及那二十多名獸人法師,突然全都變得虛弱無比,他們甚至沒有辦法說出一個字就無力地倒了下去。
  對於所有的獸人來講,旋風便是他們的靈魂。這個獸人曆史上第一個能夠使用魔法,並且教會了其他人使用魔法的首領被看作是魔王的化身,在這位首領奇跡般地利用魔法幫助同胞穿越了邊境線,進而占領了富饒的北方的大片土地之後,這種觀點變得越加堅定不移,他是勝利的象征,他是獸人的精神支柱,隻有在他的指導之下,獸人們才能生存在這個宇宙之中,幾乎所有的獸人都這樣認為。
  然而這個支柱卻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倒下了。
  失去了旋風和那些法師們的統領,獸人們散漫的天性暴露無遺,在首領倒下的消息傳到前方後,一些獸人開始後退,另一些依然勇猛地向前發起著衝鋒,還有一些人則開始了漫無目的地四處亂竄。他們的隊形變得散亂不堪,後退的獸人和前進的獸人相互擁擠著,碰撞著,有些地方隻有稀疏的幾個人,而有些地方,數百甚至上千的獸人卻擁擠在一塊,全然沒有一絲的秩序。
  就像一位北方的人類將領所說的,當十名獸人和十名人類士兵遭遇時,將會是人類的災難,但當一百名獸人和一百名人類士兵遭遇時,那將是獸人們的災難。這些空有著強悍的體力,卻沒有絲毫戰術方麵的配合與紀律可言的生物,俺失去了強有力的控製,便如同一盤散沙一樣毫無整體的戰鬥力可言,人類士兵輕易就抵擋住了失去指揮的獸人們的進攻,在付出了數千具屍體之後,占不到半點便宜的獸人們再也沒有了戀戰之心,他們開始後退。
  如果這個時候王國的重騎兵還在的話,獸人們的潰敗將演變成一場人類對獸人的屠殺,然而失去了這一強有力的武器,人類的將領們隻能眼看著那些野蠻的生物亂哄哄地向後方跑去。
  子楓眺望著遠處逃跑的獸人,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在施放了幾個魔法,殺傷了上百名獸人之後,他離開城牆,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在看到獸人法師的同時,子楓便注意到了在這些法師後方那更為強大的能量波動,很顯然,那個波動的產生者才是這些法師真正的頭領,而且,很有可能是這些法師的教導者,也正是為了這個對手,子楓召喚了索那多爾諾斯。
  一切都在子楓的掌控之中,事實上,他從來沒有想過把靈魂詛咒者召喚到這個世界,這個貪婪的怪物不會輕易聽從別人指揮的,在完成了被召喚的使命之後,它將嚐試著掙脫束縛,然後把所有的人全部吞噬,子楓召喚這個怪的唯一目的就是迫使那個躲在暗處的敵人進行攻擊——沒有誰會在麵對這樣一個恐怖的生物時會放任其獲得自由之後再與之戰鬥。
  任何一個足夠聰明的施法者都不會把攻擊的目標放在索那多爾諾斯本身,他們會在後者通過前搶先摧毀空間之門,這也將給對方造成嚴重的傷害,而這也正是子楓想要的:作為詛咒之神的寵物,除了神魔那樣的存在,索那多爾諾斯的詛咒足以讓任何對象無法承受,它會在被迫退回自己的世界之前向所有傷害它的人及其同類發出詛咒的。
  子楓現在已經不再關心戰爭的勝負了,在失去自己的首領之後,獸人們和野獸並沒有什麼樣的區別,在加索維斯和北方人類王國的聯合攻擊下,這些獸人麵能夠逃回南部的將不會多過一半。
  對於現在的子楓來講,在初步達到自己的目的,進入到諸神一方的外圍陣營之後,他所要做的隻是像從前那些受到雇用的法師一樣,收取酬勞,然後在戰鬥中貢獻自己的力量。接著因為能力而得到更高級別的賞識,逐漸進入可以接觸到更多機密的圈子,最後,如果有機會的話,在足夠的利益吸引下背叛諸神,投入惡魔的陣營——這樣的計劃在外人看來似乎有過於曲折,遠不如直接進入惡魔一方簡單而直接,但深深了解惡魔們那多疑性情的子楓卻知道,正因為沒人能夠想到有人會為了進入惡魔們的陣營而如此大費周折,當他一旦從諸神一方轉而投向惡魔時,再也不會有任何人懷疑他。
  將領們此時正聚集在指揮所麵進行著商議,在失去了重騎兵之後,雖然獸人們暫時被打退,他們依然不敢肯定對方已經全麵潰敗,缺少了對付獸人最具威力的武器,這些將領必須對下一步做出周詳的計劃。作為魔法顧問,子楓原本也要參加這樣的會議,但子楓以白天消耗法力過大而拒絕了這一要求,然後,在確定所有人都不再注意到自己之後,他離開了科諾斯城,來到了獸人們位於城外幾十公出的營地邊緣。
  由於失去了最有力的首領的約束,獸人們的天性重新占據了上風,這些幾乎從來沒有進行過大規模戰爭的種族毫無警惕之心,他們的營地甚至沒有崗哨,所有的獸人——除了那些白天跑散之後再也沒有回來的之外——全都進入了夢鄉。
  獸人們的營地並不像人類那樣有著高大堅固的柵欄,一些粗大的數樹木被砍伐下來之後胡亂地插在了營地的周圍,然後用樹藤隨便地綁在了一起,一些樹木上麵甚至連枝葉都沒有去掉,那些樹木之間的空隙足以讓一些瘦小的人類鑽進——如果不是由於獸人們在白天戰爭初期的那些表現讓人們心生疑懼的話,兩萬名士兵就足以把這些毫無警覺的生物在睡夢中殺淨。
  子楓甚至連魔法都沒有使用就輕鬆地進入了這個營地,他釋放出精神力量,搜索著自己白天趁著對方倒下而施加在其身上的魔法標記,同時小心地避開營地中橫七豎八到處亂躺的獸人們的身體。
  在魔法標記的指引下,子楓很便找到了自己的目標,在一處寬大的帳篷外,子楓第一次發現了這個營地中的守衛,顯然,在那個帳篷中躺著的,就是他要找的獵物。
  子楓輕聲念動著咒語,一陣霧氣在夜色的掩護下悄然升起,那些守護在首領帳篷外麵的忠心的士兵們,在接觸到這霧氣之後,紛紛無聲無息地倒在了地上。
  當子楓走進帳篷的時候,他看到的是清醒地坐在帳篷中央的旋風。
  “你比我想象的來得要早,”獸人頭領微笑地示意子楓坐下:“而且,我沒有想到的是,你居然是一個人來,而沒有任何同伴的跟隨。”
  “你很聰明,”子楓說道:“至少和你的同胞比起來是這樣。”他的眼中突然射出兩道寒光,與此同時,伴隨著子楓的一個手勢,旋風突然感到拳手被一條看不見的繩索束縛起來。
  “我們現在可以談了,”子楓在旋風的對麵坐了下來:“你知道該怎麼做,你的那些手下絕對無法阻止我,他們隻會是毫無意義地送掉性命。”
  旋風突然衝著帳篷外麵低沉地咆哮了幾聲,接著,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你的詛咒並沒有解除,”在去頂外麵所有埋伏的獸人都已經撤走之後,子楓說道:“它仍然在你的體內,而且,由於你強行用某種方法壓製了它——我不得不承認,你能有這樣的辦法出乎我的意料,如果不是我事先在你身上設下的魔法,我將會費很多手腳才能製服你——當那個詛咒爆發時,幾乎沒有人能夠救你。”
  “魔王會記住我的作為的,”旋風的眼睛閃爍著狂熱的光芒:“我的靈魂將繼續為偉大的魔王服務,我將成為他麾下的一名戰士。”
  “我對你和你的種族並沒有敵意,”子楓說道:“無論你們和人類的戰爭勝負如何,我都不會有絲毫的損失,我隻是一個路過這的不屬於神魔任何一方的遊曆法師。”他看著旋風的眼睛:“我現在隻對一件事情感興趣。”
  “是關於我們為什麼能夠使用魔法?”
  子楓默默點了點頭。
  “這一切,”旋風如同世界上所有對宗教狂熱無比的信徒一樣,用自己飽含著激情的聲音高喊著:“都是偉大的魔王的賜予,是他給了我們智慧,是他賜給了我們學習魔法的天賦,這世間的一切都將匍匐在他的腳下…”
  

Snap Time:2018-11-18 06:03:06  ExecTime:0.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