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作者:南宮少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智慧之神(12-03-12)      第三百二十五章:亡靈界的主宰(12-03-12)      第三百二十四章亡靈戰爭(12-03-12)     

第二百七十二章:叛逃的女神


  第二百七十二章:叛逃的女神作者:南宮少
  暗紅色的天空中布滿了血一樣的雲朵,空氣中攜帶著令人窒息的硫磺味道,炎熱的氣溫足以讓最耐熱的動物難以忍受,地麵流淌著岩漿形成的河流…這就是深淵魔域,一個令所有信仰諸神的智慧生物畏懼和憎惡的地方。
  奈斯特鼓動著自己寬大的翅膀,風一樣掠過魔域的天空,在他經過的路上,那些感受到他存在氣息的魔域生物,無論是毫無智慧可言的魔獸,還是不可一世的高等惡魔,無不倉皇地躲閃到一邊,唯恐惹怒了這位大人物而為自己招來災禍。
  然而奈斯特此時已經全然沒有時間去顧及這些生物的態度如何,他的心現在隻有一個念頭:逃,逃得越遠越好,隻要能夠躲開身後那個可怕的對手,哪怕是逃到諸神的勢力範圍。為了避免空間波動引起對方的警覺,前魔王不敢使用任何穿越空間的法術,而是所有力氣全都集中在翅膀上,他飛得是那樣塊,以至於當人們的視線捕捉到他留下的殘影時,他的身體已經到達了數十米之外。
  一陣微風從奈斯特的身後吹來,這微風並不,也並不猛烈,卻在轉眼間追上了瘋狂逃竄的惡魔。隻是一瞬間,被微風拂過的奈斯特的全身如同秋天的樹葉一樣枯萎下去,前魔王再也無法維持飛行的力氣,巨大的身體重重地從空中摔了下來。
  一個淡淡的身影出現在奈斯特麵前,在這條身影的後麵,數十個和奈斯特一樣進入深淵魔域第十四層的魔王恭敬地站著,如同主人身後的奴仆。
  “卡倫。”奈斯特吃力地支撐著身體,抬起頭注視著那影子一樣的身體。
  “這個世界有很多條路,”卡倫平淡得沒有絲毫起伏的聲音在空間中回蕩:“很多時候,絕大多數人並不知道該如何選擇,不過這並不要緊。”
  風力在逐漸加大,卡倫身後的那些魔王們的衣襟在風中獵獵作響,“這個世界有很多的選擇,很多時候,絕大多數人會做出錯誤的決定,這也不要緊。”
  風力越發的狂猛,地麵的砂石在狂風的裹挾下揚到了空中,“但當有人為他們指出正確的道路,告訴他們如何決定才正確的時候,如果其中的一些人仍然堅持自己的錯誤,甚至把他們的引導者視為傻瓜,”此時的狂風已經變成了暴風,就連魔王們也不得不努力維持著重心,“那麼,這些人便已經失去了被引導的資格,但這仍然無關緊要。”
  颶風呼嘯地席卷著一切,天空那常年聚積的血色雲朵早已無影無蹤,卡倫身後的魔王們竭力抵禦著颶風的吹擊,以免被刮上天空,“可是如果這些人在堅持自己愚蠢見解的同時阻礙其他人得到引導,”奈斯特的身體在風中逐漸如同黃沙一樣被漸漸吹散,“為了所有同伴的利益,他將不得不被清除。”前魔王終於完全地消失了,在颶風中,他的身體和靈魂猶如風暴之中的沙堆一樣,半點痕跡也沒有能夠留下。
  那些已經進入第十層以上魔域的強大存在,那些連諸神也要顧忌的魔王們,此時卻如同麵對強盜的處女一樣瑟瑟發抖,他們已經完全被恐懼包圍。卡倫,這個在他們的眼進入第十二層不過數千年的後輩,現在卻完全掌握著他們的生殺大權,隻要他願意,他們的中的任何一個都將像奈斯特一樣被輕鬆地毀滅,這樣的事實讓所有人感到了發自心底的寒意。
  “現在,”隨著颶風的漸漸停止,卡倫轉過那影子一樣模糊的身體,麵對著惴惴不安的魔王們:“我的朋友,讓我們繼續討論我們的問題。”
  諸神領域中。
  諸神會議已經接近了尾聲,在經曆了那樣的事件之後,諸神都已經無心討論其他事情,在通過了幾個事務性的決定之後,這場會議終於結束了,然而對於天界的所有勢力來講,真正的較量才剛剛開始。
  “安那卡洛斯陛下,”戰神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勇氣之神:“能談談嗎?”這位天界最強的神詆,在生命女神垮台之後,毫不掩飾收編其勢力的企圖。他相信,眼前這位神詆不會拒絕他的邀請的——作為背叛了主神的屬神,如果沒有其他人的幫助,安那卡羅斯的神力之源將很消散,他將重新變回凡人,然後由於違背誓言受到來自宇宙規則的懲罰,除非他能夠再次找到一位主神幫助他穩固神力之源,並且在那之後設法為他抵禦懲罰,而擁有這樣的能力的神詆,在整個天界也是寥寥可數。
  勇氣之神的目光越過戰神的肩頭——在麵對一位戰神這樣的神詆時,這無疑是一個極為失禮的舉動,但他此時已經並不在乎——投向正在走出議事大廳的子楓,“很抱歉,偉大的加拉格洛爾陛下,我沒有辦法接受您的邀請,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向戰神行了一個神的禮節,然後匆匆離開。
  多爾神域。
  子楓端坐在自己的寶座上,在他的下方,安那卡羅斯表情木然地站在那,如同等候處決的囚犯。
  一個月前,在同樣的地點。
  “很驚訝,是嗎?”看著剛剛恢複自由的安那卡羅斯,子楓微笑著說道,聲音顯得異常溫和:“沒想到我居然會是一個神詆。”他的目光平靜得不帶任何波動,卻從來沒有離開過勇氣之神的雙眼:“為我高興嗎?”
  安那卡羅斯,這個被騎士和武士們視為勇氣化身的神詆,麵對著昔日夥伴不帶絲毫火氣的樣子,卻全然沒有了那種一往無前的無畏,他沉默著,身體在微微地顫抖。
  “聽著,”子楓終於停止了那種看似漫無目的,卻使得安那卡羅斯的心靈備受折磨的話語:“你的罪行足以讓你在地獄的火焰中被灼燒一萬年,事實上,為了絲蘿兒,我也正準備這樣做。我會讓你收緊世界上所有的折磨,我會讓你的身體和靈魂都永遠被痛苦所圍繞,我要讓你為你做過的一切而付出代價。”他的聲音依舊透露著他獨有的理性的冷靜,然而其中的內容卻將他此時的感受顯露無遺。
  “但我不會那麼做,”子楓接著說道:“至少在目前,在那個更加可惡的女人,那個真正的罪魁禍首受到懲罰之前,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
  “這些都是我的錯,”安那卡羅斯聲音發抖地說道:“所有的過錯都是我犯下的。”他咽下一口唾液,艱難地說出了那個名字:“也是我殺害了絲蘿兒。”
  “可憐的蠢貨,”子楓放聲大笑起來:“到了現在你還以為絲蘿兒的死隻是一個意外?隻是因為她為了阻止你刺向我的寶劍而撲到你我中間?或者,”他的眼神突然變得淩厲無比:“你早已經猜到了,卻不敢麵對那樣的事實?”
  安那卡羅斯慌亂地躲避著對方的目光,卻陡然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失去了對身體的支配能力。
  “我毫不懷疑,並且也已經得到了證實,”子楓一字一字地說道:“是愛耳洛絲用絲蘿兒做人質迫使你親自追殺我的。可是,”他的身體微微向前傾斜著,像是要借此給對方以壓迫感:“你難道從沒有想過,一個女人,一個不會武技和魔法的女人,縱然她曾經因為神的賜福而永葆青春,怎麼能夠從女神派遣的那些神仆手中逃走?又怎麼能夠躲過追兵和阻截?”
  勇氣之神的臉色變得蒼白之至,他的身體像虛弱的病人一樣搖晃著,仿佛隨時會摔倒在地。
  “愛耳洛絲,”安那卡羅斯的聲音顯得無比幹澀:“是生命之神,她熱愛生命,並且守護著生命。”
  “熱愛生命?”子楓這樣冷漠的人也禁不住因為對方的話語而發笑:“守護生命?”他突然收斂了笑容:“殺死一個深愛自己的人,把一個與世無爭的種族拖入戰爭,讓無數無辜的人失去生命,讓一個母親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子,隻是為了一次小小的爭執,這就是你口中偉大的生命之神的行為,難道這就是你所謂的熱愛與守護生命?”
  安那卡羅斯默然,他無法駁斥子楓的話,然而上萬年來的信念讓他無法麵對現實。
  “給你看些事情。”子楓決定給對方最後一擊,一個蘊含信息的光團從他手中飛出,進入了安那卡羅斯的腦部。
  隻是一那,光團中的信息已經被安那卡羅斯所感知,在這一刻,他堅持了上萬年的東西,就像被石頭擊中的玻璃一樣,破碎了。
  “這一切,”他的聲音弱得就連自己都聽不見:“都是真實的?”
  “你得到的是薩索斯的全部記憶,”子楓說道:“當哪怕沒有這些記憶,你也完全可以想得到,沒有愛耳洛絲的同意或者默許,絲蘿兒絕對無法逃脫,而且,連當時的我都不知道自己要逃往哪,她又怎麼會恰巧來到你我戰鬥的地方?”
  安那卡羅斯的嘴唇顫動著,卻完全沒有辦法發出半點聲音。事實上,他早已在心中產生過一些隱約的念頭,然而對於主神的信念讓他不敢在這樣的問題上有任何的懷疑,但現在,在事實麵前,他再也無法欺騙自己。
  勇氣之神很清楚,子楓並沒有說謊,薩索斯的記憶中有很多東西隻有自己和他知道,還有很多東西則屬於聖潔之國的機密,其中還包括了愛耳洛絲和自己之間製定有關黑魔界計劃的那次談話,子楓絕對無法編造這些。
  安那卡羅斯終於控製住了自己的情緒,他知道,子楓不會毫無理由地讓自己知道這些消息,他已經猜到了子楓的想法,但他無法拒絕對方,無論是他,還是愛耳洛絲,都必須為對絲蘿兒做的付出代價。
  “你打算怎麼做?”他問道。
  “你很就會知道。”子楓不帶任何感情地說道,一團黃色的火焰出現在他的手掌上方。
  然而一個傳遞信息的光團阻止了他進一步的行動,子楓熄滅了手中的火焰,抓住光團,開始閱讀其中的信息。
  無形的壓力突然以子楓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在這強大的壓力之下,神殿中的一切仿佛都變得凝固起來,就連安那卡羅斯也感到呼吸困難。
  “愛耳洛絲逃走了,”子楓淡淡地說道:“航海之神利用神詆的身份從天使們中間救走了她,有人看見他們在逃出諸神樂園之後進入了深淵魔域。”
  子楓的眼睛中突然閃射出刺人眼目的黃色火光,“聽著,”他對安那卡羅斯說道:“你將會受到這個宇宙中最嚴厲的懲罰,但在那之前,你必須幫助我抓住愛耳洛絲,這是你的責任,為了絲蘿兒,你沒有別的選擇。”子楓那能夠穿透肺腑的目光緊緊注視著對方:“你必須現在就做出決定。”
  “我和你去,”安那卡羅斯在這一刻仿佛重新恢複了往日的神采,在這一刻,那個被自責與愧疚折磨,優柔寡斷而怯懦的勇氣之神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個有著無窮精力和雄心的凡間最偉大的帝王:“我會幫助你抓到愛耳洛絲。”
  “很好。”子楓說道,與此同時,接到他通知的盟友和下屬出現在神殿之中。
  “馬上跟我走,”子楓發布著命令:“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我們暫時安全了,”看著眼前暗紅色的天空,斯諾爾德長出了一口氣,對身邊的愛耳洛絲說道:“諸神無法來到這,除非他們準備挑起同惡魔的戰爭。”
  愛耳洛絲厭惡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我討厭這,”她說道:“我不會在這生活的,就算是去外界,也比這強百倍。”
  對於這個自己狂熱仰慕的女神的抱怨,航海之神隻能夠抱以苦笑,“親愛的愛耳洛絲,我們恐怕沒有別的地方可去了,”斯諾爾德說道:“隻有深淵魔域才是我們唯一可以容身的地方。我們可以投奔這的魔王,我想,作為兩個叛逃的神詆,對於任何魔王,我們都是不可多得的有力助手,而且,我們的存在將會是對諸神的最大嘲諷,他們會收留我們的。”他的眼睛閃著光:“也許不用多久,我們就可以得到這的惡魔的認同,然後,我們會擁有自己的領地,甚至有一天,我們會成為魔王…”
  “不要忘了,”愛耳洛絲毫不留情地打斷了航海之神的幻想,“我們已經不再是神詆了,沒有了神力之源,你的力量將很被耗盡。”就算是失去了神力和神職,就算是被對方從監牢中解救出來,她仍然對這個從前隻會對她俯首聽命的弱小神詆不屑一顧,她很清楚對方的心思,但也由此對對方更加的厭惡——隻有像戰神和火神那樣的強大神詆才有資格成為她的情人,這個弱小而愚蠢的家夥隻是在癡心妄想。
  “沒有關係。”完全沉浸在對未來美妙幻想中的斯諾爾德並沒有注意夥伴的態度,他胸有成竹地說道:“神力之源隻是幫助我們吸收並儲存空間原力的工具,就算沒有了它,我們依然可以從所在的空間吸取原力,雖然我們的力量會因此而下降,但至少,我們仍然遠比那些高等惡魔要強大,這樣的力量足夠讓我們在這個世界生存下來,而且…”這個神詆得意地笑著,拿出了一個巨大的水晶球:“知道這是什麼嗎?是神力結晶,遠古諸神的造物,在現在的宇宙中隻有這麼一個,有了它,我的力量至少可以維持幾千年。”
  “我怎麼辦?”在看到神力結晶後,愛耳洛絲對於航海之神的看法終於有所轉變,她開始思考如何依靠這位癡情的神詆來為自己獲取利益:“我失去了神力,現在隻是一個凡人,我無法像你那樣在這生存下去。”
  “我早已經想好了辦法,”斯諾爾德微笑著,把神力結晶舉到愛耳洛絲的麵前,“看到了嗎?我會把它植入你的體內,你將重新擁有神力,並且,你可以通過它來吸收原力。”
  “你真的會把它給我?”愛耳洛絲驚訝地問道。
  “沒錯,為了你,我可以拋棄一切。”航海之神的眼睛閃爍著熾熱的光芒:“隻要能夠和你在一起。”
  就在愛耳洛絲強行抑製著對於這個癡心妄想的家夥的惱怒,從嘴邊擠出一絲微笑,想要進一步點燃對方的愛火時,一陣空間的漣漪出現在他們的周圍。
  子楓穿著白袍的身影出現在兩個天界叛徒的麵前,在他的身後,幾個身體閃爍著神力光芒的神詆正冰冷地注視著他們。
  “是你!”愛耳洛絲尖叫著,憤怒地注視著安那卡羅斯,她知道,因為這個曾經的屬神的參與,自己的逃亡之旅已經結束了,如果沒有對方與自己之間借助主從誓言形成的精神聯係,天界絕對無法找到自己。
  “我們恐怕有麻煩了,”子楓對自己的同伴們說道:“海特和我來,其他的人務必在最短時間內抓住他們。”下一刻,他的身影從原地消失。
  來自深淵魔域第九層的魔王撒多奈斯揮舞著手中帶有火焰的鞭子,抽打著跪伏在腳下的幾個高等惡魔,這些在平時窮凶極惡的存在此時卻如同惡狼麵前的羔羊一般顫抖著,任由鞭子落在身上,承受著能夠灼燒靈魂的火焰帶來的痛苦。
  一陣劇烈的能量波動阻止了這個魔王的進一步行動,他抬起頭,看向波動傳來的方向,如果他的感覺沒有錯,這陣波動是魔法之間的對撞造成的,就在他的領地內,有兩個實力強大的家夥正在進行戰鬥。
  “滾回去,叫上你們的人,”撒多奈斯大聲喝罵著手下,“有人闖進了我的領地!”怒火中燒的魔王終於為自己的憤怒找到一處比自己那些手下們更好的宣泄口。
  然而當撒多奈斯領著手下氣勢洶洶地到達現場時,他的勇氣完全消失了,這個在第九層魔域也是高高在上的魔王突然轉過身,頭也不回地向自己的城堡瘋狂逃去。
  在他逃離之後不久,巨大的能量衝擊席卷了他剛才所在的地方,那些沒有醒悟的手下在轉瞬之間就化作了虛無。
  子楓體內的能量如同江河一般澎湃洶湧地流淌著,源源不斷地間把從他的世界中獲取的能量送入靈魂之海,有從靈魂之海傳送到外麵,形成一個又一個威力驚人的魔法。這些魔法中最弱的一個也可以在瞬間毀掉一座小型的城市,然而在子楓精確無比的控製之下,這些魔法中蘊含的可怕能量絲毫沒有的外泄,全都集中在了法術的內部,這也使得這些魔法的破壞力更加的恐怖,而所有這些可怕的打擊的目標,全都指向如同沒有實質的影子一樣圍繞著他飛行的兩個對手。
  在來到這個世界的同時,子楓就感覺到了幾個強大生物的存在,而就在同時,那些生物也已經察覺到空間穿越時造成的波動。子楓清楚地感覺到了這些存在散發的能量所具有的惡魔特征,他可以斷定,這些存在幾乎全都是來自深淵魔域第十層以上的魔王,為了避免自己的行動受到打擾,在這些存在到來之前,他決定攔住他們。
  除非實力相差懸殊,沒有那個傻瓜會在發現一陣穿越空間造成的波動後貿然直接到達現場的,能夠進行空間穿越的人絕對都是這個宇宙的強者,毫無準備地接近這些人將會使得自己陷入可能的陷阱之中。子楓了解這一點,他相信,那些魔王同樣也了解這點,所以,子楓把伏擊的地點選擇在了十幾公以外的地方。
  子楓的猜測很正確,在他和海特到達後不久,幾個身影逐漸從空氣中顯現,幾乎就在同一時刻,沒有任何商議,強有力的魔法同時在他和海特的手成型,然後閃電般地發射出去。
  這樣的攻擊顯然出乎那些魔王的意料之外,剛剛現身的魔王們隻來得及在身體周圍加上一道魔法護罩,然而在兩位神靈一樣存在的攻擊下,這些護罩並不比石頭麵前的雞蛋解釋多少,隻是一瞬間,護罩便已然四分五裂。
  但對於魔王們來說,這片刻的時間足以讓他們做出任何事情,除了其中一名因為動作稍慢而被接踵而至的魔法擊中,退出了戰鬥以外,剩下的三個魔王已經完成了自己的魔法,向對手展開了還擊。
  海特重新變回巨狼——雖然已經成為神詆,他還是更喜歡用狼的形態進行戰鬥——咆哮著衝向其中一名對手,在躲過一連串的飛彈,又憑借身上的能量護罩抵消了另外一些攻擊之後,新任狩獵之神逼近了對方,他的身影化作了一道狂風,迅猛地撲向了自己的敵人。
  與此同時,子楓和另外兩個對手的戰鬥也已經展開,不同與和海特作戰的那位魔王,子楓的對手選擇了近戰——在他們看來,和一頭有著小山一樣身軀的巨狼接近顯然是不明智的,但統一名法師戰鬥,近身無疑是最好的選擇。這兩個來自魔域第十層的魔王充分顯示了把魔法和武技結合後的效果,在魔法的作用下,他們變成了兩條影子一樣的存在,借助身形靈活而迅捷的腳步,他們圍繞子楓飛地旋轉著,躲避著對手的攻擊,同時逐漸靠近著對方。
  作為魔域同天界抗衡的主力,第十層以上的魔王們和那些普通的魔王有著本質的不同,雖然人們經常把魔王和諸神相提並論,但事實上,那些諸如索倫斯之流的魔王,其實力大致介於至尊巔峰到半神巔峰之間,真正可以和神對抗的隻有第十層之上的那些存在,至於第十五曾,還沒有人見過麵的魔王。和這樣的對手作戰,子楓不敢有絲毫的放鬆,星空組成的屏障出現在他的周圍,不斷消弭著敵人的進攻,魔法力場在他四周環繞,把那些突破了星空的進攻牽引向另外一個方向,而緊貼著他的身體的,是一層堅實的魔法護罩,所有這些共同構成了一道幾乎不可逾越的防線,在這道防線麵前,那些魔王唯一能做的就是繞著子楓飛行,同時用強大的能量進行轟擊,以便找到這防線的破綻。
  這種幾乎對敵人無計可施,卻不得不小心躲閃對方攻擊的被動局麵讓子楓的對手感到了屈辱,這些同諸神平起平坐的存在無法容忍自己近乎隻挨打不還手的處境。隨著其中一名魔王的怒吼,黑色的能量繚繞在他的身體周圍,然後飛地聚集到了魔王手中的寶劍上,下一刻,一顆猶如實質的黑色能量彈從他的劍尖飛出,在子楓周圍的星空中爆炸開來。
  凶猛的黑色能量飛地摧毀並吞噬著星空,餘波則席卷了周圍近千米的地區,撒多奈斯帶領的那些倒黴的惡魔成為了這些餘波的受害者,子楓的星空屏障在轉瞬之間就幾乎蕩然無存。
  另外一名魔王抓住了這個機會,在子楓再次形成星空屏障之前,他的身體已經與寶劍一同化作一道電光,飛地射向了子楓,圍繞在子楓身邊的魔法力場現在轉眼間便土崩瓦解,寶劍挾帶的能量同魔法護罩碰撞在一起,使後者產生了陣陣漣漪。
  兩個魔王的臉上不約而同地露出了笑容,在他們看來,這個強大而難纏的對手已經注定了失敗的命運,從來沒有哪名法師可以在同魔王的肉搏中幸免,體重高達三千公斤的巨大惡魔可以輕易撕碎任何法師的身體。
  但不包括子楓。
  在魔法護罩破碎的一那,一個能量形成的能量罩出現在子楓身體周圍,他的神聖護甲早已進入了第五層,不過卻在下一秒神聖護甲便煙消雲散了,雖然隻是一秒鍾,然而這已經讓子楓得到了足夠的時間,下一刻,一個完全由能量凝結成的巨人從子楓的胸口撲出,迎向正在逼近的魔王,與此同時,子楓出現在距離對手數十米遠的地方。
  巨人那能量構成的身體又一次讓魔王的劍受阻,長達兩米的巨劍仿佛刺在泥潭中,越是往前阻力便越大,最終,這寶劍被卡在了巨人的身體中。
  意識到不妙的魔王在第一時間放棄了自己的寶劍,飛地向後方退去,與此同時,他引發了寶劍中蘊藏的能量,猛烈的爆炸隨之在巨人的體內發生,巨大的衝擊使得能量聚合的巨人崩解成為無數發光的微粒,散溢在空氣之中。
  在同伴後退的同時,另外一個發出能量彈的魔王已經繞過巨人,向著對手飛去,就在子楓出現的下一瞬間,魔王發出的攻擊化作巨大的能量之網,從天空和四周向子楓罩來,在他的下方,在魔王的操控下,地麵流淌的熔岩變成了一條條騰射而起的怪蟒,向著子楓的腿部襲來。
  

Snap Time:2018-11-19 08:29:52  ExecTime: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