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作者:南宮少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魔獸之聖騎士異界遊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智慧之神(12-03-12)      第三百二十五章:亡靈界的主宰(12-03-12)      第三百二十四章亡靈戰爭(12-03-12)     

第二百六十九章:諸神會議


  第二百六十九章:諸神會議作者:南宮少
  這條巨蛇接下來的講述就連子楓也感到心驚,通過卡斯維恩的敘述,一個針對火神陣營的,遠比生命女神那純粹隻是為了報複的活動更為嚴密而可怕的計劃逐漸展現在他的眼前。
  就在火神發動的對於黑魔界的戰爭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時候,一個神詆找到了被困在狹小空間中的卡斯維恩,這名神詆向巨蛇如初了要求:神詆將給予他自由,並且在事成之後幫助他解除身上的詛咒,而作為條件,卡斯維恩將混進火神的陣營,並按照對方的指示行事。
  對於已經在一個連轉身都不可能的牢房中度過了無數歲月的卡斯維恩來講,自由的誘惑無疑是巨大的,而對方許諾的解除詛咒的優厚條件更是使他難以抗拒,在一番討價還價之後,巨蛇和對方達成了協議。
  按照那個神詆的安排,在獲得自由之後,卡斯維恩首先來到了凡間,並在那以聖騎士的身份嶄露頭角,接著又被選中參加了對黑魔界的戰爭。根據計劃,在成功進入火神的陣營之後,他將在下一次的戰鬥中幫助火神獲得勝利,而後,他會顯出巨蛇的形態,先是在黑魔界,然後是在雷神的私人領域中大飽口福,盡情地吞吃那對手居民,接著就可以離開,等待對方兌現承諾。
  很顯然,這是一個陰謀的一部分,從巨蛇的講述中,子楓完全可以大致推斷出這個陰謀的目的:當一個被諸神囚禁了無數年,被公認為不可寬恕,必須永遠禁錮的罪犯出現在阿斯安特爾的陣營之中,幫助後者獲得了戰爭的勝利,而後又突然顯露真身,大肆殺戮諸神子民的時候,毫無疑問,所有人都會認為是火神為了戰爭的勝利而放出了這個殘暴的凶獸。
  由於麥那的陣亡,阿斯安特爾對毀滅黑魔界有著近乎偏執的堅持,這堅持幾乎損害了諸神的利益,因而讓所有的神詆都感到無法容忍,而為了趕在諸神做出和平的決定之前結束戰爭,恪於諸神決定無法親自出手的火神通過盟友招募了大量被諸神所顧忌的生物,包括元素之主和刺殺之神,這在招致諸神抵觸之餘也讓其餘的神詆對阿斯安特爾的實力深感不安。在這樣的情形下,任何一個接口都可能會被諸神拿來用作削弱以至於打擊火神的借口,而卡斯維恩的出現,無疑就是這樣的一個借口。
  從始至終,除了釋放卡斯維恩之外,那個製定這一計劃的人並沒有主動做過任何一件事,所有的行動都是按照生命女神的布置在進行,然而隻是這最後一個小小的舉動,就讓愛耳洛絲那僅是出自報複心理的行動變成了一個足以讓火神身敗名裂的陰謀,震驚的同時,子楓不得不對對方的老謀深算而感歎。
  “我已經說出了所有的秘密,”卡斯維恩看著麵前的子楓:“現在,你可以放我走了。”
  “我好像從沒說過放你走。”子楓的話剛出口,卡斯維恩已經像旋風一樣飛撲上來,他的雙手變成了尖利的爪子,狠狠抓向子楓的胸口。
  隨著一陣微風拂過,巨蛇的雙手變成了空中到處飄散的灰塵,隨後是卡斯維恩的雙臂,然後是雙肩,當他撲到子楓麵前的時候,這曾經造成無數城鎮毀滅的怪獸的身體完全變作了灰燼。
  當子楓從自己的世界回到神域的時候,一個巨狼轉化成的天使恭敬地走進了神殿。
  “偉大的主人,”這個叫做赫恩的昔日狼王,現在接替海特擔任神域統帥的天使跪伏在地上,“有一個來自自然神域的消息在等待您的回複。”他個光團從他手中升起,緩緩飛向了子楓。
  這種可以任意進出神域的光團是諸神之間傳遞信息的工具,也隻有指定的神詆才能閱讀其中的信息,也正因為如此,盡管這個光團已經在神域中存在了一段時間,依然沒有任何人能夠得知其中的內容。
  子楓伸手接住光團,一段信息同一時刻傳入他的腦中,接著,光團化作無數四下飄散的光點,消失在神殿的空氣中。
  “帶著你的部下守在神殿外麵,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準進入這。”子楓命令著赫恩,下一刻,在天使走出神殿之後,子楓閉上眼睛,意識沉進了靈魂之海。
  作為和智慧之神幾乎同時代的神詆,艾歐斯見證了現存所有神靈的誕生,在天界現有的神域之中,自然神域無疑是最為古老的。然而這個曆史悠久的神域沒有半點進入暮年的跡象,在這個神域中,到處都是青翠的樹木和綻放的花朵,野獸和飛鳥自由地棲息在草木叢中,自然的氣息和活力充斥在神域的每一個角落。
  子楓的意識投影和自然之神並肩走在神域中一條被樹蔭遮蔽的小路上,在小路兩邊的樹林中,不時傳出陣陣婉轉的鳥鳴,讓人覺得這仿佛並非神的居所,而是凡間的某處郊外。
  “自然,”艾歐斯輕聲說道:“是這個宇宙中最偉大的,它無私地孕育著一切生命,為所有的生命提供著維係生命的能量,每個熱愛自然的人,都必將獲得自然的寵愛。”和人們想象的不同,這個現存諸神中最古老的神詆的外形並不是一位老人,而是一位身穿白袍,相貌英俊而瀟灑的中年人。
  “我想您召喚我來這並不是為了向我傳授自然之道的,”子楓此時的表現完全符合文學與釀酒之神低調而孤僻的性情,他開門見山地說道:“請說出您的目的。”
  這種近乎無禮的話語並沒有激怒艾歐斯,這位自然之神依然保持著自己從容瀟灑的神態,他搶先一步,舉起手,輕輕推開擋在自己麵前的一根樹枝,在通過之後,又小心地將之放回原處。
  “天界目前很動蕩,”自然之神說道:“諸神之間已經不再像從前那樣團結,為了獲得最大的利益,神詆之間進行著相互爭鬥。”他停下來,轉過頭看著子楓:“作為諸神中的年長者,我希望能夠盡結束這樣的局麵,否則深淵的惡魔將會是諸神爭鬥最大的受益者,而您,親愛的多爾陛下,我衷心地希望您能夠幫助我實現這一目標。”
  “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子楓平靜地說道:“在生命女神舉行的聚會上,不是嗎?”
  艾歐斯輕輕笑了起來:“親愛的多爾,您說的很正確,我們確實已經是朋友了。”他伸出手,原本空空的手心突然出現了幾粒稻穀,一隻飛過他上方的小鳥落在了自然之神的掌心上,飛地將稻穀吃進嘴,然後展翅飛走。
  “但我希望這種關係能夠更加緊密,”在小鳥吞吃稻穀的同時,艾歐斯繼續說道:“我想您很清楚我的意思,也很了解目前天界的局勢,作為一個比較…”他略微思索了一下措辭,然後說道:“另類的神詆,您和您的同伴將不會受到多數神詆的歡迎,尤其是加拉格洛爾陛下。”他輕輕拍打著受傷稻穀的殘屑:“相比您已經知道了,旅行之神海文斯,就是在和獵神的戰鬥中被您殺死的那個神詆,是戰神的第二個兒子,而在另外一個兒子出處同自己作對的形勢下,也可以說是諸神召集人的獨子。”
  子楓沉默著,似乎在思考對方的話。
  “在整個天界,戰神無疑是目前最強大的神詆,也因此成為了諸神會議的召集人,但那並不等於沒有人敢於拒絕加拉格洛爾。”自然之神接著說道:“然而並不是這些人中的每一個都樂意接受一個像您這樣的存在的,盡管諸神會議已經承認了您的地位。”他的眼睛緊緊盯著子楓:“您是一個有智慧的神詆,這點從您對於神力之源的處理上就可以看出來,我相信,以您的智慧,會做出明智的選擇的。”
  “您需要我做些什麼?”數分鍾之後,一直沉默著的子楓突然開口問道:“我又能從其中得到什麼好處?”
  自然之神輕輕笑了起來,他知道,從問出這句話開始,這個強大的神詆就已經登上了自己的戰車。
  “您難道不認為,一個像您這樣有著強大力量的神,居然沒有屬於自己的個人領域,是一件極為不公平的事情嗎?”艾歐斯平靜而優雅地說道:“我並不喜歡現在的十五個個人領域中一些的環境,但又沒有辦法去改變,您知道,諸神之間有很多的製約,按照約定,我無法去改變一個世界的麵貌,那會造成這個世界中很多生物的滅亡,所以,我很希望有人能夠替我掌管這些世界。”
  “除此之外,”自然之神繼續說道:“您會擁有強有力的夥伴,我,愛耳洛絲,還有您,將是我們這些誌同道合的夥伴的核心,我們將共同率領諸神重新團結起來。”
  “我是否可以把這視為一種誓言?”子楓並沒有被巨大的誘惑衝昏頭腦,依舊平靜地問道。
  “我以我的名字起誓,”艾歐斯鄭重地說道:“在您同我正式結盟之後,我將兌現上述諾言。”
  對於一個神詆來講,以自己的名字起誓僅次於對宇宙規則起誓,每名違背諾言的神詆都將付出巨大的代價。
  子楓沒有再說話,他彎下腰,向麵前的古老神詆深深地行禮。
  “現在,”艾歐斯微笑著摟著子楓的肩膀,“讓我們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計劃。”
  諸神樂園。
  這是子楓第二次來到這個諸神聚會之所,當他走進議事大廳時,絕大部分的神詆都已經到達。
  “歡迎您參加本次會議,偉大的多爾。”麵對殺死自己兒子的仇人,身為會議召集者的戰神依然保持著冷靜,他為子楓指示著位子:“您的座位在那邊,請和您的同伴坐下。”
  在諸神的議事廳,所有座位都圍繞著中心的講演台成圓形排列,據說這充分體現了在諸神會議上所有神靈全部平等的思想——盡管隻是在形式上的平等。然而事實上,按照神力的強弱和地位的高低,這的座位依然有著很多差別,通常來講,那些實力強大者往往坐在最前麵,而那些力量弱小的神詆隻能夠坐在後麵,在從前,行事低調的文學與釀酒之神隻是坐在中間黯淡位置,但現在,實力得到天界幾位最強者認可的子楓坐到了靠近前排的位置,他的盟友和屬神則坐在了他的身後。
  “我親愛的朋友們,”戰神的話宣告了會議的正式開始,所有的神詆,包括那些正在低聲交談的,全都在這一那安靜了下來,傾聽著加拉格洛爾的講話。
  “我相信,你們已經了解了這次會議召開的目的,”戰神站在講演台上,環視著下方的眾神:“但目前局勢有了新變化,天界的軍隊已經攻入了黑魔界,目前正在和敵人進行激戰,這是最新的戰場情況。”一個巨大的光球出現在他的頭頂,向在場的諸神傳遞著關於黑魔界戰場的信息。
  “正如你們看到的,”戰神的聲音在大廳中回蕩:“由於失去了統帥,黑魔界的士氣近乎崩潰,他們的士兵無心作戰,目前已經失去了對傳送點的控製權,所以,我希望在表決之前聽到眾位對此的看法。”
  “我們沒有必要再和他們進行任何談判,”坐在最前排的愛耳洛絲站起來走到講演台上,微笑地對下麵的諸神說道:“一個殺死了神詆的罪惡種族,一個已經失去了所有賴以和我們對抗的優勢的下等種族,他們唯一的下場就是被完全地毀滅。”
  “我們可以把那些信奉我們的智慧生物移居到那,”生命女神繼續說道:“那將會成為我們新的領地,我想這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說,都將會是巨大的收獲。”
  對於戰神發布的消息,那些諸神中的強力者早已通過不同的渠道知曉,因而在會議之前,所有諸神的團體已經明確了自己的態度,生命女神的話代表了大多數神詆的意見,這些神詆在戰爭陷入僵局的時候迫切希望早日將其結束,而當戰爭獲得了重大的突破,勝利唾手可得時,又把目光放在了戰爭結束後的利益分配上。
  “我認為愛耳洛絲陛下的提議很正確,”艾歐斯首先站起來發言:“在現在的形勢下,我們沒有必要進行任何的和談,我認為,我們現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如何分配戰後得到的黑魔界土地。”
  自然之神這種赤裸裸的言論並沒有引起眾神的驚訝,在以往無數次的會議上,他們對類似的問題進行過數不清的討論,對此早就習以為常。
  “我認為艾歐斯陛下的提議很合理,”雷神卡諾,天界另一個團體的首領,此時開口說道,他是一個相貌威嚴的中年人,“我們有必要商討一下戰後關於土地分配的問題。”
  加拉格洛爾的目光一向坐在另一邊的火神,現在,在天界最大的四個團體中,隻有阿斯安特爾沒有表態了,而作為這場戰爭出力最多的一方,火神在這一問題上的態度無疑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我很抱歉,”阿斯安特爾站起身,走上講演台,取代了生命女神的位置,使得後者不情願地退出了眾人焦點的角色,聲音低沉而有力地說道:“我不得不對自然之神的提議持不同意見。”
  這句話就像在平靜的水麵上投下一塊巨石一樣,所有神詆都為火神出人意料的發言而感到震驚,隻有子楓例外,他知道,從這一刻開始,針對生命女神和自然之神的圖謀,阿斯安特爾的還擊正式開始了。
  “就在不久之前,”無視下麵諸神的態度,火神繼續說道:“我剛剛接到來自我最忠誠仆人的信息,我相信這個消息對於我們判斷目前的戰局會有重要的影響。”一個和剛才戰神使用的一樣的光球出現在阿斯安特爾頭頂,下一刻,一道道信息從光球中傳入諸神的腦海。
  “這不可能,”有人低聲驚呼:“沒有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哪怕是我們也不行,”他喃喃自語著:“五萬名最精銳的諸神信徒,還有幾個幾乎可以和神相抗衡的存在,隻是一轉眼…”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掩飾不住的震驚和難以置信,同樣的感受出現在每位神詆的心頭。
  “正如你們所知,”阿斯安特爾說道:“這一消息的真實性不容質疑。事實上,在這一切發生的同時,我們便失去了和黑魔界的所有聯係,如果不是在目睹這一切的第一時間就及時從傳送點撤退,恐怕就連我的仆人也沒有辦法傳出這樣的消息。”
  

Snap Time:2018-11-19 17:45:40  ExecTime:0.111